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四十章 夜行

    长安,夜幕之下街道上冷冷清清各处街巷空荡荡一片除了偶尔经过的巡逻队外再无人影,如今已是宵禁要是有谁敢在街上走的被巡逻队拿住不死也要脱层皮

    当然这对于权贵来说不算问题,他们只要是闹出的动静不大那么夜巡的兵丁问明身份后也会当做没看见,天子脚下到处都是达官贵人没谁会给自己找不不痛快。

    还有另一些敢违抗宵禁的人便是城狐社鼠们,他们通过各种渠道摸清了夜巡兵丁的巡逻路线所以敢壮着胆子出来‘觅食’,当然各坊之间道路口会落闸不可能如白日间行走所以飞檐走壁便是家常便饭。

    吴明便是夜行一员,今日他和同伴贾牛去探查一处宅院不慎落入对方设下的陷阱还好跑得快逃得一难,慎重起见他没有立刻去汇合地碰头而是等到夜间才行动。

    来到长安已经数月,吴明和同伴们对这个天下闻名的大城市算是熟悉了再没有刚入城时的那种惶恐不安也深深体会到出发时护卫头领张\定发说的见见世面是什么意思。

    见过世面,任务也完成得差不多,吴明正缩在一处角落盯着前方一个院子,他已经盯着这院子一个多时辰为的就是确认有无异常,吴明和贾牛是分头逃跑的虽然自己顺利逃脱但不知道对方是否落入敌手所以必要的防范一定要有。

    院门处摆出的标识表示一切正常,吴明细细观察了周围确定没有埋伏的迹象便轻轻走上前去在墙角边学了几声老鼠叫,片刻后听得里面猫叫三长两短数次后他便攀上墙头翻了进去。

    一人等着他落地便靠了上来:“阿明。还以为你出事了!”说话之人正是贾牛。吴明瞥了对方一眼确认神情自然后满怀歉意的一笑说怕你被人捉了在这里设下陷阱所以观察了许久才进来。

    “嗨。咱们平日里可不是白练的要说打也许打不过可跑就未必了。”贾牛满不在乎的说道,“再说那帮人大部分都追着你去了,我就怕你遭了毒手。”

    两人低声交谈了片刻决定按计划在这院子里休息到明日清晨再出去和同伴汇合,这个院子并不是他们的地盘而是提前探得无人便拿来当做避难处。

    西阳郡公府的护卫可不光是做看门狗还要当捉老鼠的猫,各种名目繁多的训练项目让他们最后还变成知道如何躲猫的老鼠,三种属性合于一身的吴明等人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否则也不会被派到长安来。

    长夜漫漫,他两人轮流值夜以免发生意外,贾牛前半夜吴明后半夜这样一来可以轮流休息然后在清晨外边人还不多的时候及时出门免得被人当贼。

    吴明刚和衣而睡没多久却忽然惊醒因为他听见了一个女子的哭声。那哭声虽然不大但依稀可闻因为就在隔壁院子传来,哭声断断续续又若有若无在这破败不堪的平民坊区格外渗人。

    他起身看去却见隔壁隐约有火光闪耀而值夜的贾牛也靠过来悄悄说旁边有女子在烧纸钱,也不知什么原因好像还怕人听见却又忍不住哭所以弄出这般光景。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吴明叹了口气,他自幼跟着师父四周行走见多了人间百态,两人正打算听而不见可隔壁却开始热闹起来。

    他们偷偷从墙头看去却见一名中年妇女正低声呵斥着一名年轻姑娘,那姑娘手中拿着些纸钱低着头站在一堆灰烬旁向来就是烧纸钱哭泣之人,中年妇女手中拿着个水盆似乎是她将那烧着的纸钱扑灭。

    “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你还有闲钱弄纸钱来烧!!”中年妇女语气不善,一手频频点着年轻娘子似乎是气得不行。

    “阿娘,这些纸钱是我自己用废纸剪的不花钱。。”年轻娘子低声说道,她似乎很怕对方所以语气悲凉。“他孤苦伶仃的,我就想烧些纸钱过去。。”

    “又关你甚事!如今我们都快过不下去了有谁来可怜我们!”中年妇女说完扯着年轻娘子往屋里走。“让人见了可就祸事了!”

    “阿娘我先把纸钱烧。。”

    年轻娘子话还没说完便给打了一耳光,手中纸钱散落地面,她捂着脸低声啜泣而中年妇女则冷笑着:“你以为还是从前?还敢顶嘴了!”

