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一百五十二章 攻防

    西阳郡公府东侧墙外,黑压压的陈军士兵正在搭梯,方才他们投进去许多点着的火球可却未能如预期般燃起大火,不过听得其他各处传来的喊杀声他们知道同袍已经动手所以在将领督促下不顾一切的攀墙要突入府邸

    这些竹梯是早就准备好的搭起来也方便只要往墙头一靠就行,作为‘先登’的士兵身着重甲率先踏梯而上,他们身经百战经验丰富先是用棍子撑着兜鍪探出去诱使里面候着的弓弩手放箭随后趁隙翻过墙。

    然而里面未有动静,也许是没发现,也许是沉得住气,先登士兵此时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一咬牙向上一冲攀着墙头翻了过去。

    弓弦声响起随即血光四溅,第一批翻墙的十名士兵全部被弩箭射中有七人当场毙命而负伤跳下墙的三人也被随后射出的箭取了性命。

    吸引弩箭的使命已经完成,他们的死为后继的同袍趟开了一条路,第二批共十名士兵随后攀上墙头正要跳下之际府里埋伏的弓箭手也放出第二波箭将他们射翻。

    有了前两批开路的死士第三批共十名陈军士兵终于在付出五人被射杀墙头的伤亡后成功翻下墙,正当他们准备在落地后一滚避开箭矢时却在落地一刹那间感觉不对。

    不是意料中的陷阱而是踩在了什么东西上,那东西坚硬但很滑所以无论是以什么姿势落地都没能站稳而是摔倒地面,因为墙不低所以这一倒问题就来了。

    要么是脚踝一疼失去知觉,要么是一屁股坐在地上随机尾椎骨巨疼连带整个腰骨一阵酥麻站不起来。要么就是滑倒后下意识用手撑地扭着手腕把手中武器摔掉。

    还有的脚下一滑向前一跪结果膝盖重重的砸在地上疼得满地打滚更别说站起来。有士兵捞起那东西一看却是寻常可见的鹅卵石。再接着火光看向四周发现墙下满地都是大小不一的鹅卵石。

    不知何故府里的弓弩手似乎停顿了一下,又有更多的陈军士兵翻墙进来随后跳下然后大多数人都是摔倒站不起来,他们心知不妙想高喊不要进来却被随后泼来的箭雨射倒。

    墙内墙外就这般折腾着,几回合过后墙外的陈军将领听得墙内同袍惨叫连连心知不妙喝止士兵继续攀墙而是再度点起火球往里面扔。

    火球被投入府里落在地上、房顶可没多久便被人用末梢为铁钩的长竹竿拨走,有发出浓烟的毒烟藤球落地没多久便被人用长竹竿为柄的湿布兜笼住拖走然后用木桶罩住再无法冒烟。

    墙外陈军见纵火无效又硬着头皮强攻了几次依旧是有去无回一时间束手无策,府邸旁边宽约十步范围内都没有房屋所以他们想派弓箭手上房顶压制府里弓手也没办法。

    他们在府邸西侧的同袍倒是进展神速,已经有许多士兵冒着箭矢翻墙入内但是面对的是十步外的第二面墙,那墙和外墙一般高需要带梯子来才能继续攀登。

    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十余具尸体都是是在翻越外墙时被府里望楼上的弓弩手射杀的陈军士兵。若是再翻这第二道墙恐怕死的还要多因为里面必定有人等着。

    “快,快搭梯翻墙!”士兵们接过外墙递过来的梯子打在第二道墙上,正要登梯之时忽然听到墙和墙之间的通道尽头两边有低沉的咆哮声,有人定睛一看却见数双猩红的眼睛正在盯着自己。

    委等他们回过神却听得狗叫声沸反盈天随即十余黑影窜了上来,猝不及防之下士兵们被这些双眼发红的恶犬近得身来一阵乱咬。

    这些恶犬身形灵活而士兵们人挤人施展不开挥舞手中刀又怕伤到伙伴,只是片刻之间便被咬得哀鸿遍野,前外的士兵听得里面的动静面面相觑。

    他们没有带肉包之类能吸引看门狗注意力的东西如今再贸然翻墙进去一来要冒着箭矢二来落地后对付这些畜生三来还得翻第二道墙又得被箭射,最后进入院子还得应付伏兵,这一连串难关下来没谁能扛得住。

    “扔火球,扔火球进去烧死这帮狗娘养的!”督战将领喊道。然而当点着的火球、火把之物人进去后那些恶犬听得哨声响竟然没了动静看样子是从狗洞里钻出去避火了。

    “放,放火箭!”那将领气急败坏的喊道。反正都是纵火那么用火箭来纵火那对方就难扑灭些,因为距离不够开阔所以他们用的是弓弦半拉抛射的方法放火箭。

    不知何故,放了数轮火箭却发觉里面没有如同预期般燃起大火,隐隐约约间听得竹竿拍打的声音想来是对方在用长竹竿拍掉落在房顶或者易燃之物上的火箭。

    “放箭,继续放箭,我倒要看他们能救几次!”

