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四十八章 兵临城下

    武昌城,再度收复城池的陈军正在修葺城防,为了防止周军再度来袭所以他们从进驻武昌那日起便在不停的‘打补丁’,已经丢了两次的要地可不能再丢了。

    第一次丢失武昌后北面城墙被周军破坏殆尽,第二次丢失武昌后东面北端城墙也毁了大半,因为来不及建窑制砖的缘故陈军在这些地方只能立木栅栏挖壕沟作为防御手段。

    陈军再度‘收复’武昌后根据败兵所述在倒塌的城墙处检查发现墙基下已被挖空,这是周军在第一次攻占武昌后把这段城墙做了手脚挖空墙基然后用木桩、竹子架住然后把地道出口用土盖上,在外边根本看不出来。

    结果攻城那日周军凭借尖头木驴冲到城墙下掀开地道口挡板然后扯动机关,城墙突然倒塌不但上面的陈军士兵完蛋连同墙后城内等着防御地道出口的士兵也被压死。

    让人惊出一身冷汗的‘奸计’,周军是第一次攻下武昌后就布置下的后手结果在一个多月后便轻而易举的再下武昌,如今面临周军第三次进攻所以陈军在担心对方是否还有后手。

    城内城外都检查了一遍不可能再有类似的机关所以大军放心的驻扎城内,毕竟有了城墙做保护可比临时扎起来的木栅栏可靠许多而且有了城池却不敢进去驻扎会挫伤士气。

    戒备森严了大半月一切正常,不正常的是武昌变成了一座孤城,沿途的哨堡在江北周军的袭扰下大多被毁,无论是往东到下游的西塞还是往西到上游的夏口消息都不灵通了。

    最麻烦的是运粮的问题,小规模的运粮队连续被截后武昌守军开始忧心忡忡还好夏口那边派出大规模兵力护送的运粮队才解了燃眉之急,周军凭着控制长江的优势乘船四处袭扰让武昌守军头痛却又无可奈何。

    己方水军恢复实力需要时间,陈军在那之前也只能咬着牙守着武昌城,亦或者是盼着周军来攻打城池一了百了,如今武昌兵力已过三万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被攻下来的。

    然后他们的愿望成真,周军果然兵临城下。

    周军在武昌以东控制下的燕矶江边登岸然后浩浩荡荡的向西推进抵达武昌城下,陈军原以为周军此次又是玩个以少击多的把戏可随后发现对方果然是大军围城。

    陈军守将看着城外集结的周军大阵面色凝重,自从官军再度收复武昌后日思夜想了许久他们终于盼来了攻城的周军:长痛不如短痛,官军三万余人守在武昌就等着你们来送死!

    “他们,人数和我军差不多就想攻城。。”有将领喃喃自语,他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但众人都知道应给是“莫非傻了不成。”

    周军当然不傻,上次武昌失守而攻打城池的周军其兵力据说只有守军的三成不到可对方真就拿下了,此番对方又要攻城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城东外这些周军只是一部分,城西樊山南麓官道上也有周军在虎视眈眈,因为樊口营寨已被夷为平地而陈军为防分兵也将兵力收缩回城故而让周军从容在樊口登陆从西面‘包抄’武昌,不过即便如此周军的兵力总和也不过和武昌守军半斤八两。

    “周军莫非又在城里设了什么机关,想着如同上次一般逆转?”有将领猜测,上次武昌城在有两万余守军的情况下半日便被攻破就是因为东城墙北段忽然倒塌让周军冲进来,此次莫非对方又想故技重施。

    “这不可能,不是都查过了么,城墙墙基没问题,他们再也不可能故技重施了。”

    “那他们凭什么以为能够攻下武昌,我军有三万余人啊!!”

    “谁知道呢,也许有奇兵吧。。”

    说到后面大家都不想猜了,反正官军已经把所有的可能都想了一遍也想不出周军能赢的理由所以不想庸人自扰,反正一会战斗开始后答案就会出来了。

    今日周军来袭而陈军也做好了准备集结兵力在城里,他们的兵力和周军相近所以就算城墙再来个什么意外对方也冲不进来,如果只是单纯进攻那么僵持上一段时间后城里再派出生力军便可破敌。

    就在陈军将领猜测不已之际,城东外周军大阵里忽然了立起了几个布幔,布幔总共八个上面各自写着大字,许多陈军士兵不认得字只得面面相觑不过当识字的将领看清楚后边骂出声来。

    “投降不杀,献城有功。。真是口出狂言!!”

    一阵骚动蔓延开来,陈军将士为周军如此狂妄的态度所震惊因为他们觉得对面的主帅莫非是疯了,兵法有云十则围之如今大家兵力相当这要多狂的人才能以为自己能赢。

    又不是骑兵昼夜奔袭打人一个措手不及,也不是水战顺风放火船来个火烧赤壁,这是攻城结果你们兵力也多不到哪里去还以为个个是杀神能以一敌十不成。

    “前几日才运来大批粮草足够我三万多官军撑上数月,他们莫非以为能拦住援军?”

    “肉搏拼人数可不怕他们!”

