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一百四十四章 来信

    长安,相府,花园里凉亭内相国杨坚身着便服站立不动,其夫人独孤伽罗正拿着不同颜色的布料在他身上比来比去,在外手握朝廷大权威风凛凛的杨坚如今则是和颜悦色的任由夫人摆布

    独孤伽罗将一张红布披在夫君身上后退几步,打量了片刻后说道:“把手抬起来。。”杨坚闻言老老实实展开双臂随后在夫人的要求下披着红布原地转了几圈。

    “不好,不好。。”独孤伽罗喃喃自语,随后上前扯下红布在一旁侍女手中挑挑拣拣,片刻后她拿出一块黄布又披到夫君身上。

    “再转一圈看看。”

    杨坚心中叹了口气无奈的披着黄布展开双臂原地转了一圈,这都已经折腾了半个时辰可夫人还是不满意,就这几种颜色试来试去也不知道何时是个头。

    “嗯,就是这个颜色了!”独孤伽罗满意的点点头说道,杨坚闻言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独孤伽罗将黄布从他身上扯了下来拿在手中反复看着。

    她是在帮夫君选颜色,也就是新朝建立之后崇尚的颜色,大周尚黑君王所穿服色以及军人戎服都是黑色到时就不能用了,独孤伽罗不管什么五德之说也不管军人穿起来好不好看她只认定一条:夫君穿起来颜色要合适。

    所以手中这张柘黄色的布很配夫君的肤色故而独孤伽罗选定了它,杨坚对于夫人的决定毫无异议立刻点头称是就怕说错话又被试上半个时辰。

    加九锡,进位隋王,杨坚知道如今也不用自欺欺人了,接下来改朝换代是所有人心知肚明的事情所以相关事宜均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之中,走到这一步已经不可能再后退了。

    进一步君临天下。退一步万丈深渊,他和家族已经只有一个选择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向前走下去。

    “那罗延,到时候要镇定不要慌慌张张的,免得有小人说你不似人君。”独孤伽罗说道,字为那罗延的杨坚点点头,夫妻俩正在说话时他们的儿媳元氏来到花园里问安。

    见着儿媳行完礼杨坚示意对方无须拘束:“昨日还见了你父亲。他精神不错无须挂念。”然而独孤伽罗的关注点不在这里因为她发现少了一个人随即皱着眉头问道:

    “二娘,睍地伐呢?”

    睍地伐是杨坚和独孤伽罗长子杨勇的字,杨勇就是元氏的丈夫,元氏听得婆婆问到丈夫眼神一黯随后说睍地伐还有事稍后再过来问安。

    ‘有事?这小子莫非带着新宠去哪里鬼混了?’杨坚心中嘀咕但面色平静,长子杨勇娶妻这才一年多就纳小也难为媳妇了,当然作为男人来说这根本就不算什么。

    杨坚对长子纳小无所谓但独孤伽罗就有所谓,儿媳妇那落寞的神情她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将心比心要是她丈夫纳小那自己真是生不如死。

    “睍地伐是不是又跟那个狐。。那人出去玩耍了?”独孤伽罗皱着眉头问道,见着元氏支支吾吾的解释她叹了口气也没再为难。这个儿媳妇样貌端正知书达理又出身故魏宗室和自己长子杨勇可谓是门当户对佳偶天成,可儿子就是不珍惜!

    眼见着夫人开始进入奇怪状态杨坚心道不妙赶紧示意儿媳妇退下,他自己正要找个借口开溜免得又被责怪说‘子不教父之过’忽然管家来报说沛国公郑译携礼登门拜访。

    杨坚闻言如蒙大赦赶紧说要去看看沛国公有何要事那礼物就交给夫人处理,独孤伽罗听得沛国公带礼物登门也是眼睛一亮:莫非是那边有消息了?

    仆人们将一件件礼物抬了进来,独孤伽罗如愿的在其中找到了一封信并不着痕迹的收了起来,她让管家派人清点礼物收入库房随后急匆匆离去。

    来到无人之处她小心翼翼的拿出信取出信笺展开随后娟秀的字迹展现在眼前,字迹她再熟悉不过:那是她长女杨丽华的字迹,是她一笔一划从小教女儿练下来的。

    见着女儿的亲笔字独孤伽罗心中一暖不由得热泪盈眶。自从女儿去年十月忽然失踪直到现在已经一年又一个半月,身为母亲她无时无刻不在想念那苦命的女儿。

    原以为今生再无缘得见女儿一面未曾料九月时沛国公郑译带来一个好消息:杨丽华在安陆。有童谣作证她确定女儿尚在人间随后写了封信通过郑译的渠道送去安陆要和女儿联系。

    朝廷和安州正在打仗也不知道信使能不能平安到达安陆。不知道女儿能不能在重重监视下收到信,不知道女儿能不能把信交给信使,也不知道信使能不能平安带信回到长安。

    如今一切都有了答案,独孤伽罗迫不及待的看起信来,女儿杨丽华在信中说她和女儿宇文娥英一切安好,她如今已是西阳郡公宇文温的妾室日子过得还行。宇文温已到黄州总管府治下长江边上的巴州就任刺史她也一起在州治西阳定居。

    信里还有几个字迹截然不同的字,虽然只有四个字但独孤伽罗认得那稚嫩的字迹:那是他的外孙女宇文娥英的字,当年在宫中探望时外孙女还兴奋地写字给她看过。

    ‘外祖安康’这四个字让独孤伽罗感动非常,亲眼看着女儿和外孙女的字迹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反反复复看了几遍后回过神来开始解读隐藏在字迹之间的密语。那是她和女儿的约定不为外人所知。

    密语字数有限,行文间的大意就是说若朝廷大军兵临安陆宇文温会带着家眷逃往江南。

    “逃,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丽华还有娥英还回来!”独孤伽罗气得说出声来,宇文温之父宇文亮盘踞荆襄之地但还是在长江以北,她担心要是宇文温‘此獠’将女儿带到江南陈国那猴年马月才能救回来。

    独孤伽罗对朝廷大军击败宇文亮甚至尉迟迥信心满满但后续问题就来了,正所谓人离乡贱‘此獠’若是逃亡到陈国必定是仰人鼻息低声下气,她的女儿杨丽华如今是个地位低下的妾样貌又出众万一给陈国哪个老男人看中强索了去那该如何是好。

    到时自己女儿变成陈国权臣互相赠送的玩物而外孙女怕是好不到哪里去,这样下去哪里得了。

    “不行,不行,得想办法,一定要想办法!”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