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七十一章 挑灯夜战

    湓口,江州州衙内,江州刺史、豫章王陈叔英看着手中战报发呆,这封战报上是坏消息:官军在江北晋州惨败,除了少数将领侥幸逃生外,大部兵马完蛋了。

    “说了多少次要防备,说了新蔡绝不容有失!”陈淑英恨恨的骂道,将战报揉成一团扔了出去,一旁的近侍见状垂手而立不敢出声。

    “数万将士!数十万石粮草!就这么完蛋了!”陈叔英拂袖而起在房中来回走动,“说什么固若金汤,说什么万无一失,结果隋军来了,周军也来了!”

    “大王息怒。。”近侍讷讷而言,他们也不知道如何劝解,只能是不住地请大王息怒,自从新蔡粮仓被一把火烧了之后,陈叔英就没一日笑过。

    哪里高兴得起来,那日陈叔英在长江之中的蔡山远眺江北,就在下山登船之时发现江北新蔡城出事,喧嚣声中城外江边粮仓燃起冲天大火。

    新蔡是北进攻打晋州的官军粮草中转地,原本是重兵把守之地可以高枕无忧,结果还是被人给烧了,这一烧不但数十万石粮草付之一炬,也烧掉了进抵永兴城下官军的活路。

    隋军集结兵力在永兴与官军对峙,结果官军粮草接济不上,又逢暴雨导致道路泥泞无法脱身,僵持了十余日后粮草耗尽军心大乱。

    敌前撤军向来是件难事,五年前北周灭北齐,陈国名将吴明彻率军北伐中原,连败周国徐州总管梁士彦直抵彭城之下,就在全力围攻城池就要得手之际,周将王轨轻装突袭断了大军后路。

    进退两难间陈军奋力突围,结果最后大溃败,唯有先锋萧摩诃率领骑兵突围成功,带病断后的吴明彻被俘,不久后于忧愤之下在长安病逝。

    如今大溃败再次上演,敌前撤退的陈军没能成功,撤退变成了溃败,隋国的合州总管府原本局势不妙,他们面临北境周军巨大压力,结果还是抽出手来将南面的陈军击溃。

    一切都源于新蔡被袭粮草尽失,原以为只是隋军的手笔结果后来发现还有别人,晋州西边蕲州的周军也。时袭击了新蔡。

    不知何故,钉在齐昌城下的官军没能起到作用,虽然己方严加防范不让蕲州方面注意东边战事,但是周军还就注意到晋州方向,也就是说新蔡即便躲过东北方向来袭的隋军,也会被西北面面来袭的周军得手。

    新蔡遇袭,留在齐昌城下的官军也成了鸡肋,结果一场暴雨下来竟断了他们的粮道,又对峙几日粮草耗尽军心不稳,结果也是撤退变成溃败。

    至此,江北的两路官军均已溃败,虽然有少部分人逃了回来,但损失惨重和全军覆没区别,如今蕲口、永宁、新蔡依旧在官军手中,但面临强大敌军的反扑已经没有坚守的必要了。

    陈叔英是始终想不明白,北朝连续三年内乱,官军连续三年北讨,按说是绝好的收复故土机会,为何却到头来接连败北。

    “打点行装吧,备好船,等到交接完毕就出发回建康。”他叹了口气说道,从建康来的使者今日抵达湓口,带来了圣旨召他入朝为中卫大将军。

    江州刺史之职由他人接任,新刺史如今离江州很近,那就是目前率军驻扎西塞山的长沙王陈叔坚,陈叔坚本是驻扎郢州大军的主帅,现在改到江州坐镇,江州、郢州连成一体也是为了更好对抗江北周国。

    至于晋州的情况也只能静观其变,也许周军从北境攻破合州总管府后陈国还有机会,但那也和陈叔英无关了,他如今不想待在江州,与其****看着江北唉声叹气,还不如回建康快活。

    。。。

    西阳城,西阳郡公府,数次路过家门而不入的宇文温终于进门了,一向很忙的宇文使君今日依旧忙个不停。

    宇文温今日刚在巴口上岸就听到坏消息,先是到城外农田查看庄稼倒伏的情况,然后入城赶到州衙和别驾许绍商量对策,又和长史任冲交接了带回来的俘虏,处理完积压的公务后才打道回府。

