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十二章 预言

    长安,大街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吴明和几个同伴手足无措的站在人潮之中东张西望,他们都是第一次来到长安第一次见到这么繁华的场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金发碧眼的胡商还有。。番邦女子。

    沿街开的酒肆,许多衣着暴露风情万种的番邦女子正在叫卖着各自店中佳酿,吴明算是‘见多识广’但被这些大胆**的女子一撩拨几乎是落荒而逃,他和同伴几个都是江汉一带生活的普通人哪里见过如此‘放肆’的番邦女子。

    ‘十五头领说得对,果然是万花丛啊!’吴明如是想,他们是宇文温精心挑选派来长安‘出任务’的人,一路艰辛来到长安还没入城就先被那巍峨的城墙震撼。

    天下间还有城池能比得上长安的规模么?

    江陵肯定不行,陈国的建康据说能和长安相提并论但他们没去过,还有那个久负盛名的洛阳据说也是能和长安相提并论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去见识一下。

    “几位郎君要买些什么货?本店什么都有!”

    “郎君,进来坐坐!本店有西域奇宝那是别处都买不到的!”

    “哟,这不是那谁么,好久不见了进来坐坐!”

    商家招徕顾客的手段层出不穷惊得吴明等人走在街上都不敢往路两边店铺望,那些人精般的掌柜、伙计一见着他们望过来立刻笑容可掬的迎上来拉着往店里带这让他们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吴明还算好的毕竟他做和尚时跟着师父四处云游也算是‘见多识广’,被人赶过被狗追过也硬着头皮去化缘那脸皮算是厚些但其他人就不行了。

    他们都是穷苦人家出身孤苦伶仃没见过世面,安州州治安陆在他们眼中都已经是热闹非凡有些不适应更何况这天下闻名的长安,跟长安一比起来总算是知道“萤火之光安敢与皓月争明”是什么意思。

    正走着一人忽然面色大变指着前方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如同见着鬼一般,吴明等人抬头看去也是目瞪口呆挪不动脚步,光天化日之下大庭广众自然不会有鬼而是他们见到了传说中的骆驼。

    不像马不像驴不像牛不像鹿背上长着两个肉瘤,果然像十五头领说的一般,骆驼,这东西在江南是决计看不到的!

    据说西域番商穿越大漠瀚海就是靠着这耐渴又能驮的骆驼将一箱箱奇珍异宝运来长安,他们生长在雨水多四处遍布水塘湖泊的江南根本就没法想象一眼望过去全是沙子的干旱大漠到底是怎样的场景。

    一队由五只骆驼组成的驼队正在领路人的牵引下迎面走来。骆驼脖子下的驼铃叮当作响听起来悦耳非常,他们退到路边让这驼队前行顺便近距离看看骆驼什么样,看了一会吴明先回过神来示意几位同伴不要显得如此没见过世面以免让人以为自己是乡下人。

    确实,他们确实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但不能让人看出来。按照‘培训课’上说到的,长安城里鱼龙混杂贵人多如牛毛而游侠儿、泼皮也是数不胜数,这帮鸟人在热闹之地聚集‘讨生活’最喜欢欺生要是让他们发觉自己是乡下人那多半要出事。

    其实从一出门开始他们就被盯上了那尾巴到现在都还若即若离的跟着,对方倒不是破皮无赖也没有太大的恶意且在他们的预料之中——那是沛国公郑译派出的耳目。

    吴明昨日去沛国公府邸送信随后郑译派人给他们安排了住处,他们几个自然会被对方派人盯梢但却不在乎反倒要堂而皇之的上街走走。这也是为另一拨人打掩护:来长安的可不止现在正逛街的五个人。

    “别看花眼了,正事要紧。”

    一行人总算是从最初的震惊里回过神来,他们来长安还很多任务今日逛街可不光是来长见识而是有要事要办,郎主列出了清单让他们在长安东、西市买些小玩意带回去。

    那清单连要买的东西大概价格都列了出来吴明等人已经烂记于心,这都是些方便携带的东西带来的钱财也足够买下所以他们的任务也是很重的。

    “先问价,多问几家,明日再过来砍价,反正也不是马上回去。”

    走走看看问问时间很快过去,不知不觉他们一行人已走出坊市,前方行人都在往一个方向走去似乎那里有热闹可看。

    吴明直接拦下一名赶去那方向的路人问道:“请问。那边出了什么事?”

    他说话的口音已经变了个样带着关中韵味故而那人也不着恼将事情原委说了出来:今日是窦府的小娘子招亲,大家都赶着去看热闹。

    窦府?!

    听了这个称呼吴明等人交换了一下眼色,有人问这窦府招亲有什么热闹看,那人便说招亲的要求很特别是要射箭,窦家在屏风上画了两只孔雀,上门求婚的富家郎君能够两箭都射中孔雀眼睛的就是窦家的女婿了。

    吴明到是心思活络很快就提出了疑问:“射箭?万一有几个人都射中了怎么办?”

