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一百零四章 羸弱

    西阳城,军营外,杨济领着一队士兵气势汹汹的走来,辕门处几名将领正翘首以待见着他这阵势个个笑逐颜开的迎了上来:“末将恭迎上官!”

    “本官新任巴州司马杨济,还未请教?”杨济不动声色的行了个礼,对方应该就是统帅州兵的将领只是看起来有些不妥。

    我领着全副武装的士兵接近军营你们问也不问毫不戒备就迎上来,军法在哪里!

    “末将军主田元升。”当头一人行礼自我介绍道,他脸如圆盘目似绿豆身材榔槺一身明光铠穿在身上有些局促,步伐虚浮双眼无神,天气不算炎热且未着兜鍪却是满头大汗。

    田元升满脸堆笑的介绍了身边诸位,杨济只扫了对方一眼便心无好感只是面上依旧平静如常,他向对方说:“本官印信在此,请田军主查验。”

    听得这么一说那田元升笑得脸上肥肉一颤一颤的连眼睛都快没有了:“昨日末将在州衙已见过杨司马哪里还用验来,快请入营。”

    杨济不动声色的任由几位将领热情的将他和手下迎入军营,经过辕门时他瞥了一眼守军个个都是低眉顺眼不由得心中一叹:这军营和没设防有什么区别!

    军营重地不可擅闯,就算是上官来到辕门前也得经过通报验明身份得主将许可方能放人入内,他不要求对方能有周亚夫治细柳营的水准但起码的程序要有,对方这般无原则虽然是因为自己新官上任要来点火不敢怠慢但也太那个了。

    因为认得我样貌所以就免了查验可万一是别人易容假扮怎么办,或者我刚被刺史罢官夺了印信心存不满跑来调兵造反怎么办!

    他在长安装神弄鬼时到许多达官显贵府里做客且游走于乐坊酒肆之间所以不动声色的本事早已是炉火纯青,虽然心有不快但不会让外人看出来并且态度也是和颜悦色。

    杨济当初得知宇文温让自己做州司马时还有些不乐意因为他认为新军士兵才是可造之材,那些兵都是按照戚少保的选兵要求招募的既能吃苦又老实听话那些兵油子般的州兵哪里能比得了。

    他不稀罕做官要不一早就攀上长安城里哪家权贵甚至是投到杨坚手下谋个一官半职所以对于宇文温的提拔一开始是推辞,后来对方的话说服了他:“一个好厨师就算没有上好的材料一样能做出一席好菜!”

    “本公日后带兵外出作战,州城和全家上下就交给你来守着了!”

    入得营来杨济没有和田元升等将领寒暄多久便要擂鼓点兵,此为题中应有之意所以田元升等人也是表示赞同并吩咐鼓手擂鼓召集士兵集合。

    鼓声响起,杨济领着手下站在校场前的台上纹丝不动,他们定定的看着面前一大群州兵在乱哄哄集合。和自己在新军军营里的操练场景比起来这帮家伙就像是围着粥铺排队的饥民。

    有士兵找不到什的,有什跟错队的甚至有队跟错旗号的,这帮人平日里在校场里集结都这德性想来上了战场会更差,上千士兵集结在校场里排着的队伍歪歪扭扭。他们高矮胖瘦人各有异个个都是身着戍服空手站立不动,不,是尽量不动。

    杨济看着眼前这些羸弱的州兵,这些参差不齐的士兵让他想起了大明的那些军户:涣散的目光麻木的表情,没有热血没有训练没有一丝士气。

    他在之前已经大概了解过这州兵的组成以世兵为主。这年头的世兵和后世大明的军户差不多家家户户世代为兵除非死绝否则一辈子都是兵。

    若是兵也就罢了可实际上这些世兵/军户跟奴仆差不多,地位卑贱平日里吃不饱穿不暖正经的训练没有反倒做得更多的是为将领们打杂还是没有工钱的那种。

    名义上是国家的兵实际上是将领不当一回事的私产,将领不把兵当人而兵也不会为国死战,打胜仗时立下的功劳被人冒领打败仗时被丢在后边挡追兵的路这样任谁也提不起劲。

    ‘所以建奴就能入寇山东如入无人之境!’杨济想起那一世的情景不由得为之失神,他收拾心情细细看着面前的州兵们。

    士兵们之间年纪相差颇大,有十五六岁身形如同豆芽菜一般的,有五十多岁佝偻着背的,有的戍服破破烂烂有的打着赤脚,这些人看上去与其说是兵还不如说是农民。

    站没站相有的像是身上有跳蚤不停的扭着一下子摸摸头一下又扣扣胳肢窝,有的目光闪烁不定与自己对视时都是低下头似乎是心怀鬼胎。

    更多的人是迷惘。也许对于他们来说无所谓是谁当上官,反正谁来都一样,新官上任走走过场说些套话然后大家各自过各自的,军饷一样是被克扣训练一样是没有。

    ‘难怪戚少保要选兵成军,这种兵有什么用?’杨济心中叹道,这些州兵和田元升等将领旁边彪悍的部曲一比起来更是鲜明对照,看着这一幕幕他不由得想起宇文温所说崇祯皇帝自杀殉国而吴三桂领清兵入关的历史。

    ‘皇上再有不是可好歹殉国了,你们这帮吃里扒外的王八蛋竟然投了建奴!’