    到家时已经过了饭点,还好事先已经派人回来通传,待得他沐浴更衣完毕后厨房已备好了饭菜。

    “娥英怎么了?”宇文温问道,面前坐着的宇文娥英眼眶发红,坐在一旁的杨丽华叹了口气说:“娥英太贪嘴了,成日里吃个不停。”

    “我。。我只是吃一些。。”宇文娥英委屈地说着,一双手不停绞着在怄气,母女俩大眼瞪小眼,宇文温见状笑着摇了摇头。

    “来,这几碟糕点阿耶吃不下,娥英帮忙吃了。”他笑着向宇文娥英招招手,小丫头闻言一喜但还是先瞥了阿娘一眼,见着阿娘不吭声便起身做到宇文温旁边。

    杨丽华无奈的叹了口气,府里后厨经过宇文温的不断指点,别出心裁弄出了许多小糕点和零嘴,那些东西味道不错又从未见过,女儿喜欢得吃个不停,她真怕这样吃下去会变成胖姑娘。

    “大多是些素食,不用担心发胖。”宇文温笑着说,这个时代的饮食在他看来还是太单调了,随着酱油等调味品的提前出现,他决定丰富家里的食谱,一来给自己解馋二来也能让家人尝尝鲜。

    蛋卷、蛋饼、姜饼,萝卜糕、酱萝卜、南瓜芝麻球、盐焗核桃等等层出不穷的小食,还有‘价值千金’的茶叶蛋,有了凭着温度计和人力温控的‘山寨’烤箱,最近还推出了‘山寨’蛋糕。

    这些东西其实都是些简单的玩意,甚至比不上杨丽华在宫中时吃过的山珍海味,不过对于小丫头宇文娥英来说诱惑力极大,不但花样多而且每碟的份量也小,不知不觉就能吃上许多。

    宇文娥英津津有味的吃着,宇文温则是边吃饭边和杨丽华会说话,鹊哥已经睡觉了所以没办法逗弄,他只是在旁边看了一会就让奶娘照料,今晚他会‘很忙’所以按照‘行程’先在杨丽华这边吃饭。

    酒饱饭足后侍女收拾好食案,宇文娥英也被柳叶哄走,待得房内别无他人,杨丽华撞进宇文温怀里,两人温存了片刻方才消停。

    “苦了丽华了。”宇文温搂着佳人说道,他已经有了‘预约’所以奋力压制了心中邪火,怀中人已从先前的高冷御姐变成妩媚娘子,要不是宇文温历来‘诚信为本’差点就当场烧起来。

    “妾等着二郎。”杨丽华将脸埋在夫君怀中,两年的共同生活让她愈发离不开宇文温,之前正室尉迟炽繁要哺育幼子,而萧九娘又有了身孕,接连数月都是她一人独自面对夫君那灼热的目光。

    亏得宇文温还算有节制否则杨丽华别想起身,有一阵子她腿软得连走路都别扭,想着和夫君在一起的****夜夜,杨丽华愈发的不舍起来。

    好容易告别佳人,宇文温出了房门向着萧九娘院里走去,他要陪着有孕在身的侧室说说话,之后就要全力以赴‘挑灯夜战’,对付压轴的‘敌军主帅’尉迟炽繁了。

    “还好,和未来阎罗王对战没有伤到腰。。”宇文温不由自主的揉了腰,俗话说得好‘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他这头公牛拼了命健身,除了在战场上骑战外还有别的好处。

    “田多又如何,本牛累不死!”

    。。。

    夜色下三台河边蛙叫连天,和这些热闹相映衬的是南岸一处庄园,庄园院墙四角设有望楼,上面隐隐约约可见手持弓弩的人在放哨,院子临河一侧有数座房屋,每座房屋外都有一座水车。

    庄园一角还有一座巨大的风车,这座风车和巴河城的那座风车相似,如今已成为西阳城外三台河边一景,当然谁要是敢未经许可接近庄园,迎接他们的就是死亡。

    这是巴州刺史宇文温的别院,也是他明令任何人不得随意接近的禁地,一向好说话的宇文使君不会容忍任何人挑战他的底线。

    一座房屋里灯火通明,许多人围着个巨大的转轮机构忙上忙下,巴州司马杨济正在指挥着他们鼓搞着,同为‘不正常人类’,杨济正在宇文温的‘压榨’下贡献着自己的知识。

    白天,他是巴州司马负责统领州兵保境安民;晚上,他是宇文温手下没有工钱的苦工,和工坊里的一群人鼓搞着各类器械。

    时钟,是宇文温交给杨济的又一个任务,对于杨济来说这倒不是很难,在大明的那一世,他如饥似渴的学习西洋技术要报效朝廷,除了西洋火炮、数学、建筑学外,西洋钟表也是其中之一。

