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五十章 如期而至

    七月中旬,被江北周军袭扰忍无可忍的陈军终于有了动作,他们一改数月来龟缩长江南岸的局面主动出击而进攻的目标则是江北周国的蕲州。

    之所以选在这个位置自然有讲究,首先,两年前陈军趁着周国内部多方混战之际渡江北上攻拔蕲州以及再北面的义州算是熟门熟路。

    其次,蕲州州治位于齐昌郡齐昌正好在蕲水边上,陈军的小型战船可以由长江上的蕲口入蕲水逆流而上三十余里进抵齐昌这样一来无论是输送兵马还是粮草都方便许多,若是战事不利那么战船顺流而下撤退也十分方便。

    最重要的一点是蕲口的长江上游是陈军水陆大军集结地西塞山,有陈军战船扼守江面不惧西塞山上游停泊五洲的周军船队南下从而可以从容北渡或者南返。

    周军在蕲口设有戍所,五月陈国大军西进时将其拔除自立新寨把守蕲口,为防陈军溯蕲水北进攻打州治周军于陈军营寨上游十里立寨对峙。

    此次陈军大举北犯气势汹汹,蕲州刺史组织军民守城的同时亦烽火传讯并派出驿使到各州求援,蕲州北境的义州以及西边接壤的巴州自然收到了急报。

    齐昌旧称蕲阳位于蕲水东南岸,对陈军来犯已有准备的齐昌守军在得知下游营寨失守之后在蕲水里打下木桩阻拦陈军战船接近城池,城墙外早已掘好壕沟引入蕲水作为护城河抵御敌军围城。

    蕲州州治齐昌距离西面巴州州治西阳有一百六七十里,距离北面义州州治罗田有一百余里,陈军为赶在援军到来之前拿下齐昌于是分兵扼守西、北要道阻拦周国援军并聚集兵力奋力攻城。

    溯水而上的战船不顾箭矢抵达水中栅栏处派出士兵入水拔除木桩,又组织许多士兵搭起无数的人力投石车后立刻发砲,齐昌守军收集全城布匹做成布幔竖起以柔克刚抵挡飞石。

    陈军派出弓箭手抵近放火箭焚烧布幔却被守军弓箭手奋力压制,无数陈军士兵则趁机负土填壕过沟,夜幕降临后燃起火把用人力投石车连夜攻城。

    经过一昼夜的围攻下齐昌城伤痕累累但依旧牢牢地控制在周军手中,陈军连夜赶制了大批云梯和尖头木驴跨过已经被填出条条土路的壕沟直抵城下。

    又有战船沿着已经清障完毕的河道直抵城西作为箭楼其上的弓箭手与城头守军对射掩护己方士兵攀城,齐昌守军动员全城百姓守城把无数早已准备好的滚木礌石投下将陈军一**的攻城士兵击退。

    陈军依仗人多势众展开车轮战士兵们轮流进攻让齐昌守军无法休息,连绵不断的攻击下激战从清晨持续到傍晚,待得夜幕降临,人力投石车休息半个时辰不到后在将领的指挥下继续发砲攻城。

    “齐昌城墙快顶不住了,再加把劲,明日定要攻破齐昌!”

    。。。

    夜,齐昌以北五十余里郭默城外一里处,官道上陈军当道扎寨挡住了北面郭默城以及更北面的蕲水城周军南下的道路,他们已经击退了周军数次试探性进攻而明日可能迎来更大的挑战。

    算算日子,更北面的义州援军应该抵达郭默城,届时他们要面对超过己方兵力的敌军进攻将是一场恶战。

    乌云遮月,陈军营寨黑灯瞎火一片寂静,望楼上影影绰绰的身影却是稻草人,北面第二重寨墙后密密麻麻的士兵正在和衣而睡。

    “我说,周军今夜真的会来夜袭?”一名正在瞭望北面的陈军士兵问道,今晚大伙被上官组织起来身着铠甲拿着武器守株待兔说是要给袭营的周军‘当头棒喝’结果一帮人便这般挤在一起喂蚊子。

    “那当然了,兵者,诡道也,正所谓攻其不备。。”

    “啧啧,听了故事说起话来倒有模有样了嘿!”

