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一百四十三章 宿怨

    “宇文泰被立为新首领,但是还是有人不服,左厢大都督李虎便是其中之一。”杨济说完抿了一口茶,他所说的李虎就是后来唐国公李渊的祖父。

    “李虎还是觉得着投奔贺拔岳之兄贺拔胜是正道,他不认宇文泰而是跑去找驻守荆州的贺拔胜赶紧来主持局面,贺拔胜手下大将独孤如愿也就是独孤信被派到关中安抚贺拔岳旧部,后来独孤信跟着北魏孝武帝入关中投奔宇文泰算是拥护魏廷的忠臣。。”

    杨济说撇去这两位,其余贺拔岳旧部如赵贵、侯莫陈崇等虽然推举宇文泰为主但总觉得昔日平起平坐的老战友当了首领怎么都不爽时不时发些牢骚。

    宇文泰知道已故首领贺拔岳的旧部也就是自己昔日的老伙计们多多少少有些不服管所以举起尊崇魏廷的旗帜干掉杀害老大的侯莫陈悦号召大家一起对付高欢这个枭雄。

    得益于宇文泰高超的政治素养以及和稀泥手段,后来贺拔胜也默认了这位继承弟弟班底的新首领,随后这只磕磕碰碰的队伍好歹是凝聚起来,北魏孝武帝不愿做高欢的傀儡见得宇文泰在关中站稳脚跟便入潼关找他帮忙。

    “北魏就此变成高欢的东魏、宇文泰的西魏,宇文泰的西魏从建立伊始就存在了宇文泰元从亲信、贺拔岳旧部、贺拔胜集团、魏廷忠臣连带着河南豪强以及关陇豪强集团几股势力,这就是延续至今的恩怨源头。”杨济如是说。

    宇文温点点头,他知道这些势力之间的分分合合就贯穿于宇文周建立、壮大、辉煌、陨落全过程,其中的关陇集团甚至亲历了隋朝的昙花一现又推举了李渊做他们的新一代首领,直到女帝武则天使出各种手段削弱之后关陇集团这头庞然大物最后才衰落。

    以现代企业结构来说,西魏(北周)股份有限公司的大股东是宇文氏。其他股东则是上述势力的领头人物,宇文氏股份占比最大但并没有绝对优势。

    对于关中(关陇)本地豪强来说,宇文泰这些人是外来户,而对于宇文泰来说关中(关陇)本地豪强是他必。须团结的对象否则没办法和势大的高欢抗衡所以关陇集团也是西魏(北周)权力圈的重要势力之一。

    “宇文泰让自己的元从亲信驻守关中要害之地以及京畿附近把独孤信、李虎等将领派驻到外地,当时任秦州总管监视独孤信的就是令尊,当然面子功夫要做足宇文泰让这两位成为八柱国之二。”杨济继续说着。

    宇文温闻言倒是有些意外。父亲宇文亮被安排监视独孤信这是头一次知道,他在后世看过的史料不够细所以没有看到相关内容但想想之后倒也释然:杨济来到这个时代度过了十余年游走于长安王公贵族之间大约是对这种勾心斗角之事多有耳闻。

    杨济说宇文泰在世时倒是能稳稳压制住这几股势力,但知道自己走了儿子们镇不住老伙计所以临终前让最信任的侄子宇文护执政帮着儿子应对这帮‘叔伯’,那之后事情就有些不对了。

    当时宇文护不是柱国只是二十三大将军之一,宇文泰的‘等夷’(等辈)老伙计开始酝酿夺权“群公各图执政,莫率相服”。

    眼见着局面对宇文家不妙,宇文泰的亲信同时也是‘等夷’人物同时也是儿女亲家的燕国公于谨协助宇文护在随后召开的会议上镇住各位国公。

    宇文护得了于谨帮助拿到执政地位但众人内心并不服,他暂时稳定局面后晋升为柱国大将军开始为宇文家披荆斩棘,要借着宇文泰去世不久余威尚存之际巩固宇文氏的地位。

    “首先是元魏宗室、旧臣、河南豪强这一派。宇文护废掉魏帝让自己侄子宇文觉当了天王国号为周,元氏丢了纸糊的江山所以宗室还有旧臣以及跟着魏帝入关中的河南豪强怨气重重。”

