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二十章 鹦鹉洲之战(续)

    鹦鹉洲上杂草丛生一片荒芜,登岸的陈军士兵在周军攻击下伤亡惨重,他们以一千兵力靠岸攻上来原以为至少能和对方势均力敌未曾想敌军的数量是他们的三倍。

    他们划船向鹦鹉洲冲来时洲上只有零星箭矢射来,待得战船冲滩士兵跳下船来向前冲之际蹲在杂草丛里的周军士兵起身放箭,密集的箭雨过后陈军士兵伤亡惨重剩下的除了跳水逃生的幸运儿外都被周军赶上来取了性命。

    战船上的陈军将领见状克制住了再派人的冲动而是命令战船继续向前,周军为了取胜连派兵上鹦鹉洲用巨弩射箭的招数都用上了看来是狗急跳墙而己方没必要如此。

    他们不打算浪费太多兵力到攻占鹦鹉洲,水战就要全力对付敌军战船若是再派三千人上洲厮杀还不如乘着战船拼命,若是陈军胜了那么要对付这些沙洲上的周军就是瓮中捉鳖。

    着火的巨箭时不时射到陈军战船上而士兵们忙着灭火也再没被派去鹦鹉洲上杀敌,不久之后前锋快船已经和周军车船交战,双方先是强弩对射慢慢接近然后便是近战。

    蒙冲、斗舰在水上速度快掉头也灵活不惧对方大舰上的拍杆直接贴上去,可就在士兵们抬头注视拍杆何时落下好躲避时忽然船舱喷出一阵白雾将他们笼罩在内。

    双眼和鼻子以及咽喉猛然刺痛起来,许多陈军士兵痛苦的嚎叫着滚落战船,冲在前头的快船大多被周军车船上喷出的白雾笼罩随即丧失战斗力。

    车船船速很快它们冲过鹦鹉洲西端在水深处掉完头正好和迟迟赶上的陈军大舰对上,周军战船以舷侧对陈军船头仗着拍杆多直接发拍向对方船头砸下。

    刚一交战陈军大舰便被迎头痛击,随后双方赶到的大舰开始船身交错发拍可陈军也没占上风,周军车船顶层甲板似乎是做了什么手脚拍杆砸上去只是打出一个坑却没能拍烂,可周军拍杆砸到陈军战船上却是直接一个窟窿。

    一轮发拍过后陈军的拍杆缓缓拉起可周军的拍杆拉起的速度明显快得多,陈军的拍杆还没拉到位对方的拍杆再度发拍,攻的效果不行还没人快可防又防不住,数轮对拍下来陈军大船们开始处于下风。

    两军的快船如蒙冲、斗舰等缠斗在一起倒是杀得难分难解可水战的决定力量大舰被击沉的越来越多局势开始不妙,周军车船解决了陈军大船开始对付小船它们无须划桨操帆便可前进仗着船身巨大碾压挡在面前的“小身板”。

    陈军快船被周军快船缠着也没办法对付大船反倒是被对方居高临下熔铁洒来又兼之拍杆连番发拍哪里挡得住。一边是周军快船钩拒勾着船帮动弹不得另一边是周军大船肆无忌惮的发拍,陈军战船无法招架纷纷化为烂木板船上士兵非死即伤。

    鲜血染红了大片水域到处都是战船残骸和尸体,鹦鹉洲西端水面的交战很快便见了分晓:陈军的大船先被击破大部随即小船扛不住对方大船的攻击而鹦鹉洲上时不时射出的巨箭又将他们骚扰得阵型散乱于是开始溃败。

    周军乘胜追击全军绕过鹦鹉洲完全居于上游开始满帆顺流进攻而陈军残余战船只是仓促抵抗了片刻便被完全击破,见着已占上风周军开始向下游冲去。

    下游。鹦鹉洲东端江面,周、陈两军主力战船正斗得难分难解,陈军的大舰数量多可发拍速度慢也很难一击拍破对方,周军的大舰数量少一些可是发拍速度快又能扛所以双方相持不下。

    陈军原本想仗着大舰多其中装载的士兵也多来个接舷战直接夺船可对方的大船却如同乌龟般背着个壳,上面铺着生牛皮又布满尖刀无法跳帮短兵相接只能靠着拍杆来破敌。

    周军战船有硬壳保护其中的士兵不怕拍杆可陈军战船每被拍一下除了船身破损还有许多士兵连带着丧生、受伤。交战一个多时辰后情况开始不妙。

    陈军主帅鲁广达看着右舷被拍沉的那搜周军大船面色凝重,这艘状若乌龟的周军大船在被他的座舰拍沉之前已经弄沉了两艘陈军的金翅大舰。

    他水战经验丰富所以对周军大船为何收拍杆的速度如此之快很在意,相同的时间内己方拍两轮对方几乎能拍五轮也就是说周军大船发拍的速度是己方的两倍。

    周军的乌龟船能打又能扛能够“一换二”,陈军的大船虽然数量上要比周军大船多些但远没到两倍的优势所以再这样互拍下去怕是要完蛋。

    此战陈军的战术很简单,鹦鹉洲东端主力大船决战,一部分战船乘风向鹦鹉洲西端前进迂回,己方大船数量多若是能胜当然最好如果战局胶着的话可以由迂回战船绕过鹦鹉洲西端来个顺流而击打对方侧翼。

    周军的战术也是如此但鲁广达对己方的迂回战船有信心因为他们算是顺风,在同时都是逆流前进的情况下陈军战船可以帆、棹并用速度上要快得多。

    抢先绕过鹦鹉洲站住上游位置这样在随后的水战中优势很大,等到解决了周军的迂回战船再顺流而下那么胜负已分,鲁广达对己方水军的能力很有信心所以就等着瞭望手带来好消息。

    “将军。按着时间算来鹦鹉洲那边的胜负已分,周军这次要输得精光了!!”有部将信心十足的说道,己方是顺风战船也多肯定能赢。

    然而桅杆上的瞭望手随后传来的却是坏消息:上游鹦鹉洲西端确实胜负已分可赢的是周军,如今对方已经绕过鹦鹉洲开始顺流而下了。

    看竖起的风帆,周军的迂回船队中大船的数量还不少,似乎方才的交战中对方的损失没那么大。

    “怎么可能!!”

