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六十章 袭营

    “尔等是何部兵马,因何事入城?”城门官拦下策马走入城门洞的周法尚问道,他的手下看着周法尚身后那一大群士兵面露警惕。

    “瞎了你的狗眼!连孤都不认得!”周法尚忽然破口大骂然后将手中马鞭抽向城门官,城门官猝不及防之下被马鞭抽到肩膀疼得直哆嗦,他见着周法尚径直向城里冲急得满头大汗忍痛冲上前去要扯缰绳。

    ‘老天爷,怎么让我遇见个不讲理的藩王!’城门官如是想却不敢说出口,宗室藩王若是要弄死他们这些小官和碾死一只蚂蚁差不多,要想按军令来只能是‘以柔克刚’。

    驻防新蔡的将军有令任何人入城必须查验身份,还要问清楚缘由以免细作混入城里,话是这么说但遇见那些大官以及各类将军他们这些小鱼小虾也没办法。

    还好先前遇见的上官都是明理之人不为难他们,未曾料夜路走多了遇见鬼竟然碰见个跋扈藩王。

    “大王,使不得,使不得啊!”他拼命跑上前去扯着周法尚坐骑的缰绳喊道,强忍着身上一鞭接一鞭的疼痛他奋力高喊着:“军令如山,大王还请自重!”

    “自重?孤奉命来监军,你是什么东西敢拦路!”周法尚此时如同跋扈藩王上身果真跋扈不已,他的手下不管不顾硬挤进城来,守城士兵见着自己的上官都不敢来硬的,强忍着鞭抽苦苦哀求就更不敢拦人。

    城头上的守军见着这番动静情知是藩王耍横也不敢吱声个个装作没看见,周法尚见着陈军都被他震慑随即放缓语气,让守门官领着他去见驻防将领‘理论’。

    倒霉的城门官苦着脸正要向前走领路却被对方一把提起:“走太慢了!”

    周法尚提着城门官率领手下策马疾驰在街道上,他们按着指引径直向衙门冲去不一会便冲到目的地,把手大门的士兵见着一行人气势汹汹的冲过来赶紧关门警戒,周法尚将手中提着的人往地上一扔:

    “去,叫你们的上官滚过来见孤!”

    ‘滚过来见孤?’士兵闻言一愣随后看着地上那倒霉鬼恍然大悟:这是哪个宗室藩王来找茬了吧!

    但又觉得那里不对劲,他们记得先前那个什么王不就是监军么,如今已随着大军去围永兴了么为何还有个一‘孤’过来,如此气势汹汹的肯定是入城时不守规矩,被城门官盘问得不耐烦当场发作还要上门叫骂。

    王八蛋,那个坏事做尽的始兴王陈叔陵年初就死了,在西阳城被独脚铜人灭了么怎么还有如此跋扈的藩王!

    士兵们心中骂着却不敢说出来,有人急急忙忙往衙门里跑而剩下的则是灰头土脸站在一边,周法尚见着大门卫兵被镇住随即向手下使了个眼色,一行人掷鞭下马按刀往门里闯。

    见着他和随从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哪里有人敢拦,谁都知道被宗室藩王砍死就是白死,不但没得抚恤搞不好还连累亲朋下狱,没人敢大声说话只能苦着脸紧紧跟在后边。

    藩王惹不得可上官也不是好相与的,上官被藩王骂的狗血淋头转过身可就得找他们的晦气,众人都是硬着头皮跟在这群不速之客后面,拦不住也得跟着以免事后被问个看门不利之罪。

    刚到院子里,官衙内数名陈军将领急匆匆的跑了出来,领头之人见着当面冲来的周法尚先是一愣,随即面露惊讶之色最后指着他说道:“你是。。周。。周法。。”

    话未说完白光闪过血花溅起,那名将领的头颅被周法尚拔刀砍下,事发突然其余陈军将领以及周围士兵哪里反应得过来,被周法尚领着手下拔刀乱砍。

    “孤奉杀逆贼,有胆敢违抗者以附逆论处!”

    。。。

    新蔡城门外营寨,史万岁策马突入辕门将拦在门口处的士兵撞飞,他用手中马槊将面前拒马挑到一边,领着手下骑兵向营寨内冲杀。

    事发突然,营寨守军未曾料到接近辕门的友军竟然会发难,箭楼上值守的弓箭手被这些人依次射杀,地面上的零星士兵更是无力阻拦,此处因为是粮草水陆转运之地故而还有许多被征发来服力役的青壮,这些平民百姓被气势汹汹的骑兵一冲瞬间如鸟兽散。

    他们哭喊着夺路而逃但更多的是被身后骑兵驱赶着向营寨深处跑去,闻讯赶来的小股陈军被他们这么当面一冲昏头转向,还没回过神来便被紧随而至的骑兵撞开,直到这时许多士兵才发觉这是有人袭营。

