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四十二章 疲兵之计

    武昌城头,哨兵看着江面上正向城外江边靠近的战船面无表情的敲起了锣,那些战船是对岸周国水军的快船而他们敲锣则是为了示警

    每日都要折腾几次你们烦不烦啊!

    自从月前官军收复被周军攻占的武昌后便派军驻扎城池,就是从那时起江北的周军战船就经常靠岸惹得城头哨兵们敲锣示警。

    多的时候一日五六次最少也有两三次,每次锣声一响城里的士兵就心急火燎的拿着武器冲上城头然后看着向北划去的周军战船破口大骂。

    这还算好的最要命的是夜里,哨兵喵见数十条战船快速靠岸是急得把锣都要敲烂了可最后等大伙睡眼惺忪的冲上前墙头那帮周军战船又掉头回江北,有时一个晚上能折腾数次。

    一晚两晚也就罢了可这么一折腾就是一个多月弄得陈军士兵风声鹤唳,因为己方水军在峥嵘洲战败后缩到下游所以武昌、西阳江面上周军战船肆无忌惮的来往让武昌的陈军无可奈何。

    对方这么折腾自己不是为了好玩而是如同上官所说用的是‘疲兵之计’,就是要这么折腾官军久而久之便会放松警惕然后周军就真的来偷袭,所以哨兵们也是被严令不管怎样只要有大量周军战船过来靠岸就必须示警。

    其他士兵也是如此只要听见哨兵示警就必须拿起武器上城头而出击的队伍也必须在城门集合不得有拖延,在三番五次的杀鸡骇猴之后大家再满腹牢骚也都无奈的默认了这一事实。

    此次也一样,大家面无表情的跑上城头看去果然那些周军战船在距离岸边不远处停下。见得他们簇拥在城头后边便麻利的向北撤退。

    “王八蛋龟儿子有种上岸来打啊!”

    “老子入你娘!”

    叫骂声不绝于口。陈军士兵被折腾了许久骂人的功夫也练出来了。若是换成一个月前他们倒真的担心周军再度进攻武昌不过现在可不怕了。

    周军撤离武昌前把城里拆成白地而北侧城墙消失得无影无终,若是对方随后再度进攻的话陈军怕是很难守住武昌北侧可如今经过一番部署后就等着对方一头撞进来。

    武昌以及周边的百姓全都被周军迁走且建窑烧砖也来不及所以陈军在武昌北面原来的城墙处扎起木栅栏作为防御手段然后在木栅栏后挖了数条深沟就等着周军猛攻然后掉进陷阱。

    因为江对面就是周国的巴州西阳城所以此次西进收复郢州的陈国大军在武昌留有两万余人驻扎,一来是防范江北二来因为武昌是西北方向夏口和东南方向江州之间的枢纽所以位置重要。

    周军上次拿下武昌纯属侥幸,此次绝不可能再让他们得逞!

    士兵们眼见着又是虚惊一场便骂骂咧咧的走下城头,正当他们各自返回营房之际忽然间城头锣声大作又是在示警,每个人闻言都是面色铁青无奈的转身走出营房。

    “哟,今日你们可辛苦了哈!”有同袍打趣道,上官有令只要哨兵示警就必须做好防御但这么折腾下来大伙都吃不消所以是轮班‘出警’。今日看情况周军的兴头很高所以轮班的人可就倒霉了。

    一大帮士兵面无表情的再度跑上城头不出所料又是虚惊一场,看着江面上再度北返的那数十条周军战船有人都气的一拳砸在箭垛上:“有没有搞错啊这几十条船来回跑不嫌累得慌啊!”

    江北巴州除了本州水军外还驻扎着周军的许多战船,一部分在上游的峥嵘洲值守盯着武昌的樊口,一部分在下游的五洲停泊盯着下游的陈军主力水军,也就是如此周军战船才敢如此放肆的戏弄武昌守军。

    遭瘟的周军,遭瘟的独脚铜人宇文温!

    陈军士兵对江北对岸西阳城里那个大名鼎鼎的巴州刺史可是耳熟能详,决战西阳之巅的故事就不说了如今军中可到处流传着‘独脚铜人’的各种故事。

    有说这位‘宇文恶郎’其实是野种,又有说‘此獠’荒淫无道每晚无女不欢在巴州地界上只要是看中的女子无论婚嫁与否必定强掳入府奸\淫云云,更有耸人听闻的说法是宇文温喜食人肉尤以小儿为甚做成什么‘东坡肉’每日都要吃上数十斤。

    这些故事说起来是绘声绘色似乎是讲述之人亲眼所见,虽然其中颇多错漏之处可士兵们听起来却是津津有味。大伙驻扎在这空荡荡的武昌城成日里风声鹤唳都是拜宇文温所赐所以消遣对方已经是喜闻乐见。

    齐心协力咒骂宇文温全家遭瘟死绝后士兵们骂咧咧的走下城头,城东郊外的陈军士兵则是幸灾乐祸的回头看着同袍们来回奔波。他们这些人是在江边值班没到饭点不能回去所以也不怕周军来回折腾。

