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二十六章 决战来临

    长江上,陈、周双方对于伍洲的攻防战持续了数日而每次都是以陈军败退告终,看起来寻常无奇的五洲戍在吞噬了数千陈军士兵性命后依旧被周军牢牢的控制在手中。

    陈军主帅、长沙王陈叔坚对于战况十分不满,此次他挂名主帅实际指挥作战是由副帅樊毅负责但战事进展缓慢也要承担责任,虽然陈叔坚不擅长水战但道理还是懂的:顿足于坚城之下士气易损。

    攻打五洲数日不克现在已经影响到士气,陈国大军从下游的建康出发千里迢迢溯江而上打的第一场硬仗就是五洲结果闹出这么个结果让陈叔坚坐不住。

    大军出征在外每日人吃马嚼消耗巨大但最要的就是士气,千里跋涉本就有‘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之忧如今为了个江中洲让士气受挫确实划不来。

    就这么耗着也不是办法时间拖得越久对陈国越不利,周军就有更多时间对已经拿下的夏口加固城防到时陈军攻城伤亡就会更大,在陈叔坚的督促下众将调整了策略。

    陈军没再跟五洲过不去而是陆路先行拿下了周军弃守的燕矶,燕矶位于武昌东面二十多里为进攻武昌的必经之路,有了燕矶在手陈军主力向西平稳推进终于来到武昌城下。

    具体来说是武昌城东数里因为周军已经在城外挖了数条沟壑连通武昌东南的湖水变成沟渠,陈军和周军在这些沟渠东西端对峙,另一路陈军由阳新向西进发再折向北进军来到武昌南郊却一样顿足于城外数里的沟壑前。

    两路陈军算是兵临武昌城所以对江面情况一目了然,有了燕矶在手陈军亦可以观察江北巴口的情况,确认武昌以下长江水道并无周国水军片帆寸板后陈国水军北上逼迫敌军决战的时机已经成熟。

    “若是直接攻打江北西阳城会如何?”陈叔坚问道,过了五洲以及北岸巴口之后就是周国的巴州州治西阳,南岸则是周国郢州武昌城,他对于周军渡江肆虐国土有些不甘想着以牙还牙。

    巴州州治西阳是那个周国东南道大行台宇文亮次子‘独脚铜人宇文温’的老巢,陈叔坚觉得‘此獠’虽然干掉了自己的死对头始兴王陈叔陵但依旧可恶至极若是可以的话来个攻其必救也许会有奇效也说不定。

    “大王是要攻其必救?只是西阳城虽然毗邻大江可其江岸不是很好停船,若是大军要登陆得在巴口靠泊且不说巴口距离西阳城有一段距离光是那巴河城就不是好对付的。”副帅樊毅说起话来圆滑许多即奉承了陈叔坚又柔中带刚否决了对方的想法。

    他弟弟樊猛去年作为副帅辅佐始兴王陈叔陵进攻江陵最后功亏一篑。罪魁祸首之一就是火烧江津戍的周国将领宇文温,虽然‘决战西阳之巅’的故事已经流传到建康他也有所耳闻但绝不会认为那个‘独脚铜人宇文温’是白痴。

    对方把五洲戍弄成个刺猬那么巴口处的巴河城也差不到哪里去,若是己方还没控制江面就去进攻北岸很容易弄得鸡飞蛋打所以“攻其必救”算是馊主意肯定要否决,当然这种话说起来要圆滑避免让陈叔坚下不来台。

    “既如此。要是周军一直避战呢?”陈叔坚又问道,他最关心如何解决周国水军主力,樊毅回答说只要逼近武昌那么周军必定出来决战否则要么被堵死在樊口要么逃回夏口到时被上游巴州的水军和己方来个夹击就根本没有胜算。

    “大王勿忧,武昌江面上就是决战之地!”