    夕阳西下天色昏暗,营寨里已有零星火把点燃,当然此处为粮草聚集地首要就是放火,那些火把只是在外围点起临近粮仓之处决不会有火星,然而刚点起的火把被袭营的骑兵拔起抓在手中向一座座粮仓靠近。

    “粮仓,他们要烧粮仓!”一名陈军将领声嘶力竭的大喊着,他一手拿着兜鍪一手挥舞着佩刀指挥部下拦截,零星士兵在通往粮仓的必经之路设防,然而人还没有聚拢多少便给踏营的骑兵冲到面前。

    史万岁一马当先已经瞧见有将领组织反抗,估了估距离便将手中马槊举起奋力向其投去,对方猝不及防之下被马槊透胸而过当场毙命,其余士兵见状一愣还没来反应就被呼啸而来的骑兵撞飞,史万岁将插在目标身上的马槊拔起继续领兵前冲。

    骑兵速度一旦起来除非结阵否则步兵无法阻拦,虎林军骑兵分成几股顺着陈军营寨里的道路向粮仓冲去,沿途阻挡的陈军士兵有的被马槊戳死,有的堪堪躲过随即被冲来的战马撞到接着被马蹄踏过非死即残。

    一股股刚凝聚起来的士兵却被纷至沓来的骑兵碾碎,骚乱随着营寨里冒出的火光渐渐扩大,旁边新蔡城里冒出的哭喊声更是加重了人们的恐惧心理。

    是敌军袭营了,他们不光进攻城外营寨连同新蔡都遭了秧,同时攻击防守森严的城池营寨说明敌军的兵力不少,大事不妙了!

    晋州原是隋国地界,而新蔡城便是官军不久前刚从隋军手中抢下来的,众人寻思着如今肯定是隋军来袭那么往北边的旷野里跑肯定是找死只能往江边逃,跳进水里那些骑马的北人就没办法了。

    已成惊弓之鸟的陈军士兵连同青壮不顾上官号令纷纷向江边跑,史万岁见着对方军心涣散也懒得追杀,他领着部下径直向粮仓方向突进。

    此次奇袭十分顺利只要烧了粮仓就大功告成,若不是新蔡距离周军控制地方太远若能拿下来并守住可是有过半把握。

    “军主,粮仓那边起火了!”有部下大声喊道,史万岁闻言抬头看去只见粮仓东侧已经冒起火光,而营寨东侧江边也骚动起来。

    “哪个幢的兔崽子动作这么快?”史万岁有些疑惑,他是第一个冲进陈军营寨的,一路上也没耽搁多少所以不解为何会被人抢了先。

    虎林军是从营寨西北侧入营,如今前方是营寨东侧看动静应该也是有大股人马在袭营,史万岁思来想去总觉得有些不对头,他们可没有分兵从营寨东侧冲进来。

    “冲,继续冲!”史万岁指挥着部下继续向粮仓冲,当下首要之事就是放火烧粮仓,所以他决定有什么疑问都要等火势起来再说。

    沿路冲杀间对面慌慌张张的跑来一群陈军士兵看样子是身后被人追杀着,史万岁见状心中疑惑更重吩咐左右小心提防,逃来的陈军士兵被冲散,待得他看清眼前一幕不由得目瞪口呆。

    。。。

    营寨北侧的旷野里,宇文温和周法明领着数十骑呼吸急促的看着南面动静焦躁不已,他们的同袍如今正在新蔡城和江边营寨大开杀戒,可自己却在外边‘压阵’看热闹着实让人心痒难耐。

    宇文温如同一个忙里忙外折腾了数月张罗婚礼的男子,好容易接来新娘即将拜堂入洞房,结果却发现新郎不是自己,那种心情当真是悲痛欲绝。

    一切都要从衡州刺史周法尚领兵救援蕲州州治齐昌城说起,这位周二郎在齐昌城外和陈军对峙后发觉情况不对,先派出哨探四处侦查以防陈军偷鸡摸狗,又加派了精锐的周家部曲翻山越岭到东面的晋州地界侦查,结果这一侦查就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

    陈军攻击齐昌的动机并不单纯,牵动黄州总管府的兵力来个声东击西只是其一,还有另一个目的是要护卫侧翼,护卫他们进攻江北隋国晋州的主力大军。

    晋州在蕲州以东,陈军是从江南的江州渡江北上进攻新蔡,得手后以此为据点挥军向东北方向的永兴进攻,此时位于西北面的周国蕲州就成了威胁陈军侧翼的隐患。

    也正是因为如此齐昌城下的陈军才会显得奇怪,在明知无法攻克城池的情况下依旧死皮赖脸的不肯走。

    他们要拿下齐昌倒是真的要声东击西大约也是真的,但急攻齐昌失败后陈军的要务就是钉在城外,目的就是牵制周军让其无暇东顾,也就是起到掩护主力侧翼的作用。

    周法尚借由派出的精锐部曲探得这一情况,认真分析了其中利害关系立刻写信让人送到巴州给宇文温,在信中他详细分析了晋州形势对黄州总管府有可能的影响,还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建议:分兵偷袭烧了陈军的屯粮地也就是新蔡。

