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六十一章 守株待兔遇见虎

    宇文温领着骑兵在陈军营寨外捡漏,见着有溃兵逃出来便冲上前去要杀个痛快,靠近时瞥见追杀陈军的人竟然是穿着黄色戎服的隋军,他心中纳闷这帮隋军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身边也有人发现不对劲。

    “使君,前面不对劲啊!”周法明喊道,他跟着宇文温冲锋要痛打落水狗,同样发现追赶陈军溃兵出营的人有问题,身上戎服不同竟然是黄色的。

    今年年初周国那个摄政的相国杨坚篡了外孙的帝位,取而代之建立新朝国号为‘隋’,黄州总管府的军队没有和隋军交过手,但一向关心时事的周法明知道隋军戎服为黄色。

    “左右回旋,看情况再说!”宇文温很快下了命令,他和周法明冲在队伍的最前列引导着身后数十骑,见着前方情况不对便唿哨一声各自向左、右拐弯。

    身后骑兵也跟着他二人分别拐弯转向,放过了面前三十多不距离的陈军溃兵调转方向重新拉开距离,他们也发觉情况不对:本应该是己方踏营的怎么突然冒出另一只兵马来了!

    一个屋子里来了两伙贼?

    停止攻击拉开距离看清情况再动手,正常情况下的一个正常决定,宇文温等人是周军而对面追出来的是隋军,双方都是在袭击陈军营寨没想到还还有别人,所以隋军见着他们应当会惊讶随即停下脚步,然而实际上并不是这回事。

    因为宇文温忘记了他和部下身上穿的还是陈军的服色,追杀陈军的隋军混有骑兵,他们竟把宇文温一行当做赶来救援的陈军却又怯战要逃。

    在他们看来这些‘陈军’骑兵是在作死,阵前转向那么战马速度就会骤减,而自己追着溃兵出来速度已经有了,所以顺势追上去捅后背那是一捅一个准,此时不战对不起天赐良机。

    “追上去,杀掉他们!”当先一骑高声喊道,见着前方‘陈军’骑兵要逃便追了上去,他弃了溃兵领着骑兵向对方冲去同时拿弓抽箭。

    尤其是右侧那个身着明光铠的年轻将领,看起来像是个大人物先搞定他再说!

    隋军骑兵数量虽少但冲起来气势惊人,他们追着宇文温那一路而去并且越来越近,另一路刚拐完弯的周法明见状暗道不妙,猛夹马肚加快速度领着部下追上去策应。

    方才宇文温命令左右回旋拉开距离,他第一反应也是如此便毫不犹豫的照办,但是片刻后回过神来因为他发觉不妙:万一隋军骑兵趁势冲来,那己方因为转弯导致速度骤减基本上就是被追杀的命。

    果不其然他担心的情况出现了,对面的隋军骑兵果然追过来而且是最坏的局面:是追着宇文温去的。周法明自幼习武弓马娴熟,随行的部曲也都是骑战好手,所以他不怕些许追来的隋军,不过那位半桶水就难说。

    他的职责是保护对方,万一出了纰漏如何向二兄交代,二兄又如何向宇文行台交待。

    “跟我来,保护宇文使君!”周法明大喊一声催动坐骑向着宇文温方向靠去,眼见着隋军骑兵已经逼近对方他心中紧张万分。

    忽然间弓弦声响起,一只羽箭从隋军前锋划过人群,如流星般向宇文温飞去,周法明见状吓得心都要从嘴里跳出来,只见宇文温一低头堪堪避过那支箭,兜鍪顶端的红缨被削了下来。

    放箭的那名隋将冲在最前,他唿哨一声领着部曲向对方冲去,那人看上去年纪似乎有四五十,故而周法明心中暗暗提防:这年头领兵冲阵的老男人要么是精锐老兵部曲,要么就是身手了得的百战悍将。

    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好相与的,所以他决定使出全力接敌,不但要救人还得自己没事,否则一不留神被对方戳死什么都完了。

    那隋将见着周法明领兵从侧翼冲来也不惊慌,换了马槊领兵偏转方向迎上前,双方人数相近不躲不避当头对冲,周法明与那隋将马槊对向相撞,那一瞬间他只觉虎口发麻手臂发酸差点没能抓稳马槊,对方的马槊随即向着自己心窝刺来。

