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一百五十七章 洗地了!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西阳城南门,束手就擒的陈军士兵被缴了械一个接一个被绑成串在周军的押解下向军营走去,原先在内应的帮助下入城准备大开杀戒的他们如今都是垂头丧气目光呆滞。

    除夕夜被派来江北玩命现在果然玩出事来,一家老小还在南岸的武昌等着自己回去团聚如今做了俘虏那猴年马月才能见到亲人。

    巴州司马杨济站在一片狼藉的城门上看着士兵清理尸体同时吩咐着州兵们分队在城中巡逻维持秩序:“你们打着火把边走边喊话让百姓们都知道局势已经稳定。”

    “要是见着形迹可疑之人立刻拿下,若是有逃入民居躲藏的贼人见一个抓一个,记得让百姓们注意提防莫要给人窜进院里藏匿害了性命。”

    “马上烧热水分给各位将士御寒。”

    “发信号告诉使君局势已定。”

    “俘虏要严加看管,有谁敢反抗的就地处决!”

    一条条命令发布下去,将领们依次走下城楼召集部下执行,杨济作为州司马管理城防倒也名正言顺(虽然应该是上一级的长史说了算但州长史任冲不管事),正说话间听得城下有喧嚣声他低头一看却是两个人一逃一追。

    跑在前面的是州兵梁定,在后面追的是队正全有,先前负责守城门的全有因着被梁定勾结贼人下药导致城门失守如今正不依不饶的追打梁定要出气。

    如今守门的州兵们笑哈哈的看着两人绕圈追逐,他们都是街坊邻居从小光屁股拉屎的交情自然是熟的不能再熟所以都在等着看热闹,梁定身手比不上全有绕着圈跑了几下被对方一脚踢翻按在地上狂揍。

    “哎哟!莫要打脸啊!”梁定双手护着脸不住求饶,“阿有!你打我我要找全伯告状!”

    “枉费我那么信你。打死你个王八蛋!”全有一边喊着一边抡着拳头往对方身上招呼,。前出事后他奋力向城楼上跑要去敲锣示警未曾想被梁定扑倒导致田元升手下抓住了他然后打开城门引陈军入城。

    一想着被信任的人出卖他就火冒三丈,虽然后来官军扭转了局面而梁定又再次反转成了官府的内应但他还是接受不了也就是放不下面子所以要揍人出出胸中那口恶气。

    “打够了,打够了!是杨司马吩咐我做内应的你拿我出气作甚!”

    全有正要抡拳却被人抓住手腕,抬头一看却是杨济笑眯眯的看着他,全有讷讷的收手起身而梁定如蒙大赦的爬起身来。

    “这是莫要怪梁定。他被田元升要挟进退不得是本官让他将计就计。”杨济笑着说道,拍了拍全有的肩膀又赞许的说:“全队正,今夜你表现不出错,你两个的表现让田元升没有起疑。”

    正所谓将计就计,田元升要夺城门那么杨济便让城门如其所愿‘失守’,只有这样接下来的戏才好演。

    全有听着杨司马的赞许有些惭愧不知说什么好,听得对方问今夜还有没有信心守好城门随即抬起头把胸膛拍得啪啪响大声保证没问题。

    “莫要怪梁定了,他也有苦衷的。”

    数日前,被罢职的军主田元升派人私下找到梁定以其家中老小性命为要挟让他配合做事。梁定纠结了许久后还是找到司马杨济吐露实情,杨济让他不要做声听从对方的安排。

    今夜对方假借州衙名义到南门送酒犒劳守军,梁定作为内应怂恿全有让士兵们喝酒,试酒时那坛酒是没问题但后来梁定打酒时手上多了个涂有药的葫芦瓢在坛中一搅就有了名堂。

    田元升手下交给梁定的药是断肠毒药后来被杨济换成了别的迷\药,后来全有装昏随后暴起冲向城楼时梁定硬着头皮阻止对方免得误了大事,最后田元升要杀全有时也是他苦苦哀求才保得一命。

    陈军入城,梁定找了个借口开溜而被五花大绑的全有和其他被药昏了的同袍给扔到角落所以后来的城门混战反倒没受波及,如今官军再度控制局势他们这队人也安然无恙倒是值得庆幸。

    杨济正劝勉全有等人之际城外有数骑赶到带来消息:东郊外巴口边的新军以及赶来增援的周家部曲已经攻下鲁氏老巢——巴河城。

    “巴河城拿下了!”站在一旁的李方和田宗广闻言俱是惊讶不已。今夜他们作为巴州刺史宇文温埋在田元升棋盘里的棋子关键时刻反水捅刀让田元升和陈国始兴王陈叔陵输得倾家荡产。