    为防止周军在武昌东郊远处江边登岸,陈军在离城三里处扎了个营寨驻扎数百士兵其作用就是当周军在营寨附近登陆时先行阻拦以待城内守军,营寨和武昌城之间则是派出士兵值守。

    这些士兵在江边荒地里待着也不轻松,将近正午阳光火辣周围又没有树无法躲阴只能靠着临时搭起来的破烂草棚遮阳,就在他们百无聊赖之际忽然有人瞥见江面上那些周军战船又掉过头往南岸也就是他们这边靠来。

    “又来?这都什么时候了不回去吃饭折腾个什么!”有士兵笑骂道,此时此刻他们开始同情起周军的水手来,在江面上这么来回折腾划船想必也是累得慌。

    西侧武昌城头再次响起锣声那是哨兵在示警,江边的陈军士兵闻声笑出声来他们知道城里的同袍又要被折腾着跑城墙受罪了,就在他们笑眯眯看着靠近的周军战船等着对方又掉头离开时却发现这些家伙向着己方靠过来。

    “王八蛋又要跑过来放箭!拿起弓箭射他们!”队主大喊着,经过一个多月的骚扰和反骚扰他们已经有了经验,周军战船有时会接近岸边对着值守的己方士兵放箭,有鉴于此他们也准备了弓箭以及大盾牌为的就是来个迎头痛击。

    大盾牌立起来可以让三名弓箭手躲在后边从容射箭,对于陈军弓箭手来说他们是在陆地而周军士兵是在摇晃的船上所以双方对射时在陆地上的人肯定占便宜。

    “稳住,稳住!还有一百来步!”

    “放他们进到五六十步时再射箭!”

    步弓的有效杀伤射程也就六七十步若是远了不是伤不了人只是对方身穿铠甲那就和挠痒痒没区别,正当陈军士兵等着周军战船再接近些时对方船上忽然出现大弩开始向他们射击。

    砰砰声响起,在呼啸而来的黑影撞击之下一些大盾牌被打得四分五裂连带着躲在后边的士兵被飞溅的木屑弄得狼狈不堪,更多的盾牌倒没事可那强劲的撞击却让士兵们感到了不安。

    一些射中盾牌的黑影滚落地面众人看去却是些拳头大小、磨掉棱角的石弹,他们正纳闷周军是用什么厉害的弩来发射这些东西时第二轮射击开始。

    有士兵没了大盾遮挡被石弹射中当场脑袋崩裂,有的则是胸膛被打了个凹坑口吐鲜血而亡更糟糕的是又有一些盾牌被打烂,陈军士兵沐浴着石弹心中焦虑万分。

    王八蛋,下次要离江边远些才行!

    为了防止周军战船抢滩所以陈军在武昌城外的江边打上了一排木桩,除非长江发大水导致水位大幅上涨不然周军得老老实实拔了木桩才能让大船靠岸,这些在江边值守的士兵如今想的就是离江边远些避免被对方的大弩射杀。

    然而周军战船却是全力向岸边冲刺看起来是要登岸,指挥反击的陈军队主见状不妙命令号手吹响号角示警可当他随后看向江面后愣住了。

    上游峥嵘洲附近江面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快船正向着武昌方向冲来,与此同时东北方向巴口附近也出现了大量战船船,相应的,武昌西侧樊山戍以及东侧十余里外巴口对面的燕矶两处地方也升起了烽烟。

    “他们要登岸!他们这次是真的要登岸了!”队主声嘶力竭的喊着,他麾下就百来名士兵原本是防着周军骚扰没曾想对方真就要攻过来了。

    周军战船驶近他已经可以看清面前这些船里装载着的黑压压一群士兵,事到如今跑是不可能的且不说在旷野里跑很容易被对方的弓弩射杀就是跑回去也躲不过军法那一刀。

    距离缩短到五十步,躲在大盾牌后的陈军弓箭手开始反击可新一轮的石弹雨再度袭来夹杂着箭矢将他们笼罩在内,一面面大盾被打翻或射烂而其后的弓箭手们身上溅起一朵朵血花。

    双方的第一轮对射以陈军的伤亡惨重告终,将近百人的这支队伍如今过半阵亡,已无退路的幸存者见着已有周军战船撞到江边木桩放下跳板于是热血上涌。

    东西两侧号角声连连,那是己方驻军调动兵马出击的前奏,回头看去,东侧营寨和武昌城方向已经有骑兵的身影浮现,再没有丝毫犹豫他们嚎叫着提刀迎着已经跳下船涉水上岸的周军士兵冲去。

    事已至此唯有死战,让同袍们为我报仇!

    箭如雨下,未被射倒的陈军士兵看清了对方涉水登岸士兵的样貌:个个都是身材健硕身着盔甲,手中长刀在烈日下闪耀着寒光,那些士兵的脸上是让人惊悚的骷髅面孔。

    “杀敌!”陈军士兵如同飞蛾扑火般冲向数倍于己的敌军,而对方随后爆发的气势也数倍于他们:

    “杀敌!有进无退!”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