    ‘好大的力气!’周法明心中叫苦,他奋力运起臂力用马槊将对方格开,瞬息之间那槊锋径直从周法明右侧擦肩而过,他还没来的及松口气却已经和对方打了个照面。

    隋将握着槊杆的手忽然一扭,马槊尾端向着周法明横扫过来,双方对冲距离很近速度又快,若是半桶水基本都反应不过来,周法明习武多年底子不错将马槊尾端抬起斜挡在面前。

    砰的一声他只觉得双臂发麻,一股力量从槊杆通过双臂传到他肩膀上,整个人差点向后仰亏得腰力不错好歹稳住了,这数番攻防就在片刻之间结束两人已经交错而过。

    双方骑兵随即斗在一起,周法明穿透隋军骑兵阵型后调转马头要再度投入战斗,方才那一击他知道自己的技艺未必是那名隋将的对手,遇到强敌让他兴奋得浑身发抖。

    手有些颤抖那是因为刚才的交锋所致,但他却依旧紧紧地握着马槊,如今的周三郎因为遇见了罕见的骑战高手而呼气急促双目发红。

    “狭路相逢勇者胜,今日我要是临阵退缩就不是周家的种!”

    周三郎已经‘狂化’而另一个进入‘狂化’状态的则是宇文温,方才他下令阵前调头完全是基于理想化的考虑:他们见着突然杀出的隋军都愣住了,那么对方见着他们这股意料之外的周军肯定也要愣住。

    所以阵前调头肯定没问题,结果转向转到一半宇文温才想起来不对头,自己一行身着陈军服色搞不好会被隋军误会,把他们当成是要逃跑的陈军趁机追杀。

    结果就真的追上来了,追的还是他这一队,不光如此对方似乎还是‘看出’他是大人物紧咬不放,大老远的距离就放箭。

    亏得他耳朵灵听见弓弦响,也不管那箭是不是奔着自己来的赶紧俯身,结果真就躲过一劫没被‘一箭带走’,兜鍪顶上的红缨被射落,若是晚一步那就是被射中后脑勺。

    和去年火烧江津戍一样,想要露脸结果把屁股露出来,是可忍孰不可忍!

    宇文温调转马头领兵反扑,亏得周三郎率兵拦截追击的骑兵所以他才有机会掉头参战,他已经注意到那个放箭射自己的隋将,所以此次一定要报仇雪耻。

    偷袭陈军营寨竟然遇见隋军,你们也是来偷袭的吧魂淡!

    不是冤家不聚头,宇文温双眼发红的向那隋将冲去,而对方和周法明错镫而过之后也是向着他冲来,跟在宇文温身后的马军幢主刘波儿见状叫苦,为了保护主将他只得奋力策动坐骑跟上。

    然而宇文温的战马速度更快,将槊杆后段夹在腋下平端马槊对敌,片刻后便和隋将来了个对冲,马槊相碰之际他只觉得虎口一震手臂发麻。

    ‘力气好大!’宇文温如是想,不过却未慌乱因为他的力气也不小,按着史万岁教授的技巧稳住槊杆,随后贴了上去将对方马槊隔开。

    瞬息之间第一轮交锋完毕两人错镫而过,前方是两个紧随而至的隋军骑兵,宇文温挑飞这两个隋军甲、隋军乙随即调转马头,从去年火烧江津戍后他痛定思痛要变强,每日苦练力量以及槊法所以可不是杂鱼能欺负的。

    这也是宇文温有胆量接敌的底气,一年下来无论是臂力、腕力还是腰力已经增强了许多,又有史万岁这种猛将的指导槊法也有了极大进步,所以他要挽回颜面。

    那隋将也盯住了宇文温策马过来再战,斗了几回合后两人坐骑并驾齐驱,又斗了十几回合马槊后宇文温渐渐占了上风,眼见着对方槊法混乱中大喜,结果对方故意露出破绽骗得他一槊刺空,随即那隋将单手挟住槊杆前端。

    隋将只用左臂便把宇文温的马槊夹在腋下随即发力向外甩,因着杠杆原理的缘故宇文温处于下风,只是僵持了竟硬生生被对方把自己的马槊给夺了去。

    骑战被夺槊很丢脸,被对方单手夺槊那是翻倍的丢脸,宇文温因为实战经验不足被人轻易单手夺槊,强烈刺激之下兼之无路可退便把心一横,策马向对方靠近随后拔出佩刀便砍。

    结果手中刀被对方挥舞马槊打飞,隋将见着宇文温赤手空拳便嗤笑一声,弃了左手夺来的马槊探手向他抓来:“过来吧!”