    弓箭手拉弓引箭点火然后抬起正要放箭时却见墙后忽然飞出一些东西,具体来说是一堆堆白色粉末落在身上、脸上呛鼻得很。

    还没反应过来时众人只觉得眼睛、鼻子、口腔甚至脖子开始炙热起来随后让人难以忍受甚至呼吸困难,白雾过后被白色粉末笼罩的陈军士兵纷纷叫喊着倒地,而随后从墙内泼来的水淋到身上更是加重了他们的痛苦。

    那名将领拼命揉着双眼跌跌撞撞的转着转圈喊着快来救我可哪里有人顾得上他,有幸免于难的上前帮同袍却是束手无策,他们原以为聚集在墙下那么府里的人没有手段对付结果却莫名其妙的中招导致场面一团混乱。

    府邸北侧,翻墙而入的陈军士兵先是被地上的鹅卵石弄得起不了身随后被候个正着的长枪兵一捅一个准,这些长枪兵手持长得离谱的长枪候在距墙三步的棚子里专门对付跳下来的陈军士兵。

    因为有棚子挡着的缘故,攀上墙的陈军弓箭手就是想放箭也看不到目标,而院内棚子后等着的弓弩手也是将翻墙的士兵射得伤亡惨重。

    原本以为四面齐攻很快就能拿下的西阳郡公府竟然在数百陈军士兵的围攻下屹立不动,消息汇总到位于南侧正门附近的始兴王陈叔陵处后更是让其暴跳如雷: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

    陈叔陵挥舞着手中刀咆哮着,身边众将见状也是胆战心惊,按照几处汇总的情况看刚攻打宇文温府邸没多久便损失了将近四成兵力。

    最恐怖的不是其他三个方向的什么箭矢、狗咬、或者莫名其妙的白色粉末而是正门处那一次就解决了数十人的机关,这种闻所未闻的机关让人心惊胆战。

    正门大院里已经化作修罗场满是鲜血和残骸导致士兵们就算状着胆子冲进去也站不稳:场面实在太血腥地上都是血一不小心就会滑倒。

    而府里候在暗处的弓弩手就可以从容的射人,因着这个缘故外加士兵们见着满地血就脚软导致正门这边一直没有攻进去。

    “田元升,你说田氏会攻城进来助战现在呢?现在他们在哪里!”陈叔陵红着眼问道,田元升已没有方才那胜券在握的模样而是满头大汗的解释说对方是佯攻西阳城西门和北门吸引守军注意让其无暇分兵救援府邸。

    “佯攻,佯攻!本王为他田氏在江南划了一大块地,如今迫在眉睫之际却是一帮废物!”陈叔陵气鼓鼓的说道,事到如今宇文温府邸已被他团团围住定然跑不掉未曾想是个难啃的骨头,按着现在情况如果没有新的兵力投入他们冲入府邸怕是会伤亡惨重。

    这还只是攻打外围就损失了大批兵力,要是冲进去短兵相接对方必定困兽斗到时能不能拿下还两说,更何况时间拖久了城里军营驻守的鱼腩州兵过来捣乱就麻烦了。

    鱼腩州兵不经事但是赶来增援会对己方的士气造成严重打击,进退不得之下原本高涨的士气也会衰落,此消彼长之下战局逆转也不是不可能。

    “发信号,发信号让田氏动作快些,要是误了本大王的事那就让田宗广留在江北等着被人灭族吧!”

    今晚助战的两个当地豪强,田氏是支援陈叔陵的主力而鲁氏要全力以赴缠着城东郊外的战兵所以无法分身支援,陈叔陵原因为光凭自己带来的近千士兵就能攻破宇文温府邸可如今看来胜负还在两可之间所以特别需要田氏兵力的支援。

    “大王,宇文温早有防范那城门紧闭光靠田氏是攻不下的。”田元升解释道,见着陈叔陵目露凶光的盯着他随即补充说:“大王,末将和田宗广有约定若是需要援手边让他们绕道南边从南门入城。”

    “那你还不快派人去!”

    “是是是,末将这就放响箭再让人去催!”

    “其他人能挡住州兵么?”陈叔陵又问道,田元升忙不迭点头表示没问题,此次举事他的同谋们也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带着私兵、家仆在要道处设防就是要挡住赶来救援宇文温的州兵。

    “那些鱼腩末将最清楚,都是些废物见着血就走不动路更别说短兵肉搏浴血奋战了。”

    “立刻放响箭,本王半个时辰内一定要见到宇文温!”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