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一百一十七章 熙熙攘攘为利来往

    西阳城里出了件大事:新到任的宇文使君得神仙托梦又有白龟献宝得了几面西域琉璃镜将州兵们欠下的债还清了,还有面足有一人高的琉璃镜则是要义卖将所得货款用来疏浚城中排水道修葺民房。

    这真是喜从天降,白龟报恩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人人都说此次白龟驮来宝贝救了数百户州兵的急当真是老天庇佑,也多亏了宇文使君善于治政体察百姓疾苦才有得老天赠宝。

    一处宅院内,数名身着讲究的男子正聚在房内,他们各自面前案桌上摆有佳肴美酒却未动筷而是在谈论着什么,上首一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随后说道:

    “我们这位宇文使君善于治政体察百姓疾苦,真是个好官呐!”

    话听起来是在赞扬最近风头正盛的巴州刺史宇文温可语气却充满了戏虐、不甘还有怨恨。

    “我等认真收拢局面把账目做得漂漂亮亮,明明可以过得去可这宇文温到底在想什么如此不给脸面!”下首一人应道。

    “说要点兵那人数就给他凑够,说要清理欠饷我等也早就给那帮穷鬼垫了些,说点武库那些铠甲弓箭刀枪都是齐数的,可他就这么不识抬举偏要找茬,还有那姓杨的也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又有人骂道。

    宇文温要来巴州做刺史,巴州地界上有头有脸的人大多知道,因为要给总管宇文亮面子所以平日里的小动作也收敛了许多,前任刺史要平账他们也尽量配合免得交接时弄出笑话大家都下不来台。

    宇文亮要抬举他的这个次子所以届时场面要是难看了怕是会‘杀鸡吓猴’,虽然宇文亮远在荆州但黄州总管也是他心腹要是要抓几个人拉出来砍头以儆效尤也快得很。

    他们认为把账面做得好看些既能给前任刺史一个交代也能给新上任的刺史交接顺利面上有光,未曾料这位西阳郡公是如此不识大体。

    “宇文亮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没有教过这厮如何做官么!”有人狠狠地说着,他提起安州总管宇文亮是直接称名道姓没有丝毫恭敬之意反倒是颇有怨言。

    宇文亮有两个儿子,长子宇文明去年到襄州就任刺史,根据众人所得消息这位大宇文使君到任后和本州官员豪强相处融洽并未闹出什么事情,可如今这次子宇文温到巴州后却唯恐天下不乱整日里闹事。

    “宇文温又不用继承宇文亮的香火,有什么好交代的。”有人不屑于顾。其他人闻言便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人还问难道宇文温不是宇文亮亲生。

    那人颇为自得,抿了一口酒随后将事情原委说出来:原来这宇文亮之弟西阳郡公宇文翼早逝无后,他便将次子宇文温过继到其名下继承香火以及西阳郡公的爵位。

    “说白了。要是宇文亮死了这位宇文二郎是没资格披麻戴孝以儿子的身份去哭丧的!”

    “难怪,难怪!”一人拍着案桌冷笑着,“难怪去年让这宇文温去长安做质子,原来是不心疼,这厮就算死了宇文亮也无所谓。”

    去年七月安州和朝廷握手言和派出使者到长安面君。外人都说西阳郡公宇文温作为使者去长安是总管宇文亮以示诚意,内行人却都知道这位宇文二郎其实就是去做质子的。

    “所以啰,宇文温没指望继承宇文亮的家业也就破罐子破摔,他兄长宇文明好歹要点脸可如今这宇文二郎就是不要脸成日里找茬!”

    “他以为这巴州是什么地方由得这般乱来!这大周都不是他宇文家的了还想在巴州称王么!”又有人骂骂咧咧的说着,“以为姓宇文就能横行?要我说得给他点颜色看看!”

    如今天下有两个大周,两个小皇帝都姓宇文但没有用,长安朝廷的大周是丞相杨坚把持,邺城朝廷的那个大周是丞相尉迟迥把持,这些人言语间根本就不把宇文温当回事。

    吃空饷怎么了?亏空州库怎么了?违法乱纪怎么了?包揽诉讼又怎么了?天下哪处州郡不是这般你个乳臭未干的小王八蛋算什么,给点面子就蹬鼻子上脸!

    “初生牛犊不怕虎。哼哼。”上首那人冷笑着,“稍安勿躁,诸位稍安勿躁,这宇文温不知天高地厚,你们以为他整顿州狱是想干什么?”

    有人闻言沉思片刻压着低声问道:“莫非是瞄上那两家?”

    此言一处场内先是一片沉默随后众人俱是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又一人冷笑着:“莫非宇文亮没跟他说这两家不好惹?亦或是说了但他不当一回事?”

    “所以他闹就由他闹,我等冷眼看他怎么去撩拨那两家,到时被咬得遍体鳞伤倒是有趣得紧。”上首那人一扫先前的阴霾,“这些日子他这般嚣张让诸位损失惨重到时要其加倍奉还!”

    咒骂了一番之后,众人的心情算是好了许多。原本气得肚子都饱了现在开始食欲大增,一番觥筹交错之后坐在上首之人击掌数下大声说道:“诸位,诸位!我有一事!”

    见着大家都看向自己,他喝了杯酒随后说这宇文温着实可恶但他手中那琉璃镜倒是宝贝。想来在场有几位已派人去青鱼街瑞兴店登记了。

    话音刚落在场之人中有几个眼神飘忽,宇文温可恶是真那琉璃镜值钱也是真,宇文恶狼要骂但有钱不赚那就是傻瓜,他们不知对方说这话是不是要追究‘投敌’之责。

    未曾料那人却是干咳一声说自己也派人去店里登记准备竞买这等身高的琉璃镜,奈何价值连城怕是抢不过黄州甚至安陆过来的豪商,他寻思着不如数家化作一家将资金合作一股和那些过江龙斗上一斗。

    此言一处在场之人俱是陷入沉思。他们虽然是巴州本地有头有脸之人但和黄州甚至安州那边的豪商比起来就差了一些,若是做些小买卖对方未必看得上会过来抢可如今却不一样。

    那面等身高的琉璃镜真是件宝贝中的宝贝,他们派去下定金的手下都仔细看过当场差点站不住,一面巴掌大的琉璃镜到了江南建康都能卖到万贯还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这等身高的琉璃镜怕是要抢破头。

    有传言,年初有人献了一面大镜子给陈国皇帝,获得赏赐无数甚至还有加官进爵,具体是谁有几种说法但这其中的巨大利益可是让人眼馋得紧。

    他们在长安没门路,因为两年前还是陈国子民所以在江南这边还是有些亲朋故旧,要是能把这琉璃镜弄过去连本带利都回来了。

    就算砸锅卖铁这买卖都要做但前提是要比别人有钱,现在提出来的这个几家合资拿下琉璃镜的想法确实不错,上首之人的意思是大家齐心协力先把镜子拿下,转手售出后本金退还利润按比分成。

    “宇文温这厮留着后边再对付,赚大钱要紧!”

    理是这么个理,齐心协力拿下镜子也没问题但是这比例就有说道了,大家的家底都有些眼见着稳赚不赔的买卖没有谁愿甘居人下,一时间众人唇枪舌剑争得面红耳赤,先前所说对付宇文温之事早已抛诸脑后。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