    。。。

    五洲以南,江面上密密麻麻的陈国水军战船扬帆北上。前锋临近五洲戍时营寨内点起烽火随即江北岸上烽火台开始向北烽烟传讯。

    陈军副帅樊毅在座舰上看着那一道道烽烟不以为然,五洲离上游的武昌、西阳也就二十多里水路对方的烽烟最多只能示警也帮不上什么忙。

    前方的五洲西侧水域是长江主航道所以陈军战船便是由此溯江而上,此处江面宽约二里为了避开东北岸的五洲所以船队要靠着西南岸前进,从武昌起下游江南沿岸均在陈军掌握之中所以船队也不怕西南岸有人用砲车、强弩威胁到自己。

    船队经过五洲时樊毅看向东北侧洲上荒地,只见野草丛中零星躺着陈军士兵的遗骸,有许多艘破损的战船靠在洲南端岸边大部分都已被烧得面目全非。

    他看着这些连日攻打五洲戍的陈军所留满地狼藉苦笑着摇摇头,周军在五洲戍下了大力气加强防御果然是个又臭又硬的石头让己方咬崩牙。

    “将军,前锋战船发来信号,上游武昌、西阳江面并无敌军战船!!”

    众将闻言均是一愣,周军的战船既不在五洲又不在西阳的巴口也不在武昌的樊口停泊那会跑到哪里去。前锋战船虽然刚拐过长江河道看不太远但樊口江面上若果战船云集也是能看出个端倪的。

    “他们,应该在峥嵘洲。”樊猛说道,作为从军数十年的老将他对长江水道上的沙洲了如指掌,武昌、西阳下游有五洲而上游有峥嵘洲都是有可能暴发大战的地方。

    “峥嵘洲。。那他们就要倒霉了!”将领们知道峥嵘洲也知道峥嵘洲的典故所以更是对周军嗤之以鼻。

    峥嵘洲,位于西阳西北、武昌以北长江中为泥沙淤积而成的一个沙洲,在其水域发生的最有名的一场水战便是东晋末年的峥嵘洲之战。

    东晋末年,权臣桓玄废晋帝自立为楚帝,北府兵将领刘裕、刘毅起兵反桓将其赶出建康,勤王军沿江一路追杀桓楚军先是在江州的桑落洲击败对方的第一次阻拦随后便是在西阳西北的峥嵘洲和桓楚水军再战。

    是役,桓楚军人数数倍于勤王军且是桓玄亲自指挥。然而勤王军将领刘道规率先冲阵随后刘毅、何无忌等主将也趁着东南风起放火船将桓楚水军打得落花流水。

    桓玄乘坐一叶扁舟逆流而上狼狈不堪的逃回江陵,桓楚经此一役遭受重创没过多久便土崩瓦解而桓玄也身首异处,如今陈周双方也是如此在峥嵘洲对阵,陈军在下游溯江而攻又是刮的东南风。

    天意要让周军完蛋。这就是天意!

    “将军,前锋战船发来旗号,周军战船在峥嵘洲!!”

    “传令,全军在燕矶江面调整阵型准备迎战!!”

    。。。

    峥嵘洲。密密麻麻的周军战船布满江面,一艘竖着帅旗的大船上周国水军总管、衡州刺史周法尚正拿着千里镜看着东面越来越明显的陈军船队。

    “倾巢而出啊。真是让人热血沸腾。”巴州刺史宇文温在一旁说道,他也是拿着千里镜往东面望。

    “宇文使君。看数量。。陈军的战船。。大约还有部分没到。”周法尚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判断,为了避免宇文温这个水战‘外行’不懂他还特地解释说江面是宽但两军这么多战船排开能容纳的空间有限,陈军不可能把所有战船都派来否则自身就会施展不开还容易出意外。

    最主要是留着预备队,陈军战船数量充足所以留下预备队若是打胜仗倒没什么若是前军败了那么预备队还能顶上来反败为胜。

    “也就是说那长沙王陈叔坚也许会在后边压阵而不是在前面这一群战船之中了?真是可惜啊。。”宇文温又开始撩拨了,当然他撩拨的就是身边这位周使君。

    果不其然话音刚落周法尚握着千里镜的手紧了一下随后放松淡淡的说了句“也许吧”。宇文温提到的陈叔坚可是他的仇家也是导致周家大变故的元凶。

    周法尚之父周炅曾任陈国的江北道大都督镇守江北六州也就是如今周国黄州总管府下辖七州,六年前在江北六州之一的定州(如今的周国南定州)刺史任上去世后由长子周法僧继任刺史之职而由次子周法尚继承了部曲扛起周家大梁。

