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十章 耕战

    某人云‘现代’战争就是耕战,所谓耕战中耕即为耕田战即为作战,耕战便是兵农合一既要保证经济力量也要保证军事力量,宇文温在地少人稀的巴州做刺史要有所为就必须为了耕战压榨一切力量。

    首先压榨的就是他的几个骨干,别驾许绍忙忙里忙外白日外出夜里还要挑灯写东西,他的职责是组织修葺水利,完全整治西阳城外的三台河来不及了但要赶在夏天雨季来临前把年久失修的现有沟渠弄好。

    龙头山下的田氏知道修葺水利对他们有好处毕竟三台河先流过他们的农田才到西阳城,见着州衙是要下大力气清淤整治也动了心,先是派出青壮由州衙指挥随后全族老少一起上按着许绍的指挥开始治水。

    有了充足的人手,有了实打实的铁制工具,以目前的修葺进度来看可以赶在雨季来临前完成只要不是发大水那就能保得西阳郡地界田地平安,许绍对这算是松了口气但接下来还有大事要忙。

    安州总管府发布告将两年多以前周军攻克江北各州掳去做奴仆的百姓释放回家,半年前从荆州总管府迁来的人口也要打散了安置在各州,靠着刺史宇文温在安陆‘据理力争’给巴州要来了将近七百户人。

    这些人是百姓不是囚犯所以安置要用心,许绍作为别驾是民政官所以承担了安置这些人的重任,不光是安家落户还要安排事情让他们做,看起来轻松的事情做起来千头万绪即便是有了家里派来的幕僚也是差点忙不过来。

    和他同样忙碌的是治中郝吴伯,整治鼓胀病灭钉螺的工作一开展几乎让他绝望:有钉螺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所幸宇文温建议他分期进行所以如今采取的是排查示警。

    在已开垦的农田以及人畜活动多的地方必须要灭钉螺,至于其他荒滩芦苇地则是立标记示警,已经患病的百姓集中起来居住其原住地也必须灭钉螺。

    灭钉螺要么土埋要么投生石灰处理,为了灭钉螺他几乎把周边石灰窑的货都买光了成日里指挥手下去投石灰,这还得抓紧因为按照宇文温的说法接下来黄州、安州、襄州总管府都要开始灭钉螺所以到时后生石灰恐怕会供不应求。

    “郎君,饭菜要凉了。”一名仆人说道,他见着郝吴伯吃午饭吃着吃着又开始发呆赶紧提醒,郎君自从开始做官后几乎每日都在忙如今看上去只是数月时间竟然有些形销骨立的感觉。

    老主母见了可不知得多心疼!

    “阿六。可不许多嘴和家里说,要是母亲知道了什么你就等着受罚吧!”

    “小的不敢。”

    郝吴伯说完继续吃饭,这几个月来他终于开始觉得疲倦了但心中依旧热血沸腾,经世济民这是古贤的立世准则也是他的目标。多了这么多年的书不就是为了施展抱负么?

    鼓胀病,江汉一带常见的绝症,三吴他没去过但是听父亲提起这种病在那里也是经常会让整村人死绝,若是扑灭钉螺真的能够治疗,不。是预防鼓胀病那可是一件造福百姓的功德。

    正想着一名吏员进来禀报说新一批生石灰运到,郝吴伯匆匆吃完饭领着人出了州衙向北门走去,一路上只见许多破败的民房被人们破拆而那散发着恶臭的沟渠也在清理着。

    一名身着官服的男子正对着沟渠指指点点其身边的数名吏员则是频频点头,那男子见了郝吴伯行了个礼随即继续指挥着人干活。

    他是主薄郑通,如今负责‘西阳城清洁改造工程’,其一是将卫生状况差的里坊拆迁重建,其二是治理城内的排水沟并进行改造防止内涝,其三是清理垃圾堆排干污水,其四各街坊大扫除把人畜粪便清理干净,其五就是灭鼠。

    一只老鼠两文钱小的一只一文。无论死活拿到州衙就能领钱,收老鼠的郑通如今被百姓称为‘鼠掌柜’,改造工程的耗费从去年用白龟‘献来’的琉璃镜义卖所得中支出。

    郑通住持这项工作弄得面容憔悴,白日要领着人拆房清淤又要和里长研究各处沟渠走向到了晚上又得研究草图规划出一套能够合理排污的沟渠体系,亏得他做过基层事务官否则根本就理不出头绪。

