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三十九章 暗斗

    西阳城北门外长亭边,一走一送正在进行,数日前得以验明正身的梁国国舅张轲今日启程经由安陆前往梁国国都江陵,这距离他被陈军掳到江南已经一年了

    一辆马车旁,萧九娘头戴帷帽和舅舅张轲说着话,自从再度见到以为不在人世的舅舅之后她是喜极而泣每日里都要和住在府邸侧院的张轲见面叙旧。

    萧九娘在巴州举目无亲而亲生父母也远在江陵如今相依为命十余年如同父亲的舅舅就在身边自然是有说不完的话,所以宇文温也越来越郁闷。

    还好张轲急着回梁国算是给他个台阶否则醋坛子真就要破了,不过既然便宜舅舅要长途跋涉回去他也不敢掉以轻心安排了人马随行。

    这年头出门在外一不留神就要变人肉包或者就在那个旮旯头人间蒸发所以宇文温是让张轲跟着府里去安陆的‘定期车队’出行,到了安陆再托总管府加派人手护送至江陵。

    至于便宜岳父母届时是否会知道萧九娘已经做了他的小妾那就无所谓了,正所谓木已成舟、米已成炊宇文温可是有肆无恐。

    一番依依不舍之后张轲总算是顺利启程带着便宜外甥女婿赠送的大包小包礼物向目的地进发,萧九娘见着车队远去的背影又抽泣起来。

    “无妨,舅舅到了江陵安顿好会来信的。”宇文温安慰道,他扶着萧九娘上了马车一同打道回府,马车行进间见着对方情绪好转便笑着说道:“以后可不许这么傻了。”

    “嗯。”萧九娘点点头随后偎依在夫君怀里,因为张轲要回江陵的缘故。萧九娘想着准备些礼物让舅舅带回去又不敢和宇文温提起只是拿出自己的私房钱让侍女外出采买。

    亏得暂替刘彩云做后院管事的翠云机灵察觉到这一情况向主母尉迟炽繁汇报。尉迟炽繁得知此事哭笑不得赶紧让账房支钱去购置礼物。当晚回府的宇文温得知此事后也是无奈至极。

    萧九娘因为从小在民间长大的缘故养成了小心谨慎的处事风格,她不好意思跟住持家务的尉迟炽繁开口支钱也不敢和宇文温要怕被夫人误会所以就打算动用自己攒了大半年的私房钱。

    “都是一家人,不要想那么多弄得战战兢兢,你这样可是会被人欺负的。”宇文温爱怜的摩挲着萧九娘的面庞,这位佳人心思细腻也不是个省心的主。

    话说回来妻妾三人哪个都得细心呵护啊。。

    马车平稳的走在官道上,宇文温看向窗外发现是一大片农田,看着这田园风光他心中一动在想要不要带着萧九娘下车走走也算是作为平日里关心不够的弥补。

    自从来到巴州上任后他就在忙着自己的事情而家人就一直住在守卫森严的府邸里基本都没出来,之前不觉得有什么可如今想想她们和笼中鸟有什么区别?

    宇文温自己要忙的事有很多。州务、军务、商务还有到工坊里指导林有地等人鼓搞黑科技,每日里连轴转都不觉得累可妻妾们日复一日的待在府邸里如同井底蛙看着花园那一片天。

    尉迟炽繁要主持家务照顾儿子所以忙得没空想别的,杨丽华要照顾一大一小也是有事情忙而萧九娘相比之下就孤单多了,她在府里除了夫君没有一个是可以毫无顾忌说话的人。

    尉迟炽繁是正室而她是侧室所以那一层隔膜是没法消除的,杨丽华的气场过于强烈也不是初出茅庐的萧九娘可以倾心交谈的对象,宇文温自己白天极少在府里所以萧九娘除了陪着宇文娥英玩确实也没什么好做的。

    ‘难怪见了舅舅就哭的如同泪人般,这日子看来过得确实有点像坐牢。’宇文温如是想,他思索片刻还是打消了下车走走的念头。

    “九娘,待得为夫忙过这一阵子就带你们出游散散心。”

    “没事的。。”萧九娘只是偎依在他怀里闭着眼睛享受着二人世界,宇文温没再说话轻轻地搂着她而眼睛看向窗外。

    他那便宜岳父杨坚又派人来西阳‘找茬’了。从年初到现在一直在‘纠缠不清’,前两拨人被他一网打尽可后面来的十分棘手如同成了精的狐狸怎么都抓不到。

    对方似乎也吸取教训没敢轻易接近但是行踪诡异。在西阳城里明察暗访了许多次都没能抓到这些人,宇文温和护卫头领张\定发商量过后决定一明一暗和对方玩下去。

    所以如今他在自己的地盘上一直在装缩头乌龟,对付这些阿猫阿狗的事由张\定发去做而他还有正事要办,宇文温觉定等忙过这一阵再好好陪着家人出游。

    ‘有来无往非礼也,也不知道那帮家伙如何了’

    。。。

    长安,一处街坊内,吴明和同伴夺路而逃而身后两名男子紧追不舍。他们这么一前一后的跑着穿过了几条街道。

    “阿明,甩不掉他们啊!”