    鲁氏盘踞巴口东岸数百年如今一夕覆灭也是让他们唏嘘不已,这一场豪赌鲁氏可谓是损失惨重不过那是他们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既如此。那便随本官一同到使君府上报信吧。”杨济点点头,和旁边的将领交代了相关事宜之后便领着传令兵向城内走去。

    站在一旁的田宗广见状刚想说些什么却听对方先开了口:“差点把李东家、田宗长忘了,二位一起去吧。”

    田宗广和李方闻言俱是面露喜色刚要跟上去又听杨济补充道:“为防宵小作祟,二位带上些护卫以策万全。”

    杨济倒不是托大,如今局势已定不怕这两个有什么小动作,他本人亦有士兵跟随也不怕两人同行时护卫会在半途发难。至于到了宇文温府邸那就更不用担心——那里如今怕是没人敢久留。

    走到半路,杨济忽然停下脚步看向一旁的民房,随行士兵以及李方、田宗广也是循着方向看去却见一座座民房沐浴在皎洁的月光下除了顶上的积雪也没什么异常之处。

    杨济只是望了数息随即转头继续前行,当他们一行人走远之后先前杨济盯着方向的一处民房屋檐下阴影里钻出个灰衣人来,他如同壁虎般贴着墙壁静静地看着街道方向确认没有情况之后便翻上房顶离去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夜幕下。

    一炷香时间后杨济一行人来到西阳郡公府邸附近。在街道上放置拒马值守的士兵检查了杨济的令牌问明来意后让他和传令兵以及身后的李方、田宗广二人继续前行但随行士兵以及护卫被拦下。

    “杨幢主,统军有令,未得允许不得带兵入内!”

    他们都认得杨幢主也就是如今的杨司马,就连他身边跟着的士兵之中也有过半是新军的同袍都是熟面孔但命令就是命令,宇文统军(宇文温)下的命令必须不打折扣的执行。

    要是有人敢硬冲除非从他们身上踩过去否则休想!

    杨济带着传令兵还有李方、田宗广继续向前走,街道上满是血迹有许多士兵正在清理尸体,原以为这会是主要战场可越接近府邸那血腥味就越浓,来到大门附近时已经是浓得让人胃部不适。

    大门外街道上依次停着数辆马车,有几名护卫打扮模样的男子在扶着墙干呕,杨济见状有些无语又瞥见其中一人颇为眼熟便走上前问道:“吴明?你们怎么了?”

    那短发年轻人正是还俗的小沙弥吴明,听得人问抬起头见是杨济刚要说话随即面色一变又用手捂着嘴干呕起来,杨济正觉得有些奇怪要继续问话却见一人提着个篮子走出大门。

    那人正是张鱼,他见着杨济面露喜色:“杨司马?刚好郎主要派人找你,赶快进去吧。”

    杨济问篮子里是什么,张鱼满不在乎的说是浸了姜水的口罩,里面场面有些那啥所以许多洗地的护卫们见了头就晕闻了气味就想吐所以要这口罩遮挡。

    “哎哎哎,我说吴明你们这样可不行,方才吃的年夜饭都浪费了!”

    “想想,想想刚才吃的那肉羹,还有那豆腐脑,那么好吃的东西一年都吃不到几次哎!”张鱼充满恶意的提起了某种应景的食物,吴明等人闻言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然后又联想起了什么随即面色惨白弯腰干呕几乎连胆汁都吐了出来。

    杨济见着这般场景无奈的摇摇头随即转身向大门内走去,他几个刚走了几步见着里面的场景便愣住了,传令兵转身跑到外边扶着墙呕吐,李方算是稍好点只是双腿发软瘫倒被面色惨白的田宗广搀住。

    田宗广参加过几次‘大场面’的战斗所以各种惨状的死人算是见过可即便如此眼前一幕也是让他心悸不已,此情此景除了范围太小之外已经可以用尸山血海来形容。

    许多戴着口罩的士兵以及护卫正在‘打扫’着院内的残肢断臂如同扫垃圾般将一截截残骸装入箩筐里然后担着往门外走,联想到街道上停着的马车田宗广大约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了。

    这些人担着箩筐走在铺着草席的地面上那上面还有着一道道的红色痕迹,看着此情此景田宗广的胃也有些难受而杨济则是默默的看着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让一让让一让,洗地了,洗地了!!”有数名护卫一边喊着一边提着几个大木桶走来,待得众人退后便推倒木桶用里面刺鼻的浑水冲刷殷红的地面。

    “郎主说了,大伙辛苦些明日辰时之前把地洗干净!”

    “这血都渗下去了哪里洗得干净!”

    “不要紧,把地面挖了换新土!”

    “动作利索些,把墙壁上的血迹铲掉重新粉刷!”

    “那个谁,要吐去外边吐你把这弄脏了大伙百忙了!!!”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