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一百零二章 新官上任

    巴州州治西阳城,州衙内新任巴州刺史宇文温端坐上首而案前放着大印,身边站着许绍等几名新班底,堂下则是黑压压站着州内一众大小官员他们个个都是屏气息声等着应卯。

    新官上任要做的事很多:清仓盘库、粮库存量核对;要巡查牢狱清点犯人,视察城防查看哪里需要修补;要对簿点卯即对照名录记载的官吏名字一一查对,宇文温如今正是在对簿点卯。

    一来是要认识属下二来是让属下认识自己和新任佐官,两边都见过面后办理各类政务才方便要不然谁知道你是哪个、做什么的。

    在场官吏都知道这位新任刺史来头大所以没有谁敢触霉头,即便是生病在家的只要还能走路就硬撑着到场,没人想变成杀鸡吓猴中的那只鸡,时辰未到时大多都聚集在堂前等着升堂,随着点名官员的喊声响起一个个提起精神回应。

    开玩笑,眼前这位宇文使君是安州总管次子在黄州总管府地界上就是总管都得让三分谁敢躲懒!

    “很好,名录上的人俱已到场,本官十分满意。”宇文温端坐上首看着堂下一众下属说道,前几日来到西阳后他已经和前任刺史办理了交接诸事顺利,今日是新官上任第一次点卯看来官吏们很给面子没哪个敢捋虎须。

    从年初开始到现在大半年的时间,巴州上下都知道宇文温迟早要来这里当州官所以该做的准备早已做好,就等着走过流程完成交接,这位西阳郡公的封地就是西阳郡,虽然天下无论南北封爵都是虚封但这次搞不好会成真所以也不知道传说中的‘宇文恶狼’会不会在西阳城作威作福。

    宇文温打了一遍官腔后站在一旁的州长史任冲开始向在场官员介绍新任州佐官,此次宇文温上任巴州官职变动颇大,除了他和州司录外其余州佐要职均是由宇文温带来的人担任。

    按说州官必须是朝廷任命可如今的形势有变在这地界上就是安州总管宇文亮说了算,即使是他立自己儿子为大冢宰也没有谁敢吭声。

    “这位是新任州司马杨济。。新任州别驾许绍。。新任州治中郝吴伯。。新任州主薄郑通。。”

    待得长史介绍完之后宇文温开始点明分工:杨司马负责清点州兵、武库,许别驾负责清点粮库,郝治中负责盘点库房和户籍,郑主薄负责清点卷宗查看牢房。当然丑话要说在前头有谁敢阴奉阳违莫要怪律法无情。

    新任刺史和佐官与众人见面之后散会,后衙里宇文温和几名手下继续详谈,此次赴任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原以为要等着荆州战事结束才会有结果未曾料父亲直接让他上任,宇文亮原本要为宇文温提供班底不过被拒绝因为他已经有了人选。

    “下官见过长史。”杨济等新任佐官向长史任冲行礼。这位任长史是安州总管宇文亮给儿子上的笼头免得他哪天头脑发热弄出祸事来,去年安州军奇袭黄州夺下大权拿下各州之后任冲便在巴州任长史至今所以宇文温要治州少不得这位老马。

    任冲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如今的职责就是替安州总管和黄州总管看好这位据传行事不着调的西阳郡公免得他‘拔刀乱砍血流成河’,说白了如果宇文温是坏人他就要做好人在刺史和下属以及当地豪强之间充当和事佬。

    在场的都是自己人所以宇文温也不说什么客套话直接切入正题,首先是安排司马杨济掌握州兵。该整肃就整肃要是有蛀虫就捏死要是有老虎就砍。

    “从新军里调两个队去给你镇场子,如果不够就一个幢!”宇文温坚决果断,自己在州治上任全家都在城里所以安全第一免得给谁阴了鸡飞蛋打。

    刀把子要握在手里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西阳城狭小故而他带来的新军大部分驻扎在城外所以城里的州兵必须可靠,再说要是把这帮弱鸡州兵练起来连着新军加在一起那么他这个巴州刺史的兵力也会很可观。

    “吃空饷的、克扣军饷的、打造兵器铠甲短斤少两的都要查!”

    “帮手不够就从军中调,本官等这日等了很久了!”

    “整军之事下官还得长史提点一二。”杨济又向任冲行了一礼,他来到这个时代后在长安王公贵族圈混了十余年知道怎么做人,任长史虽然不管他但起码的姿态要做足。

    新军随着宇文温一同来到西阳驻扎在城外新建军营,按照安排有两队士兵入城住在宇文温府邸旁边当做护卫并按时轮换,另外再拨人给杨济、许绍、郝吴伯以及郑通做‘打手’专治各种不服。

    “巴州下辖西阳、弋阳、边城三郡。如今秋粮已收陆续入库,许别驾要清点好莫要给人糊弄了。”宇文温说到粮库盘点,许绍闻言点头称是。

    别驾即别驾从事,出巡时不与刺史同车可别乘一车故而得名,出行规格近似刺史座车是为刺史的重要佐官,各朝各代州别驾和长史的职能相互重叠如今是同时并立。

    郝吴伯的任务是清点库房和户籍,库房里的钱帛以及其他物料都得点清楚否则出了亏空宇文温只能自己掏腰包填,另外这年头官府户籍记载的人口同实际的人口有很大区别,隐户是历朝历代避免不了的顽疾宇文温要对自己州中丁口有一个确切的概念。

    州官理戍靠的是长史、司马等佐官,长史任冲已得黄州总管提点主要事宜都由宇文温做主他就负责‘止损’以及唱双簧。而州官理民靠得是别驾、治中,这个重任落在了刚出仕的许绍和郝吴伯身上。

    许绍和郝吴伯这个祖父辈都是州官的官三代们是自带幕僚团的好帮手,宇文温原本想直接让许绍做州长史但因为这一职父亲绝不松口所以安排许绍做别驾而郝吴伯做治中,他二人家中派来幕僚帮忙所以即使年轻也不怕被人忽悠。

    郑通算是他的自己人所以暂时安排主薄之职现在安排他去‘查监’核对犯人。要是能发现什么冤假错案那再好不过宇文温正好借着机会来个顺藤摸瓜立威。

    重中之重是要先把州兵拿在手里再慢慢治理州郡,若是大家都配合那就一切都好说话要是有谁不长眼敢闹事那么他自带的将近三千士兵可不是摆着看的。

    “事有轻重缓急,先把州兵整治好了再整顿其他宵小,要是有谁敢阴奉阳违报上来本官亲自料理!”宇文温这算是给了一个定心丸:做事情你去,背黑锅我来。

    “如今各位都有了官职品级所以该摆的威风抖起来,杨司马。要是整顿州兵时有谁敢哗变的可以当场格杀!”

    巴州户数万余不到二万,按照大周官制户数一万以上不到两万的州为正七命州,宇文温作为万户州刺史品级为正七命,州司马杨济的品级为五命,州别驾许绍的品级为四命,州治中郝吴伯的品级为正三命,州主薄郑通的品级为三命。

    “事不宜迟,一会就开始!”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