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四十四章 开门

    武昌城东北郊长江岸边大批周军已经登陆,他们的先登部队打退了陈军的进攻让后续部队站稳了脚跟,有鉴于此陈军决定在城下摆开阵型借着城墙之利御敌。

    城池固若金汤兼之有两万余守军所以不怕周军来攻,一部分士兵已经在城东南角外列阵与城池来个掎角之势,周军要是攻城那么东南角的陈军可以侧击对方,若是周军攻打东南角的陈军那么城上的守军便可以居高临下肆意放箭射杀对方。

    城头上,陈军将领看着远处正在集结的周军有些意外,对方刚一登岸没有扎营的迹象看起来却是要马上攻城的样子这让他们十分不屑。

    区区五六千人的兵力就敢攻城,你当我们数万官军如土鸡瓦狗么!

    为了抵御周军再度南下攻打武昌城,陈军已经将城防布置得十分完善,北侧被拆掉的城墙虽然来不及重修可立起了高大的木栅栏且后边是深深的壕沟不怕被突破。

    其余三面城墙原本就在而陈军又在东、西城外挖了三条壕沟除了城门处放下吊桥能通行外再无任何道路能直接来到城墙下,这些壕沟有一人深宽一丈里面灌了水而攻城的周军要想突破就得费一番力气所以这么急切的攻城就是有来无回。

    虽然陈军不觉得周军能攻下武昌但也不会认为对方是白痴会赤手空拳来攻城,果不其然随后周军逼近城池之时阵中便有了壕桥、云梯以及尖头木驴等攻城器械。

    这都是司空见惯的军械只要是攻城就必然能够见到,壕桥就是横在壕沟上的便桥让攻城的士兵能够从桥上经过而不用翻越壕沟,云梯则是用来攀爬城墙,尖头木驴为尖顶四轮无底木车上蒙牛皮抵御城上箭矢,士兵藏在其中推车前行可抵近城墙进行攻击。

    还有许多盾车紧随其后,这些是用来掩护弓箭手逼近城池和守军对射的器械,城头上的陈军将士见着对方如同变戏法般弄出这么些攻城器械倒是有些奇怪。

    周军登陆到现在也就一个时辰左右也没见对方运来什么木料之类或者登陆后砍树伐木竟然就弄出这么多攻城器械,有人说这些莫非是周军提前打造好用船运来的可眼力好的人说那战船靠岸时可看不出有这些东西。

    “也许是做好部分后运来江南上岸后再装起来?”有人如此猜测,众人都是觉得他说的有理否则周军也不会如此快速攻城但随后都是鄙夷不已。

    临时组装起来的东西哪里牢靠,就凭这些玩意还想攻下武昌城?武昌城头早就堆满了滚木礌石等一应守城物品,箭矢充足就连放火的易燃之物、火炬都不少你们来多少死多少!

    你们以为尖头木驴披着生牛皮能防箭防火就行了?城头还备有磨盘大的石头专门对付这些贴近城墙挖地道的尖头木驴!

    周军阵中忽有一骑策马走近城池,在城头弓箭手放箭之前将一封信射上城楼,陈军将领拆开一看果不其然是劝降信,信中说大周军威非尔等所能抵挡,若是识趣的就早早投降待遇从优否则一会城破之后不要追悔莫及。

    “竟然说一会城破之后我等不要追悔莫及,哈哈哈哈!!”

    “好大的口气!也不看看他们才多少人也敢来攻城!”

    兵法有云:十则围之,这年头要围城怎么着都得兵力明显超过守城方可如今城下的周军甚至还不到武昌守军的一半兵力,若不是先前的疲兵之计让守军来不及反应否则方才就是五六千人冲过去把周军打回水里了。

    如今城里的陈军有万余而城外东南侧的战兵不下五千,就这样的敌我悬殊兵力之下来袭的周军竟然还敢口出狂言。

    “看看,这落款是巴州刺史宇文温哎,那个独脚铜人!”

    “狂得没边了,莫非是昨夜行淫过度昏了头,哈哈哈哈!”

    “我看不止,是吃人肉吃多了失心疯!”

    。。。

    周军阵中,巴州刺史宇文温正用千里镜看着武昌城头,那边似乎正在捧腹大笑而笑声依稀传到耳边,他放下千里镜转身对旁边的将领们说道:“方才说陈军不会笑的输了,名字记好,回去可是要跑圈的一个都不许少。”

    陈五弟等人闻言哭笑不得而宇文温随后又补充了一句:“接下来再赌,那帮鸟人有没有骂本官吃人肉多了失心疯。”

    州司马杨济干咳一声说还是赶紧攻城免得夜长梦多毕竟敌众我寡拖久了可不妙,宇文温闻言点点头命令中军擂鼓让大军展开攻势。

    他派出两个军主指挥两千余人在南翼以长枪阵顶着两倍于己的陈军而剩下的兵力直接攻城,攻城器械是引用了‘二十一世纪先进理念’的模块化设计,便于携带组装起来也很方便。

    更重要的是耐用,关键部位用精铁打造的尖头木驴是其中的极品,不要说火箭、火油、火炬什么可以暂时免疫就算是城头扔下磨盘大的石头也不是三两下就能够击破,如果守军敢小瞧这些临时组装起来的东西那就只有后悔。