    路人笑了笑说首先有资格去求婚的富贵郎君可不会太多,窦家地位高贵可不是一般人家想攀就能攀上的,其次,能有资格射箭的肯定已经事先筛选过绝不会让歪瓜裂枣、旁支庶子之类的去占便宜。

    “窦柱国可是一州总管,又是上柱国。窦夫人身份高贵是前朝文皇帝的公主,这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有资格去射箭的。”

    吴明和同伴没有犹豫而是决定去看热闹,他们是明面上的人所以要不怕多走动,如果有人盯上了他们最好这样暗中行事的同伴就轻松许多。

    窦府在哪里他们当然不知道但跟着看热闹的人走便来到了目的地。此时的窦府门前已是人山人海热闹异常,门外的街道上已经拦了一截作为射箭的场地旁边挤满了人,窦家如此行事也算是堂堂正正的招亲表示绝没有‘内幕’。

    吴明等人挤了一身汗总算是进入前排选了个好位置准备看热闹,场地的一头果然是放了个屏风其上的两只孔雀栩栩如生只是射箭的人却没见踪影,正当众人等得不耐烦时锣声一响窦府管事扯开喉咙让大家安静。

    “今日郎主招婿要来个射箭遴选,大伙为窦府做个见证!”

    “好!!!”众人兴高采烈的欢呼着。正所谓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可大家都是头一次听说有这般选女婿的,大户人家招女婿他们有份作见证都是觉得与有荣焉,没过多久比试开始。一个个身着箭装的英俊郎君开始射箭。

    弓箭可自备但只能射两箭,有的一箭未中在众人的哄笑声中红着脸退场,有的是只中一箭有的是第二箭失之毫厘让人扼腕不已,上场射箭的郎君一个接一个可过了十余人都没一个如愿。

    正当大家以为今日窦府招婿要落空时又有一名郎君走上前来。吴明看过去只见那人十六岁左右年纪,眉样貌堂堂一身箭装将其映衬得英姿勃发。

    那郎君一上来也不拖泥带水弯弓搭箭只是向屏风一瞄便放箭随后命中一只孔雀眼睛,就在旁人以为他会先酝酿一下再放箭时却见第二只箭如流星般飞出钉在另一只孔雀眼睛上。

    场面先是一片沉默随后爆发出如潮的欢呼声:“中了,中了!!”

    人人都在问这位箭法高明的是谁家郎君,有见多识广的说眼前这位来头不小是唐国公李渊。也是当今皇后的外甥,太子的表弟。

    ‘唐国公?竟然是他?果然是他?’吴明听着这个称呼却是愣住了。

    眼见着唐国公两发两中大家都以为窦府的女婿就这般定了可未曾想射箭还在继续进行,窦府管家说这是为了公平起见免得先上场的‘捷足先登’,众人便祈祷着又有人射中然后优胜者之间再来比试那么他们就有好戏看了。

    然而后继上来的郎君们却无一成功,也许是技艺不精也许是压力太大再无人能两发两中,直到最后一个求婚者失败后窦府仆人敲锣打鼓将先前那名郎君迎了进去。

    “中选了,是唐国公李渊雀屏中选了!!”

    窦府招婿,唐国公李渊雀屏中选,众人四下散开去分享这段佳话留下木然伫立的吴明等人,他们不是第一次听到‘雀屏中选’这四个字因为在离开巴州之前就听人说起过。

    “你们啊。到了长安,若是正好碰到窦府招婿可得去看看热闹,唐国公雀屏中选哟!”

    。。。

    长安一处街坊内,一名年约五十左右的男子正在院子里浇花,院子不大但打扫得干干净净四下摆着许多花盆其中许多盆栽已经含苞待放。

    正专心致志浇水间一名仆人急匆匆走来在其耳边说了几句话后他放下水壶拍了拍前后衣袍向房内走去,片刻之后仆人领着一人走了进来。

    他打量了这个年轻人片刻后问道:“请问小哥找吾何事?”

    “小的奉郎主之命登门拜访。”年轻人行了一礼后说道,他将一件玉佩摊在手心展示出来:“这是信物。”

    男子拿起那玉佩仔细端详了一会悚然动容,先是把玉佩交还随后问道:“郎主如今可好?”

    他说的是“郎主”而不是“你家郎主”,而年轻人也没有丝毫意外随即说郎主很好如今已在黄州总管府的巴州上任,上次来长安时因为情况特殊怕给您招来祸端便没联系。

    “一眨眼都两年多了。。”男子喃喃自语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他便是大象二年四月西阳郡公宇文温离开长安去安陆时留在长安善后的府邸老管家。

    听得年轻人说郎主如今已经有了两位小郎君他面露喜色正要招呼仆人准备贺礼时却被对方婉拒:“郎主说不许老管家破费,您为府里操劳了一辈子如今也该安享晚年,小的此次带来是问候老管家顺便捎来安陆的一些特产。”

    “郎主可有事需要老朽效力?”

    “老管家,郎主在江北之地极难见到西域番商。如今有些东西得向番商购买但只能在长安才能见到,郎主列了个清单请老管家帮忙打听。”

    男子接过一张纸,其上密密麻麻写着蝇头小字,他看了看面露难色:“这些。。东西市未必能见着有卖。。”

    年轻人点点头随后解释道:“郎主知道,这些东西都不急在一时,所需费用小的也已准备好只是请老管家帮忙跟那些番商订货。平日里也留意些。”

    “莫非你们在长安等着?”

    “正是,老管家若有消息或急事可以到这个地方传消息。。。”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