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四十一章 酒席

    西阳城,西阳郡公府侧院内某小院子里热闹非凡,府邸护卫总管张\定发正在烧包摆案请酒庆贺妻子刘彩云为他生下男丁。

    张\定发原为马匪大当家一次到长安快活时遇见了乐坊伶人鸣翠(刘彩云),几经波折之后两人结为夫妻并投到西阳郡公宇文温手下,因为刘彩云往日经历的缘故原以为无法生育未曾想在安陆寻得秘方调养过后让张\定发如愿以偿。

    他两个的往事府里知道的人不多但张\定发管着府里护卫而刘彩云则是宇文温的得力帮手后来又是后院管事所以‘人气’很高,此次应邀赴宴的主要是护卫们以及侧院里的邻居。

    郑通、王越两家人以及孤身一人的杨济都住在侧院里所以此次三人都应邀赴宴,郑通刚喝了几杯就说不胜酒力反倒是王越和杨济酒量不遑多让频频和张\定发碰杯。

    喜得贵子的张\定发红光满面的一杯接一杯喝酒,刘彩云为他老张家生下香火可谓是喜从天降这段时间来都是笑得合不拢嘴,去年得知妻子怀孕后他到安陆城外寺庙烧了不知多少香如今有了后想着去还愿奈何西阳城外寺庙早已残破无人住持只得摆酒‘众乐乐’。

    宇文温在城里开有酒肆一来方便掌柜王越谈事情时请客而来也是推广各种菜色如今在西阳城里名声渐起,府里各类美味尤其东坡肉和酱肘子一样在酒肆有售,张\定发原想着在酒肆请客但考虑安全因素还是在侧院摆酒。

    此次摆酒得了郎主和主母首肯所以菜色均是府邸厨房出品所以护卫们得以沾光品尝府里的‘顶级’美味,东坡肉、酱肘子平日里也有供应但难得一见更何况还有新推出的烧鸭所以大家是大快朵颐。

    “我说张老大你光说话作甚喝酒啊!!”宇文十五酒气熏天的嚷嚷着,他捞着个酒坛直接就上来要‘干杯’,张\定发也无二话直接拿起个酒坛碰了仰头就喝。

    见着他两个这般拼命在座的王越和杨济都是笑而不语一众护卫却是看得目瞪口呆,他们原本想着轮流敬酒来个车轮战的心思全都收起来,林有地捅了捅符有才示意趁热打铁结果符有才看了看面前那坛酒面露苦色。

    扣除杨济、王越两个,府邸里面酒量最好的就是郎主宇文温接下来就是张\定发和宇文十五,其他人原先都是苦哈哈未入府前肉都没得吃过多少更别说酒,符有才作为护卫副头领也是慢慢熬出来一些酒量可在那两位面前就不够看了。

    符有才正在犹豫间未曾料给宇文十五瞥见了便嚷嚷起来:“有才,你们四个一起上啊!!”

    今日宇文温本想亲临但想着若是来的话那众人便放不开手脚所以备了份厚礼让宇文十五带来,同时还交给他一个任务要把现场气氛‘搞活’所以宇文十五是唯恐天下不乱。

    符有才、林有地、胡三子和张乙满闻言起身硬着头皮上前和张\定发碰了几杯,四人里符有才酒量最好而林有地还算好些毕竟和郎主在长安混过一段日子,胡三子、张乙满平日里在玻璃工坊忙活从未沾酒这几杯酒下肚就开始打飘。

    他们四个都是长安城里的穷小子平日里吃饱了上顿没下顿来到西阳郡公府邸后是重获新生,各自作为业务骨干已经磨练两年多虽然年纪轻轻但做起事干练许多。

    “想走?张鱼那厮溜去巴河城了他那份你也顶上!”宇文十五一把扯住符有才,“不像话啊就喝这些酒哪里够!”

    “是男人就来一坛!”

    “喝不下?有地你过来顶!顶不住还有乙满和三子!!”

    “我想起来了,吴明那几个在外地逍遥快活他们的份你们几个也顶上了!”

    宇文十五成功的把现场气氛搞活推杯把盏的声音愈发喧闹一直传到小院后侧房子,如今做了母亲的刘彩云躺在榻上看着襁褓里的儿子满是幸福的笑容。

    因为经历了去年西阳郡公夫人尉迟氏难产的风波她一度对分娩产生恐惧连带着丈夫张\定发也开始提心吊胆,不过此次生产顺利终于让人松了口气,如今丈夫在前边摆酒而她这里也有邻居来探望。

    “这小家伙和他阿耶长得好像!”