    西阳自然是比不上江陵但在郑通看来城池排水系统也不算太差,可听了宇文温的要求后他也是坐立不安:要是雨季内涝而四处都有的垃圾、粪便、死去的牲畜泡着那万一闹出瘟疫可都是要全城死绝的。

    破烂不堪的房屋全部要拆一来防火二来重建后的房子能让百姓避风避雨,现有的沟渠要清理里面的玩意全都弄干净需要扩建需要改建的也一并进行,臭水塘和到处都有的垃圾堆要填掉或清掉免得滋生蚊蝇,至于老鼠么最好一只都没有所以为了鼓励灭鼠开出高价收购。

    这一切要在雨季前弄完,郑通在城中走访了数日熬了几晚才和吏员们敲定了方案接下来就是实行。亏得宇文温威望高兼之杀了一批地头蛇加上州衙财力雄厚人手足这项工作才顺利开展,可就算如此时间还是很紧迫所以郑通也是忙得饭都吃不好。

    收来的老鼠要集中扑杀,清理的形形色色垃圾要处理,百姓们随意大小便的习惯一时半会又改不了还得督促。拆迁时哭喊着要和祖屋共存亡的人要想办法劝走,一大堆鸡毛蒜皮的事情都要解决他只恨不能分身成几个人一齐上阵。

    忙了这么多天,郑通几乎连家里两个小娃长什么模样都快记不住了。。

    比他还要忙的是杨济,他是州司马按说民务不需要管但是肩负着插秧法的指导责任让其忙得不可开交,官田要用插秧法,巴河城外虎林军士兵分的田也要推行。唯一掌握插秧法要点的杨济成了大忙人。

    每日忙着指导育秧又要到现场解决疑难来来往往大半日就过去了,然后他还得整顿城防,幸亏这项工作主要由长史任冲负责要不然他晚上也别想睡觉。

    前任刺史已经修葺过西阳城墙所以现在要整顿的是箭楼,原先悉数破败的箭楼要推倒建起耐火的砖石结构箭楼,各要害之地建起封闭的哨楼免得被内贼袭击轻易得手。

    鉴于除夕夜那场叛乱的经验教训各里坊的防卫措施要加强望火楼也要改进,这一切都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和人力物力财力。州兵们连着军户家属都被动员起来参加改造,原先查抄田元升等人所得家产正好派上大用处。

    常备州兵人数不多若是敌军来袭围攻城池还要组织青壮协助守城,杨济正在酝酿等农闲时开始组织‘速成班’让西阳城里的青壮具备基本守城能力,刺史宇文温对此是大力支持也是把担子扔给他单独挑美其名曰“本官看好你哟!”

    虎林军是把进攻的刀那么巴州的州兵就是以防守为主。虎林军若是在外作战那么守城的重任就落在州兵以及青壮手中,若是不能把西阳城守好那么宇文温在外哪里放心得了。

    他的家眷都在城里,要是玩脱了像三国时马超那样全家陷在城中被人杀个精光那可是死的心都有了,西阳城的安危宇文温直接交到杨济手上。

    兴修水利、扑灭钉螺这是为了种田增收扩大农田面积做准备也就是所谓的耕,而战则需要兵。整顿州兵和城防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宇文温开始扩军了。

    巴河城,许多人携家带口的在城中安家落户,这些人是从襄州迁过来的襄阳水军士兵及其家属,也是宇文温仆人张鱼的老街坊。

    襄阳水军经过襄州刺史宇文明的整顿后待遇改善了许多但很多人还是愿意举家搬迁来巴州投靠小宇文使君麾下,按照张鱼的介绍他们知道这里有足够的湖泊打渔。

    如果有得选没有人愿意以船为家,如果可以的话谁都想有块自己的土地种田,再不济也要有片鱼多的水域打渔,襄阳水军平日里兼职做渔民只是一条汉水哪有那么多鱼让许多人分。

    但是这巴河城东的湖泊今后就是他们打渔的地方,打得多少城里收多少,如今小宇文使君在巴河城分了房子给他们住而据说往后开垦荒地成良田若是立功就有资格分。

    有了房子和稳定的鱼获再加上盼头。这些定居巴州的襄阳水军士兵劲头十足,小宇文使君要以他们为骨干重建巴州水军但一时半会还不用和陈国水军硬杠,如今他们的任务就是打渔,巴州湖泊很多也不用到长江上辛苦。

