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五十五章 避战保船

    长江南岸西塞山,山脚下港湾里驻泊着密密麻麻的陈国水军战船,自从一个多月前在武昌以北长江上的峥嵘洲败给周国水军后他们便在此处驻扎。

    西塞山为长江边一座濒水石山自古为江防要地,三国末年晋国益州刺史、龙骧将军王濬率领水军出川攻吴,晋军沿江东进一路攻破西陵、夏口、武昌,突破拉起横江铁索并驻扎重兵的西塞山一路攻向吴都石头城最后东吴灭亡。

    此次陈国水军虽然兵败峥嵘洲但据守西塞山有效‘震慑’了周国水军,扼守要地未让敌军沿江而下进犯江州所以算是将功赎罪,养精蓄锐月余之后他们终于有了动静准备出动。

    东南风起,战船伴随着营寨上空响起的号角声划动长棹离开水寨缓缓向江中驶去,进入大江之后列阵完毕扬帆起航借着东南风之力向上游五洲前进。

    江北周国再度入寇郢州据传‘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两次攻下武昌并于燕矶处掘壕筑垒立寨意图死守,陈军在几次攻打燕矶均无果之后便集中兵力要一鼓作气将周国在江南的唯一据点拔除。

    从西塞山到五洲的水路有四十多里,陈军船队乘风而行前锋战船率先抵达五洲下游江面,此时停泊于五洲的周军战船不知何故竟然没有出动。

    就连平日里经常出来拦截陈军战船的快船都是泊在洲边,先前为了防止陈军窥探洲上情形周军快船可是凶残得很如同一只护崽的母狗见着动静就发狂。

    不光如此,五洲里驻泊的大量战船竟然向五洲北侧水域驶去,陈军士兵们若不是神志清醒还真以为对方是被自己这几条小船吓走的。

    有鉴于此他们壮着胆子接近五洲南端观察起来,这是他们第一次接近五洲探查而结果却如事前所料:五洲上的防御确实加强了许多。

    五洲位于江中把长江水道为左汊和右汊两条水道,左汊水道为江北一侧而右汊水道为江南一侧是长江的主航道,船只往返均从五洲西侧也就是右汊水道行船。

    左汊水道较窄也略浅若是枯水期甚至露出大片滩涂,如今周军驻扎五洲后将左汊作为水军战船停泊港口并建有浮桥连接江北岸边,有了浮桥就能方便的运送人员物资往返两地,陈军士兵确认自从上次峥嵘洲之战一个多月后五洲又有了巨大变化。

    原本的五洲戍南北营寨如今规模又大了一圈,两者之间的荒地也多了一个营寨如今是南、中、北三寨,营寨外墙已全是石头垒起又比先前高大了许多。

    南寨中多了几座箭楼远远看去应该是砖石结构牢固异常,五洲东侧的水道里遍布营寨并有箭楼把守看来是水寨无误,西侧滩涂上斜插着一根根削尖的竹子如同刺猬身上的刺般对着外边。

    他们眼见着五洲东侧周军水寨里总算是‘漂’出几艘战船赶紧掉头,向东转了个弯后却是跑到五洲东南方向的江北希口附近查探,周军在浠口设有营寨扼守他们之前也侦察过如今是再度确认。

    希口为希水入长江口,从希口入希水逆流而上数十里可到蕲州永安郡郡治浠水城,周军为了防止陈军船队入希口攻打浠水城故而在希口两岸设立营寨扼守,不但驻扎有重兵还在希水上拉起铁索作为拦截。

    只是今日停泊希口的周军战船也没有如往日般急吼吼的冲出来驱赶窥探者,它们似乎是无人划棹般懒洋洋的‘漂’了过来,陈军战船确认希口情况后也不拖延收了帆划起长棹顺流而下往正在逼近的主力船队靠拢。

    然而即使陈国水军主力抵达五洲以南希口附近江面都没有预想中的周军战船倾巢出动,这一反常的表现甚至让陈军将领错愕片刻以为是驻防五洲的周军还没睡醒。

    我军这么多船挤在江面上你们都当没看见?

    “莫非是空城计?”陈军主帅陈叔坚有些不可置信,他站在座舰船楼上看着空荡荡的五洲附近江面有些走神,周军如此‘怠慢’出乎意料。

    传说三国时季汉的诸葛丞相被魏军临城下却没有多少守城兵力便使出了‘空城计’,他故意打开城门摆出一副请君入城的模样,结果这种匪夷所思的计策还真就诳得魏军撤退了,陈叔坚在怀疑周军莫非也是这种打算。

    然后就是心中大怒:孤看起来有那么蠢么!

    “大王,周军难道是在避战保船?”将领们也觉得奇怪。

    按照先前众将的商议,陈军此次要在五洲和倾巢而出的周军来个决战所以相关的对策已经提前商议好,为了对付周军那耐揍的乌龟船和霸道的车船他们也做了一番准备,结果现在对方竟然避战。

    周军会这种情况他们也预想过但是人人都认为出现的可能性很小,结果现在嚣张无比的周国水军果真当了缩头乌龟!

    “难道他们以为我军会傻乎乎的攻打五洲戍送死?”又有人提出了新看法,己方时常隔几日会派出快船到五洲查探军情,虽然每次都远远的被拦下但依稀能见五洲右汊停泊的一大群战船,昨日亦是如此所以今日周军战船都跑到五洲以北确实让人失望。

    “我看周军是想引诱我军溯江北上,等到船队大半经过五洲西侧时再全力拦截放火船,一定是这样。”

    “当官军是傻瓜还会和上次一样么!”有人想起了前次交战的狼狈逃窜下场不由得咬牙切齿。

    又有人提议进攻希口以逼迫周军的主力船队出来决战,如果希口被陈军拿下那么就可以溯水攻打浠水城断了蕲州州治齐昌那边周军的后路,事关重大不信周军战船不出来。

    可听了前锋哨探的士兵关于希口的侦查情况来看希口那边如同刺猬般不好下口,五洲就更别说了如果真是去进攻这个大刺猬般的江中洲除了徒增伤亡没有任何意义。

    如今的陈国水军正如一个被灭了满门的孤儿一心复仇,好容易练了身本事找到仇家要报仇结果发现仇家已经去世多年,满腔怒火化成无尽的惆怅一时间许多将领只觉得心中空荡荡,看着五洲江面他们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罢了,想来周军是看破我军的意图所以没有上钩。”陈叔陵叹了口气说道,“前队作后队,后队作前队,慢慢撤退。”

    “大王,这。。”众将闻言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摇摇头执行命令,如今他们要勾动周军决战的意图落空再滞留江面迟早生变。

    他们绝不会攻打五洲,也不会冒险穿越五洲左汊水道溯江而上让人半路截击,既然周军不为所动那么就只能撤了,今日就当做是在操练罢。

    陈叔坚悻悻看着五洲那边空荡荡的江面又转头看向燕矶方向:“不过岸上可就由不得你们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