    众将均是面面相觑,双方的迂回船队看起来数量差不多,周军打赢了也就罢了怎么会损失如此少,他们的同袍又不是鱼腩哪里会输得这么惨?

    “无妨,留守水军会拦住他们的。”鲁广达按下心中不安强作镇静说道。他不是傻瓜一上来就全军出击所以留着后手,夏口水寨里还有预备船队就是防着周军迂回成功抄后路。

    胜败乃兵家常事所以鲁广达留着预备船队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如今是用上了,夏口方向鼓声响起正是水军出击的信号。有了这些后备战船拦截周军的迂回船队那么胜负还未可知。

    “看来是要斗得两败俱伤啊。。”鲁广达看着前方一艘正在沉没的金翅大舰喃喃自语。如今他的座舰已经进入双方交战的核心地带,四处可见正在沉没的战船。

    大船在互拍小船在缠斗,双方已经混战在一处不时有惨叫声响起。就在这时瞭望手声嘶力竭的喊着上游周军在放火船,鲁广达闻言脸色一变他没想到对方竟然不管这处水域敌我战船交错直接放出火船来同归于尽。

    “火船有多少!!!”有部将高声问着瞭望手,他们的视线被旁边的战船挡住看不清上游情况唯有期盼瞭望手带来好消息。若是对方放出的火船少那么从夏口冲出来的后备船队可以将其拦下来。

    “多,很多。密密麻麻都是!!江面上看起来都是大火!!”

    “援军拦不住火船,它们冲过来了!!!”瞭望手说到后面语气已经开始惊慌起来。

    密密麻麻的火船顺流而下很快便撞入一团混战的船群中,虽然是纠缠在一起可火船毕竟攻击的是陈军战阵侧后方所以连帆大火烧起来后倒霉的以陈军战船居多。

    蒙冲、斗舰速度快可以散开躲避可大船们就没办法躲,双方大船正挤在一起在互拍不是想躲就能躲的况且船桨一时也施展不开,陈军的大船防火措施不是没有可那些三重楼船船身面积巨大哪里来这许多生牛皮铺在外围防火。

    船群之中的火势越来越猛借着东南风向西北方向烧去这对于陈军大船来说就是从退路烧过来,进退两难间败局显现,散开的双方快船互相追逐缠斗一时间胜负未分可要是打到后边大船没了就真的是回天无术败局已定。

    鲁广达站在座舰上感受着周围涌来的热浪看着周军那如同乌龟的特制大船出了神,那船上到处覆盖着生牛皮防火效果也不错难怪会选择同归于尽的战术。

    火势如果大起来光是生牛皮还不够可对方的乌龟战船上已经开始有人在往顶板倒水,有了这些措施对方的耐火程度可要比己方强,这一把火烧过来对方大船若是损失过半那己方大船怕是要全军覆没。

    没了大船的支撑光是靠蒙冲、斗舰是拦不住对方的大船继续前进。这把火烧过去后上游周军战船再冲过来那么一切就成定局。

    方才双方交战互拍时鲁广达得部下报上损失情况:大约是每拍沉周军三艘乌龟大船己方就要损失五艘大船。己方大船数目占上风可互拍下来已经开始吃不消,如今加上后方大火烧过来先倒霉的又是己方再这样下去只能是输个精光。

    手紧紧握着刀把,鲁广达沉默了片刻后终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撤退,能退回夏口的就回夏口,其他的便宜行事,实在不行就往下游走。

    众将闻言俱是情绪激动纷纷请战,他们认为如今局势不利但若是己方奋力前突也不是没有扭转战局的可能,将近四万规模的郢州水军若是就这么败了那对方控制了长江再运兵过来围困可是不妙。

    鲁广达苦笑着摇摇头下令鸣金,这是一盘必败的棋不需要硬着头皮下到最后才投子认输,虽然不愿意面对但己方水军确实是败了。战船还可以再造但要留得将士性命在,没有了熟练的士兵和精通水战的将领才是最要命的。

    他看出了周军的策略:用主力和己方在鹦鹉洲缠斗,侧翼绕行鹦鹉洲西端来个迂回直接放火来个玉石俱焚,对方的乌龟船提前做好防火准备就是为了硬扛大火。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简单粗暴的战术却很有效果,虽然鲁广达不知道己方侧翼船队为何在鹦鹉洲西端战败但事到如今多说无用只能尽早止损,登上逃生的小船后他看着四周战船群中燃烧的大火胸中燃起复仇的怒火:

    “上游还有巴州水军赶来,你们休想在江面上猖狂!”

    鲁广达乘坐小船在数艘快船的掩护下避开一艘艘烧成火炬的战船脱离了战斗水域逃入夏口水寨,回头看去只见江面上己方战船要么沉没要么被周军快船衔尾追击,开战前那帆影连天的景象如今已经化作残帆破板。

    将近四万的郢州水军就这么被击败了。溃散的陈军战船要是没能逃回夏口水寨就只能往下游武昌逃,想到这里鲁广达不由得对武昌的形势有些担忧。

    此次周军出动这么大规模的水军怕已是倾巢而出,鲁广达不认为对方所图只是为了掣肘夏口这边的陈国水军主力这么简单。

    只是为了报复性的攻打武昌?这不可能!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