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一百零六章 占山固泽

    西阳城西,城墙上宇文温正和长史任冲举目远眺,在他们西北方向是一座山,山脚下有座坞壁周围环绕大片水田,那是巴州豪强田氏的地盘。

    “整座山都是田氏的么?”宇文温拿出千里镜一边看一边问,这座龙头山他算是去过(在二十一世纪),如今得知整座山都是一个家族的颇为眼热。

    这座山为江边唯一高峰站在山顶可以将周边景色尽收眼底,长江由西北流向东南在巴州地界绕了个‘C’字形而这龙头山正好在弧线的顶点,他觉得要是在山顶修个别墅那当真是风光无限好的江景豪宅。

    “正是,不光如此,就连那几处湖泊都是。”任冲指向北面,宇文温顺着他所指方向望去只见坞堡边几处波光粼粼,有山有水有大片良田,这真是土豪的田园生活。

    “田氏如此势大,莫非城外那几处大湖都是他家产业?”宇文温想到一个关键问题,西阳城外有大湖,这也是他策划中的养殖基地,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长江里捞鱼还是麻烦若是能在湖里下网就容易许多。

    “这倒不至于,不过湖中鱼获虽多也不是谁都能下湖去捞的。”任冲说完见宇文温嘴角勾起怕他起了‘坏心思’赶紧补充:“田氏也不是蛮不讲理。。”

    宇文温闻言不置可否,他最喜欢和人讲道理‘以理服人’,自己麾下将近三千人要吃肉要是谁敢让他们没肉吃那么拿着刀枪什么的去和人讲道理再合适不过了。

    用千里镜看了看田氏的地盘他的眉头渐渐紧锁:这占地数千亩又有湖泊想来不缺粮缺肉(鱼),按着这么估计下来田氏养的部曲私兵怕是数量不少。

    别的不说,光是这般大的家业要是没有看家护院的怕是早就给人瓜分了。

    听得宇文温问田氏的部曲规模有多大,任冲摇摇头表示说不准,那是人家地盘他一个州佐官没办法去核实,不光是部曲就连有多少佃户在田氏门下也搞不清楚。

    “田氏的表现如何?”宇文温最关心的是这个,这么个实力雄厚的豪强猫在身边真是睡觉都睡不安稳,任冲说如今这田氏的宗主田宗广算是滑头知道进退。

    大象元年底,大周派出军队进攻陈国的江北、淮南地区,安州总管宇文亮率军攻克江北各州。当时大军杀向巴州时就是这田宗广主张投降所以陈国的巴州刺史没耐何放弃抵抗。

    去年六月陈军趁着安州军主力攻打襄州渡江北上袭击,也是这田宗广派出部曲协助守城让陈军知难而退,田氏的家业就在西阳城外所以他们识时务抱起大腿来是麻利的很。

    “原来是个老狐狸啊。”宇文温又看了看那山脚下一片田地,今年年初他来西阳时大约听人提起过这田氏不过当时关注点在城里所以也没来城头远眺看这龙头山的风景。

    任冲说这巴州的老狐狸不光一条。姓田的狐狸在西阳西北还有一条姓鲁的狐狸在西阳东边,宇文温听得这么一说边问莫非这田氏和鲁氏出身都是西阳蛮?

    见得宇文温这么问任冲点头说是,西阳蛮又称五水蛮或西阳五水蛮,大多以田、向、鲁的姓为多,从春秋战国时起便被迁移到江北开拓荒地。将近千年不断发展并和历朝历代政权争斗如今已经融入汉民生活之中。

    五水者:巴水、蕲水、希水、赤亭水、西归水,此为南朝对江汉汇合处以东这五条江北支流的总称,因曾在古西阳郡境内所以谓之西阳五水,居住在这一地区的巴蛮称为五水蛮。

    西阳蛮以西阳为中心向北发展,江北各州长期处于南北朝廷的交战处双方对州郡的控制比较薄弱便有了西阳蛮的生存空间,从两晋时起到如今历时数百年经过长年的叛乱、讨伐、臣服、再叛、再讨伐的循环,西阳蛮长期和汉民杂居已经逐渐同化融合。

    他们是古代巴人的一只据说是禀君蛮的后代,以田、向、鲁姓居多,经过数百年的拓展生存空间其活动范围北至五水上游(大别山至桐柏山一线)乃至义阳三关一线,西至大洪山安州地界。

    “西阳的这两只老狐狸惯会见风使舵。当年这江北各州还是齐地,陈军主帅周炅攻打巴州时这两家示好。”

    “后来降陈的定州刺史田龙升反叛领着江北六州投齐他们也就跟着换旗帜,待得周炅再度北进击败田龙升后这些人又换了旗帜。”

    宇文温听得任冲所说陈军主帅周炅想起数日前在衡州遇见的周法明,这位周三郎和现任衡州刺史周二郎的父亲就是周炅。

    “待得宇文总管来攻时这两家也是拜服,只要能保住他们的家业都无所谓头上的朝廷是南是北。”任冲做了个总结,他的意思就是这田、鲁两家虽然盘在西阳周边看起来有些碍眼但基本上算是识时务的。