    ‘朝廷为了辽东战事征辽饷逼得百姓造反可辽东将门却拿辽饷来养家丁,吴三桂狗贼竟然引狼入室祸乱中原!’杨济如是想,他见着州兵和将领部曲的鲜明对比一时间走了神。

    他走了神定定的站着。身后士兵也是一言不发如同木桩伫立,对他们来说在军中操练大半年这种站桩完全是小意思,然而这台上的人无所谓可台下的人有些受不住了。

    今日是新任司马点兵的重要时刻,对方入营时带来一拨杀神个个凶悍异常一看就知道是要来找茬的。州兵们知道新司马来者不善所以虽然心中不满也只得老老实实站在校场上看有什么勾当。

    然而这一站就是半个时辰,眼见着大伙快撑不住了一旁的军主田元升见着场面尴尬便挤出笑容请杨济训话,他觉得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位司马不就是要找茬么,随便弄几个倒霉鬼受罪那大家也能解脱了。

    “本官便是新任巴州司马杨济,听说你们全都是废物所以要看看有多无能!”杨济大声喊道,语气傲慢。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州兵们以为这新任司马是来点卯查空饷走走过场未曾料竟如此欺负人,大清早的一上来就血口喷人骂他们是废物真是莫名其妙,有的人忿忿不平有的则是低下头沉默不语,眼见着队伍开始骚动起来田元升正要大声呵斥却见杨济摆手示意勿动。

    “抬上来!”

    随着杨济一声大喊,数名士兵吃力的扛着几个木箱走上台,正当众人不知道此举是何意时杨济让人把箱子打开随后推翻,只见一串串铜钱倒在台上。

    原本躁动不安的州兵们看着这一堆堆铜钱瞬间安静下来,他们搞不懂这位杨司马弄的是什么意思,一会骂人是废物现在又扛出钱来莫非是犒劳大家?

    “这是宇文使君让本官带来犒劳大伙的,不过本官现在改主意了。”杨济巡视台下一遍后说道,他转身指指身后士兵接着大喊:“我的兵,是个顶个的好汉,他们都没份拿你们这群废物有什么资格拿钱!”

    “我不是废物!”队伍里忽然有人喊起来,见得有出头鸟吱声更多的人附和起来,杨济用手指着那人喊你是不是不服,那人也是卯上了:“我就是不服!”

    “很好,你,只要打赢我这边任何一个人就有资格拿钱,一贯钱!”

    州兵们闻言一片哗然,打赢了就有一贯钱这买卖值得,那个出头鸟不知怎么想的就指着杨济说要单挑,杨济冷笑一声说不行。

    见着这位气焰嚣张的杨司马露怯州兵们面露鄙夷然但是却听得对方说一个人不够要再叫两个人,他一个人单挑三个,为了避免误伤人人都可以穿上防具。

    听得这般说又有几人嚷嚷着要上最后杨济让那出头鸟选了两人一起上台比试,不过在开始前先报出姓名待得确认名录上有记录后比试开始。

    然后很快就结束了:刚开始杨济就一脚把那出头鸟踹翻在地,当他爬起来时另外两个同伴已经被踢到台下,见着杨济如此厉害那人嚎叫着扑上来要用蛮力硬撞却被躲开随后被其用脚一勾跌了个狗啃泥。

    一个人瞬间就打败了三个,州兵们见状鸦雀无声,那三人灰溜溜的起身正要归队却被杨济叫住:“你仨敢出头,勇气可嘉,每人半吊钱,下不为例!”

    他说完后对着州兵们大声喊道:“还有谁!”

    见着台下无人敢吭声杨济向身后一指说打不过他不要紧,身后这些士兵任挑,可以二打一,打赢了一样是每人一贯钱,州兵们见状开始窃窃私语,片刻之后开始有人站出来要上台挑战。

    杨济示意一旁拿着名录的年轻人对名字,见着有两个不怕死的州兵上台准备比试他低声向那年轻人说道:“厍狄文书,把敢挑战的人名字全部记下来,输的也记。”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