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三十八章 纸上谈兵

    六月中旬,周、陈两国在长江中游郢州的战事刚结束不久北地烽烟再起,草原上沉寂了一年的突厥部落在沙钵略可汗的带领下大举南下进攻隋国。

    沙钵略可汗的可敦为周国赵王宇文招之女千金公主,千金公主于两年前嫁给佗钵可汗为可敦如今按风俗又成为新任可汗的妻子,她的亲弟弟宇文乾铿如今在邺城是周国的皇帝。

    去年六月,突厥大军也是大举南下只是半路上佗钵可汗病故诸位突厥首领忙着争夺可汗之位随即撤军,一番纷争后佗钵可汗之侄阿史那摄图被推举为新任可汗——沙钵略可汗,这位可汗按照风俗娶前任可汗的可敦为妻成了周国的亲戚所以今年要继续为岳父‘报仇’。

    同去年一样,邺城的周国朝廷也派出大军进攻黄河以南各州,周国相州总管尉迟惇率军再次渡过黄河进攻隋国的洛州总管府,亳州总管司马消难领兵西进攻打隋国的豫州总管府以作尉迟惇策应。

    作为周国东南道大行台的宇文亮也派军从安州北上以及荆州东进和尉迟惇、司马消难夹击隋国洛州、豫州总管府,青州总管尉迟勤连同徐州总管席毗罗进攻隋国的合州、吴州总管府,从黄河以南到江淮地带,中原战火再度爆发。

    战争是武将建功立业的好时机然而这和‘事业正处于上升期’的巴州刺史宇文温无关,如今他正在长江边上的西阳城纸上谈兵。

    “司马消难原来是逃到邺城去了。”宇文温看着舆图说道,去年六月大战开始时。在长安的小皇帝岳父司马消难被摄政的杨坚以密谋造反为由搜捕而宗室宇文椿一家被以谋逆的罪名铲除。只是司马消难当时失踪而其女——小皇帝宇文阐的皇后司马令姬也被废为庶人。

    司马消难和杨坚的关系有些特殊因为他和杨坚之父杨忠是结拜兄弟。司马消难原为北齐大臣且为神武皇帝高欢的女婿后为避祸逃到北周当时接应他的便是杨忠,在两人结拜之后杨忠之子杨坚对司马消难是以叔相待。

    所以当初宇文温还以为司马消难是给杨坚抓了软禁起来对外宣称是失踪可如今一看倒是这位逃跑功夫了得,历史上司马消难在安(郧)州总管任上起兵反杨失败逃至陈国。

    “大家认为此次朝廷会成功么?”

    在座参加纸上谈兵的都是虎林军将领,他们看着舆图窃窃私语各种意见都有,大部分的意见是认为隋国要完因为北有突厥大军压境东有朝廷大军南北夹击正所谓腹背受敌顾此失彼。

    “依我看杨逆虎牢关以东的各州郡都要被朝廷拿下了!”

    隋国国土出了虎牢关以后一次是豫州、合州、吴州总管府算是一条线向东南,若是此次朝廷大军能攻占豫州总管府那么再往东的合州、吴州总管府就和关中隔绝孤立无援迟早要完。

    “隋军不会那么蠢看着豫州丢掉所以派大军出关是理所当然,大战可得要过上几个月才能分出胜负。”

    “调集大军?那北面的突厥怎么办,突厥可汗可是来势汹汹!”

    “呃。那隋军坚守各处要道和他们耗呗,耗上几个月对方也就退了。”

    总而言之,对于周国来说形势不是小好而是大好,在场将领大多数都认为隋国此次要被打得大出血,虎牢关以东地盘全部玩完然后被突厥袭扰得元气大伤,到了来年再战搞不好朝廷大军就能收复长安了。

    “本官的意见。”宇文温开始泼冷水,“突厥不足为患,至于虎牢关以东战事则是谨慎乐观。”

    见得大家满脸惊讶地样子他开始解释为何“突厥不足为患”首先是讲故事:

    武帝时,有大臣言‘突厥甲兵恶,爵赏轻。首领多而无法令,何谓难制驭。正由比者使人妄道其强盛。欲令国家厚其使者,身往重取其报。朝廷受其虚言,将士望风畏慑。但虏态诈健,而实易与耳。今以臣观之,前后使人皆可斩也’。

    “你们可知这话是谁说的?”

    在场众将哪里知道这话是谁说的,除了杨济、史万岁之外个个都是摇头,宇文温随后解开谜底:这话是如今隋帝杨坚之父杨忠所说,当年他奉周武帝之命率一万人马汇同突厥兵一起进攻齐国,回来后便向周武帝说了上面一番话。

    “莫非突厥看起来凶猛其实也没什么本事?”有人问道,杨济随后解释突厥不算是弱鸡但是要把对方看成势不可挡确实是过了。

    “突厥,无非是人数多的马匪罢了。”史万岁忽然开口说道,他从军多年对突厥算是有了解,四年前周武帝宇文邕准备北伐突厥时他也随军出征所以对突厥方面颇有兴趣。

    方才宇文温所引用杨忠的话他深感赞同,突厥在他看来就是特大号的马匪,各路当家(部落)推举一个大当家(可汗)一起去打家劫舍(攻城略地),仗着马多来去如风但绝不会啃硬骨头。