    看着这情景吴明对着贾牛摇了摇头随即两人回到院中,这种家务事就是官府来了也是头痛他俩个哪里帮得上腔,再说自己也是‘借居’此处哪里见得了人。

    原以为就这般过了未曾料到了半夜隔壁又出了幺蛾子,吴明刚和贾牛交接不久便听到外边道路有脚步声,他原以为会是偷儿来登门便捞起根木棍准备守株待兔可那脚步却来到隔壁院子外停住。

    隐隐约约的拍门声响起片刻后他听到隔壁院子木门拉开的轻微吱呀声,吴明觉得隔壁这深更半夜来这么一出定有蹊跷但还是决定当做没听到以免生事。

    可隔壁院子里的动静却让人坐立不安似乎是有人在低声念着什么咒语,吴明听着听着觉得奇怪便小心翼翼的从角落探头看去却见院子里有两个妇人,其中一人是先前的中年妇人另一人却是个老妪。

    那老妪在院中摆了个案桌上面放着碗东西随后口中念念有词拿着一个汤勺轻敲碗边,吴明侧耳倾听对方所念何词却听不轻只见中年妇人面色紧张地站在一旁。

    也不知过了多久,老妪忽然停止呢喃猛地直起身,吴明接着月色看过去却见其目光呆滞两眼发直并且脸色发青,整个人忽然手脚僵硬的向前走就象被什么东西拉扯着,中年妇女见状面色一变禁不住惊呼道:“附体了,猫鬼附体了。”

    ‘猫鬼?’吴明听到了这个词随后心中一动,他在长安居住了数月平日里和同伴四处收集各类消息其中便有关于猫鬼的传说。

    据说猫死了之后会和人一样变成鬼也就是猫鬼而民间有秘法可让人驱使猫鬼做事,精通此法的人若是蓄养猫鬼须每子夜时分作法祭祀,子时的属肖是鼠所以选在此时正好可以祭祀猫鬼。

    猫鬼蓄养到一定时候便可以放出去而猫鬼主人可以操纵其害人,被害人会莫名发病最后暴毙而其财产也会转移到蓄养猫鬼之人手中。

    不过吴明是不大信这种东西的,他静心看着事情如何进展却见那“猫鬼附身”的老妪忽然开口说话,用沙哑的诡异的声音说“把东西拿来”。

    中年妇女闻言回过神把一个包裹拿出来正要打开时后边房门打开随即一人冲出来死死扯住包裹,吴明定睛一看却是先前那名年轻娘子只见其哀求着被中年妇女推倒在地。

    “阿娘,这样做不行啊!”

    “住口!不然我打断你的腿!”中年妇女恶狠狠的骂着,吴明见着那年轻娘子披头散发的坐在地上捂着脸啜泣心中有些忿忿不平不过还是忍住了。

    中年妇女将包裹打开后拿出一件衣服,老妪动作僵硬的伸出手将那衣服拿到面前如同猫一般用力闻了闻然后怪叫一声随即倒地不起。

    片刻之后老妪起身说此事已毕那人活不了多久,中年妇女赶紧拿出一个小布袋交到老妪手中,两人低声细语了一会老妪便告辞离去。

    离开院子后她悄然无息走在阴暗的街道上可还没走出几步便被人从身后制住,她还没来得喊便被一把尖刀横在面前接着身后那人低声说道:“把钱财交出来。”

    老妪知道是遇到贼了心中叫苦却无可奈何乖乖听命,结果交出来后对方还是没有放过她杀气腾腾的说道:“你唤猫鬼害我郎主性命如今便偿命吧!”

    听得这番话老妪吓得双脚打颤一个劲说她不过是骗人混口饭吃哪里会什么养猫鬼,就是方才都是装神弄鬼糊弄人要些钱糊口而已。

    “再让我知道你装神弄鬼害人就割了喉咙!”

    话音刚落老妪只觉得脑后受了一记重击随即倒地不省人事,身后那人悄无声息的消失在阴影里。

    。。。

    清晨,鸡鸣声起,早起的人们已经在打扫院子,贾牛正要和吴明趁着外边人少一起溜走却被对方示意稍等片刻,没过多久他两个从角落里攀上墙头看向隔壁院子。

    房门打开,一名年轻娘子走了出来,她在角落拿起把扫帚打扫院子可没多久便看见院中空地上摆着的一个东西随即吓得手中扫帚落地随即捂着嘴头也不回的跑回房里。

    里面先是叽叽喳喳的响起说话声似乎是两个人在说着什么,片刻后房门再度打开那年轻娘子和一个中年妇女走出房间来到院子里看着地上的东西发呆。

    贾牛看过去那地上是一个小布袋而旁边则躺着一只死猫,正摸不着头脑之际见得那中年妇女小心翼翼的拿起小布袋看了看随即惊慌失措的将那死猫扔出院外随后跑回房内。

    待得那两名女子都进了房间吴明便示意贾牛走人,听得贾牛问是怎么一回事他却是笑眯眯的说“作法自毙”,两人麻利的翻出墙外走在路上时吴明回过头看向院子口中喃喃自语道:“摊上这么个娘也是够受啊。。”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