    张鱼忙里忙外的帮着老街坊安家,巴河城如今归了他的郎主已经开始安置虎林军士兵亲属以及迁过来的数百户襄阳水军士兵,原先的巴州水军也经过整顿一同搬了进来,按照郎主的规划等忙完这一段就要开始在巴口建立堡垒作为巴州水寨。

    “如何,小鱼儿你的街坊们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军主陈五弟问道,他如今被任命为巴河城主负责城中大小事务,襄阳水军迁过来安家的数百户是宇文温特地交代要办好的。

    张鱼笑着说一切顺利等住了几日适应后大伙就可以去湖里捕鱼了。陈五弟闻言点点头,他和其他立功将士都在巴河城有了房子和田地,如今分了田地的将士已经呼亲唤友过来定居所以巴河城现在可是热闹非凡。

    按照宇文温的规划,巴河城还要扩大。城外的田地已经分得差不多而接下来在虎林军军营外围那些荒地即将开垦,待得别驾许绍将三台河治理好以后便要化荒滩为良田,而那些良田就等着立功的虎林军将士去分。

    军营外濒临三台河的荒地其实很适合开垦只是因为雨季水患又加上不知道有没有那可怕的鼓胀病所以一直无人问津,若是水利修起来又把零星芦苇荡里那密密麻麻的钉螺扑灭那么化作千顷良田是指日可待。

    有了可以分田地的期盼虎林军上下都是憋了股劲就等着作战立功,即便是陈五弟自己也是热血沸腾,他原是安州军里一名普通士兵后来随着西阳郡公宇文温入北江州深入虎穴立了功随后组建新军成为将领一步步走到现在。

    然后他要跟着宇文温继续走下去立下功劳为家人挣下家业。不光是他所有的将士们都是这么想所以训练起来格外卖力如今大伙都是等着那里有事就杀过去立功。

    “扩了军,能做的事情就更多了。”陈五弟看着西侧巴水对面旷野里的军营喃喃自语。

    。。。

    军营,新募的士兵正在列队听训话,他们是听闻西阳郡公宇文温的军队又要招兵后踊跃报名最后通过筛选入选的幸运儿。

    一年下来,跟着西阳郡公当兵的同乡那不错的待遇让他们羡慕不已所以能够入选个个都是兴奋不已,同时被招募的还有从荆州那边迁来巴州的一些百姓中选的青壮如此加在一起足有两千之众。

    幢主田正月站在台上拿着纸喇叭宣扬着军纪,这些新兵由他负责训练所以也是斗志昂扬,若按五户养一兵的标准来说虎林军原有三千人已经是户数不到两万的巴州能够养的脱产兵数量极限,如今新募的两千人完全是靠主帅宇文温自筹钱粮来养,所以他要把这两千人练成战兵而不是废物。

    “入了虎林军不练掉一层皮就不算合格,你们做好准备了么!”

    “做好了!”回应有些稀稀拉拉。

    “太小声了,再说一遍!”

    “做好了!!”这次回应如雷贯耳。

    “很好,现在各新兵队开始点名!点到名的都大声回答!!”

    按照之前练兵的成功经验这些队正都是从虎林军老兵里选拔而成专门带新兵训练,一年前他们还是什么都不懂的穷苦百姓,入虎林军疯狂操练了四个月就上战场连番血战下来才有了今日的成就。

    按照之前的训练步骤及经验教训他们对于将眼前的新兵练成合格的战兵充满信心:所以我们当年受过的苦你们都要受一遍!

    此起彼伏的问答声响起,新兵队正开始对各自下辖的新兵队点名,被点到名字的新兵大声的回应着,这样一来是让队正认识他们二来也是让同袍间相互熟悉。

    “刘葫芦!”

    “有!”

    “梁三贯!”

    “有!”

    “张须。。陀!”

    “有!!”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