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一百六十章 安民告示

    惊心动魄的一夜过去,惴惴不安的西阳城百姓迎来了新年的第一个早晨,下了一夜的雪已经停了按照往日应该是人们出门做事的时候但是积雪的街道上依旧冷清。

    没有人敢轻易出门因为他们害怕被乱兵撞上丢了性命,昨夜街道里那让人不安的动静弄得许多人躲在家中瑟瑟发抖,年轻娘子都被家人往脸上抹了灰涂得黑乎乎的往稻草堆角落里塞就怕被闯进来的**害。

    昨夜折腾了后来听得有人敲锣打鼓在各处街坊高声喊着贼人已束手就擒、官府已经控制局面让大伙放心等等但是百姓们还是决定‘以静制动’先看看再说。

    宇文使君是个好官大家都希望他没事,但是事情还没落实之前百姓们生怕贼人打着宇文使君的名号诳他们出来掳走所以都当了缩头乌龟。

    这一情况很快扭转,州衙派出吏员在各个里长的带领下挨家挨户拍门,一来是通告局势稳定二来是查看家中是否有人潜入或者是挟持家属不许他们声张以免暴露行踪。

    “大家要相信官府,相信宇文使君,该干什么干什么别躲在家里发抖!”

    “昨夜闹事的贼人都被抓了,宇文使君安然无恙,大家莫要听信谣传更不要传谣!”

    “官府有令,大索全城捉拿贼人同党,城门关闭三日有事要出城的先到里长那里登记然后等州衙批了条子凭着条子从北门出去。”

    “丑话说在前头,要是谁敢窝藏贼人的以同谋论处!”

    有了情况说明又见着里长拍着胸膛保证局势稳定,人们先是将信将疑的向街道上张望见着市面上除了巡逻队多了些之外确实没有什么异常便定下心。到了巳时街上已经热闹起来。人们聚集在一处处街口看着安民告示。

    其实是听。百姓们大多不识字哪里看得懂告示上那密密麻麻的方块字是什么意思,多亏有‘热心人’在一边不厌其烦的大声念出来他们才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

    首先是事情的来龙去脉:城里以军主田元升为首的一些大户因为宇文使。君上任后清除积弊断了他们鱼肉百姓的财路故而怀恨在心勾结城外的鲁氏、田氏以及江南武昌郡的陈军在除夕也就是昨晚发难。

    听得这里众人俱是满脸后怕的样子,城里大户对宇文使君有意见他们不奇怪,虽然大家都对宇文使君整顿大户拍手称快但也知道狗急了要咬人,还有城外的鲁氏、田氏两家豪强也是‘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些人要闹事是理所当然的。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田元升竟然把江南武昌的陈军给引来了,要是昨晚给陈军得了手满城的百姓怕是要给掳到江南也不知何时才能回到西阳。

    有了‘惊悚’的开头自然想听过程,‘热心人’干咳一声继续念起来:昨夜。田氏在城西门外佯攻而鲁氏在东门外军营缠着驻军,这两家的目的就是要牵制宇文使君让官府顾此失彼。

    然后田元升夺了南门放渡江而来的陈军入城,眼见着如狼似虎的陈军就要大开杀戒血洗西阳城抢钱抢粮抢女人,田元升的一个同伙建议大军直接去攻打宇文使君府邸等打下了再做别的事,也就是这个建议让满城百姓躲过大劫。

    “那人是谁啊如此好心肠!”有人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问道,这年头兵灾不断大家都知道没了拘束的士兵放纵起来有多可怕。

    “莫要急,听我慢慢念。”

    见得众人都屏气息声那位‘热心人’便继续念下去,按着告示所说,那人便是李方李东家因为良心未泯觉得田元升引兵入城会祸害百姓所以在起事前派人通知宇文使君早作准备。

    宇文使君见着事态紧急为了避免满城百姓生灵涂炭便示意李方说动田元升领着陈军来攻打他的府邸,要用自家府邸的伤亡换得百姓们的平安。

    听到这里百姓们都是为之沉默随后有人高声大喊着“打死田元升这个祸害”。众人也是群情激奋的喊起来,他们一来是为宇文使君牺牲自家保全百姓的‘大义’感动二来是为田元升的所作所为激怒。

    王八蛋。平日里骑在我们头上拉屎拉尿好容易来了个为民做主的宇文使君你竟然带着陈军来要害了他的性命!该死!真的该死!