    周法尚曾任始兴王陈叔陵的中兵参军在父亲去世后领着周家部曲屡立战功原本前途一片光明奈何卷进长沙王和始兴王之间的明争暗斗被连累。

    他曾在陈叔陵帐下担任军职是不假但不意味着就是对方的人,然而长沙王陈叔坚拉拢周法尚不得还就认为他是陈叔陵的死党于是在陈国皇帝面前坚诬陷周法尚要谋反。

    陈帝派兵捉了周法僧接着便要捉周法尚,一心要为国效力的周法尚百口莫辩无奈之下他一咬牙带着族人、部曲以及继母和三弟周法明于三年前投奔周国。

    无缘无故蒙受冤屈前程尽毁而长兄又被害死在牢中,周法尚和长沙王陈叔坚已是水火不相容。

    “周使君,此战关系重大,拜托了。”宇文温收起心思郑重说道,此次渡江南下大作战他是一意孤行在父亲面前立下军令状极力推荐周法尚做水军总管统领水军主力要是搞砸了那就可以光着膀子去演‘负荆请罪’了。

    “宇文使君哪里话,此为周某应做之事。”周法尚也是郑重的回道,他对这位比自己弟弟还小几岁的宇文二郎有些摸不着头脑。因为实在是搞不懂为何对方要抬举自己。

    周法尚率部投奔周国后,当时的周国天元皇帝宇文赟对他来投很高兴授予开府衔并任命为安州总管府治下的顺州刺史,结果刚过一年多就卷进了安州总管宇文亮起兵反杨的事情里来。

    他作为南朝叛将在北朝没有根基也不想掺和,大战将起之时杨坚那一边没人来拉拢他而宇文亮也没猜忌他,周法尚随波逐流还好没站错队但也没可能受重用直到自己弟弟遇见面前这位宇文二郎之后形势开始变化。

    去年五月周法尚被调任衡州刺史,他知道自己是被安州总管又防又用因为他有可能被杨坚拉拢但不可能再投奔陈国,然而如今这位安州总管次子却力排众议让他担任水军总管指挥周国水军主力和陈军作战。

    周国水军主力由襄阳水军为骨干组成原本就有一套体系按说轮不到他这个外人指手画脚,可宇文温的决心也大得惊人不光说服了宇文亮还把襄州总管杜士峻都说服了直接为他撑腰。

    夏口城外鹦鹉洲之战是周法尚全权指挥的,襄州总管杜士峻当时是在同一艘座舰上当‘监军’但完全没有插手指挥而是负责压阵免得有哪个水军将领不听号令。

    有这种信任那么原本也擅长水战的周法尚自然是如鱼得水加上那两种奇葩形制的战船最后在鹦鹉洲一举击破夏口陈国水军,现在则是要领着水军和陈国大军于峥嵘洲再次决战。

    此次则是由宇文温充当监军在座舰压阵。周法尚事前还担心这一位胡乱指挥那他就是左右为难不过看情形对方还真就是放手让他发挥。

    襄州总管杜士峻如今在夏口坐镇,宇文温此次登船在水军船阵**存亡让周军士兵的士气大涨水军将领们也没人敢炸刺,对方做到这种地步算是极度信任自己了。

    周法尚想到这里有些走神,他和宇文温没有什么交集不过弟弟倒是阴差阳错间和对方打了几次交道。除夕夜他派兵‘助剿’结下的交情按说也没到这种地步。

    ‘是因为周法明的关系?’周法尚想到这里又否定了,按照直觉他觉得对方是‘看中’自己了可对方为何会对自己如此有信心就不得而知。

    正心中嘀咕间听得部将提醒说敌军已经在燕矶外江面排好阵形乘风前进,周法尚抖起精神用千里镜看了一会便下令全军准备作战。

    周军战船早已经排好船阵就等着主帅一声令下,眼见着下游密密麻麻的陈军战船满帆靠近鼓声如雨点般响起点燃将士们的斗志。

    “宇文使君请下令。”周法尚说道,对方虽然已让自己全权指挥但毕竟算是监军所以过场还是得走一走以示尊重。

    “风向东南于我不利,然大军胜败在此一战。诸将须奋力进攻逆风破敌!!”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