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一百一十五章 白龟献宝

    数日后,西阳城军坊外人山人海,黑压压的人群将一块空地围得水泄不通,今天是西阳城各家放贷的掌柜和军户们‘结账’的日子,巴州刺史宇文温亲临现场‘主持公道’。

    现场内宇文使君坐在草席上背北朝南一众衙役站在身后,各家掌柜面无表情的坐在东侧,以全有等几个州兵军户代表则是惴惴不安的坐在西侧。

    掌柜们今日来这里由宇文使君‘主持公道’面上算是平静可心里却叫苦连天,他们都琢磨着这位‘宇文恶狼’怕是要用强。

    按借据那些军户穷鬼已经累计欠下数万贯钱几辈子都还不起,这位宇文恶狼说得好听要主持公道其实就是想赖账又要得个好名声,

    无非是拍着胸膛说要亲自出钱帮穷鬼们还债可如今这西阳城里有谁嫌命长敢拿他的钱所以这账大概就是收不回来了,也不知东家被宇文使君使了什么龌龊手段恐吓均是吩咐下来今日一切都由这位号称‘神断’的州官处置。

    围观群众哪里想得这么多,听说今日这位断案如神的宇文使君要‘主持公道’个个都是携家带口来看热闹,数日前那刘铁匠杀妻一案就是宇文使君破的所以大伙都想亲眼看看现在是如何化解难题。

    这些放贷的各家掌柜后边的东家是巴州地界上实力雄厚的大户,要是放出去的钱收不回来那可真是会沸反盈天,欠债的州兵虽然地位卑贱但也算是刀头舔血的厮杀汉,如果一家老小被利钱逼得活不下去怕是会狗急跳墙,众人都很好奇这宇文使君要如何‘主持公道’。

    “肃静,肃静!”州主薄郑通扯着嗓子大喊,在维持秩序的新军士兵帮忙下喧闹声很快平静下来,他开始大声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进行解释。

    大意就是这州兵们困顿不堪,各家掌柜‘热心相助’借钱帮他们度日,未曾料天有不测风云利钱越滚越多,州兵们还不起而掌柜们也收不到账。这样一来原本好端端的事情就变成坏事十分棘手。

    新上任的宇文使君探查民情得知此事深感事关重大认为再拖下去不是个办法,所以经过数日斡旋之后于今日在这军坊外请来双方在街坊邻居的见证下把这欠债还钱却无钱可还的事情解决。

    州兵们借钱时写下借据上边记着利钱是按利滚利可如今肯定是还不上,掌柜们借出钱数年没能连本带利收回所以没办法拿去做别的买卖钱生钱也是损失不小,不过这都难不倒宇文使君因为他有‘奇遇’。

    “前夜宇文使君得神仙托梦。说州兵困苦特命瑞兽前来相助,后按神仙指示来到后花园水塘边果见一白龟献宝!”郑通面不改色的说道,周围军户以及围观群众闻言都先是一愣随后为之一叹:是那有情有义的白龟回来了!

    这得从两百多年前说起,当年晋将毛宝手下一士兵在武昌买得一只罕见的白龟,养大后无处容身便放归长江。后来后赵大军南下进攻东晋江北各州,豫州刺史毛宝和西阳太守樊峻率晋军守邾城(现西阳城附近),城破之时晋军突围至龙头山南麓。

    因江边无船这些晋军无法渡江只得与追来的赵军浴血奋战最后全军覆没,那名养龟的士兵被铠持刀投水自尽却被一只大龟驮起。

    原来那大龟就是他当年放生的白龟如今得知恩人有难特地前来搭救,士兵有白龟驮着渡过长江得以生还。

    西阳郡当地人对这个白龟渡江的传说是耳熟能详所以听得郑主薄说有白龟献宝都是深信不疑,大伙的关注重点不是白龟来没来而在于那宝贝会是什么。

    与这些惊叹不已的百姓相比那几位掌柜却是哭笑不得,江掌柜听得郑主薄这么一说心中冷笑:原来是托名献宝,大约就是拿几颗破石头说是宝贝用来抵债。

    ‘吃相太难看了!’几位掌柜不约而同地这样想,他们面无表情的坐着就如同即将被客人推倒的女伎,既然东家都交代了那就算端上来的是坨屎他们也得捏着鼻子吃下去。

    “把宝贝抬上来。”郑通宝相庄严的一挥手。只见数名衙役分开人群又有几人抬着木箱走到场地中间,众人见得如此阵势俱是踮起脚个个探出头去要一睹宝贝的风采。

    周围坊墙,院墙甚至树上原本就已攀满了人,如今见得衙役抬着个大木箱进来均是奋力张望有走神的甚至跌落下来,也顾不得喊疼俱是麻利的再次攀上去。

    木箱轻轻的放在场地中间,衙役慢慢的将盖子打开并弯下腰似乎是要从箱子里拿东西出来,这一瞬间四周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是屏气息声要看看拿出来的是什么宝贝。

    只见那衙役从木箱里拿出一个小木箱,众人死死的盯着那小木箱却见其打开之后又拿出个木匣,见着如此麻烦许多人都是急得抓耳挠腮。

    还好这小木匣打开后却是现出一面明晃晃的东西来,那名衙役小心翼翼的捧着半开的木匣展示给大家看。郑通眼见着围观群众均是不解其意便朗声说道:“这边是西域异宝琉璃镜!”

    一阵风吹过全场鸦雀无声没有他意想之中的喧嚣,围观群众俱是面面相觑他们听不懂什么是西域异宝琉璃镜:西域、异宝、琉璃、镜这几个字是听得懂但连起来就真的听不懂。

    这玩意是什么?能吃么?好吃么?怎么吃?

    和这帮孤陋寡闻的百姓不同,几名掌柜见了那东西又听得郑通这么说都是全身一个激灵差点就要起身冲上前去看个究竟:这可是在江南卖到万贯的琉璃镜啊!

    “这可是在江南卖到万贯的琉璃镜啊!”人群里忽然有人喊了起来,见得周围人都看着他便唾沫横飞的用最简洁的话语将这‘西域异宝琉璃镜’的来路说了一遍。

    “据说这琉璃镜是西域修士所制。须得大乘期的修士方能掌握秘术汇集天地灵气制作出来。。”

    “这宝贝能将人照得毫发俱现,若是有元婴期修为之人可凭借这宝贝修炼至化神期。。”

    “这宝贝镜子在长安、建康都买到万贯了还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人群中各处都有来路不明的‘热心人’在向周围不明真相群众介绍这琉璃镜的来路,听得这么说来大伙一片哗然都向前挤去要争先目睹这能卖到万贯的宝贝。

    大乘期、元婴期、化神期是什么他们听不懂但听得懂这宝贝能卖到万贯而且长安、建康的贵人们就算有钱还未必能买得到,这个宝贝可得亲眼看看!

    “不要挤,不要再往前了!”来护儿奋力喊着,他和同袍们满头大汗的张开手臂抵住不顾一切往前挤的百姓防止对方冲入场中坏事。

    今日宇文统军。不,是宇文使君调集新军士兵入城说是要‘维\稳’,他领着队中一百人奉命组成人墙防止有人冲击,原本看着这些细胳膊细腿的百姓颇为不以为然结果现在打又打不得更别说‘拔刀乱砍’,来护儿心中叫苦:这帮家伙哪来那么大力气啊!

    那一刻他和手下组成的防线被汹涌的人潮冲击,眼见着就要撑不住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