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二十二章 你们疯了!

    鲁修林拼命挥舞着手中断刀疯狂的嚎叫着把围上来的周军逼开,他背靠城墙看着眼前黑压压的士兵陷入绝望。

    武昌城完了,原以为是援军到来所以太守樊亮没有防备从南门出来迎接对方结果被打得个措手不及,扮作陈军的周军从南门冲入武昌结果城池易手。

    他好恨,恨自己被人糊弄上了当,从夏口和永兴赶来的陈军已经完蛋了,周军换了衣服拿着军旗诈称是援军来救被捆在樊水上的武昌水军士兵。

    鲁修林急着立功便主动请缨带路杀敌,他自报家门后对方那个姓梁的将领便欣然同意如今想来应该是知道自己为鲁氏族人所以是‘顺水推舟’。

    周军在东郊外演了一出戏让武昌守军误以为周军主帅宇文温被拦在营寨要奋力突围便打开突门出来‘助战’,等得守军出来后扮作援军的周军靠上来发难结果武昌城就是这么失守了。

    那个姓梁的将领其实是宇文温麾下的史万岁,事发之时鲁修林拼了性命往外围跑却被堵在墙角,太守樊亮被生擒而守军只是抵抗了片刻便投降,周军轻松的拿下了武昌城。

    鲁修林为他最恨的宇文温赚开了武昌城门,成了宇文温阴谋得逞的最大功臣!

    “鲁修林!!你误了本官,是你误了本官!!!”一旁传来叫喊声,鲁修林闻声看过去却见五花大绑的樊亮被一人押着往城里走,对方披头散发狼狈不堪口中不停叫骂着。

    鲁修林想要辩解可他说不出话来,樊亮是因为认得他也知道他和宇文温有不共戴天之仇所以放松了戒备,他没有骗人但是被人骗了,被可恶的周军骗了结果变成武昌沦陷的帮凶。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他口吐横沫的大喊着挥舞手中断刀,他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完蛋了,屠杀族人的那个恶贼宇文温还好好的活着他还没报仇却要完蛋了。

    我还要振兴家族。我还要为亲人报仇!!

    一走神便遭了殃,鲁修林被人用枪杆捅中肚子然后一拥而上绑了起来,对方之所以这样做而不是乱枪捅死看起来是为了活捉。

    他被人押上城头,看着城中四处游动着的周军旗帜以及周军四处搜查时的叫骂声以及此起彼伏的呼喊声鲁修林觉得是一种煎熬。

    有十余骑从东面疾驰而来穿过刚刚打开的东门入城。片刻之后一名年轻将领带着人走上城头向鲁修林这边走来,待其走近后鲁修林发现那是个老熟人。

    一个化成灰他都认得的人,宇文温!那个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的恶贼就在面前!!

    “啊啊啊啊!!”鲁修林挣扎着要冲上去却被人踢倒在地,眼见着仇人就在眼前却奈何不得他只恨自己没有天生神力能够以一敌百。

    “这谁啊?”宇文温问道,待得史万岁上前说是鲁氏余孽、宗长鲁荣甲长子鲁修林之后他饶有趣味的看了看随后说:“原来是鲁郎君。巴河城一别之后本官颇为想念。”

    他就任巴州刺史之后曾亲到巴河城拜访豪强鲁氏宗长鲁荣甲,主宾双方把酒言欢之时面前这位鲁修林在一旁作陪所以算是‘熟人’。

    鲁修林破口大骂要用能想到的一切恶毒语言诅咒宇文温,士兵们要堵上他的嘴巴却被宇文温制止,待其骂累了他一脸无辜的对着面前的‘怒汉’说道:

    “本官可没有杀光你全家,你弟弟鲁修成年纪小所以免死了。”

    鲁修林闻言一愣,他只有鲁修平、鲁修齐两个弟弟而宇文温所说鲁修成则从来没有听说过,宇文温见状便说在查抄鲁氏祠堂之时发现除夕供奉鲁氏祖宗的人员名单上记有这个名字。

    没等对方回过神,宇文温又继续说为了抓到这个漏网之鱼审问过许多鲁氏族人这个鲁修成是谁,后来鲁修齐为了活命便供出内情。

    他的兄长鲁修林之子鲁嘉兴其实是父亲鲁荣甲的血脉,也就是说鲁嘉兴就是鲁修成。鲁修林和鲁嘉兴其实不是父子而是兄弟。

    “鲁修林,虽然没了儿子但你有了个弟弟,你父亲可没绝后哟。”宇文温满怀同情的说道,鲁修林闻言愣住了,他想说这不可能但是嘴巴一张一合却说不出话来。

    宇文温说据鲁修齐供述其曾无意间听到父亲和大嫂私下里提起什么‘成儿’如今才四岁,来日方长等寻个机会再认祖归宗,又见着父亲和大嫂时不时私会云云。

    “你胡说!!你胡说!!”鲁修林声嘶力竭的喊着,宇文温见状收起笑容说自己确实是胡说,那个鲁修成,不。鲁嘉兴确实是你儿子不是你弟弟。

    无论鲁修林说什么他都在强调这句话,反复了数次后鲁修林再也受不了了声嘶力竭的喊着“不”,他没想到自己的妻子生下的竟然是父亲的骨肉,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是自己的弟弟。从年初到现在他无时不刻的念着为父亲报仇未曾想父亲还有血脉可自己却是绝后了。

