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五十三章 眼中钉

    长江南岸燕矶周军营寨,巴州刺史宇文温正在巡视备战情况,落日余晖下营寨外的陈军结束了今日的试探性进攻灰头土脸撤回大营。

    自从陈军‘收复’武昌后燕矶便成了眼中钉连续遭到进攻,得益于昼夜赶工的各类防御工事如今燕矶依旧在周军掌握之中。

    密密麻麻的壕沟、如同灌木丛的鹿角、一层又一层的木栅栏和土墙混合体只用了数日就完工并不断扩展,陈军在连续几次失利后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周军在南岸这个据点站稳脚跟。

    陈军进攻营寨也投入了许多兵力有数次都差点攻入但周军得益于水军的助战数次在危急关头化险为夷,满载弓箭手的战船可以直接贴近岸边放箭让攻打营寨的陈军侧翼受敌却无法反击只能撤退。

    燕矶隔江对岸是巴州的巴口而下游不远处就是位于江中的五洲,后援十分强劲也很方便,仗着这些有利条件周军牢牢地钉在江南让郢州陈军如鲠在喉,宇文温亲临燕矶和士兵们一起抵御陈军的进攻。

    有主帅亲自坐镇兼之外有援兵所以士兵们士气高涨,见着陈军撤退便开始收拾墙头然后吃饭休息养好精神来日再战,宇文温则是查看伤兵检查防御也没轻松到哪里去。

    “士兵的轮换要秉公办理,该值守的就不许离开,该离开的就不要留下来值守。”宇文温对着身边一众将领说道,燕矶的守军历经几次攻防战负伤的均已转移到江北养伤,同时又调来人手补充以保持战斗力。

    “使君请放心,一个都错不了!”统军陈五弟说道,他如今是燕矶的主将领着军队作为一个钉子钉在江南。

    “光会进攻还不行,如今是个练习防御的好机会,大家可都不要错过了。”

    这是个难得的练兵机会所以宇文温让州兵们轮流到燕矶驻防接受战火的洗礼,得益于己方控制了长江航道所以战船在江上往返运兵十分方便。

    在局势大变之前这可是一个轮战的好机会,不光虎林军就连州兵、乡兵都要趁机刷经验,那些州兵、乡兵野地浪战还不行但缩在营寨里放箭扔石头滚木倒是再合适不过。

    虎林军当年的初战也是拿桐柏山巴蛮这种鱼腩开荤接连几场作战之后才算是渐入佳境,此次燕矶攻防战如此折腾下去那就是州兵和乡兵练兵的好机会。

    站在营寨西侧,宇文温看着西北方向江北岸边的西阳城轮廓出了神,自从战火重燃之后他带兵南渡四处奔波‘跑项目’忙得不可开交连家都没回过几次,为了督促将士们再创业绩新高他也是很拼命的。

    这个战术说得好听是袭扰说得难听就是打劫,大当家。。主帅必须坐镇现场才能压住各种蠢蠢欲动的想法。

    陈军看起来很垃圾所以他麾下将领们的想法大多过于乐观,说好的拔完烽燧哨堡就撤可经常舍不得认为据点死守能击退陈军的反扑也说不一定,哨堡都这样那武昌就更不用说了。

    周军三顾武昌,武昌城池如同纸糊一般任他们来去自如所以虎林军的士气高涨许多人希望能据城守卫,大家认为己方控制了江面所以人员和物资能从容的运来江南如此一来耗上数月都不怕。

    耗到北面战事结束,大行台再调集重兵南下那郢州可就是铁定能拿下了,拿下了郢州向西可以进攻陈国的巴州然后连剩下的湘、信、荆、武、沅五州说不定都能拿下。

    当然陈军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而是倾尽全力派水、陆大军西进,不过不要紧,五洲在周军手里肯定能把陈国水军拦在下游,五洲以上他们就别想来。

    如同刀切豆腐般简单所以虎林军上下可是跃跃欲试要立大功分田地,一起都是如此美好大家都在做梦,所以宇文温要亲自碎梦。

    因为陈国还没有废材到那个地步,围绕武昌的争夺会变成长期拉锯战先死的只会是他们。以巴州一州之力和陈国耗那是妄想至于动员黄州总管府的资源投到武昌拉锯战更是得不偿失。

    事有轻重缓急,周国目前的首要强敌是隋国所以牵扯太多资源到江南的陈国郢州武昌城是不理智的,黄州总管府的兵力还要作为预备队以免战局恶化去救火若是长期陷在江南那灵活度就基本没有了。

    宇文温可以‘刷脸’让黄州总管‘帮忙’但事情要有个度所以要尽量自食其力,平白无故放过陈国副本那是不可能的所以要权衡利弊选个折中方案。

    守武昌需要的资源太多,这年头的常规城池攻防战大多持续半年以上若是攻方不依不饶那么超过一年都有可能,宇文温可不想把自己几乎所有的兵力都陷在武昌动弹不得。

    巴州接纳了数千户武昌百姓,又有数千做劳力的战俘如果不留足够的人坐镇迟早会出事,可任由江南陈军舒舒服服那么宇文温‘良心’又过不去所以还是得在江南找个好地方。

    燕矶就是这个好地方,有这个江南据点可以和江北的巴口连同江中的五洲一起扼守长江航道让陈国如鲠在喉,以巴州一州之力也可以维持这一防线。

    燕矶营寨已经深挖沟高筑墙并建有码头加上水军战船的策应能够以一当十,宇文温在五洲上投入人力物力强化五洲戍并将其作为水军战船驻泊地完全可以保证来往自由,巴州的士兵可以乘船轮流驻防燕矶后勤也有保障是个理想的‘轮战’据点。

    北面的对隋作战轮不到他去但不意味着任由手下士兵发呆所以绝对不会放过南面的陈国,有了燕矶这个据点在手派兵袭扰弄得周边陈军鸡飞狗跳那可是虎林军那帮厮杀汉喜闻乐见的事情。

    有战事才有机会立功,立了功才能拿奖赏,士兵求战**很高所以宇文温这个‘包工头’一定要不停的找项目给部下做。

    在营寨里走了一圈正好到了饭点,宇文温和其他将领一样都是同士兵们一起打饭饭菜,这一规定在他的身体力行之下成为虎林军的铁律,也是凝聚士气的一个重要手段。

    但最主要的目的是保证伙食,将士们在同一个锅里打饭菜可以保证伙食不会短斤缺两,米饭不会掺沙菜色不会以次充好,那种拿烂菜根、死鱼烂虾臭猪肉充数的事情绝对不可能出现。

    不患贫患不均,让士兵们知道将领吃得和自己是一样的东西那么即便条件艰苦吃糠咽菜都不会有怨言,虎林军驻扎的地方就是如此所以一起守寨的州兵将士也是按照此例进行。

    伙食很简单,糙米饭、青菜和鱼干,考虑到将士夏日作战出汗多故而菜偏咸不过有糙米粥可以选,宇文温正和将士们用餐之际忽然有人来报说有军情。

    “军情?”宇文温放下碗筷走了出去,他在江南放了这么多把火撩拨得陈军按耐不住北上进攻江北的蕲州,对方如此行事大约就是打着声东击西的主意。

    如果你们以为击西能成功的话尽管放马过来!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