    “别不信,我跟你们讲。。”那人摇头晃脑的说了起来,算算日期到明日周国的义州援军也就该到了,按说明日就是大战之时所以今晚双方都要好好休息养足精神,那诡道就来了。

    按常理己方肯定要休息备战所以周军若是此时夜袭来个‘攻其不备’那成功率就很高,己方都在熟睡哪里想得到到有人袭营,到时候黑漆漆一片到处都是人影又分不出敌我很容易被浑水摸鱼。

    尤其今夜乌云遮月正是趁夜偷袭的好机会,若是月光皎洁旷野里怎么着都能看见身影反倒是不好夜袭,周军今夜必定按耐不住要弄个‘攻其不备’。

    “还浑水摸鱼,还乌云遮月。。说得好像有月亮时你能看见远处一般。”听者自然是不相信,这年头许多人晚上双眼都看不清远处的东西也就是雀蒙眼,虽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但一般夜间作战都很少见,能够夜袭的大多是将领豢养的部曲所以他们可不信周军能凑出这么多人来偷鸡摸狗。

    “你还别不信!今日都有兆头了!”那人见大家都不信便急起来,一咬牙把今日发生的一件事情抖了出来:下午时忽然刮起风将帅旗给吹断了,这就是今晚敌军要来袭营的兆头。

    “那些故事里不是都说了么,凡是帅旗给吹断了那肯定是当夜必有敌军偷袭!”

    “那,那怎么办,夜里打仗我可看不清楚啊!”有人急起来,帅旗被风吹断必有人偷袭的典故大家都知道所以如今深信不疑,一想到黑灯瞎火的两帮人对砍万一砍到自己人那可就不妙了。

    更倒霉的是被自己人砍到或者射中那真是哭都没处哭去。

    “傻了不是?前面营地特地空出来就是引周军进来,等得他们砍翻那一个个稻草人我们这边一亮火把乱箭射去哪里还有人能跑得掉!”

    “不要吵,前边有动静了!”有士兵猫着腰跑过来气急败坏的低声骂道,“要是惊走了贼军拉你们去砍头!”

    听得周军果然如期而至趁夜摸营众人都来了精神,原先打着瞌睡的士兵瞬间睡意全无一个个都紧握手中武器准备让夜袭的周军来个‘偷鸡不成蚀把米’。

    片刻之后前排寨墙有了动静,先是数下微弱的弓弦声响起似乎是有人放箭射中望楼上的稻草人士兵,随后几个黑影翻过寨墙鬼鬼祟祟的摸向营门。

    埋伏在第二排寨墙后的陈军士兵们通过缝隙看着这几个黑影慢慢将营门后的拒马搬开都是捏了把汗,有肚子不对劲想放屁的拼命提臀忍住就怕惊动了偷营的周军。

    阿弥陀佛,赶紧进来吧,快忍不住了!

    憋屁的士兵比任何人都希望周军赶紧打开营门冲进来,眼见着那几个黑影轻手轻脚的拉动营门几乎是急得要冲上前去帮把手,眼见着就要憋不住了眼角含泪的拼命地夹着。

    然而他还是憋不住,一声气韵悠长的响声迸发出来引起无数如刀的目光,正万念俱灰之际却见对面那些黑影打开了营门随即有大量人影涌入。

    待得对方冲进营寨空地,指挥伏击的陈军将领满怀喜悦按耐着狂喜拔出佩刀向着他们一指奋力大喊:“放箭!点火把!”

    破空之声响起箭如雨下泼向冲进来的人群,随即无数燃起的火把扔向他们将空地映照得如同白昼:“投降不杀!”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