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一百五十三章 增援?

    一支响箭划破夜空发出独特的尖叫声四周可闻,西阳城里百姓们躲在家中瑟瑟发抖,听得街道上时不时响起的脚步声没人敢开门或者开窗查看因为大家都知道出事了。

    自从新上任的宇文使君整顿积弊严格执行宵禁之后夜间的西阳城一片寂静,除了急事例如失火、有急病寻医之外街道上除了巡逻队再无他人,如此一来趁着夜幕四处作案的蟊贼没了踪影原以为就这样平静的过下去未曾料好日子没过多久就要完了。

    今夜这个失效的宵禁,人马四处行走的动静再加上各处隐隐约约的火光和呼喊声任谁都知道出事了,而且贼人动手的目标大约就是宇文使君府邸。

    多好的一个官,就这么没了。。

    十字路口,几辆推车横在路上其后有数十名男子拿着武器弓箭虎视眈眈的看着,一名身着铠甲的中年男子则是坐着胡床在一堆篝火前取暖身边一人撑着伞为他挡雪。

    “郎主,方才那响箭是不是要我等去增援?”

    “无妨,这是田军主在叫别人,要两只响箭连续放才是叫我们过去。”中年人啃着鸡腿满不在乎的说道,在他身边放着一个瓷罐里面盛着热腾腾的鸡汤,见着身边一名年轻人举目远眺的样子他便笑着招招手:

    “来来来,田三郎也吃些,这除夕夜出来吹冷风可难受得紧。”

    年轻人闻言笑了笑摇头示意不用,他见着中年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不由得开口问道:“李叔,您觉得那姓杨的会不会往这边过来?”

    中年人姓李名方是城中放高利贷的后台之一,那位年轻人则是军主田元升第三子人称田三郎,今夜西阳城里饱受刺史宇文温‘欺凌’的几个大户联手发难,李方的任务是领着部曲守着这个十字路口拦截州兵不让对方增援宇文温府邸。

    “这路口是军营去宇文温那里的必经之路。按说肯定要过来但是呢。。”李方说完买了个关子,见得田三郎看着自己随后说道:“军坊着火了,那帮穷鬼赶着去救火哪里会听姓杨的指挥过来救人。”

    田三郎说那个新上任的杨济治军严格短短月余时间已经把州兵控制在手里,加上宇文温又装神弄鬼折腾出什么白龟献宝的名头将州兵的债务都免了这帮穷鬼怕是会言听计从为对方卖命。

    他奉了父亲田元升之命领着部曲来这里同李方回合扼守街口就是为了防止有人从此经过救宇文温,两家的部曲加在一起有百余人再凭着推车组成的障碍那么意料之中肯定要经过此处的州兵想要通过就是痴心妄想。

    按说无须担心可田三郎心中总是觉得惴惴不安,他就怕那些州兵喝了杨济灌下的‘**药’死心塌地的听从指挥冲上来玩命。

    “三郎君。人心这种东西最难说了。”李方笑眯眯的说着似乎丝毫不担心这一点,“人呐,保命最重要,什么恩情,什么道义都是其次。”

    “这帮穷鬼之前对令尊不是服服帖帖的?如今来了个更粗的大腿自然要抱,可这大腿眼见着就要完蛋了那么何去何从不是很简单了?”

    “令尊命人在城中四处放火就是为了扰乱人心让大家都知道出大事了,这宇文温被困在府邸出不来生死未知那他布置在城内的人马军心不稳各自为战哪里还能拧成一股劲。”

    “比如那粮仓和武库守军,为了防止库房被烧自然是闭门不出防人放火,西门、北门的守军被田氏纠缠也不敢轻易调防。东门的守军见着城外军营被围也不敢轻举妄动,剩下杨济领着的那些州兵心中想着坊中亲人哪里有心情玩命。”

    “那帮穷鬼就算是硬着头皮跟着杨济往这里冲但只要我等严防死守然后放话说只针对宇文温及其爪牙其余人等既往不咎,哼哼,那杨济不被当场枭首当做反正的投名状就不错了。”

    “谁也想不到江南的陈军会入城,局势已定所以三郎君莫要担忧。”李方说完喝了口鸡汤润喉,田三郎闻言也是面色稍缓,这些谋划他知道只是第一次经历大事所以有些紧张。

    “还债不还债这种事情也就那样,事到临头保命最重要。这人心,可是最难说了。”

    李方话音刚落只见前方黑黝黝的街道上人影晃动似乎有许多人往这边跑来。田三郎见状精神一振赶紧让李方看过去。

    “还真的来了,三郎君,此番我这当叔叔的便让你知道什么是人心!”李方冷笑一声说道,他拔出佩刀大喊:“注意,准备放箭!”