    。。。

    城东周军阵中,宇文温用千里镜打量着武昌城头,片刻后他放下千里镜回顾身后下令做好准备,此次攻打武昌他可不是来搞笑的所以该有的准备都已经做好。

    己方兵临城下将武昌围住,虽然兵力不比守军多多少但对于拿下武昌城他可是很有信心的,一座座投石机正在组装等得准备好之后就可以进攻了。

    这些投石车是根据模块化设计思路进行了优化的结果,拆装方便可分段运输装船运输单一部件的重量也可以让数名士兵扛起来,组装时消耗时间也不长所以虽然威力和射程不能和现场制作的投石车相比但也是居家旅行必备之利器。

    周军凭着这种威力削减但便于运输的‘便携式’重力投石车攻击陈军那主要由木栅栏组成的哨堡无往而不利,按照典型的战术是带着四十个便携式投石车围攻陈军一个哨堡,全部组装起来不到半个时辰而石头随处可见立刻就能投入战斗。

    陈军哨堡驻军少则两三百多则千余寻常小股人马是没办法快速攻克的若是没有强力的攻城器械就只能靠人命去推,如今宇文温仗着舟船之便兼之陈军哨堡大多沿江设立所以能集中兵力凭着便携式投石车‘欺负弱小’频频得手。

    平心而论,若是一个夯土包砖的堡垒未必能快速解决毕竟投石车再怎么犀利也比不过火炮,但陈军的哨堡在之前已经被周军扫荡过一遍所以重新修筑的质量马马虎虎用投石车攻起来十分容易。

    不久之后投石车组装完毕,一张张散发着香味的布袋被放置在这些投石车旁,此次投石车攻打武昌所用炮弹不是常规的石头而是麻油布袋。

    麻油亦称胡麻油也就是后世的芝麻油,在这个时代麻油的主要用途是点火比如灯油或者纵火而食用却是其次,宇文温今日烧包的弄出浸透了麻油的布袋其实就是将其当做纵火弹。

    布袋里装有一定分量的土还有大量的易燃之物作为配重确保这纵火弹能够被投石车顺利抛射向目标,各国交战即用人力投石车发砲攻城时也经常用易燃之物做纵火弹只不过宇文温此次准备的纵火弹分量极大。

    投石车准备完毕待得周军阵中号角响起后又最左边、中间、最右边的三座开始开始试射,类似分量的布袋被抛射出去其中两个撞在武昌东面南端城墙上而有一个越过了城头落入城内。

    因为纵火弹重量较轻的缘故其抛射距离要比常用的石弹远一些,投石车的操作手根据试射的情况调整了各自的配重情况随后开始了抛射。

    一个个被点着的麻油布袋纵火弹如同流星般飞向武昌城头场面蔚为壮观,大多数纵火弹都击中城墙南端墙面发出‘噗噗’的声音,因为是布袋装着碎土的缘故它们击中城墙后并未被弹开而是滑落墙角燃烧着。

    随着第二轮、第三轮依次发砲,周军投到城墙角的纵火弹越来越多,堆积起来的纵火弹燃起大火将武昌东面城墙南端烧得热浪袭人。

    城头守军看着这奇怪的场景有些莫名其妙:要想砸坏城墙就得用石头,你们扔这些纵火之物过来莫非是想烧崩城墙?

    关于城池的攻防确实有战例用火烧崩过城墙,但那也是极其罕见的情况且不光是放火烧墙还要泼水这样才能让城墙骤冷骤热间忽然崩裂垮塌,如今周军士兵在盾车的掩护下靠近城墙却没见有什么人提着水桶之类试图泼水。

    “莫非他们以为我军会为了灭火泼水导致城墙崩裂?太可笑了!”有将领笑骂道,他的话引得周围人等也是笑声连连,武昌城墙是夯土包砖坚固非常哪里是用火烧就能烧崩的。

    城外号角声连绵响起,守军看去却是周军士兵开始推着壕桥逼近,看样子是准备搭在城下新挖的三层壕沟上然后攻城,可又没见人推着云梯、尖头木驴之类攻城器械这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摸不着头脑。

    周军那不用人拉的投石车不停抛射着纵火弹,武昌东面城墙南端越来越热连站在城头的士兵都如同蹲在火炉边一般浑身冒汗,有陈军将领看着城外周军又看看那被大火烤得发烫的城头忽然脸色大变:

    “不好,这城墙定有蹊跷!”

    “能有什么蹊跷,无非是想烧垮城墙罢了。”另一名将领叫骂着,“烧上一日都没用!”

    “不对啊,万一城墙。。”

    话未说完只见那段被纵火弹烤着的城墙忽然从离地不远的墙缝里冒出大股浓烟,城头守军还没来得及反应只听数声巨响连绵响起随即一股巨大的力量由下而上将他们抛上半空。

    他们在半空中看见了自己的断手断脚,看见了同袍的残肢断臂,看见了下方闪烁着火光的地面和大股浓烟,一股呛鼻的气味传来而原先耸立的东南角城墙如今已化作残垣断壁。

    重重的摔落地面,失去知觉前他们听见连绵的号角声响起,城外的周军如潮般涌向武昌城东南角蘑菇状黑云下的缺口。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