    这一点宇文温知道,去年五月他说动父亲奇袭黄州干掉的黄州总管元景山、黄州刺史宇文弼,还有在长安充当杨坚屠戮宇文宗室帮手的大司寇元孝矩就是上述势力代表人物,他们一有机会反起宇文氏来可是卖力得很。

    杨济说接下来是贺拔岳旧部,宇文泰去世他们觉得是自己走上台面的时候了结果被宇文护动手清除。

    贺拔岳旧部代表人物有八柱国之二的赵贵、侯莫陈崇,赵贵当年力推宇文泰当首领如今却屈居小辈之下便要教宇文护‘做人’结果事泄被宇文护反杀。

    “赵贵图谋诛杀宇文护找来独孤信谋划,独孤信属于贺拔胜旧部原本就对宇文氏取代老上级不满算是旧恨。新近又被宇文护夺了兵权也是新仇,但是权衡利弊之后独孤信觉得宇文护一死局面不好收拾故而劝赵贵收手故而计划没有实施。”杨济说出了宇文温也知道的历史事件——赵贵、独孤信事件。

    “独孤信对于诛杀宇文护有迟疑。但对方不打算放过他后来逼其自尽并将家人流放益州。”宇文温接上了话茬,后来侯莫陈崇因为发牢骚被宇文护得知随即逼其自杀,至此贺拔岳、贺拔胜旧部的怨气已经死灰复燃。

    杨济点点头继续说道:“正是,独孤信手下同时也是儿女亲家的杨忠因此对宇文护极度不满,宇文护试图提拔杨忠之子杨坚委以重任缓和双方关系被对方婉拒。”

    宇文氏和几个势力的关系开始激化,但此时宇文氏自己的内斗进而导致宇文泰元从亲信之间开始分裂。原因很简单:宇文护为了对付各路山头集大权于一身可权力拿到手就不想放,为了揽权接连杀了宇文泰的两个儿子立第三个儿子宇文邕即位,围绕这行为宇文氏的基本盘开始内讧。

    “后来大象二年的并州总管李穆、幽州总管于翼、坚守洛阳的窦炽原本是宇文泰的心腹但对宇文护接连杀害宇文泰的儿子极度不满导致和站在宇文护一边的尉迟迥、尉迟纲兄弟关系恶劣,这也是后来尉迟迥起兵反杨而这三人反而站在杨坚一方的主要原因之一。”

    李穆之弟李远,和宇文泰演双簧立其年幼的嫡子宇文觉为世子而不是长子宇文毓(独孤信的女婿)可谓是得力干将之一。其子李植是宇文泰的女婿,李植策划除掉宇文护为被其所弑的宇文觉报仇结果事泄被杀导致李远被株连。

    宇文护逼李远自杀并且要杀光他的所有儿子。轮到最后一个儿子李基时李穆向宇文护求情用自己的一个儿子去替死为弟弟留下一丝香火。

    因为宇文护的行为导致忠于宇文氏的大臣们无所适从最后分裂,当时站在宇文护一边成为心腹和帮凶的尉迟迥、尉迟纲两兄弟成了他们的眼中钉。

    “宇文护所作所为将元魏宗室旧臣、贺拔岳旧部、贺拔胜旧部甚至宇文氏忠臣都得罪了遍,自己又陷入一个进退不得的地步所以迟早完蛋。”这是杨济的结论。

    “没有了多方势力的支持他要称帝怕被群起而攻之但又不得不杀堂弟免得对方亲政失去摄政的地位,但是杀了两个再杀下去怎么也没办法和宇文家的追随者交代。”宇文温说出了他自己的看法。

    后世很多人议论为何宇文护不自己做皇帝,来到这个时代体会了政局纷争他才有了自己明确的看法:宇文护的地位来源于守护宇文氏本家——宇文泰一脉的大义,他为了维护宇文家的地位杀各方势力代表人物还能得到宇文氏追随者支持。要是他敢取而代之那一有不慎就会众叛亲离。

