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一百零五章 现状

    田正月领着人正在武库里巡视,今日他随着新上任的司马杨济——同时也是新军幢主——到军营整顿,负责的是清点武库,新军的主帅宇文温如今是巴州刺史所以作为属下他们被安排来帮忙。

    “依账目所载库中有两裆铠五百领,你都拿出来。”他对司仓说道。

    “环首刀六百把,长矛九百根,弓四百张,箭至少一千支还有弩三百张,全部拿出来!”

    田正月在加入新军前已是安州军士兵所以对军中积弊多有了解,他对于武库账目的猫腻大约也清楚:账面上的数量和实际存量要是差上两成算是良心,四成算是寻常。

    军营里除了吃空饷喝兵血这种事情外军器偷工减料也是屡见不鲜,以一领两裆铠为例,铁甲片用料足的话每片重量五钱以上,甲片数百片的铠甲光是甲片重量至少有十余斤,如果工匠制作甲片时偷工减料那么重量肯定上不去。

    甲片之间需要用东西串起来绑紧,因为铠甲穿在身上时甲片之间会摩擦所以捆绑甲叶的绳索很容易磨损断开故而制作铠甲时所用的绳子一般是弹性好的皮条,如果工匠黑心一些的话就用不耐磨的麻绳。

    一领制作精良的两档铠包含甲片、皮条、衬布等这样下来重量至少二十斤,若是其中有偷工减料那整体的重量就会明显变轻。

    铠甲制作好后发给士兵平时要注意保养否则容易生锈,在江南多雨的地区保养不当那铠甲很快就会锈蚀,另一个要注意的是士兵甚至会偷偷取下甲片拿去卖钱。

    田正月如今检查铠甲完好情况的办法一是点数,二是检查甲叶锈蚀情况第三就是称重,此次他们过来特地带了五杆称就是要看看这西阳武库里的铠甲是何种货色。

    账目上记载武库里两档铠有五百领而抬出来的也确实有五百领,田正月让人仔细看了看甲叶发现有新打磨的迹象而至少过半的铠甲是用麻绳绑甲叶,最后一上称结果大半的铠甲过轻。

    综合以上迹象表明这些铠甲是临时凑数,数量对得上可质量差太多,田正月让仓曹把皮条拿出来结果对方果然露了陷:皮条的存货很少。

    皮条是用牛皮、猪皮、羊皮等转圈裁剪而成,还要经过浸水捋直的繁琐过程和消耗大量人工来处理。一领铠甲光是制作就要消耗许多皮条,而即便用皮条绑甲片但铠甲穿久了甲片还是会把皮条磨烂所以还得准备一卷卷备用的,根据皮条的存货可以看出这些铠甲要么保养不当要么就是样子货临时弄出来凑数的。

    这样的铠甲有好过没有但好得有限,江南天气炎热身上穿着铠甲又热又闷又重若是能抵挡刀枪或者箭矢也就罢了但这些玩意怕是不顶什么用。田正月觉得武库里的这些铠甲就是鸡肋。

    司仓见着田正月等人是个中老手有些惴惴不安,后来见着对方没吭声总算是心中稍定,刚想着松口气未曾料又开始检查起武器来。

    一名跟着田正月入库的新军士兵拿起张弓拉了拉随即面露鄙夷,其他士兵连续试了几张弓俱是如此表情,田正月漫不经心的拿起一张弓看了看就发现问题:

    弓弦质量不行。江南一带正经些的弓弦是以蚕丝二十根左右拧成一股也就是作弦骨然后用线横着缠紧,缠丝分三段每隔七寸左右则空一两分不缠,因为这个缘故当弓弦不张弓时可折叠成三段收纳。

    若是在北地这弓弦大多以牛筋为材料,他手上这张弓的弓弦是丝制但细细看来有些单薄,田正月用惯了弓所以不用细看也发现这弓弦用料不足,缠的线也是马马虎虎且弓弦也没有涂黄蜡这样的话就基本无法防潮。

    田正月看了看弓身发现有脱胶的现象,他擅射所以知道猫腻何在:南方竹多所以弓身为竹片加桑木以及牛筋用胶黏合制成,制弓时弓胚子刚做好时要挂起来用火不断烘焙,短则十来日长则两个月,等到胶液干透后拿下来再加牛筋、涂胶和上漆。要是弓身出现脱胶的情况说明制作时偷工减料。

    他又检查了几张弓发现不同程度都有脱胶的现象便问烘灶在何处,仓曹领着他来到一处房内里边有数个灶坑,田正月探手去摸灶内发现炭黑陈旧似乎这些灶许久没有生过火。

    ‘这些弓怕是从来没有认真保养过吧’田正月如是想,弓在保养时最怕潮湿而阴雨天气时最容易损坏,江北的阴雨天气大约是在六月每到这个时节就要将弓放在烘灶上面烘以便保持干燥,若是不这么养护那么弓很容易就会腐朽脱胶。

