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一百零八章 提刀夜行

    夜,西阳城内州衙里灯火通明,巴州刺史宇文温和一众手下依然在忙个不停,治中郝吴伯领着人清点户籍,主薄郑通则是帮刺史翻看囚犯卷宗,宇文温给他的任务是找茬。

    找出任何一个可以和本地豪强田氏以及鲁氏扯上关系的案子,再想办法来个顺藤摸瓜,动机有些阴暗不过宇文温不在意这些,他在意的是两只老狐狸随时有能力把西阳城卖了。

    宇文温不喜欢把自己连同家人的安危寄托在别人的一念之间,田、鲁两家坐拥大片山泽有佃农、部曲数千就盘踞在西阳城外,他不可能察言观色去时时讨好对方莫要给自己添乱所以要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父亲让他来巴州当刺史不是镀金刷资历,宇文温也不想甘当守门狗,他要有所作为所以不能容忍有两家豪强脱离自己控制。

    要是有哪天他带兵在外作战结果西阳城给这些老狐狸卖了那家人怎么办,三国时马超妻儿死光光的惨剧他可不想在自己身上重演。

    “郝治中,不必如此急赶,反正今夜也不可能点完差不多就先去歇息吧。”他走到隔壁见着郝吴伯及其手下挑灯夜战的情景有些感慨,这位郝郎君真是蛮拼的。

    郝吴伯和许绍来巴州上任均是自带幕僚团所以算是解了燃眉之急,宇文温就任巴州刺史虽然早在意料之中但没想到会这么快,手上的人才除了新投来的郑通外就没什么人了。

    “使君,下官知道分寸,再过一会便让他们休息了。”郝吴伯起身行了个礼说道,这是他出仕后的第一个重任所以不想弄出什么纰漏。

    州衙后院是留给到任刺史及家眷的住处,宇文温自己有府邸在城里所以把后院当做‘值班室’以及给许绍、郝吴伯及其手下暂住,在他们找到宅子安顿下来前这州衙就是工作休息两不误的地方。

    许绍今日在粮库忙了一日晚上在后边整理账目所以宇文温也不想去打扰,他来到另一间房看看自己的主薄郑通进度如何只见这位干劲十足领着几人在翻阅案卷。

    郑通见着宇文温进来正要起身行礼被对方示意不用,他这时才注意到门外天色发觉已是晚上,郑通此次初获重任不敢怠慢在长史任冲推荐来的几名吏员帮助下起劲的查案卷就是要帮宇文温‘找茬’。

    “郑主薄。时候不早了,明日再看吧,你们几个也在衙里休息。”宇文温吩咐道,虽然他要找茬但也不急在这一两日。

    郑通也是和郝吴伯一样说再过一会就休息。他一家跟着来到西阳就住在宇文温府邸的侧院如同杨济、王越夫妇一般不过今晚他打算同昨日一般在州衙住上一夜方便明早起来继续开工。

    见得宇文温似乎是要外出的样子他便问是否打道回府,宇文温笑了笑:“本官去巡城,你们早些休息吧。”

    。。。

    夜幕下的西阳城一片寂静,街道上一片昏暗只有打更的巡夜人提着灯笼走着,宇文温一行数十人走在街道上动静不小。为防止误会开路的灯笼上标有官府的记号。

    宵禁是古代常规的官禁,即便是在长安城夜间也不许人随意在街上走动也就是所谓的‘夜行’,要是让巡城兵马撞见那就有得折腾因为按照法度来说‘夜行’就是非奸即盗。

    听起来很严但实际上对达官贵人和平民百姓是两回事,当然在长安里大官多如牛毛所以一般情况下也没有哪家会特意去‘刷脸’免得引起朝野物议。

    至于北宋时东京汴梁这不夜城算是特例,大部分时代的城市无论是京城还是州郡除了几个节日比如元宵节看花灯外都是禁止夜行,若是家中忽然有人急病或是其他急事那就只能求老天保佑了。

    行走间他们就遇到了巡夜的队伍,对方远远看见他们这行人提刀夜行先是如临大敌围上来未曾想见着灯笼上是官府印记便蔫了,待得知道是新任刺史巡城后更是噤若寒蝉。

    这可是在江陵拔刀乱砍血流成河的宇文恶狼哎!