    所幸周武帝宇文邕放低姿态看起来甘心做傀儡所以宇文护也松了口气安心做他的‘当代周公’,然后宇文邕蛰伏了十余年后反击成功一举除掉对方将大权揽在手中。

    这个时候,因为两位周天王(皇帝)如同羔羊般被弑连同宇文氏内斗导致大周的威望已经日益式微内外臣民离心离德,摆在宇文邕面前的是个烂摊子。

    杨济接着说道:“武帝宇文邕亲政后开始弥补宇文氏和各方势力的裂痕,首先是拉拢独孤信的两位女婿:杨忠之子杨坚、李虎之子李昞也就是李渊之父。他让太子宇文赟纳杨坚之女杨丽华为太子妃,对李昞委以重任,这是对贺拔岳、贺拔胜旧部释放善意。”

    “让元氏众人重获任用是对元魏宗室、遗臣释放善意,对于原本站在宇文护一边的尉迟迥、尉迟纲等人则是明升暗贬给了高官却是架空以免原先宇文护一派人马惶惶不安,也正是这个原因蜀国公尉迟迥在宇文邕一朝没什么作为。”

    关陇集团见着宇文邕雄才伟略也没意见。有一个能为他们带来胜利的首领又何乐而不为,这位雄主用高超的政治手段集权并谨慎利用宗室诸王巩固了宇文氏的势力,大周的皇权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并在灭掉齐国后达到顶点。

    曾经蔓延的裂缝似乎又合拢了,然而这一切在宇文邕突然去世、败家子宇文赟即位后再度爆发,宇文赟肆意挥霍着父亲好容易凝聚起来的皇权弄得人心尽失,屠杀父亲留下来的亲信近臣弄得宇文氏的追随者也愈发的离心离德。

    他‘吸取经验教训’大力削弱宗室导致宇文氏的根基摇摇欲坠,将宗室支柱、皇叔宇文宪灭门就是怕对方变成下一个宇文护,结果宇文宪一死宗室内再无人能够压制各方势力。

    为了大权独揽宇文赟将宗室藩王赶到外地就藩也没什么实权。结果他暴毙之后岳父杨坚轻而易举的拿到了朝廷大权,宇文宗室沦为沾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西魏(北周)创立时诸势力出过大力。结果到了后边宇文氏大权独揽他们都被排除出核心权力之外自然心生怨言,好容易宇文氏出了个败家子自己作死那就是破鼓万人捶来个痛打落水狗。

    杨坚,这位出身一般的贵族子弟在宇文赟暴毙后作为幼帝的外祖父、独孤信的女婿、李虎儿子的连襟、元氏的亲家、关陇集团心中的自己人轻松的收拢了被宇文氏‘压迫’的主要势力进行反扑,宇文宗室男丁被杀得一个不剩,反杨的尉迟迥一族男丁除了幼童也被屠杀一空。

    宇文泰当初留下的隐患随着宇文赟这个不肖孙的作死来了个大爆发将宇文一族从世间抹杀再无一丝香火留下,曾经的历史是这样。而现在即便天下形势有了不同那些势力也会支持杨坚。

    “郡公,杨坚有这些人及其身后势力支持那么以隋代周是必然,他们已经和宇文氏撕破了脸也由不得杨坚不代周,他要是不做自然会有人做。”

    宇文温叹了口气,如今已是年底而杨坚已经加九锡那么接受便宜外孙的禅让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届时他们父子三人要么占据荆襄之地自立要么奉邺城朝廷为大周正统。

    既然杨坚把持着长安朝廷控制着傀儡小皇帝那么蜀国公尉迟迥又何尝不是把持着邺城朝廷控制着傀儡小皇帝,这一切和当初高欢的东魏、宇文泰的西魏没什么区别。

    说到这里,宇文温只觉得前途坎坷还有很多路要走,正所谓打铁还得自身硬他父子三人得有自己稳定的地盘以及能打的军队才能自保,杨坚和尉迟炯哪边获胜对于他们来说都不是好消息无非是速死还是缓死的问题。

    至于说好的杀回长安何时才能实现,以目前的形势看来还未曾可知,首要之事是保得安陆别给人攻破了。

    “前车之鉴,郡公不可掉以轻心。”杨济郑重说道,“巴州与关中不可同日而语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你看你,说着说着又开始指桑骂槐了。”宇文温笑了笑,他见着杨济一本正经的样子便问道:“那帮地头蛇。。想必你有什么主意了吧?说来听听。”

    “斩草除根!”杨济的回答倒是直接了当。

    “你们啊,不要老想着搞出个大新闻!”

    “郡公莫要戏言,此事非同小可!”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