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一百一十八章 阴影

    西阳郡公府,书房里宇文温正和王越谈话,数日前他弄了一出“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把自家店铺的名声打响同时引得各路豪商纷至沓来和王越王掌柜联系购买‘白龟所献’琉璃镜事宜。

    在外面价值万贯的琉璃镜对于宇文温来说不过是成本几十贯的产品,用这些宝贝解决了州兵欠债的问题同时给那些放高利贷的人一个台阶下是再划算不过,要是义卖进展顺利那整顿市容的钱帛也就有了。

    “王掌柜,本公已命张头领增强店铺的护卫,你出门时也要多小心些。宇文温抿了一口茶后说道,王越如今是他手下负责买卖的大掌柜人身安全要放在首位,在自己府里人面前他的自称还是‘本公’。

    刘彩云已有身孕,因着得来不易同时也考虑到她丈夫张\定发的忧虑所以宇文温让刘彩云在府里管仆人不再去外边奔波操持买卖,西阳城里他新置下的一处临街房产就让王越打点好弄成店铺开始做买卖其中一个重要商品就是琉璃镜。

    “郡公,截止今日已有十家登记要竞买这面镜子,至于小镜子也都有意向要进货。”王越向他汇报‘义卖’的进展情况,这是他接下担子后的第一笔大买卖即便早已是商场老手也是有些紧张。

    那个店铺规模颇大,前边有店面后有仓库还有招待客商的院子甚至附近还有酒家能订酒菜让王掌柜足不出户就能应酬,旁边有座宅院其中外院能让伙计、护卫都住下内院则是留给他和妻子当做家一般居住。

    王越和妻子已是穷途末路幸得这位周国的西阳郡公搭救并被委以重任,只是一下子接手这么大金额的买卖真是有些坐立不安。

    宇文温见着王越纠结的表情便问他在担心什么,王越想了想一咬牙说道:“郡公,正所谓财不外露,如今大家都知道府里店铺有琉璃镜出售,此处不是安陆又在长江边上,还得多加提防。”

    王越在西阳郡公手下是负责做买卖要提醒对方安全上的事宜有些越俎代庖,不过平日里接触到的一些事情让他觉得有些异常还是要提醒一下对方。

    “提防自然是要的,王掌柜似乎话里有话?”

    “正是。自从郡公搬到这城里之后,物价上涨有些异常,想来是地头蛇开始坐地起价了。”

    今年年初宇文温定下计划要改造西阳城内自己的府邸后从家里派人到现场常驻也是作为监工,与此同时还给了这些人一项任务:记录物价。

    等搬来这里后宇文温把记录下来的这七八个月的物价命人誊抄了一份交给接替刘彩云负责做买卖的王越。原先的意思是方便他判断市场行情做买卖可王越发现有人恶意提价。

    正常来说,宇文温上任带了三千人来到这人口也就三万左右的西阳城驻扎,每日购买的鸡鸭鱼肉等需求量增大必然会导致物价上涨,但上涨也会有个度可如今的涨幅明显有问题。

    王越开始用事实说话:牛价,平日里价钱在三十贯如今已经涨到四十贯。涨幅达到三成,公鸡平日里价钱为一只五文,母鸡一只四文,雏鸡一只四文,可现在都涨了两文。

    养了两年的猪先前是卖五百到六百文左右如今是将近一千文,鱼的话根据种类不同价格也不同但也比平日贵了三成以上。

    “若是寻常百姓去买呢?”宇文温问道,他也听得军中负责采买之人汇报说在西阳城里买东西似乎越来越费钱,如今就想知道是不是有人专门针对他府邸或者新军来提价。

    “在下派店里伙计匿了身份去买过,也差不了多少。”

    “王掌柜的意思?”

    “郡公,可曾听过渔霸、肉霸、菜霸?”

    宇文温听得对方这么一说心里便明白了:菜贩子见他是有钱的冤大头开始哄抬物价了!这问题可大可小。他的新军每日里训练量大所以肉类怎么着都要有些,要是物价上涨得太厉害他的人越多花销就增加得越多。

    不过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西阳城里的百姓怎么办?

    他可以说是钱多能撑但百姓的收入低微,这物价上涨首先扛不住的就是平民百姓,如今米价算正常因为是重中之重有州库撑着但不起眼的副食品价格依然会要人命。

    “是哪些人如此行事?”

    “在下派人打探了一些消息。。”王越说出了几个人的名字,都是西阳城市面上的地头蛇,虽然目前还不知道幕后东家是谁但也出不了那个范围。

    “魑魅魍魉!”宇文温哼了一声,王越见他有些不以为然便解释说周边百姓们挑着自家出产到城里卖东西都惹不起这些地头蛇,你想便宜卖那不行得按菜霸定的价来卖,没得菜霸的允许甚至连市场都不得进。

    不光如此。要是哪个敢挑着东西直接到里坊叫卖或者到市场外沿街摆摊也不行,轻则被打烂东西血本无归重者被打得断手断脚。

    “他们大约是找些泼皮无赖甚至乞儿动手,这样闹出事来官府也找不到他们头上,对吧?”宇文温对这种套路不算陌生。就算是后世也时常有菜霸垄断市场,用的手段也就是那些。

    王越点头称是,他见着宇文温言语间又有要快刀斩乱麻把这些菜霸清除的意思沉吟片刻出言相劝:“郡公,在下斗胆,清理市场之事请郡公三思。”

    “王掌柜莫非是怕幕后人物怨气太深伺机捅刀?”宇文温问道,王越说出他的忧虑:宇文温新上任便大刀阔斧清除积弊这是好事可那些利益受损的人未必肯善罢甘休。

    他在陈国许多年到过很多州郡也听说过新上任的地方官触犯当地豪强利益导致丢官罢职甚至身败名裂的事情。作为宇文温的手下,王越觉得自己即便再无礼也得尽到提醒的义务。

    “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郡公整顿州务他们隐忍不发,等到出了什么事情郡公无暇他顾之时兴许就是对方出手的时候了。”王越面色凝重,“还是莫要逼得太紧。”

    “说得不错,本公会想办法应对的。”宇文温点点头,他看了看窗外的树影说道:“正所谓阳光越强,那阴影就越黑。。”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