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三十章 如鲠在喉

    五洲西侧江面,陈国水军后备队正在溯江而上增援上游峥嵘洲的主力,按照战前安排他们作为后备队在主力船队出发半个时辰才便扬帆

    此次西进收复郢州的陈国水军船队规模极大而一次性投入决战会导致太过臃肿一旦出什么意外连战船调头都难,所以陈军为了避免发生意外分前后两批船队投入决战。

    一切都安排都考虑到了然而却在五洲出了问题:五洲上游江面上忽然出现许多周军战船。

    “这是怎么回事?那些船是从哪里来的?”主帅陈叔坚问道,那些战船不多但是却在他心中蒙上一层阴影,前方由副主帅樊毅指挥的主力应该已经和周军交战这个时候突然冒出敌军战船算是抄其后路了。

    “大王,想来是早就拖上岸的船此时再拖下水罢了,些许小船哪里能对战局有影响。”有部将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大王,他们就算是想放顺风火船也未必能得逞,我军主力的后卫船队定能将其拦下来的。”

    众将七嘴八舌的说出判断让陈叔坚心中稍定,他下令船队赶紧前进早些离开五洲然后拐过燕矶江面也好看看前方战况如何,至于拦路的些许周军快船赶跑了就是。

    “嗖”的一声响起,五洲上一支着火的巨箭射来正好钉中一艘陈军战船,正当陈军将士在惊讶这支巨箭的射程竟然能够达到这么远时又有十余支巨箭射了过来。

    除了四支射空外其余的巨箭都已命中陈军战船,其上燃着的火开始烧起船板,士兵们手忙脚乱的提水灭火可没过多久又一轮巨箭射了过来。

    “他们的弩箭怎么能射这么远!!”陈叔坚有些奇怪。五洲上的周军应该是用一种巨弩才能射出这种巨箭但据他所知军中的巨弩也没有哪种能有如此远的射程。看着己方中箭战船和五洲的距离来看足足有六百步。

    又一波巨箭射来穿过数艘战船的风帆将其点燃。陈军的战船如今是逆流顺风所以为了加快前进速度是帆、棹并用而那鼓囊囊的船帆成了最明显的目标。

    “这是怎么回事!!”陈叔坚面色不愉的问道,前几日派兵攻打这五洲戍时伤亡惨重按照战后汇总的敌情来看五洲上的周军并没有现在这种射程能达到五六百步的巨箭。

    众将只是面面相觑哪里知道如何回答,之前水军主力战船经过五洲时也没见对方放箭袭扰所以没人会料到对方现在会来这一手,这些巨箭如同蚊子般赶又赶不走可钉在身上却疼得很,已经有三艘船火势蔓延导致士兵弃船。

    “大王,周军想来是特意留了一手要的就是此时骚扰我军战船前进速度。。”

    “射程这么远的弩想来上弦速度也快不到哪里去。。”

    话音刚落又一波巨箭射来,有人粗略心算了一下若是按照一弩只发一箭来不及上弦的话周军至少要备上五十张巨弩才有如今的效果可这得耗费多少材料才能制成,想想都觉得浪费。

    花这么多钱和材料还不如多造几艘战船划算。就算巨箭射中战船但要引燃船体也不是那么容易尤其是大船人手多要灭火很容易,不过周军如今对着船帆放箭倒是让人有些头疼。

    已经有十几艘船的船帆被点着其余比较靠近五洲的战船无奈只能收帆凭着长棹划水前进,因为被巨箭袭扰的缘故导致船队的前进速度受到明显影响。

    陈叔坚站在座舰甲板上强按下派人杀上五洲的冲动,周军把五洲弄得如同刺猬般他们接连攻打了几日都拿不下上边的五洲戍今日再攻打也不会例外,要想解决五洲只能是等击败了周国水军控制了长江才能慢慢耗。

    “此次先放过尔等,待得水战结束后再算账!!”

    在五洲戍周军巨箭的袭扰下陈军船队前锋已经离开五洲北端而此时被巨箭点着沉没的小船有十二艘,这之前出现在前方的那些周军战船则见势不妙已躲入五洲的另一侧水道,正当众将准备松一口气时却听得桅杆上瞭望手汇报说洲上发现许多竹筏。

    若是一般的竹筏也就算了可据瞭望手观察后确定每只竹筏上都有许多柴火等疑似易燃之物,那些竹筏数量不少粗略看过去大约不下数十艘。

    “你说他们是特意掀开伪装让我方看到的?”

    陈叔坚和众将听得这么说愣住了,五洲戍上的周军莫非是傻了还是痴了要故意让人看见他们接下来准备做什么。按瞭望手说周军完全就是不加掩饰的将用作伪装的树枝、野草拿开让正在桅杆上警戒的陈军士兵看见。

    “可恶,他们是想让我军攻打五洲么!!”

    “要是我们放着他们不管就要在后边放火船吧!!”