    宇文使君可以为了百姓把陈军引到自家,田元升为了一己私怨却引陈军入城让百姓险遭兵灾,两相比较谁好谁坏一目了然。

    在‘热心人’的呼吁下人们好容易平静下来听他继续念:陈军在内应的带领下将宇文使君府邸团团围住,双方攻防了一个多时辰斗得是血流成河府邸护卫伤亡惨重眼见着就要抵挡不住如狼似虎的陈军。。

    “然后呢?然后呢?”有百姓见没了下文急得直问,大家都想知道宇文使君府邸后来情况如何了,‘热心人’缓了缓随后继续念下去将事情后续发展说了出来。

    原来那个为宇文使君做内应的李方见着情势危急正是焦头烂额之际,杨司马领着州兵突破田元升党羽的重重拦截赶来,轻易通过了李方把守的路口来到宇文使君府邸把陈军杀了个措手不及。

    双方在府邸内外展开混战其场面之惨烈当真是让人热血沸腾,就在此时城东郊外围攻军营的鲁氏族兵也被衡州刺史周法尚派来支援的奇兵袭击当场崩溃。

    “原来是周都督家的二郎君!”有年长的感叹道,年纪小些的见状摸不着头脑便问周都督是谁,那些年纪大的人露出一副历经沧桑的表情说起往事来。

    周都督,就是故梁西阳太守、陈国江北道大都督周炅,他二十几年前就是西阳太守后来历经变迁成了陈国镇守江北六州的将军常驻西阳城,大约七八年前江北六州被定州刺史田龙升带着投入齐国,被任命为江北道大都督的周炅领兵杀来把田龙升打得落花流水。

    “那一次,周都督就是在西阳城外将数万贼人击败,周二郎周法尚便是在此战领着周家部曲将协助贼人守城的鲁氏族兵打得落花流水,对了,周二郎便是如今的衡州刺史。”

    这都是往事了,许多人当年要么没出生要么还是小屁孩不懂事听得老人们如此说都是点点头:“怪不得,那鲁氏助纣为虐,周二郎派来的兵干得漂亮!”

    “鲁氏助纣为虐,官军一举将其击破之后顺势夺下巴河城!”被夺了风头的‘热心人’高声念着将注意力又吸引到他这边。

    众人听说鲁氏老巢巴河城被官军拿下均是精神一振但还没来得及问问题就听对方话题一转又说到城内情况:城内官军和陈军恶斗一番之后终于占了上风,就在这时原先在外佯攻西阳城西门、北门的田氏族兵被宇文使君‘晓以大义’抛下私怨阵前倒戈。

    听得人说田氏阵前倒戈随即摸到南门将守门陈军打跑然后烧掉江边战船连同赶来的官军来了个‘关门打狗’在场百姓均是一愣,他们知道田氏宗长和宇文使君有私怨但没料到竟然会来了个大逆转。

    “这。。田宗长的儿子不是要被宇文使君拉出去砍了么。。他们田氏竟然愿意听宇文使君的话?”

    议论声起,大家都知道田氏宗长田宗广只有一个儿子而且就要被宇文使君‘正法’,也就是说田宗广就要绝后了他竟然还会‘讲道理’?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宇文使君行事光明磊落哪里怕那些魑魅魍魉作祟,有识之士自然是争相追随了!”

    “说得对,说得对,宇文使君一心为公自然有许多人相助,哪里像那田元升卑鄙小人众叛亲离!”

    百姓们闻言都是点头,他们不懂什么大道理反正见着宇文使君得了许多人相助转危为安就是高兴,正所谓好人有好报宇文使君这样的好官披荆斩棘将宵小绳之以法他们当然欢欣鼓舞。

    “所以,昨夜发动叛乱的田元升等主犯以及来袭的陈军都被俘虏打入大牢。”热心人说得口干舌燥终于是念到了结果,“现在官府正派人抄家并搜查田元升党羽所以还请大家帮帮忙,见着那些形迹可疑的人立刻报官!”

    众人都是用力点头,宇文使君要抓坏人那就一定要帮忙,这大过年的都是田元升等人折腾才让大家不安生,上阵厮杀大家不是那块料但是痛打落水狗总是可以的!

    相同场景在西阳城各处重复上演,贴安民告示的不止一处,为大家讲解内容的‘热心人’也不止一个,只是一顿饭的功夫西阳城上上下下都知道了昨夜发生了什么事情,先前被许多人私下传的谣言也不攻自破。

    大家都知道贼人束手就擒,也知道田元升一众主谋被抓,还知道一并被俘的陈军主帅竟然是陈国皇子、始兴王陈叔陵,整整一个上午官府都在抄家,据传光是田元升家中就抄出了几车的值钱货。

    那些策划叛乱的主谋、同党一个都没跑掉,其家眷、仆人已经被官府验明正身后另行关押,有趁乱脱逃的也没能逃出城而是被‘西阳群众’扭送官府。

    百姓们都在议论宇文使君平定叛乱之事可到了后来更加脍炙人口的则是深夜发生的一件事情,那可比田元升叛乱刺激多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