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五十九章 英雄所见略同

    长江,江中的蔡山上,陈国江州刺史、豫章王陈叔英正举目远眺北面江北地界,那里是隋国合州总管府治下晋州新蔡郡,三年前原为陈国的晋州新蔡郡。

    太建十一年十一月,周国派出多路大军进攻陈国,陈国江北以及淮南各州驻军奋力抵抗,然后打到最后还是让周军悉数得手,至此长江以北国土沦陷陈国局势愈发危急。

    “大王,此处风大还是回去吧。”近侍低声说道,蔡山位于大江之中四面为江水环绕,江面风大若待久了让豫章王着凉生病那罪过可就不小了。

    “无妨,孤再看看。”陈叔英紧了紧披风说道,他好容易借故从江南那呆腻了的江州州治湓口‘溜’出来,哪有那么快就回去的道理。

    面前的江北之地是陈国好容易从齐国手中夺下的南朝故土,结果没过几年又给周国夺走,若是能收复这块江北之地那么江州的防务可是轻松许多。

    两年前周国因为天元皇帝去世爆发内乱,这是陈国收复失地的大好时机,结果官军连战连败虽然攻下江北的蕲州、义州但无法守住只能携民南渡,至于淮南各州依旧是没能拿下一处。

    去年周国变乱又起然而官军依旧没有什么进展,进攻梁国的大军惜败于江陵城下还好损失不大,主力大军完好无损的退回江南,只是这样一来局势依旧没有改观。

    今年就不同了!如今江北隋国合州总管府军队正和周国的徐州、青州军战得不可开交,官军瞅准机会集结兵力从江州乘船渡江北进攻打晋州必定马到功成!

    “也不知战况如何了。”陈叔英自言自语道,大军渡江进展顺利率先攻占了北岸的新蔡郡郡治新蔡,随即马不停蹄的向东北方向推进围攻永兴,若拿下永兴就可以进攻其东北方向的高塘郡。

    晋州另一处临江的郡为大雷郡,其郡治新冶不久前也被官军拿下,若是高塘郡拿下后两路大军可以一南一西同时向着晋熙郡的太湖城进军,攻拔太湖后再向东北便是晋州州治怀宁。

    “官军定会一帆风顺势如破竹。”近侍奉承道,面前这位好容易找了个机会溜出来走走,以到蔡山查看江防为名登山看风景结果还是担心着国事。

    “当然,此次朝廷苦心策划定然能够成功,所以北岸不容有失。”陈叔英看着江北岸边点点头,此次北伐步骑六万规模不小,人吃马嚼的消耗自然也大许多。

    大军的粮草于北岸新蔡中转,为方便船只停泊特地在城外建立栈桥,如今新蔡城外营寨里粮草堆积如山,当然为了确保安全派有重兵把守。

    只是这已经不是他江州刺史的职责也不好横加干预,作为出镇江州这一要地的宗室藩王他也不便多说什么,自太建元年以来江州刺史一职均由宗室担任但每任都不会过长以免生变。

    皇帝要防着外臣在驻扎重兵的江州收买人心,一旦让其做大便会危害大陈天下所以让宗室任刺史一职,但与此同时也要防着宗室在江州收买人心,所以每个宗室都在江州呆不了几年。

    太建元年是由始兴王陈叔陵担任江州刺史,太建四年改由长沙王陈叔坚担任,太建七年又改由鄱阳王陈伯山担任,太建十一年六月起到现在是由他陈叔英担任。

    如今是太建十四年,陈叔英知道自己期限将至差不多要告别江州,恰逢大军北讨所以对正在进行的大战格外关心,只希望自己离任前能为朝廷收复失地尽一份力。

    “走吧。”陈叔英说完转身沿着山路向下走去,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将他一行人的身影拉得斜长。

    。。。

    “江中那座山是蔡山?”宇文温举目远眺看着江中一座山问道,衡州刺史周法尚在一旁点点头表示确实如此。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宇文温在心中把李太白的诗默念了一遍,这位唐代的诗仙乘船路过长江中的蔡山,夜宿于山上唐初所建江心寺时作诗《夜宿山寺》流传千古。

    “宇文使君,请勿东张西望以免守军起疑。”周法尚低声说道,他们身后跟着一大群骑兵,个个穿着陈军服饰行走在江边旷野官道上,前方东面不远处便是新蔡。

    自从早上钻出山路后宇文温一行人马不停蹄的向南前进,此行并没有找额外的向导一是因为时间紧急,二是因为周法尚认得路,这位周家二郎当年随着父亲周炅席卷江北,这晋州都是他们打下来的所以各种路径门清。

    在‘带路党’周二郎的指引下巧妙地截弯取直,一路有惊无险的南下来到晋州新蔡郡郡治新蔡城西面,他们选择的切入位置很微妙:东面是新蔡城西面是广宁城,此二处如今均已被陈军占领,所以他们扮作陈军行走在官道上不会引人注目。

    新蔡守军会以为他们是从广宁过来的友军所以能够从容接近城池,若是冒冒失失从北面直接靠近的话很容易被陈军游哨拦截,到时一行人的身份肯定会暴露导致行动失败,如今见着即将开始作战宇文温热血澎湃,然后默默的策马让道和后边的周三郎在一起。

    此次偷袭新蔡他和替补周三郎说得好听属于压阵说得不好听就是‘围观’,进攻的任务由周二郎领着周家精锐部曲进行,当然虎林军马军军主史万岁率领的八百骑兵也在其中。

    一切都按事先说好的办,周法尚领着他那一路人马向着城门走去,史万岁率领骑兵顺着城外官道往城东郊外的营寨前进,那里有堆积如山的粮草也是此行最大的目标。

    “宇文使君,吾有一个想法。。”周法明策马靠近宇文温低声说道,此次作战他随同二兄同行可临了临了却不得做‘先登’,不想无所事事的周三郎便要找同病相怜的宇文温计较计较。

    宇文温为了鼓舞士气亲自率军同周法尚来个突袭,但亲自冲阵这种事情众人都拼了老命拦着,明面上的意思是“宇文使君不容有三长两短二”,实际上是担心宇文温那骑战半桶水的武艺,要是再和上次火烧江津戍时差点给人咔嚓那就不妙了。

    “周三郎有何想法?”宇文温眯着眼问道,周法明在耳边低语片刻后他便笑得如同狐狸一般:“英雄所见略同。”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