    阳谋。直截了当的阳谋,五洲戍的周军就是直接告诉面前的陈军“我就是要等你们过去后顺风放火船烧你们尾巴,要是不想这样就上五洲死磕!”

    ‘前方战事紧谁要跟你死磕!!’陈军众将心中如是想可是要放任不管那就有隐患了,东南风现在刮个不停要是给这些轻便的竹筏撑起个简易风帆要是追上己方船队不要太简单,可是分兵在这里守着又不太妥当。

    方才躲进五洲另一侧的周军战船也不算太少,要是留下的战船少了万一被其纠缠哪里有空去拦竹筏若是留得多了那就是浪费战力,有那些巨弩在又不能靠五洲太近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放竹筏。

    如鲠在喉,这是陈军将士对五洲戍的唯一念头,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不要管他们,留快船断后即可!”陈叔坚倒是直截了当,对方既然明摆着让己方看见那些充当火船的竹筏无非是想弄得他们进退两难,实质上就是为了拖住他们延缓增援上游的速度。

    “继续前进,等解决了上游的周军再找他们算账!!”

    陈军战船置五洲戍周军的威胁不顾满帆前进不久后在燕矶江面拐弯,原以为是己方大获全胜的场景未曾料见到的是江面上那一大片火海。

    战船的残骸沿着江水流下,四处都漂浮着木板、残破的旗帜以及士兵的尸体,陈叔坚看着火光中那一片片若隐若现的船影紧张得手心出汗。

    “是谁赢了?快看看是谁赢了?”他让桅杆上的瞭望手查看战况,如此壮观的场景让人揪心也不知道能从火海里幸存下来的会是哪边。

    “大王,后边,五洲戍那边放出火船了!!”

    “少废话,前方是谁赢了!!”

    “是,我军,,是周军战船过来了!”

    “你说什么!”陈叔坚脸色大变,他没想到己方的水军主力竟然会败,若是如此那他该怎么办?

    。。。

    周军船阵,主帅座舰上余烟袅袅一副火灾过后的场景,甲板上士兵们来回奔跑着灭火几处火点刚刚被扑灭,船楼上灰头土脸的宇文温用千里镜看着东面。

    “是陈军后援来了,我军能打赢么?”

    “怕是会两败俱伤吧。”周法尚说道,他站在一旁也是用千里镜看着东面,两人看起来都有些狼狈不堪。

    宇文温问会有几成胜算对方回答说不超过四成,周法尚的看法是己方士气如今正值巅峰可体力未必能撑过下一**战且主力大船的状况不佳,若是和对方决战不能速胜怕是会败。

    “四成,很多了,值得一战,把这些战船一并解决掉。”宇文温斗志满满。

    “那要换座舰否则这艘船扛不住了。”

    周法尚和宇文温乘坐的这艘战船已经多处受创尤其是船帆已大部烧毁,之前作战时为了鼓舞士气周法尚指挥着战船冲到前线所以难免被波及,到处都是烟熏火燎毕竟周军战船位于下风向那场焚尽陈军船队的大火也烧到了部分周军战船。

    周军船阵最前方的连环车船已经烧得十不存二后续的战船还是多亏了大唧筒灭火才勉强躲过‘火烧连营’之厄,可即便如此江中间还在燃烧的陈军战船却成了他们前进的障碍。

    周军的快船诸如蒙冲、斗舰、走舸等在追逐着败退的陈军战船,江面上许多跳水逃生的陈军士兵被他们捞起来俘虏,整个场面十分混乱。

    宇文温趁着这个十分难得的机会开始请教‘水战专家’周法尚,他也不怕乌鸦嘴直接问若是前方的陈军船队杀过来该如何应对,周法尚直接说牺牲快船在前方缠着,大船扬帆回走到峥嵘洲调整。

    “对方知难而退便好,若还是要逼上来那就趁着他们穿过战船残骸时突袭死战了。”

    ‘很慎重啊。’宇文温心里想着,这位周使君用兵算是奇正结合不过指挥起水军作战来却稳重很多。

    他在想莫非是水战时各种非受控因素太多所以不得不谨慎?话说回来这个时代确实是各种水战奇葩大逆转,尤其那种顺风放火船烧敌军结果船走到半路风向逆转结果火船掉过头烧本阵导致大败的战例也不是没有。

    “陈军船队掉头了,陈军船队掉头了!!”桅杆上瞭望手大声喊道。

    “这么窝囊,陈军主帅莫非是酒囊饭袋?”宇文温闻言喃喃自语,此战己方没有出现猪队友而对方看起来和猪队友差不多。

    “宇文使君,按计划五洲戍那边应该会放出火船吧?”

    “当然,要是某人敢不放本官就把他点了!”

    “既如此,我军得全军出击。”周法尚笑道,“敌军破胆,正是痛打落水狗的时候!!”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