    弓的状况不佳,箭也好不到哪里去,南方制箭时箭杆多用竹,取三四根竹条用胶黏合后再用刀削圆刮光再用丝线缠紧两头,当然要是有箭竹的话就不用这么麻烦。问题在于竹箭杆一般都会很直不存在木箭杆那种干燥了会弯的情况可现在这些箭杆多多少少都有些弯曲说明制作时根本没用心。

    不光许多箭的箭杆不直,就连尾端箭羽粘得歪歪扭扭的情况都不在少数,箭羽所用的羽毛以雕的翎毛为最好其次就是角鹰要是实在没有就用雁翎或者鹅翎来充数,这些箭的箭羽大约就是鸭翎本身不抗风再加上箭杆不直那射出去鬼知道会偏到何处。

    田正月觉得自己拿着面前的弓和箭去练箭完全没把握射中靶心。他琢磨着就算让箭术高超的史幢主来试都没可能箭箭命中,这些弓和箭完全是粗制滥造的样子货。

    拿来守城也就壮壮胆要是去围剿山贼什么的也还勉强,可是要野地浪战和战兵们对撼那就是找死,这些弓箭哪里能射穿敌军的铠甲。

    长矛的状况好不到哪里去,矛杆开裂的情况较多说明平时都没怎么保养,环首刀刀锋看上去还行不过新磨的痕迹十分明显。刀背锈蚀程度不轻。

    数量都和账目对得上只是质量就不敢恭维了,要是应付上官清点是可以充数可临阵对敌就差了许多。

    羸弱不堪战,这是田正月此时的想法。

    。。。

    刺史官衙,巴州刺史宇文温正在和州长史任冲详谈,任冲在巴州任职一年多对各方情况颇为了解所以宇文温在虚心请教,现在说起的话题就是州兵。

    “巴州州兵羸弱,能扛下陈军屡次进犯靠的是将领部曲以及豪强私兵。”任冲把事实摆出来,这是宇文温必须面对的事实。

    宇文温要整顿州兵他举双手赞成,上任刺史虽然也有心要整兵因为多方原因还是没有施行,巴州就在长江边上面临着陈国的军事压力要是处理不好闹出什么动静很容易引来陈军入寇。

    他怕宇文温不知道巴州州兵的能力差到什么程度便将情况一一道来:

    说到州兵的战斗力就要说到兵员组成,巴州的州兵和其他各州差不多都是以世兵为主,他们的家属都住在城里所以守城时的士气尚可但是要去野地那就勉为其难。

    自从东汉末年三国时起历经魏晋世兵制开始盛行,在历经南朝宋、齐、梁、陈后世兵制逐渐没落为了应对征战需要如今多为募兵但守城的还是以世兵为主。

    世兵顾名思义就是世代为兵,凡为兵者皆入兵籍单独立户不与平民相同,父死子继世代为兵。士兵及其家属的社会地位低於郡、县编户民。

    因为地位低待遇差兵户战斗力低且逃亡现象严重,到了南朝梁、陈时世兵逐渐没落将领们喜欢用募兵解决兵员问题,将领出钱募的兵自然要跟着他们走所以州郡兵往往成了世兵的归宿。

    巴州及江北各州原为南朝梁的地盘,侯景之乱后为北齐所占后被北周夺取,连番战火之下能打的募兵要么阵亡要么跟着主将走了只留下羸弱的州兵,这些兵有的是世兵有的是临时征募的兵连着一家老小住在巴州无处可去便混吃等死。

    即便州兵里有募兵但其中的能战者大多被将领接收成为部曲,对于这些当兵的来说给将领当部曲好歹有田分待遇也好过州兵所以留下来的大多是老弱病残和一些刺头。

    “能打的是将领们的部曲和州境里的一些豪强,他们世代居住于此所以守家业的决心比较坚决,但是对于这些人来说无所谓巴州归哪个朝廷管只要自身的利益能够得到保障即可。”任冲做了个总结,他生怕对方没转过弯又补充道:

    “如今我方势大他们自然老实可若是逼得太紧怕是会狗急跳墙。”

    “长史的意思是让本官和本地豪强们和睦相处?”宇文温听出了题外之意,任冲是怕他行事过激和豪强们翻脸到时陈军来袭内外交困。

    “请使君徐图之。。”任冲劝道,他知道宇文温有资源、有能力整军但还是希望能妥当些免得太过急躁弄巧成拙。

    “本官知道了。”宇文温点点头,初来乍到的过江龙要对付地头蛇得慢慢来。

    豪强?我最喜欢豪强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