    鼓声阵阵,周军发动进攻而陈军也随之而动,城下策应的陈军军阵向着面前‘螳臂当车’的周军军阵压去,在他们看来对方兵力勉强到己方的一半若是还打不过那真就是可以一头撞死,虽然之前在江边时周军长枪阵威风一时可陈军将士认为那不过是个意外而现在就是证明那是个意外的最好时机。

    凭着南翼的护卫,攻城的周军径直向武昌东侧城墙发动进攻,他们冒着城内人力砲车抛射的飞石以及城头泼来的箭雨推进,借着大盾掩护先是用壕桥依次在三重壕沟搭上便桥随后十余个尖头木驴便沿着桥向城墙角前进。

    每个尖头木驴都藏有十名士兵在内一齐出力推车向前进所以即使车身沉重但移动速度并不慢,这些尖头木驴沿着壕桥跨过三重壕沟冒着城头射来火箭径直来到城墙下。

    火箭射在尖顶上却未能引燃只是冒出青烟,淋了水的生牛皮防火性能很好一定时间内能够防住火箭,然而等尖头木驴抵达城墙下后更猛烈的攻击随后到来。

    城头上扔下许多火把以及火炬,又有火油泼下淋在尖头木驴上燃起大火,许多尖头木驴的尖顶化作火炬如同一堆堆篝火般让人惊心动魄,就在此时周军弓箭手借着盾车的掩护抵近城池放箭掩护己方木驴。

    许多探出身子投放滚木礌石的陈军士兵被当场射杀而城下的周军弓箭手也时不时中箭倒地,双方对射之际周军的尖头木驴遭到的攻击少了些而其中的士兵则开始忙活起来。

    “他们在挖土!”城内正在听缸的陈军士兵,守城方为了确定攻城敌军在何处挖地道一般都会在城墙附近半埋大缸蒙上牛皮让人听动静而这些士兵便借此察觉周军的动静。

    “挖土?莫非是要挖地道?他们如今挖地道有何用?”一名陈军将领冷笑道,一般情况下攻城挖地道必须瞒着守军让其不知道地道从哪里入城,首要的条件便是离城远一些可如今周军就在城墙下挖那是个傻子都能猜出来地道口在何处。

    武昌城外挖有三重壕沟并且灌水就能防止敌军挖地道接近城池然后绕过城墙入城,如今周军在城墙下挖地道就算是后续士兵要过来也得先承受城头守军的箭雨,更别说周军进了地道后陈军可是能够从容在城里的地道出口守株待兔来多少杀多少。

    “他们现在挖地道就是找死,我看是想挖到墙基下把城墙弄塌!”

    “想得美,他们就是再挖上两个时辰都挖不塌,扔石头,把那些大石头扔下去砸碎他们!”

    陈军将一颗颗大如磨盘的石头对准下方尖头木驴推了下去,原以为那沉重的落石能够一举将周军的尖头木驴砸垮未曾料对方硬吃一下后只是顶上凹了一个浅坑却依然没事。

    见着如此景象陈军士兵惊叹不已:这些尖头木驴用料十足莫非是铁做的不成!

    “扔,继续扔,看他们能撑几下!”陈军将领高声喊着,敌军的尖头木驴能扛但城头的大石也不少,既然用一个大石搞不定那就再来一个,若是还不行那就再来第三个。

    城墙后已有大批士兵汇集,周军想要挖地道进来唯一的下场就是被他们当头痛击休想有一个人能活着钻出地面,对于陈军将领来说城下的尖头木驴内周军挖地道和白做工没什么区别。

    就算是挖墙基弄塌城墙也不是这么快就能办到的,以武昌城墙的高度来看墙基不会浅那么周军真要挖可尖头木驴也顶不到那个时候。

    就在陈军调来许多大石要把城下尖头木驴砸个稀巴烂之际却听得其中一些尖头木驴里响起号角声,过了片刻周军阵营也响起号角声接着大批士兵一手持盾一手提刀向城下冲来。

    “周军要进地道攻城了!”“准备好,让他们有来无回!”

    此起彼伏的叫声响起,虽然城头上的陈军还在纳闷对方怎么可能这么快便挖透城墙但还是让城内同袍做好准备,正在这时城外尖头木驴向后退露出城墙角下几个土坑,这些土坑里均有手腕粗的麻绳紧绷着延伸出来直到尖头木驴之中。

    “开门,开门,开门!”

    冲向城墙的周军士兵忽然大声喊起来,城头上的陈军眼见着对方即将进入射程纷纷弯弓搭箭,就在他们正要放箭之际只听城脚尖头木驴里有人大喊“一、二、拉”随后连串刺耳的声音响起。

    那声音如同许多木桩在接连崩断随后城头上的士兵们只觉得脚下忽然颤动接着城墙各处发出轰鸣声竟然就向后倾斜,城墙后准备围杀从设想地道钻出周军的大批陈军士兵惊恐地看着如山一般的城墙以泰山压顶之势当头向他们倒下。

    无数人的尖叫声响起随后巨大的轰鸣响彻武昌上空,巨响带着冲天而起的尘土吸引了战场上所有人的目光,待得扬尘散去只见原本固若金汤的武昌东端城墙北段已经荡然无存。

    周军士兵冲向这突然出现的缺口,他们原本就向着城墙冲锋正好赶上城墙倒塌出现缺口便趁势入城,随后周军中军阵鼓声大作如潮的喊声响彻天际:

    “破城了,破城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