    郑通和王越的妻子都在榻前看着奶娘抱起小家伙哄着,她两家是刘彩云夫妇的邻居所以今日男人去前面喝酒而她们则是来看望这对母子。

    刘彩云夫妇和西阳郡公非亲非故却是府里得力骨干所以待遇也是很不错的,因为府里对产妇生产颇有经验所以一应事务都已提前准备就绪连稳婆、奶娘什么的都提前安排好。

    顺利生产后夫人尉迟氏还派派来侍女专门服侍,所需食材、药材均由府里支出,至于刘彩云后院管事的职责在数月前便由夫人的贴身侍女翠云以及侧夫人杨氏的侍女柳叶分担。

    “刘娘子,这月子可得做好,莫要逞强出去吹风要是落下毛病可就不妙了。”郑通之妻以过来人的身份说道,她已是两个小子的母亲所以说经验来也是颇有说服力。

    刘彩云点点头,她如今什么都不想就想着把得之不易的儿子养育成人,原以为这一生都不可能会有后代如今这上天的恩赐她要好好的珍惜。

    “还以为,还以为这一辈子会孤苦伶仃过下去。。”

    。。。

    巴河城,今日鱼获颇丰又网得数尾大鱼讨得个好兆头所以按照老规矩分鱼,因为家家户户都有份所以城内热闹非凡人们排起长龙领鱼,副城主田正月在现场指挥着人维持秩序并且登记发放情况。

    一处空地里由许多食案摆出长长一条流水席,各家出人出力弄菜庆祝‘大丰收’。

    原为豪强鲁氏居所的巴河城如今里面住户都是新搬进来的,他们是在巴河城分有田地的虎林军士兵、迁来的襄阳水军士兵还有旧巴州水军及其各自的家属,虎林军幢主田正月被宇文温任命为专职副城主就是要守好这个士兵们的‘家’。

    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巴河城在长江和巴水交界处且东北面有大湖所以捕鱼十分方便,原本为鲁氏占据的水泽如今被州衙收回而最大的受益人便是巴河城的新居民,他们大多是水军出身所以水上的本事不差有了稳定的渔场那收获自然不低。

    “小鱼儿,这尾大鱼就带回府里献给宇文使君吧!”负责分鱼的人群中一个男子喊道,他姓刘是水军队主也是张鱼的老相识,他和其他人都是襄阳水军士兵如今带着家人来到巴州的巴河城定居。

    “刘哥,使君说了这些鱼你们自己处置就行。”张\定发手说道,“不过记得把鱼鳔留下来。”

    “没问题,那鱼鳔要多少有多少!!”

    “小鱼儿,这些莲藕可不错,一定要带回去献给宇文使君尝尝。。”

    “还有菱角,你带多几筐回去。。”

    去年七月刘队主等人就跟着西阳郡公宇文温南下救援梁国,火烧江津戍时张鱼就是和刘队主以及其他同伴一起从水路潜入江津放火烧船。

    当时他们就起了投奔宇文温的心思而襄州刺史大宇文使君宇文明也表示支持,如今巴州被小宇文使君弄得服服帖帖还得了个宝地巴河城所以大伙算是来对了。

    东北那大湖随便捕鱼,鱼获扣掉上交的定额外自家可以随意处置当然最后都是‘友情价’卖给了虎林军的后勤因为那数千厮杀汉每日的消耗量极大,而鱼鳔则是被熬成鱼鳔胶供军器监制作弓箭等使用。

    湖里的水产不光有鱼,莲藕和菱角一样丰富,还有喂猪用的萍藻也是到处都有,新建的巴州水军其实有过半时间都是在忙着撒网捕鱼捞各类水产,宇文使君也说过水军实力尚弱所以这一两年不苛求和陈军水战硬抗只要能把虎林军安全运到江对面即可。

    虽然巴州就在长江边且湖泊不少但已经有心思活络的人开始在水塘里养鱼因为宇文使君已经许诺至少两年内有多少鱼就收多少鱼,两年的时间足够回本况且就算人不吃但是鱼鳔一样收所以养鱼绝对划算。

    尤其是鲫鱼,据说军营是大量收购鲫鱼籽无论多少都收价格也不错,唯一的要求是连着鲫鱼一起免得弄错并且不新鲜,对于生活在江边的百姓来说鲫鱼繁殖很快若是用水塘专门养鲫鱼那可真是发财的门路。

    但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是据说人吃多了鲫鱼籽会变蠢,他们不知道宇文使君为何要给士兵吃这种玩意。

    “小鱼儿,府里要是招人你可得帮忙说说话。”刘队主趁着旁边人少说道,张鱼的嫂子两年前入了西阳郡公府邸做事如今成了众人羡慕的对象,不光儿子长得白胖人也精神多了。

    当年的襄阳水军克扣军饷情况严重,士兵们吃不饱穿不暖家属就更别说了,张鱼嫂子当年也是面黄肌瘦连带着那一岁的幼儿也是营养不良,前两天张鱼带着她娘俩到巴河城探望老街坊大家可都是为这对母子的变化惊叹不已,有鉴于此水军家属们都盼着西阳郡公府能在他们这边再招人手。

    “刘哥,府里招人我可插不上话不过有消息一定告诉你们,使君招人第一就是要老实,能吃苦。”

    “老实!当然老实!你刘嫂子肯定没问题吧?还有咱襄阳水军的婆娘们哪个不是老实能吃苦?你放一百个心!!”刘队主把胸膛拍得啪啪响。

    张鱼点点头,他从小在襄阳水军营寨吃百家饭长大所以对老街坊算是知根知底,郎主宇文温因为黄阿七的事情对仆人的品性十分看重,不识字不机灵不要紧最重要就是老实、能吃苦。

    “刘哥,今晚我就在巴河城不回去了,家中有位置么?”

    “有!你留下来正好跟大伙说说话。。莫非使君有话要传达?”

    “是啊,顺便和大伙聊聊天。”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