    大明万历年间,西洋传教士利玛窦等人来到北京,他们将西洋钟表进贡皇帝,随着时间的推移,西洋钟表的结构也渐渐被少部分人所知,杨济辗转多方了解到了相关结构。

    钟表里最重要的一个结构就是擒纵装置,此物如同人的心脏又称‘擒纵器’,‘一擒一纵、一收一放、一开一关’,擒纵装置将动力定期地传递给指针,是其不停地运动的关键装置。

    也就是说擒纵器能让钟表的指针以一定的平均速度转动,中原的类似装置据传源于唐时,由著名僧人、天文学家一行所制。

    到了宋时宰相苏颂制作浑天仪,其核心结构就是用水力推动的擒纵器,而如今在房子里的就是一个水力擒纵器,连同其他装置一起组成一个原始的时钟。

    具体来说是用来‘技术验证’的时钟,让工匠们知道时钟是如何运行的,杨济所熟悉的西洋钟表用的是叉瓦式擒纵装置,但他还是按照宇文温的要求先鼓搞出水力驱动的擒纵装置。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虽然他见过类似的机构,但是要搭建起来却没那么容易,更何况工坊里的工匠们完全不懂时钟是什么意思,他足足花了数月时间才手把手指导工匠们搭起架子。

    “先生,已经准备好了。”林有地走上前说道,作为工坊管事他每日都在忙,郎主宇文温经常布置下奇奇怪怪的任务,现在这个什么‘擒纵器’就是最折磨人的。

    “开始吧,放水。”杨济点点头,折腾了数月终于到了关键时刻。

    “开闸,放水!”

    “平水壶开闸!”

    “受水壶正常,枢轮开始转动了。”“天衡下落。。”“退水壶排水正常。。”

    “指针转起来了!”

    喊叫声此起彼伏,水力驱动的擒纵器开始运转,经过一系列齿轮后带动钟盘上的指针转动,林有地看着这巨大的机构在水力推动下运转是激动万分。

    传说中的‘浑天仪’能够窥破天机,只有那些能工巧匠才能制作出来,如今他们虽然做的不是浑天仪但也不错了,看着数月来的辛苦有了成果大家都是激动不已。

    这处庄园其实就是一个工坊,里面安装着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机关装置,为了借助水力所以选在时常发大水的三台河边,整个庄园的外墙已经和新修河堤融为一体,前几日大暴雨时也让林有地等人心惊肉跳。

    “林管事,设备运行要过上数日才能下定论,你们要时刻注意运行时的故障。”杨济吩咐着,作为‘项目主管’他十分关心进度,试运行成功后让工匠们熟悉结构,然后下一步工作就可以开展了。

    “先生,是否备车送您回府?”林有地问道,杨济在外面被人叫做“杨司马”,可在府里人人都叫他“杨先生”,外人都以为杨济是刺史的佐官,亦或是虎林军的‘刀法教头’,可是府里人都知道杨济是郎主的座上宾。

    “不必,反正院里也有我的床位不是?”杨济笑了笑,“再说如今城门已闭,要开门可麻烦许多。”

    他如今依旧是单身连个贴身仆人都没有,不是宇文温太吝啬而是他不需要,白日里在军营或州衙有忙不完的事,晚上又时不时到工坊里做指导,旁边都不缺帮手。

    杨济平日里的住所就在西阳郡公府邸侧院,平时换洗的衣服有人负责,洗澡有热水到了饭点也有后厨准备的各种饭菜,花样多而味道也不错,有没有贴身仆人都无所谓了。

    “对了,这是另一种擒纵装置,你们看明白了就开始做。”杨济将几卷纸交到林有地手上,按照已经定下的规矩,所有要做的东西都得先画图纸,然后做出木头模型,等摸清楚了再放大。

    “这是?不用水力驱动的?”林有地看了一会随即问道,他如今已经很有经验,不再是两年前什么都不懂的傻小子。

    “对,是用摆锤。。发条驱动的。”杨济想了想又补充道:“叫做叉瓦式擒纵装置。”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