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二十一章 活捉

    武昌城,太守樊亮身着铠甲在城头巡视,自从江北巴州的周军渡江南袭后一直对武昌围而不攻,这让樊亮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更加忧心忡忡。

    到现在为止,除了当日周军争夺东门以及在城外封锁时造成的零星伤亡外武昌守军有惊无险的渡过了数日,虽然没仗打就不会有伤亡但是这样干等下去总是让人坐立不安。

    周军来势汹汹所以武昌解围靠的是西面永兴以及更西面的夏口援军,按说应该已经赶到的这些人马迄今为止都没出现,不过让人松了一口气的是东面阳新赶过来的援军已经在和东郊的周军对峙,这样一来樊亮也稍稍放心些。

    援军肯定来了,只是在樊口附近遇阻,阻击他们的一定是周军夺取樊口的军队,也正是如此武昌的水军才无法经过樊口入江拦截周军战船。

    樊亮对于樊口的战况不担心因为樊山上的戍所迄今并未发出示警信号,虽然因为城西郊外被周军阻断的原因无法派人上樊山联系但樊山戍有六百守军扼守着崎岖山路也不会那么容易失守。

    思来想去觉着武昌城至少还能顶上数日而樊亮也走到了西南角,如今的武昌严防死守而周军要进攻只能攀城可看看城外除了孤零零的几个望楼就没见有其他攻城器械。

    “明府,周军肯定是想击退了援军才攻城。”一名部将说道,旁边其他人也是点头赞成,轮班值守了几日他们见周军毫无攻城之意也猜到对方是要等击退己方援军才会有动作。

    “援军。。永兴有三千,夏口会派来五千,加上樊口的驻军。。足够了。”

    “所以他们集结在一起把西面的周军打退就能过来解围了!”

    “明府!!江面那边出事了!”有士兵呼喊着跑来,听得他气喘吁吁的说完樊亮得到了最新战况:樊口方向有许多周军战船向江北驶去而且都是满载看样子似乎是在运人撤退。

    因为有樊山挡住的缘故武昌城看不到山对面樊口的情况但是根据这个迹象看来似乎援军获胜了,片刻之后樊山上烽火台放出信号示意援军已到,得了这个消息守军将士喜上眉梢就等着援军到来。

    果不其然过了半个时辰,武昌西郊樊山南麓官道上尘土飞扬,一群周军骑兵狼狈不堪的向东逃来。其后尘土飞扬一大群骑兵追赶着,城头哨兵望去发现那追兵打的是陈军旗帜。

    “是援军,是援军来了!!”

    士兵们闻言欢欣雀跃可闻讯赶来的太守樊亮却是眉头紧锁,这看起来应该是援军解了樊口之围追着周军残部过来。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所以他更要谨慎。

    万一是周军演的一场戏特地来骗武昌守军开城门出击那就麻烦了!

    “没有本官的命令谁也不许出城,等。。援军赶走东面周军再说!!”

    “谁也不许打开城门!!”

    樊亮决定静观其变免得真是中了周军的诈败之计就万事皆休,在他的指挥下武昌守军算是冷静下来原先想着出城策应痛打落水狗的想法也烟消云散。

    都守了几日可别在关键时刻给人骗了,若真是援军自然会一路追着往东边周军营寨过去,反正大家在城上看热闹就行。若是对方急着要入城么。。那基本上就说明是周军假扮的援军了。

    樊山戍上的守军放出信号说援军已到也有可能是误解,他们在山头上看向山脚也只能是看着旗号辨别万一给人浑水摸鱼可未必弄得清楚。

    官道上的一追一赶渐渐接近武昌城,城头上的守军也是聚精会神的看着他们想要看出对方是否有不对劲的地方,不过让他们松了口气的是双方都是从城南外掠过,后边追击的骑兵也没拐过来要求入城而只是派了数骑靠近城门喊话说是奉命支援武昌的夏口援军。

    “有劳了!城门已堵死我军一时间不能出城!!”樊亮从城墙上探出头来喊道,他为了防止对方放冷箭也是十分小心。

    传令兵也没说什么点点头便调转马头向大部队疾驰而去,樊亮看着眼前这一逃一追向东而去不由得松了口气,不是他多心只是事关武昌安危不由得不慎重。

    逃命的周军径直向东郊外周军营寨跑去,追到营寨外的骑兵则是不停游动着似乎是在防止寨内的周军出逃。

    正当守军关注着东面的形式时西面官道上赶来大批步卒,他们一个个身上铠甲伤痕累累血迹斑斑看起来是刚经过一场大战。经过武昌南门之时也是派出传令兵到城门下通报说是夏口、永兴援军。

