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二十七章 峥嵘洲畔

    长江,西阳西北、武昌以北江面上的峥嵘洲畔周、陈两国水军展开决战。陈军顺风逆流而上主动进攻,两军接近至一里距离时各自的蒙冲、斗舰先行接战随后跟着的便是主力大船。

    有了鹦鹉洲之战的教训陈军再未采取先派快船引得敌军大船发拍随后主力大船突入的战术而是直接强舰突袭,如今东南风大作但却未利用风向放出火船直接火攻。

    因为他们要防着上游周军船队忽然扬帆借助风力后退,这种战术不是没人用效果也是很好所以要想用火船成功纵火必须接近到对方来不及扬帆后撤的距离。

    蒙冲、斗舰在江面上厮杀而双方大船也渐渐接近最后在峥嵘洲东南段进入交战距离,陈军战船上的砲车开始发砲将石弹投向对方,然而周军战船却未见发砲反击而是划棹全力前进。

    “车船,敌军前锋是车船,都是车船!!”桅杆上的瞭望手高声大喊着,站在甲板上的陈军主帅樊毅闻言向前看去透过前方层层叠叠船身的看到前方半里左右周军大船正迎头冲来。

    船身两侧俱有水轮在旋转着划水,周军战船虽然是逆风但是顺水又加上这水轮和长棹并用所以速度很快,樊毅正琢磨着对方莫非是要强行突入却发现那些车船似乎有些奇怪。

    “铁索连船,车船都用铁索连起来了,所有的车船都用铁索连起来了!!”桅杆上的瞭望手将最新观测到的情况大声汇报,能做瞭望手的人目力极强无论是白日还是黑夜都能看清远方物体所以他们就是一艘战船的眼睛看到的东西不会有错。

    听得这个情况众人都愣了一下,水战时把战船连在一起基本上一遇到火攻那就全部完蛋,周军如今真这么做了要么对方主帅是白痴要么出这个主意的是混蛋。

    莫非是我军细作的功劳让对方来个铁索连船了?那不立即放火船去烧真是对不起这一番好意啊!!

    鼎鼎有名的三国时期火烧赤壁,曹丞相就是听了不靠谱的建议把战船用铁索连在一起结果给东吴用火船借着东南风烧起来,周军的将帅们莫非是以为陈军不懂火攻还是怎的。

    “准备迎战,让先登做好准备!!”樊毅毫不犹豫的下令,若然常理来说此时不放火船真是错失良机可他对连环车船冲阵产生了警惕。

    火船就算撞中对方可按着车船的速度怕是刚烧起来就被其冲到己方阵中,加上铁索连环这一排车船就像个网兜般横跨江面过来到时兜着己方放出的火船一起撞来那可就是防不胜防了!

    果不其然当周军车船靠近时陈军将士看清楚这些船之间连着铁索,即便是小船从两船之间穿过但只要有桅杆就肯定会被铁索拦住一起向下游走。还好刚才没放火船否则真就被对方带着一起冲过来了。

    虽说现在刮的是东南风要是烧起火来大概会向周军方向烧但战船的桅杆若是倒下天知道落在哪里,双方战船都是木制加上船帆等易燃之物若是靠得太近被四处飘的火星点着也是一样焦头烂额。

    “准备接舷,准备接舷!!”

    喊声此起彼伏响起,陈军将士算是看出对方的战法了:铁索连船直接冲过来大家挤在一起。拍杆什么的是用不上了对方就是要接舷战一艘艘的争夺。

    简单粗暴又血腥,按这种战法若是双方兵力相差不大的话打到最后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周军这是觉得船战打不过所以破罐子破摔了!!

    “准备火船,还有火炬,若是对方后军冲上来就放火!!”樊毅看着前方冷笑着下令。周军接下来应该是将大船缠在一起变成陆地凭着肉搏战在船和船之间推进,对方既然使出这种玩命的战法那他也调整策略来个狠的用前排战船为代价把蜂拥而至的周军战船烧个精光。

    “嘭嘭嘭”巨响连绵响起是周军战船撞入陈军船阵前沿,双方战船有的头对头撞个正着有的则是交叉而过随后被铁索扯住纠缠在一起,撞击过后双方士兵冲上甲板嚎叫着向对方战船跳去,血腥的接舷战随即爆发。

    。。。

    长江北岸巴口附近江面,十余艘陈军斗舰正游弋,他们的任务就是防备巴口内突然窜出周军的战船,确切来说是防备对方的火船。

    上游峥嵘洲附近已经开始大战陈军大部分战船都汇集在那里此时的巴口算是他们的后路,后方待命的第二波船队则是在五洲附近所以他们要防着周军从巴口冲出来顺风放火船烧大军的‘尾巴’。

    虽然主力船队方才过来时没见巴口里有一艘船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派出几艘船沉在巴口然后留下战船警戒这也让他们松了一口气:不用跟着主力去玩命留在这里吹风其实也是很不错的选择。

    什么立功受赏都是虚的能保得命才是真的,能活着比什么都好。玩命什么的能不去就最好不去再说好不容易立了功那明面上的赏钱一层层下来能剩多少漏到自己手上还两说。

    “哎哟,打起来了嘿!”

    “怎么没见放火呢,这不是东南风么顺风该放火船啊!”

    “那地方是峥嵘洲附近吧,莫非是在沙洲上头打起来了?”

    “啧啧,这一大片船缠在一起怕是在接舷厮杀,说不得一个时辰后江面上都是浮尸,连水都要变红了!”

    一条船上士兵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上游战况,虽然看不清楚但不妨碍他们高谈阔论,虽然刚开战不久但这些士兵对己方获胜没有什么疑问,周军再能打也打不过此次西进的朝廷大军。

    周国水军的骨干无非就是襄阳水军罢了。这帮家伙自从二十多年前投了北朝后为虎作伥屡次和南朝作对结果数次大战都是以败北告终,前些日子不知使了什么手段在夏口外的鹦鹉洲赢了一次那尾巴就翘起来如今正好狠狠的教训一番。

    “别嚷嚷了,有动静!!”忽然有人说道,众人闻言屏气息声听了一会除了听见潺潺流水声哪里听得有什么动静。向着北面巴口张望了下也没见到只帆片板。

    倒是巴口边巴河城旁那座古怪的塔有些惹眼,那座塔上有个十字形的木框架也不知是拿来做什么的看起来不像是哨塔、箭塔亦或是灯塔。

    “刘老九,莫非是你吃错东西闹肚子吧,哈哈哈哈哈!!”

    “莫要笑!我真的听见动静了,好像是有人在喊号子!!”

    “少来,是上游的动静吧。你个顺风耳。。”

    “刘老九,你要拉屎就去船尾拉,动作快。。”一人笑着说道可话还没说完却愣住了,旁人见状笑骂说莫非你也拉肚子却见对方指着一处惊慌失措的喊起来:

    “那边,快看那边!!”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