    宇文温看着伸向自己的大手咧嘴一笑,左手已经多了一个东西指向对方。

    大统二年式指挥官专用气铳,全长一尺三备弹十发,三步距离内前三发的威力巨大,可透两重铠又称‘三步倒’,因为有了杜仲胶做橡胶替代品所以不会漏气,这是宇文温专用暗器可谓是佛挡杀佛神挡杀神。

    你有武术是吧,我有技术!

    宇文温对准那人就要扣动扳机,隋将瞅见不对竟然来了个蹬里藏身,他忽然弯倒在马的另一侧,这一躲现出另一边正在靠近的骑兵,那骑兵竟是拍马赶到要救人的虎林军马军幢主刘波儿。

    幸亏宇文温眼尖没有扣动扳机,刘波儿摆脱了被人误杀的下场,宇文温正想着要‘射人先射马’对坐骑下手,那隋将竟驱马向宇文温撞来,直接将他坐骑撞得差点马失前蹄。

    ‘好彪悍的战马,这厮什么来头!’宇文温心中惊叹,他的战马是矮子里拔高个其实好不到哪里去,可对方的战马却身形魁梧想来是难得一见的良驹。

    北朝战马总量以数十万计有良驹不奇怪,但是像对方这种老男人力气大能打又有良驹却不一般,搞不好是什么有来头的名将。

    隋将借此机会又翻身坐直,荡起马槊几下就将一旁的刘波儿逼开,他调转槊头向宇文温戳来,宇文温侧身闪过准备祭起气铳这一杀手锏,他要凭着吃上一槊的代价将对方秒杀。

    就在双方即将鱼死网破之际,忽有一骑在身后冲来架住隋将的马槊。

    “休要张狂!你的对手是我!”斗志满满的周法明叫道,他循着此人的身形一路杀来总算是及时赶到,结果就在他要拼命之际对方竟然扯住缰绳转身就走。

    事发突然,宇文温和周法明两个实战菜鸟猝不及防,待得他俩回过神来那隋将已经溜出一大段距离,不但如此还招呼着其余隋军骑兵脱离战斗,宇文温看着那超出射程的身影悻悻的把气铳收好。

    守株待兔结果遇见只老虎,原以为骑战及格了却被逼到用暗器,好丢脸啊!

    苦练了一年,什么哑铃、杠铃、石锁都坚持不懈练习,不能说变态到手撕活人但也粗了一圈,一有空就去练马槊技法,为了适应舞槊的手感还在府里备了一根时不时就舞上几下。

    宇文温对自己的进步一直信心满满,只要不是遇到史万岁这一级别的猛将,他觉得自己肯定能干净利落的将敌人刺于马下,千军万马之中取上将首级做不到,单挑总该是胜算很高。

    然后今日差点就扑街了,宇文温开始对自己的骑战能力悲观起来。

    “使君,是我军骑兵过来了!”周法明大声喊道,宇文温抬头向南看去,只见已经烧起冲天大火的陈军营寨方向有数十骑往他们这边赶来。

    “马槊借本官一用!”宇文温见着刘波儿策马近前便冲上前,一把抢过他手中马槊追着隋将而去,此战他丢脸丢光了怎么着也得挽回些脸面。

    “前后夹击,再战个痛快!”

    周法明领着部曲紧随其后,他要和对面冲来的己方骑兵来个前后夹击,难得遇见一个如此能打的敌将怎么着也要分个高下,成日里和部曲比武真的太无聊了。

    ‘当然我要是能亲手结果了他那就太好不过了!’周法明如是想可随后却急得不行:他看见对面赶来的己方骑兵中有个杀神,当先一骑便是那个威猛无比的虎林军马军军主史万岁。

    “留。。”周法明失口喊出声却已来不及,史万岁已经和那名隋将斗在一起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