    他们的家业都在江北搬也搬不走,只要安州这边的实力依旧那么对方也不会起什么心思勾结外敌,毕竟江南的陈军来了还可以撤但他们要撤的话田地房产就全部打了水漂。

    鲁氏住在巴水入长江口的东岸,宇文温和任冲带着随从策马出了西阳城向东疾驰而去,走了约二十里来到巴口——巴水入长江口——便看见巴水对面一座小城。

    “年初本官来西阳时亦曾到江边查看巴州水军情况。现在看来这鲁氏住的地方船只颇多?”宇文温看着对面江边的城池颇为感慨。

    巴州水军那些破船简陋的让人发指,如今任冲所说鲁氏所住的这个小城江边水寨泊着许多船看上去规模要大许多,如果说那才是巴州水军搞不好许多人都信以为真。

    “此处古称五蛮城,据传春秋时楚国迁徙巴人到江北他们便是在这巴河城登陆。历经千年以西阳为中心向北扩展。”

    任冲说完看了看四周又神秘兮兮的补充道:“正所谓靠水吃水,这鲁氏手中有船自然要和南面做些买卖。”

    “不光是买卖吧,这周围的土地。。本官记得巴河城东面亦有大湖,莫非也成了他家产业?”宇文温冷笑一声,见得任冲点头他叹了口气,所谓的占山固泽如今他总算是亲眼见到了。

    田、鲁两家占着大量田地山林湖泊收纳无数佃户和居民却不用交税也不用服徭役。手上握着的部曲私兵以数千计,这两家的坞堡就在自己眼皮底下急切间动又动不得确实有些心烦。

    坞堡壁垒,或称堡坞、坞垒、坞壁,后世一般称为营、寨是特殊历史条件下主要以家族为核心以血缘为纽带而建立起来的一种地方组织。

    它既是一种经济组织也是一自卫组织更是一种自治组织,因为要自卫所以要构筑壁垒等军用设施,每当战乱朝廷的基层组织不能正常运转以维护社会秩序时,以往的乡里基层社会往往被这坞堡之类的特殊组织取代。

    坞堡一旦形成想要打散就要花费一番功夫,若是天下大定那么朝廷可以凭实力压迫堡主就范但如今这时局不稳没多少州官有精力和能力对付坞堡。

    宇文温不喜欢这坞堡,堡主可以为了自身利益作出任何事情,说得好听些是毒瘤说得难听些就是割据,巴州户数不足两万算是个小州,原本就不多的人口和良田被这些坞堡又占掉一部分那么留给州郡的资源就少了。

    这个年代的长江流域也就下游江南的三吴地带(吴郡、吴兴、会稽)开发度高,后世‘湖广熟、天下足’的湖北、湖南两处很多地方都是尚未开发,沼泽遍布水患严重,要想养兵就只能在已开发地盘想办法。

    按五户养一脱产兵算,巴州满打满算一万五千户能养得起的脱产兵也就三千人,如今宇文温自带三千士兵到巴州上任渐渐地就要‘自负盈亏’承担养兵花销,按照巴州现在的养兵能力来看就是勉勉强强可要是遇到水灾、旱灾什么的自然灾害就会导致粮食不足。

    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他要养兵所以那些占据许多土地和人口资源的豪强必然成为眼中钉,要是虎口夺食那么他这个新任刺史也会被豪强们视为仇寇,双方的矛盾迟早要爆发。

    “任长史,本官的新军就在后边,不如一同入营参观一番如何?”宇文温向任冲说道,他的新军就驻扎在西阳城东郊方才一行人出城来巴水边时就已路过,刚看过两处豪强的实力让宇文温有些泄气所以他现在要给自己提提气。

    新军营是他今年年初来到西阳查看现场时定下合适的地址开始修建的,有黄州总管府的大力支持所以这军营是用砖石修葺的营墙,外有壕沟营墙后有箭楼。

    如果说田、齐两家的坞堡是堡垒的话那么宇文温修建的这个军营就是要塞,一个拱卫西阳城的要塞,若不是没有火炮他真就想把军营按照棱堡的形制修筑。

    一行人来到军营辕门前,守门士兵俱是全身披挂警惕万分,有数人上前要求出示入营凭证以及说明来意,他们都认出了宇文温和一众充当护卫的同袍但依然要按程序问询并派人通传营内主将。

    任冲看着眼前这些神态气势明显与州兵不同的士兵颇为赞赏,他注意到辕门两边的箭楼上放哨的哨兵也是个个取弓搭箭一幅如临大敌的样子,军营里喊声震天想来是正在操练,这样蓄势待发的兵才是能打的战兵。

    片刻之后一名传令兵匆匆赶到辕门旁,他出示了一个令牌后守门士兵便把挡着辕门的拒马搬开同时上前通知宇文温等人可以入营。

    “任长史,请!”

    “宇文使君,请。”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