    看着周围士兵那充满同情的目光,看看已被周军攻下的武昌,鲁修林心如刀绞再也承受不住如此残酷的事实口吐鲜血倒地,宇文温让人上前查看了一下确定其已经气绝身亡。

    ‘战五渣!!’宇文温心中冷笑,这厮敢和他比毒舌那真是不做不死。

    听到人伦惨剧的史万岁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被气死的鲁修林,他记得先前听案情通报时没听说什么‘鲁修成’的事情。宇文温摊了摊手说这是他胡诌的哪里有什么儿子变弟弟的秘辛。

    “本官见场面沉闷想搞活一下现场气氛,未曾想这位太较真了。。唉。。”

    目睹了全过程的武昌太守樊亮目瞪口呆,他原想着要大义凛然的怒斥周国巴州刺史攻打武昌的不义之举可如今已不敢开口,眼前这位的嘴巴太毒他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功力’决定还是不要斗嘴的为好。

    宇文温看了看一边垂头丧气的武昌太守樊亮也没说什么话毕竟这种‘小角色’没资格让他开嘲讽,史万岁干咳一声说武昌城已经控制在手中接下来如何进行请下令,宇文温点点头说待大军登陆开始下一步行动。

    樊亮闻言向北看去,原先所见离开南岸的战船又调头再度靠岸,事到如今他算是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演戏,就是要让他以为大局已定急着出来‘加把火’。

    西面永兴、夏口的援军已经完了,东面阳新的援军也已经完了,周军扮成这两个方向的援军在他面前演了个“活捉宇文温”的戏码。

    “你们就算是拿下武昌又能如何!!”樊亮大喊着,宇文温看着这位中年人面露笑容说自古西阳、武昌一家亲,两座城池隔江对望他作为巴州刺史怎么着也得过江来看看。

    “朝廷会派大军来的,你们在江南待不了多久!!”

    “管他呢,本官出了名的随心所欲,说不定心头一热划着竹筏单枪匹马一路冲下去杀到建康也说不定喔?”

    樊亮闻言哭笑不得,对方说话如此不着调已经无法正常沟通,他正在打算义正辞严痛骂敌将之际却愣住了,因为江面上出现了更多的船。

    是多不是大,那些船看起来也就是走舸一级的快船只是上边似乎是满载,这么说来对方又运来大量兵员渡江,此情此景让樊亮心中大震。

    “疯了,你们疯了!!不光要拿下武昌还要吞下郢州么!!”

    。。。

    “疯了,他们疯了!!”

    站在夏口城头的鲁广达喃喃自语道,城外是密密麻麻的周军营帐,对方自从鹦鹉洲之战大获全胜之后便开始运兵渡江,夏口陈军数次出击却未能阻止对方登陆。

    鲁广达根据目前的敌情已经可以判断出来江北的周军此次是全力南犯而不是掣肘夏口处的水军策应对武昌的进攻,和之前判断的不同对方是要拿下郢州。

    他认为江北周国的那什么东南道大行台宇文亮已经疯了,对方不会不知道攻占郢州意味着什么,郢州一失那么意味着陈国国运就此衰亡,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陈国必定会调动大军全力反攻。

    陈国国土在长江以南但人口密集物质丰饶之地均在长江沿岸,郢州,上游是扼守长江出川口的信州、荆州以及至关重要的湘州、巴州,下游是位置同样重要的江州,若是北朝军队控制了郢州那么就意味着将陈国国土腰斩。

    拿下郢州,向西可以进攻湘、巴、荆、信四州,在陆上东进就可以进攻江州,江州一失去那么长江门户大开,北朝大军可以顺流而下直扑建康那么陈国覆灭的时候就要到了。

    可是陈国虽然因为先帝驾崩新君即位但朝堂稳定人心未乱,陈国的军队虽然无法收复江北国土但主力仍在,最关键的是水军实力依旧强大,朝廷得知郢州失陷必定会反攻那么双方就会展开大混战且不说周军能不能在江南站稳光是说这个时候如果隋军向东南进攻就不是宇文亮能抗住的。

    西北面的那头吃人猛虎都没有解决反倒全力南下,要是主力陷在江南回不去就只有死路一条,宇文亮真的是疯了!!

    鲁广达心中不住咒骂发瘟的宇文亮而城下的周军已经开始打造攻城器械,夏口攻防战即将展开他也动员了全城军民守城,鹦鹉洲一败他就派出驿使将军情迅速向各处传递调集援军。

    无论周军是基于什么原因大举南侵他都决定要守住夏口城,城池坚固各项防御设施齐全加上驻军和百姓人数可谓是人手充足,鲁广达有信心守住夏口要地等到援军的到来。

    “你们发疯,那本将军便陪着你们一起发疯!!”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