    。。。

    城东郊外,新军军营边。鲁氏族兵正在围堵营门。他们凭着大盾掩护搬来许多石头扔在营门外地面,这是为了阻止对方骑兵冲出来支援西阳城。

    今夜起事,参与的各家势力均有分工,有的负责放火有的负责佯攻有的负责接应江南陈军而他们鲁氏则是负责缠住面前军营里的战兵。

    到现在为止事情进展得很顺利,军营里的士兵没有冲出来而他们设下的障碍也越来越多。平心而论若是对方孤注一掷他们是拦不住的。

    一名族兵借着大盾掩护正在往旁边拉绊马索,正当他专注拉绳脑袋稍微出来些只听破空之声响起随后一支弩箭插在面门,扑通一声倒地再无气息。

    “小心些,小心些!”有年长的低声喊着,这军营里的弓弩手不知怎么回事即便是晚上放箭发弩的准头也和白日一样,在这个距离他们看军营墙头已是模模糊糊可对方就如同夜猫子般己方同伴只要露个头就会被射中。

    还好这些士兵缩在军营里不出来,对于族兵来说就这么耗着也不错,不用短兵相接意味着活命的几率大了许多等到城里局势已定他们也就可以收工回家。

    军营西侧百步外,一名年轻郎君正举目远眺看着军营,在他身边站着一名文士以及十余名身形矫健的男子。

    “有些蹊跷,先生如何看?”年轻郎君问道。他正是此次参与起事的鲁氏宗长鲁荣甲之子鲁修平,也是内定的下一任鲁氏宗长。

    “他们似乎无意冲出来,好像是在等着什么。”文士说道,他看着军营也是眉头紧锁,这些宇文温麾下士兵表现让人有些不安。

    西阳城里已经泛起火光,方才也响起了两次响箭。按照鲁平的说法只有第二次的响箭是己方的信号那么第一次响箭就应当是巴州刺史宇文温那一方的信号。

    对方肯定是在示意别处人马动手,他和鲁修平原以为是要召唤军营驻军入城增援所以下令族兵们准备奋力阻拦可军营营门依旧紧闭里面丝毫没有冲出来的意思。

    “莫非那宇文温托大唤的是城中州兵,亦或者已经控制局势了?”一名中年人说道,他是宗长鲁荣甲派来给鲁修平镇场子的族兵头领鲁荣发,此次族中青壮被征调出来厮杀怕有人不听鲁修平指挥故而由其帮忙压阵。

    “这不可能,始兴王领着上千战兵渡江入城那宇文温不可能抵挡得了。”鲁修平矢口否认,这盘棋策划了许久他也参与其中不可能有纰漏。

    陈国的始兴王陈叔陵不但给他们鲁氏在江南划了大块地皮还封官许愿,不光他和他父亲其他族老也各得官职也只有如此鲁氏一族才会倾力相助。

    传了数百年的祖宗基业可不是说抛弃就抛弃的,若不是那宇文温咄咄逼人他们也不想狗急跳墙。对方刚上任就‘点火’清除积弊,他们鲁氏族人平日里和周边百姓有许多纠纷可谓是满身破绽要是由着宇文温这样‘断案如神’‘为民做主’那鲁氏迟早要被弄倒。

    田氏宗长田宗广之子田益龙的案子又被翻起来作为对付田氏的刀,等田氏一完那接下来就轮到他们鲁氏,到了这个地步还不奋起反击那就是傻瓜。

    宇文温以为能够逼反田氏来个欲擒故纵未曾想到已经是玩火**,他以为到巴河城拜访鲁氏说些好话己方就会见死不救简直是让人贻笑大方。

    “郎君,会不会是宇文温探得始兴王有异动故而早有防备?”