    之所以要写信给宇文温正是因为此事事关重大,若是做视陈军拿下晋州未必会北进攻打合州,极有可能挥军西进联合齐昌城下的陈军一起围攻齐昌,如此一来黄州总管府的兵力就要被牵制在蕲州方向。

    正所谓未雨绸缪,若分兵奇袭新蔡烧掉陈军粮草可以将陈军往后的攻势提前瓦解,当然若行此计风险也不小所以周法尚主动请缨,若是能够成行那他便亲自率军前往新蔡。

    宇文温看了信知道事态紧急于是连夜赶往黄州,要向上级也就是黄州总管邓孝儒汇报并且做‘工作’,他虽然无拘无束但基本的官场道德还是懂的,邓总管再怎么说都是他和周法尚的上级,若是绕开对方‘擅开边衅’这可不好。

    他和周法尚又不是东洋的昭和参谋,不能为了立功整日里‘下克上’不顾大局,若是真的要分兵袭击新蔡那么后果不轻,极有可能是牵一发动全身,虽然宇文温已经和周法尚‘组队’拉项目刷副本但大局观还是有的。

    连夜赶到黄州州治黄城却吃了闭门羹,好容易才通过盘查入城敲开总管府邸大门,宇文温折腾了许久费了许多口舌终于和邓总管达成‘谅解’,获得支持拿到出兵‘许可’并谈好善后事宜,随即又马不停蹄的赶回巴州。

    安排好相关事宜后调集虎林军一部赶往齐昌,然后就是和周法尚合兵出击直到现在,宇文温一番折腾下来睡眠不住憔悴了许多,原以为能领军冲阵却落得个‘压阵’旁观的待遇所以心中是忿忿不平。

    方才他接受周三郎周法明的建议,俩人领着护卫骑兵到陈军营寨北面守株待兔为的就是拦截漏网之鱼,从营寨里跑出来的那些溃兵就是他们的目标。

    他们在外边守株待兔当然不能离新蔡及城外营寨太近,要是新蔡城头以及营寨箭楼弓箭手‘百步传扬’可不是闹着玩的,然而等了许久发现预想之中的溃兵少了很多。

    营寨里那如同一座座小山的粮仓已经冒起火光,新蔡城里已是沸反盈天,不光宇文温就连周法明也坐不住了。

    此次他好容易得二兄首肯随军奇袭新蔡,未曾料到后面变成护卫专门盯着身边这位宇文使君,周法明眼睁睁看着同袍们在厮杀、快活哪里受得了。

    “宇文使君,莫非史军主把人都杀光了?”

    “休得胡说,陈军虽然鱼腩但也不会束手待毙不是?”宇文温咬牙切齿的说道,“就是猪都要抓上许久何况是人!”

    虽然明面上不说可他心里已经后悔了:早知道如此事前就该和史万岁说好,千万别杀得兴起好歹留些边角料给我垫垫肚子啊,忙里忙外花了许多心血,肉没得吃骨头没得啃好歹留口汤不是!

    俩人听着喊杀声心痒难耐,忽然面前的陈军营寨侧门打开随即涌出许多惊慌的士兵来,宇文温和周法明见状大喜:我们是压阵不假也不能冲阵,但是截杀溃兵总是没错吧!

    “走,拦下他们!”宇文温说完策马前行,周法明紧随其后,他俩身边的骑兵也跑动起来向对面的溃兵冲去。

    骑兵的速度要起来需要一段距离,最好等溃兵离开营寨来到旷野里才好冲杀,如今一切条件基本满足所以宇文温策马开始冲锋,手中的马槊先是竖拿眼见着距离接近准备放平。

    数十训练有素的骑兵,对付你们这帮杂鱼步兵那是绰绰有余!

    宇文温将马槊放平而胯下战马开始加速,就在这时他看见追在陈军溃兵身后的人有些不对头:对方步、骑混杂哪里是己方踏营全骑兵的模样。

    等等,他们穿着的是黄色戎服!黄军?我擦是日本鬼子?!

    宇文温只觉得头脑发热一股热血涌向心头,但随后便回过神来:黄色,是隋国戎服的颜色,是隋军!!

    魂淡,这里怎么会有隋军!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