    樊亮依旧是说城门已堵死暂时无法出击协助作战,对方也没提什么入城的要求而是回大部队复命了,见着没人要急吼吼的入城他算是彻底放了心。

    又有数人跑到城下,樊亮定睛一看其中一个竟然是熟人——巴州鲁氏的幸存者鲁修林,两人一个在城头一个在城下相互喊话折腾了一会之后樊亮算是弄清楚了情况。

    樊口果然是被周军袭击了,樊湖停泊的武昌水军战船沿着樊水要从樊口入江时在其附近出了状况受阻,船队堵在河道上还遭到火攻岸边也有周军在放火箭。

    火势越来越大水军士兵进退不得只能跳船逃生,鲁修林好容易逃到岸上却被周军追杀正在走投无路之时赶到的官军将周军赶跑,他们是永兴和夏口的援军汇集在一起后解了樊口之围。

    如今他跟着官军过来正要拼尽全力把武昌东郊外的周军营寨拔掉见着樊亮十分谨慎没有开城门便高声说道:“明府!周国战船正在接应南岸周军北逃,大军正要穷追猛打。。”

    鲁修林话没说完只听东面周军营寨鼓声连连而起东面对峙着的陈军也开始骚动起来。樊亮看过去只见着隐隐约约有陈军旗帜挥舞又听到鼓声响起似乎是准备作战的动静。

    许多周军战船靠到江边从上面跳下士兵向向营寨冲去,眼见着那一片喊声震天似乎是打得火热先前围上去的骑兵派了人来说敌军主帅要逃。

    “好像是什么宇文使君。。我军和阳新援军快拦不住了!”

    听得这动静城外步兵开始向东前进而鲁修林见状也是睚眦俱裂奋力大喊道:“明府快派兵助战莫要让那宇文温跑了!!”

    樊亮见着东面战况紧急便下令出击,事已至此已经很明显了:确实是援军来了,再说鲁修林既然在这那就更加说明毫无疑问。

    这个鲁修林年初时将数百亩良田投到他名下所以对其情况很了解:鲁修林族人于年初在江对面的巴州被刺史宇文温几乎杀光所以有不同戴天之仇是不可能做周军内应。

    武昌城门是堵了不假可樊亮已经让士兵把南门清障随时可以打开只是方才一直声称无法打开而已。眼见着如今战况紧急他也动了心思。

    周军里面姓宇文的可不多唯一可能的结果就是那个主帅为巴州刺史宇文温,樊亮决定为大军获胜抓住周军主帅添一把火加一根柴。

    要是能活捉宇文温那可就不得了,这位‘独脚铜人’是周国什么东南道大行台宇文亮的次子,抓在手上的话那么对方投鼠忌器搞不好能保得陈国边境数年平安也说不一定。

    得了上官号令。武昌守军很快便打开南门,骑兵率先冲出而步兵也蜂拥而出向东面赶去。

    城外的援军见着守军出击便吹起号角为前方的同袍鼓气。片刻之后周军营寨处传来如潮的欢呼声其中周国的旗帜被拔下换上了陈国的战旗。

    有传令兵从那边赶过来说已经攻破周军营寨活捉对方主帅宇文温,听得这惊天喜讯在场之人均是喜上眉梢。城外援军也停止向东前进向城门靠来。

    樊亮已经领着士兵从南门来到城外,他看着一群骑兵从东面周军营寨过来满怀憧憬想着一会要是见了那个臭名昭著的‘宇文恶狼’该用如何的语气嘲笑。

    鲁修林则是紧握双拳站在一边,那个杀光他鲁氏一族的恶贼被活捉了,若是可以的话他真想手刃仇人可惜办不到,此獠的性命就算是郢州刺史都做不了主只能是由陈国皇帝才有决定权。

    想想那个可笑至极的‘决战夕阳之巅’无非就是宇文温擅自杀掉陈叔陵的借口。鲁修林有过念头想要趁着士兵押着宇文温过来时拔刀上前将其斩首为父亲、弟弟们还有族人们报仇,但是热血过后清醒过来知道他不能这么做。

    这样做了他便会被迁怒变得一无所有,没了始兴王陈叔陵的庇佑本就如履薄冰如今好不容易投靠了武昌太守要是因为自己意气用事惹得陈国朝廷发威那么作为鲁氏唯一的复兴希望就会被打落谷底再无法翻身。

    动手不行那么动嘴都总可以,鲁修林决定要用最恶毒的语言把宇文温‘此獠’骂个狗血淋头,他要看看对方的狼狈模样看其是如何的惊慌失措。

    你不是编了个决战西阳之巅么?那我便要编一个决战武昌之巅的故事让世人都知道你是如何在武昌城下兵败如山倒,是如何为保性命恬不知耻的跪地求饶!

    援军步兵已到南门处有将领掷鞭下马领着人走上前,樊亮整了整铠甲迎上去而鲁修林也紧随其后,领兵的将领跟他很谈得来所以要充当引见人的角色。

    宇文温完蛋了他的仇没法报但也算是报了,如今得为自己的前途考虑为鲁氏以后的发展考虑,鲁修林要尽可能和郢州将领们攀上关系多找些靠山。

    “梁将军。这位是武昌太守樊明府。。”鲁修林挤出笑脸介绍着,面前这位将领姓梁,对他主动带路参战的表现很赞赏,他决定要深入发展双方的良好‘关系’。

    “原来是樊明府,末将史万岁,奉宇文使君之命特来接管武昌城。”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