    “这。。不可能,他派到江南的细作一上岸都被捉了。”鲁修平嗤笑一声,“那些细作的家属都被探得一清二楚。以此做要挟那些细作被放回来后个个都是说无异常,宇文温哪里知道真实情况。”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按说不太可能有问题,只是这军营。。”文士喃喃自语道,鲁修平也是有些纠结,对于他来说事情的进展一切均在他预料之中唯独这军营驻军的表现有些奇怪。

    思索片刻后他笑了笑:“无妨,即便按最坏的打算来说要是此事不成我鲁氏也没有多大损失。”

    正所谓狡兔三窟,鲁氏盘踞的巴河城就在长江北岸边上有自己的码头和船只。平日里往来大江南北无人阻拦巴州州衙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他们根本管不了,正是借着这个便利他们已经将族中部分财产转移至江南新址。

    今夜如果事成那就万事大吉若是失败他们可以立刻退回巴河城然后乘船南渡留给宇文温一个空城,反正始兴王陈叔陵划给他们的地盘已经有了地契算是板上钉钉这么算来亏不了多少。

    那名文士忽然说对方莫非有增援所以军营里的士兵特意不出击吸引我方兵力围在这里,鲁修平闻言不以为然说不可能他认为宇文温的最大依仗就是这军营里驻扎的两千多士兵哪里来的增援。

    “离巴州最近的衡州到这里也有将近百里,边城郡和弋阳郡的兵都是窝囊废怎么可能过来。”鲁修平说完望了望远处的西阳城面露鄙夷。

    “宇文温自以为是落入我的陷阱依然沾沾自喜。什么断案如神,就是个银样镴枪头!”

    话音刚落,旁边站着的鲁荣发忽然一惊随即望向北面,鲁修平见状有些奇怪也看向北面只见旷野里一片黑蒙蒙,月光被乌云遮住也看不见那一片黑蒙蒙里有什么东西。

    一阵北风吹来,鲁修平鼻子嗅到若有若无的气味随即面色大变:那气味他很熟悉是马匹的骚味,而且不止一匹。

    无缘故的旷野里不可能有马,唯一的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北面有骑兵,那骑兵不可能是己方的因为鲁氏仅有的骑手都在鲁修平的身后。

    那也不可能是军营驻军的骑兵因为按着哨探从今日上午开始监视的情况来看对方骑兵还都在军营,那么这些骑兵是是敌是友?

    “北面有伏兵,快,快布阵!”鲁荣发大声喊着,他已经察觉到不对头立刻指挥防御。

    话音刚落北面响起嘹亮的号角声如同一声惊雷敲打在鲁氏族兵心头,众人还没回过神之际只听马蹄声密集响起旷野里多了许多高大的身影向南冲来。

    “你们,护住郎君后撤!”鲁荣发对周围护卫下令,对方增援的援兵策马冲来了,无论如何首要之事就是保住他的侄子同时也是少宗长的鲁修平安全。

    鲁修平闻言气得眼睛瞪圆他身为主将哪里被区区袭来的骑兵吓退的道理,这里有他的族兵数量也不少,要是逃了导致全军溃败那算什么。

    “郎君快走,我们中计了!此地不可久留!”文士焦急的说道,他一改先前胸有成竹的淡定模样也不顾失礼扯起对方手臂就走。

    鲁荣发见着鲁修平驴脾气上来不肯走急得满头大汗,他上过战场见多识广光是听动静就知道对方骑兵数量不少,如今对方既然敢来冲阵那军营里蓄势待发的看来也要发动了,此时再不走就真的走不了了。

    “郎君,事情不妙了!”

    话音刚落乌云散去皎洁的月光洒在旷野里照亮了他们的身形也照亮了来袭者的身影,只见数百规模的骑兵正踏着积雪向鲁修平这边冲来,距离已经不到两百步。

    月光下一面大旗飘扬着其上硕大的‘周’字十分显眼,江北是周国的地盘所以来袭的是周军也不意外但是鲁荣发见到那周字旗却如同见着鬼一般面色变得惨白。

    那一刻,他回想起那年鲁氏族人被铁骑践踏的惨状,以及巴河城全城缟素的刻骨铭心。

    “周。。郎君快逃,快逃啊!!!”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