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五十四章 马不停蹄

    议事厅,晚饭还没吃完的宇文温见到了刚从江北赶来通传紧急军情之人,对方为衡州刺史周法尚派来的使者一路马不停蹄的赶来巴州州治西阳找他,得知是在江南的燕矶后赶紧乘船过来将一封信交到手上。

    “宇文使君,我家郎主说此事非同小可,请使君速速定夺。”

    宇文温拆开信封将信纸拿出就着油灯那昏暗的灯光看起来,看着看着眉头紧锁却未有其他的动作,就这般看了片刻他收起信纸从书架上拿出一幅舆图在案桌上展开,一手拿着油灯仔细端详起图上某处。

    这个时代的舆图和后世的地图完全没得比,后世的地图因为有了各种勘测手段外带卫星照片所以精度极高,这个时代的舆图不要说比例变形连基本的距离都会脱离实际。

    简而言之许多舆图的测绘方法大多为计里画法,再后来是投影画法,至于经纬画法那要到十五十六世纪,类似于县志图之类的舆图看上去都是怪怪的比例极度扭曲。

    当然采用科学绘制方法所得的舆图也有,但这些精心绘制的舆图大多是军\国利器不轻易示人,像绘制出《禹贡地域图》的魏晋大臣裴秀就提出了‘制图六体’这一制图理论,但这种‘高科技’绘制出的舆图也不多见。

    常用的舆图好在方位不差重要的地理环境也有,宇文温看多了慢慢适应了‘写意’风格,只是每次看的时候都得自行脑补山川河流地势高低免得真的变成纸上谈兵闹出笑话。

    他聚精会神的看着舆图,前来报信之人则是静静的站在一边不发一言,张鱼神态自然的站在宇文温身边心中却是暗自提防,这年头假借通传紧急军情或者要事为名行刺杀之实的事情数不胜数他可不敢大意。

    面前之人张鱼见过算是熟人,对方年初随着周三郎周法明来西阳城时的周家部曲,不过即便如此也要防谁知道对方心里想什么,作为郎主在军营里唯一形影不离的贴身跟班张鱼肩膀上的责任很重。

    如今议事厅里就他们三人因为按照军法无关人等不许打听军情,来人点名有紧急军情禀报宇文温所以在宇文温没有点头或者开口之前其余将领也不能跟着进来旁听。

    所以一旦出事只有张鱼一人能够保护宇文温人身安全不过经过两年的历练他已经能够做到外松内紧而不让人察觉到异样。

    “周使君在信中说哨探军情时你也在现场?”宇文温忽然开口问道,那名男子点头说正是因为他也是哨探之一所以郎主为了方便宇文使君了解事情便派他几个赶过来送信。

    “你们哨探的路线是哪些,在舆图上点出来。”

    “是,我等那日奉了郎主之令到这里,还有这里。。”男子走上前伸手在舆图上指指点点同时将具体情况道出,宇文温看着舆图陷入沉思,张鱼则是单手悄悄按刀提防着有突发事件发生。

    所幸一切顺利并无异常发生,宇文温在不厌其烦的问了许久之后拍拍手让门外把守的士兵进来吩咐道:“让陈统军过来。”

    “还有,马上备船。”

    。。。

    夜色下的西阳城,一辆马车在十余骑手的护卫下行进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如今已是宵禁时分故而街上并无行人,一队转过街头的巡逻队见着有人夜行便迎了上来,见着马车前上挂着州衙的灯笼便知道这是衙门的队伍不过还是上前询问。

    按照宇文使君定下的规矩宵禁时除非大事否则不许人在城里走动,巡逻队遇见街上行走的人不论什么身份都要上前询问,若是有紧急公务要办也必须登记名讳以及所为何事以备事后查询。

    如果是当夜城里出了什么事情这些被登记的人就是第一嫌疑人,随时要接受州衙的盘问以排除嫌疑,要是有谁被宇文使君查出来夜里无事到处乱走也不是闹着玩的,有赖于此西阳城的夜间治安已经好了许多。

    “原来是宇文使君!”巡逻队头领看到张鱼亮出的令牌赶紧行礼,如今江南战事紧他们知道宇文使君领兵出征在外,结果今夜使君竟然回城便怕自己拦车会耽搁要事,张鱼笑着说使君知道诸位巡夜辛苦一心为公所以不会放在心上。

    巡逻队众人看看马车来的方向正是州衙心道宇文使君应该是刚从州衙办事回来于是纷纷让开道,马车缓缓向前驶去他们看着队伍的背影纷纷议论起来。

    “好像宇文使君这段时间都没在城里吧?”

    “谁说不是呢,官军在江南一个胜仗接着一个胜仗,宇文使君可是真能打!”

    “听说那些参战的兵立功拿赏拿到手软,早知道我也当兵去了!”

    “得了吧你那德性还当兵,莫要上了战场尿裤子。。”

    “你少笑话人。。”

    隐隐约约的笑声传来,坐在车里闭目养神的宇文温笑了笑,他收到紧急军情立刻从江南的燕矶乘船北上在巴口登岸,先去了趟虎林军军营随后乘车入城,在州兵军营以及州衙分别和值守的司马杨济、别驾许绍交代了重要事宜后才想起还有家在城里。

    “差点三过家门而不入了。。”他喃喃自语道,这段时间都在领兵要么是在揍陈军要么是在去揍陈军的路上,跟着一帮光棍混久了差点忘记回家看看。

    马车在西阳郡公府邸门前停下但宇文温没有下车,他见夜色已深担心自己回府搞得动静太大,这样会让应该已经入睡的家人又起来容易着凉所以让张鱼先进去探探。

    片刻之后张鱼领着管家李三九走了出来,宇文温听得李三九禀报说夫人以及两位侧夫人都已入睡后便让其明日转告说自己一切安好无须牵挂。

    “郎主是否回府休息一晚?小的让人准备热水。”李三九问道。

    “不了,吾还有要事去办,府里一切照旧即可。”

    片刻后马车在骑手的护卫下向城东驶去,方才宇文温便是从东门入城,因为宵禁的缘故东门关闭他们一行折腾了许久才得以顺利叫开城门,如今要出城还是原路返回免得又费一番波折。

    城门缓缓打开,城外已经有黑压压一片骑兵等候多时,宇文温下了车走出城外只见一人迎上来:“郎主。。使君,我等已经准备完毕!”

    那人正是宇文十五,他牵过一匹马来扶着郎主骑上去,宇文温回顾周围骑兵随即将马鞭一扬:“诸位,今晚来个马不停蹄!”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