    “不必如此,诸位巡夜辛苦了,每人十文算是夜宵钱。”宇文温笑着说道。他让随从拿出准备好的铜钱分发给对方,巡夜的一众人等拿着钱俱是喜出望外。

    今日新上任的杨司马到州兵军营里找茬把上千老少爷们弄得灰头土脸,他们还以为新上任的宇文使君难说话如今看来倒是颇为‘和蔼可亲’。

    宇文温领着队伍继续前行,方才这队人表现还行所以他要赏,若是吊儿郎当躲在路边打盹那也要赏——赏皮鞭,宵禁虽然有些不近人情但还是得严格遵守。

    “统军,这西阳城确实比不上安陆,户少城也小。”队正田小七在一旁说道,他领着本队一百人入城在西阳郡公府邸驻扎并且在宇文温身边分批轮值以防不测,现在跟着巡城的便是队中同袍。

    “西阳城也就五千户左右当然比不上安陆。和江陵比起来那就是萤火之光比之皓月。”宇文温笑着说道,丝毫没有因为对方叫自己统军而着恼。

    他作为正七命州的刺史所以品级为正七命要比正五命的统军高三级,但是他依然喜欢麾下士兵喊自己军职,这年头若是没有兵权光是有个官职什么用都没有。长安里那一堆宗室都是正九命的郡公、国公、藩王依旧和待宰羔羊般无助。

    “田队主,若是让你们来放火,这火好点么?”宇文温看看路两边鳞次栉比的房子问道,这些平民居住的房子一间连一间不光有木板房还有茅草房,以他的眼光来看真是一把火就能烧个精光。

    田小七说这一片乱七八糟不说放火就是不小心走了火也是麻烦得紧,这年头虽然官府经常说要小心火烛可总是有夯货弄出祸事。

    如今的各地城市里坊制度已经开始实行。以宇文温比较熟悉的长安城为例为了防止火灾每个坊都设有望火楼,漏下有巡铺其中驻扎着兵丁,救火之物一应俱全。

    这个年代没有四通八达的消防栓以及消防水车所以一旦着火而不能及时扑灭就是一场灾难,西阳城不算大居民也不多但要闹起火灾怕是要死伤大半。

    他们来到一处望火楼下,在外听得巡铺屋里鼾声连天,好容易拍开门后几名睡眼惺忪的汉子先是给门外一群着甲持刀的人吓了一跳后来听得是新任刺史夜巡后好歹回过神来。

    宇文温让人上望火楼看了看发现有人值守但是已经睡着,又看了看巡铺屋内发现水桶里倒是盛着水和泥浆,用来

    扑灭火苗的竹竿算有,竹竿头顶缠着类似拖把的布条或麻绳虽然稀稀拉拉也算勉强。

    这东西的作用是沾水或泥浆然后去扑灭火苗,以后世的眼光来看这些灭火工具简陋得不行但在这个时代算是标配,宇文温对临时抽查的情况算是勉强满意所以也没计较这帮人睡懒觉故而让随从发赏。

    “好好值夜,要是有火情尔等却不知耽搁了救火就休怪本官不客气!”

    他临时起意抽查了消防后没有继续查下一处而是领着人去了最近的北门查看门禁,天下无论南北无论京师、州城还是郡县都是执行严格的门禁制度,日暮城门便关闭无论是谁除非有特殊情况否则都不许进出以免奸人混入或者潜逃。

    城门落锁之后要到来日早晨按照规定的时辰才开启,宇文温这次夜巡就是要看看西阳城的门禁制度执行得怎么样,北门的守卫算是可以,士兵们虽然有打盹的但好歹是在城门边而不是不见人影,城楼上的哨兵虽然警惕性不怎么样但至少还是在岗位上而不是溜到城下避风。

    宇文温作为新任刺史且是第一次夜间巡城所以不吝发赏钱,绕城走完一圈之后发现门禁算是正常执行他也做了一轮散财童子将几贯钱散了出去。

    寻常人家就算养条看门狗都得喂骨头,宇文温可不是明末那帮脑残官绅不把兵当回事结果逼得当兵的叛乱甚至投奔敌军,比较有名的就是山东那被一只鸡逼出来的吴桥兵变。

    他原打算去武库和粮库转转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白日这两处地方刚被自己人折腾得够呛如今自己晚上又来折腾怕是不近人情所以决定就此作罢

    “田队主,你回去后和部下想想,若是你们要袭城该如何行事,若是要防备袭城又该如何布置。”宇文温此次巡城不光是为了发钱,他还考虑吸取永阳城被人夜间起事弄得满城大火差点烧掉粮仓的教训。

    要有效防火是个大工程,首先涉及的就是那些‘违章建筑’的拆迁,他现在的关注点是豪强所以暂时没精力折腾‘强\拆’但基本的预警和消防制度要落实,

    巡了一圈已是半夜,宇文温领着人回到府邸,原以为妻妾们都已睡下未曾料管家李三九来报说都未歇息,宇文温一想今日并未派人回来通知说晚上在州衙过夜不由得苦笑:“三位,哎呀。。”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