    打顺风仗可以但是要打恶仗人心可就未必齐了,谁都想吃肉但啃硬骨头会崩牙,若是自家部众伤亡太多元气大伤那么就只有被别部吞并的下场所以南下打草谷要是遇见硬仗突厥内部的人心可就活络起来。

    当年周、齐两国拉锯战让突厥左右逢源做大而出使突厥的使臣也是极尽鼓吹之能事以显得自己出使历尽千辛万苦好让朝廷多给些待遇,加上突厥游骑时不时寇边让大家以讹传讹最后造成突厥大军威不可挡的感觉。

    突厥有没有实力?有!能不能打赢他们?能!

    只要军队战马充足他史万岁可不把什么突厥某某可汗放在眼里,骑战什么的谁怕谁啊!

    听得史万岁关于突厥乃大号马匪的论断众将是将信将疑,他们都是江南出身哪里想象得出敌我双方数万骑兵在广袤无垠的大草原上追逐厮杀的场景,不过大家都知道史万岁曾做到大将军且一身武艺了得想来说得也没差吧

    宇文温知道史万岁历史上对突厥作战的‘丰功伟绩’所以不会认为他是吹牛皮,先是点头肯定了史万岁的判断随后点出突厥大军的一个弱点:各部首领心怀鬼胎。

    就是前面说的只打顺风仗遇见硬骨头就缩,大家跟着可汗南下是来发财不是来玩命的,攻城略地的同时还相互提防着免得自己部落被削弱然后被别人吞并。

    “所以隋国若是派出熟悉突厥内情的能言善辩之士到突厥大军中挑拨离间。。嘿嘿。。这突厥大军也就是那样了。”宇文温胸有成竹状。

    那是当然的,杨坚手上可是有个超级王牌专门对付突厥!

    陈五弟等人自然是不相信隋国有这号人物不过如今大家也是纸上谈兵泛泛而论既然主帅的看法是突厥不能对隋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那看来此次大战也只能是在虎牢关以东做文章了。

    “好了,时局讨论到此为止。”宇文温让人将面前的舆图拿掉又换上新的舆图,“北面打成什么样子我等都无法参与,不过这里可就不一样了!”

    “大家好好研究研究,是时候开张了!”

    当然要开张,宇文温养了那么多兵可不想白白耗着什么都不做,刀不用会钝兵不用会废所以他一直在找‘副本’,巴州的兵力如今已经超过了一州之力能供养的上限所以要以战养兵。

    兵分脱产战兵和州郡兵两种,至于征召兵那是注水不到万不得已宇文温不会用,如今巴州的兵力组成如下:

    脱产战兵:虎林军兵力五千人,全脱产无论农闲农忙都准备着作战,当然这个时候将士们分得的田地不需要他们自己去照料。

    耕、战结合:巴州州郡兵,农时下地干活闲时操练、作战由州司马杨济指挥,下辖步军二军主,一军为州兵,另一军为乡兵组成,在没有征召百姓时人数约两千余以防守巴州为主责。

    渔、战结合:巴州水军,打渔、操练兼之,刺史宇文温指挥,辖二军主人数约两千,均为原襄阳水军吸纳旧巴州水军、渔民重新组成,战事需要时参战。

    这就是巴州一州的兵力共计九千余人全部由巴州的产出养活,如今巴州在接纳了武昌郡百姓后户数超过两万,以州兵需供养户数折半计算大约是三户养一兵。

    三户抽一丁、五户抽二丁、七户抽三丁为这个时代打仗时各国对百姓征兵抽丁的极限,以此类推巴州三户养一兵的负担沉重到可以称为穷兵黩武。

    这都是拜野心勃勃的巴州刺史宇文温所赐,所以为了忏悔他决定用实际行动减轻巴州百姓的负担因此要想办法‘开张’,要打仗自然免不了野地浪战所以他的手中刀就是虎林军。

    虎林军历经扩军和参与南攻陈国郢州的作战所以编制以及将领职务有了变化:陈五弟晋级为统军下辖四军主,其中步军三军主各指挥一个大方阵由三幢方阵兵加一幢近战兵组成兵力共三千六百余人,马军军主史万岁辖三幢骑兵将近一千兵力。

    虎林军兵力五千人作战方式依旧是长枪阵为主视需要切换为灵活的鸳鸯阵,士兵配备弓弩的比例超过六成而具甲率超过八成当然为了达到这种水准也花掉宇文温许多钱。

    统军陈五弟管着四军主、十七幢主,其中步军三军主、十二幢主,马军一军主、三幢主,辎重后勤二幢外带州兵协助。

    这是宇文温手中的野战兵力已经是他的养兵极限,每日人吃马嚼的消耗把西阳郡公府刚进账的钱粮又立刻耗光,若是不巧哪日资金链断裂那他就真是要纵兵大掠或者是吃人肉才能渡过难关了。

    “大家有什么意见都可以说,不要怕纸上谈兵。”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