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四十九章 三顾武昌

    一记晴天惊雷从樊山顶上炸响,宇文温抬头看去只见樊山顶上那座望楼消失在浓烟中,陈军第二次‘收复’武昌后在樊山顶上樊山戍好容易搭起来的营寨就这么没了,驻扎其中的陈军士兵没死的也被周军俘虏。

    而宇文温辛辛苦苦攒了一年的火\药也就这么用光了,他使出浑身解数攒下的黑武器一战耗尽,下次想这么豪爽的放烟火也不知要到什么时候。

    山南各州硫磺很少硝石就跟别提再说要攒也轮不到宇文温用即使是刷脸都不灵光,他还是靠着卖玻璃镜建立起来的酒肉朋友圈弄来少量硫磺,至于硝则是去刮厕所、猪圈土墙上的衍生物以及土法堆硝弄的目前来说也就那点‘产量’。

    “硫磺越来越难弄,明年能不能攒够还不知道唉。”宇文温自言自语道,他如今站在武昌东门城头看着城墙东南角那一大片塌方出了神。

    大半月前他撤离武昌时‘理所当然’的埋了个钉子在城里,武昌城的城墙用料很足是夯土包砖所以他来了个爆弹包砖,从城墙顶上把地砖掀开挖土直到墙根上一米左右高度埋下精心准备的火\药桶并设置相应机关。

    今日攻城那些投石车投出的纵火弹落到埋有火\药桶的那段城墙堆积燃烧,烧到一定程度后引爆火\药桶最后把城墙‘轰隆隆’为周军士兵冲入城里创造有利条件。

    ‘轰隆隆’时城墙垮塌导致城头上和城墙后的陈军士兵伤亡惨重,随后涌进来的周军士兵如同上次般击溃守军反扑随后扩大战果最后拿下武昌,三万余陈军士兵连同粮草、物资都被瓮中捉鳖。

    刨去分给友军的战利品,宇文温此次算是赚得盆满钵满,不光又多了几千精壮俘虏还获得大批粮草,养虎林军造成的亏空总算是能堵上了。

    “使君,栈道已经搭好,战船正在靠泊很快就就能把俘虏带过江北了。”军主梁定兴上前禀报,今日顺利破城按照‘惯例’自然是要把俘虏们都带回去,虽然这种打法和打劫差不多但能轻松拿下武昌城也是皆大欢喜。

    “梁军主,一会运完了人和粮草就开始拆城墙吧,能拆多少是多少。”

    梁定兴应了一声后退下,宇文温继续伫立城头俯视武昌城,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攻下武昌但还是无法立足因为陈军的实力还没有弱到那种地步。

    单纯从守城来说他有信心扛上半年但这没有意义,西北面的隋军才是大敌所以周军主力不能在江南郢州陷入无休止的拉锯战那么派兵在武昌硬抗就成了鸡肋,若是算经济账更加划不来。

    按照细作探得的消息陈军正在赶工打造战船,虽然其水军要恢复实力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办到的但越往后拖控制长江航道就越难,宇文温不敢保证每次都能打赢水仗所以不想消耗太多的精力在武昌。

    以陈国目前的国力、军力来说定然不会容忍武昌在周国手中,周军据守武昌只会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而大头还得他巴州刺史来出所以根本不划算。

    刷陈国副本就是为了钱粮还有人搞‘创收’,目的已经达到那么他就可以撤了,三万多陈军虽然其中真正的战兵有没有一万都难说但其余的征召百姓也差不到哪里去带回江北用处还很多,唯有自己实力强劲了再徐徐图之。

    “距离那么近却无法掌握,只能等以后了。”宇文温瞥了一眼南方远处那片山脉随后走下城头,人当然要但他朝思暮想的还是方才望的那片地方。

    。。。

    夏口,大帐内陈军副主帅樊毅正和众将商议军务,刚刚传来的消息让众人俱是面色铁青:官军收复武昌了。原本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但却如同一个响亮的耳光抽在每一个人脸上。

    这已经是周军三顾武昌而他们却毫无办法,撇去第一次不说,第二次时武昌只守了不到半日就陷落,两万余驻军连带粮草物资被掳。

    然后是第三次,有三万余兵力的武昌城还是没能扛上几日,按照刚收到的消息是当援军赶到时只见一个空荡荡的城池,人和钱粮都不见了。

    至于去向不用想也知道是被掳到江北,关键是武昌城如同周军的地盘一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官军拦都拦不住,前次武昌失守是因为城墙有周军留下的机关可这一次又会是什么原因。

    莫非周军是天兵天将下凡结果三万陈军打不过所以束手就擒?

    写给朝廷的奏报是武昌守军与数倍于己的周军血战力竭才丢了城池所幸援军浴血奋战夺回,那这次也可以如此些但让将领的脸往哪搁,就如同一个丈夫眼睁睁看着妻女被贼人一次次凌\辱却无能为力般一股羞辱感涌上众人心头。

    “诸位。”樊毅率先开口,“我等身为朝廷将官,一不能保境安民,二不能担君之忧还有何面目奏报朝廷说收复武昌!!”

    “此次周军再度南犯寇边,光是武昌就已经损失将近六万人,粮草将近八十万石!”

    “其余各沿江哨堡的损失不下万人,粮草累计损失已经超过百万石了!”

    “莫非我军中无人,不能挡住周军的魔爪!”

    一番话下来众将群情激奋纷纷请战要求北渡长江到江北巴州与周军决一死战,正所谓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老是分散兵力在江南沿江一线布防任由周军攻掠实在是让人忍无可忍。

    根据细作零星打探来的情报,此次周军南下都是江北黄州总管府的兵力为主而出击地点都在江北巴州境内,领军出战最为活跃的就是巴州刺史宇文温。

    那个‘决战西阳之巅’杀害始兴王陈叔陵的独脚铜人宇文温!

    据说此獠喜食人肉残暴嗜血又极度好色原以为只是个无良的纨绔子弟没曾料祸害起大陈来却如此歹毒,武昌就如同一个血淋淋的伤口刚结痂却被其接连撕裂导致大出血,此獠不除难消众将心中之恨。

    樊毅见得大家求战心切颇为欣慰,他说渡江北上之事需慎重因为如今水军尚未恢复实力所以首要之务便是保证江南安全,从夏口至武昌经燕矶到西塞这段防线必须加固。

    有赖上游巴州援军到来,将武昌城守军增兵至五万人,沿途主要营寨和哨堡重建、驻扎士兵然后部署野战兵力策应力保道路通畅,若是周军再度南犯一定要让其空手而回。

    所有这些布置都需要有人挑大梁,听得副主帅这么一说众将都是踊跃争先,他们憋着股劲要挫败周军四处袭扰的可恶行径最好是能将来犯的周军永远留在江南。

    “打铁还需自身硬,守住了江岸整顿兵马迟早要让周国好看!”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