    “不要慌,按说好的路线走!”

    自从来到长安后,吴明等人一直在暗地里执行一个由宇文温亲自交付的事情,折腾了数月眼见着已经摸清眉目未曾料今日在接近对方的一处宅院时中了陷阱。

    还好他俩个机警溜得快借着平日里锻炼出来的腿力甩开了大部分追兵唯独后面两个男子是最难缠的一直追他们追到现在。

    正逃命间忽然前方地面绷起一条麻绳,就在两人即将被这麻绳绊倒之际吴明忽然将手中木棍一拔竟拔出一把刀随即寒光闪过将那绊脚的麻绳一刀两断。

    又有一张网迎面扔来,吴明的同伴贾牛将手中棍子向着那网一捅随即一搅缠住再向旁边一摆把那张网甩开,两人脚步不停冲破左右跳出伏兵的包围继续前冲。

    这都是训练了不知道多少次的项目所以他们两个驾轻就熟然而跑了几步之后刚拐了个弯吴明便一把扯住贾牛:“事情不对,往前面跑是找死!”

    “那,那怎么办!”贾牛也不是什么愚钝之人知道事情不妙,方才对方能下绊肯定是提前赶到这个必经之路设伏,说不定其他人已经在后几个必经之路设伏。

    “反杀然后原路跑回去!二对六好过前后被一群人围!”

    话音刚落脚步声接近,吴明和贾牛奋力向来人冲去,对方猝不及防之下先头两个被砍翻随后混战在一起,片刻之后又有两人被砍翻在地。

    剩下的两人便是一开始紧追不舍的两个男子,其中一人看着伤痕累累却依旧顽强的吴明和贾牛拍了拍手:“很好,我。。”

    话还没说完他猛地窜上来挥刀就向吴明肩膀砍来却见其用刀奋力一挡,当啷一声过后男子手中刀竟然被砍断,他还没回过神裆部便被一脚踢中疼得满地打滚。

    “走!!”吴明被另一人砍了一刀忍着痛大喊道,贾牛拉着他奋力向来路跑去,没跑多远就见身后追来许多人。

    吴明忍着痛将贾牛推开:“阿牛!分头跑,老地方见!”

    “阿明你的伤。。”

    “分头跑不然一个都跑不掉,等一日不见人就赶紧撤!!”

    情况紧急贾牛也顾不得啰嗦一咬牙向另一条巷子跑去,这附近的每条街道和巷子他们都烂记于心也不怕跑到死路,吴明瞥了一眼追兵捂着伤口踉踉跄跄的向另一面跑去。

    在小巷里拐来拐去跑了一会眼见着追兵紧追不舍他一咬牙攀上前方一个院子墙头,这一带都是平民百姓住的街坊所以脏乱差且多为几户人住在一个院子里比较容易浑水摸鱼。

    这院子里没有动静想来没人所以吴明想着在院子里躲过风声未曾想刚翻进院子正好撞见两名女子正在晾衣服,那两人见着他满身是伤面色大变。

    见得对方即将扯开喉咙大喊吴明急中生智用低沉又急促的声音说道:“有恶贼在外边见人就砍快报官!”

    此言一处立刻收效,两名女子从尖叫模式切换到胆战心惊模式差点瘫倒在地,吴明听得外边脚步接近赶紧拉着两人躲进屋里。

    脚步声在院外停住,吴明透过门缝看见有人从院墙探出头往院内张望,待得那些人离开后吴明满怀歉意的对着两位女子说道:“我去报官。。”

    。。。

    一处院子里,十余人单膝跪在一间房外其中有数人身上伤痕累累,烈日下他们个个满头大汗却没一人吭声,也不知过了多久房门打开一名男子走了出来。

    那男子五十多岁年纪头发花白但是精神矍铄身形魁梧腰杆笔直若是光看背影根本看不出实际年龄,他背负双手踱着步子走到这群人面前。

    他巡视场众人一圈最后目光落在前面为首一人身上,片刻后开口问道:“人呢?”

    “是属下无能,让那两只老鼠逃了。”

    “逃了?你们这么多人围捕结果连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都抓不住!!”

    “请开府责罚!”为首之人低着头大声说道。

    话音刚落他便被一脚踢翻在地,那一脚力道颇大直接把他踢得嘴角流血但是却依旧一声不吭的爬起身再度单膝跪地:“请开府责罚!”

    “才五年,你们的身手就废了么!”

    “请开府责罚!”众人异口同声说道。

    一人从院外走来在那男子耳边低语,待其说完后男子点点头向面前众人说道:“此次的责罚暂且记下,你们马上准备行装,要出远门了。”

    待得众人退下,先前为首之人走上前低声问先前窥探院子的老鼠怎么处理,那男子哼了一声说债多不愁让人小心些就行了。

    “开府,此次要去何处?”

    “北边,除了看家的全部出动,护送一个人去北边。”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