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一百四十二章 纷争

    正当宇文温在巴州新官上任三把火之时天下局势也没有闲着,安州总管宇文亮领兵在荆州驻扎击退了几次朝廷军队的试探性进攻后算是牢牢守住了新夺取的地盘,

    但这只是局部,丞相杨坚把持的长安大周朝廷正朔和丞相尉迟迥把持的邺城‘伪周’朝廷相互之间的交锋有了结果:长安朝廷大军收复了被‘伪周军’攻占的荥州并趁势东进收复了亳州总管府部分州郡,双方在亳州对峙同时已进入心照不宣的休战期。

    这场大战从六月起一直打到年底双方已是精疲力尽,征召兵们有半年没得回家军心不稳而军粮也消耗殆尽,况且各自的战马再多也没法这般挥霍:马匹过冬不得吃饱再不休息就会掉膘掉得厉害到了来年怕是要完。

    河南一带的战线稳定在亳州一带而淮南的纷争也尘埃落定:吴州总管府有部分州郡已经脱离长安朝廷投入徐州总管府治下也就是投入邺城朝廷怀抱,想着北上偷鸡摸狗的陈军也没能占得便宜竹篮打水一场空。

    如此一来,对于长安朝廷来说荆州大部丢了,洛州总管府、豫州总管府、合州总管府安然无恙,吴州总管府保住一部分,亳州总管府夺回小部分。

    对于邺城‘伪周’朝廷来说,折腾了半年,北面草原的强力援军——突厥大军不给力半路溜号,自己的主力之一尉迟惇率领的大军在虎牢关和‘伪周’朝廷大军拉锯了数月损失惨重连带夺下的荥州也丢了,亳州丢了少部分,吴州总管府吃下部分。

    折腾了半年。战略形势并没有多大改观:长安朝廷凭着洛州总管府、豫州总管府、合州总管府这一路将伪周和占据荆襄之地的安州总管宇文亮远远隔开这两个势力依旧未能合拢只能各自为战。

    能在六月时的多方围攻下撑过来反倒击退强敌。虽然有了丢掉荆州总管府大部州郡的污点但执政的丞相杨坚声望依旧不跌反升。光是逼退名义上兵力达到数十万的突厥大军这一条就足够了。

    突厥是新兴的北方草原势力,他取代了曾经威胁东魏(北齐)。西魏(北周)的柔然成为草原上的新一代霸主,能够挡住如狼似虎的突厥骑兵无论内幕是什么都让丞相杨坚的声望如日中天。

    有鉴于此,在几番推让之后大周皇帝宇文阐下旨封其外祖父、大丞相、隋国公杨坚为相国,统辖百官并加九锡,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并建立隋国台省、设置官吏。

    封隋国公杨坚为隋王,遥封如今还在安州总管宇文亮控制下的随州为隋国的封地,诏令独孤氏为隋王妃,杨勇为隋王世子。

    如今年代加九锡的意义谁都知道,建都于长安的大周在即将统一中原之际却只过了两年便走向末路,蜀国公尉迟迥拥立的邺城朝廷即将扛起大周的旗帜,占据荆襄及江北六州之地的大周宗室宇文亮父子三人何去何从也成为有识之士关注的焦点。

    巴州州治西阳城,西阳郡公府邸书房内宇文温正和杨济密谈,张鱼和宇文十五按刀守在书房外十余米处严禁任何人接近。

    “隋文帝还是跨出那一步了,本公还以为他会做周文王呢。”宇文温缓缓的说着。丝毫不顾及‘隋文帝’这个穿越名词,‘文’这可是杨坚死后的谥号不可能出现在眼下。

    他和对坐的杨济是“千年老妖”。一个是‘本体重生者’(自称)一个是‘明末穿越者’所以此时说起话来毫无顾忌:大家都是狐狸精还扯什么聊斋啊!

    “郡公,此事出乎意料但也是在情理之中。”杨济抿了一口茶说道,宇文温原先判断杨坚这位曾经历史上的隋文帝因为天下局势的掣肘有可能走的是宇文泰、高欢路线也就是曹操那一套来个‘挟天子以令诸侯’做个有实无名的皇帝最后让自己儿子来建立新朝。

    “是啊,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宇文温喃喃自语,和曾经的历史不同,有了他的干预去年八月就该被杨坚平定的尉迟迥、司马消难、王谦的三方战乱有了不一样的结果:

    相州总管尉迟迥站稳了并控制了原来北齐的过半领土,安州(郧州)总管依旧是宇文亮而不是司马消难扛住了朝廷的平叛大军并拿下襄州大部,益州总管王谦则是如同历史上一般兵败身亡。

    今年六月爆发的新一次大战现在已经告一段落,尉迟迥拥立的邺城朝廷稳住了徐州总管府并拿下亳州总管府大部、吴州总管府部分算是进一步稳住基本盘,安州总管宇文亮拿下了梁国和荆州总管府大部也算是稳住了基本盘。

    按着这样的局势,执掌大周朝廷正朔的杨坚要是如同历史上那般称王然后接受禅让以隋代周看起来总让宇文温这个搅动历史的蝴蝶觉得不伦不类。

    那个历史里,杨坚平定了所有反抗者所以权势、声望达到最高点以隋代周可谓是水到渠成,可如今有东周尉迟迥和荆襄宇文亮的存在但是对方还真就‘循着’历史轨迹这么做了,既然加九锡都有了那接下来的戏码不用猜都知道。

    “从龙功臣,这是杨坚必须给他的盟友和追随者的交代,拖久了怕是会人心涣散所以即便局势未定也要改朝换代了。”宇文温说出了自己的推测,那些人和家族、勋贵站在杨坚这便无非就是为了功名利禄,如果还是顶着个大周的帽子总是麻烦些。

    如果杨坚不能给出足够的好处那些投机的人和势力迟早会‘吃里扒外’,什么是足够的好处?新朝建立排排坐分果果那就是最大的好处。

    宇文温见杨济‘笑而不语’便问有何见解,对方干咳一声随后说出了心中所想:首要的原因为杨坚此次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的盟友和追随者们需要水涨船高,深层次的问题就是北周甚至是西魏建立伊始埋下的隐患所致。

    “隐患。。你说的可是贺拔岳死后埋下的祸根?”宇文温问道,他看过这段时期的历史资料所以大约也能说出些什么见解但总是觉得说不到要点。

    杨济点点头见对方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便娓娓道来:“当年,北魏六镇之乱。。”

    距如今大约五十七年前,当时盘踞中原的北魏王朝北部边境军镇爆发了六镇之乱,昔日国之爪牙变成捅向王朝腹心的利刃,随着之后一系列的事件导致北魏国力大衰濒临崩溃。

    镇压六镇之乱使得许多军镇豪强趁机崛起,连年混战之后出身怀朔镇的小小队主高欢成了把持魏国朝政的枭雄,除掉一个个的对手之后他的下一个心腹之患便是昔日同袍贺拔胜、贺拔岳兄弟。

    贺拔岳时任关中大行台,北魏孝武帝密令他诛杀权臣高欢未曾料高欢先动手唆使秦州刺史侯莫陈悦将贺拔岳刺杀,贺拔岳遇刺身亡手下强兵悍将群龙无首成了各方势力争夺的对象。

    按说贺拔岳兄长贺拔胜是接纳贺拔岳旧部最佳人选但远在荆州远水救不了近火,旧部们觉得被外人兼并迟早要完所以急着推选新首领,折腾了一番便推举距离最近的老伙计、夏州刺史宇文泰为首领。

    而隐患就在那时埋下了,一切的恩怨就此生根发芽。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