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一百章 取名

    西阳郡公府,宇文温端坐后花园边的侧房正在翻书,杨丽华为他生下的长子鹊哥已满三个月该有个正式名字所以现在正焦头烂额的翻看诗经取字。

    这已经是第三天了但依然没有头绪,宇文温只是觉得满脑袋都是字却不知道取哪个好,杨丽华抱着鹊哥坐在一边看着他那抓耳挠腮的样子不由得好笑:“夫君,只要合适即可无须纠结太过。”

    “这怎么行,取名字不能随意可是要用一辈子的。”宇文温说完将书收好,看了看外边正在和‘萧阿姨’嬉戏的宇文娥英他揉了揉太阳穴:“娥英笑个不停我都静不下心来。”

    因为要驻守安陆所以宇文温哪里都去不了,有了上次豫州军袭击安陆的事情甚至连离城太远都不行就怕万一出什么事镇不住场子,除了去军营外他成日里待在家中做宅男。

    一只雀儿落在花园里,宇文娥英见着后蹑手蹑脚靠过去要捉却惊得那小雀扑腾着往侧房窜,惊慌之下差点撞中柱子拐了个方向逃开去。

    一根羽毛飘下落在书旁,宇文温捏起来若有所思了一会便翻开书卷,杨丽华见状有些好奇也不知这羽毛是如何触动自己夫君的。

    宇文温看着看着眉头时而紧锁时而放松最后来个拍案叫绝:“有了!”

    杨丽华见状凑过去问选的什么,只见宇文温指着书中一处让她看,杨丽华细看却是《诗经》之《大雅》文王有声中的一段:四方攸同,王后维翰。

    “鸟羽之长而劲者为翰。”宇文温捏着那羽毛喜上眉梢,这算是老天给他的提示,而这段‘四方攸同,王后维翰’

    之中王后指的是周文王,文中的翰字义为干,有东汉末年郑玄注解:王后为之干者,正其政教,定其法度。

    “王公伊濯。维丰之垣。四方攸同,王后维翰。王后烝哉!”杨丽华看着内容念出声来,母亲曾教她诗经所以大概记得这段话的意思是:文王功绩昭彰,犹如丰邑的垣墙。四方诸侯来附。文王是栋梁。文王是明王!

    “维翰,即为栋梁亦指护国忠臣。”宇文温点点头,如今大周局势危急正要有人匡扶虽然不能让这三月小娃扛着但意头也是好的,“维翰,宇文维翰。就取这个名字吧。”

    杨丽华念着这两个字随即面色一黯,夫君是大周宗室而自己父亲却大权在握很有可能取而代之,儿子要做护国忠臣那就和他的亲外祖父成了死对头。

    “丽华勿忧,与朝政无关。”宇文温拍拍侧室的肩膀说道,“无论哪朝哪代,护国忠臣都是好的。”

    杨丽华看着怀中熟睡的儿子点点头,世事变迁谁又能想到四年前在武帝宇文邕治下国力蒸蒸日上即将统一中原的大周竟会落得如此局面,孰是孰非谁又能说得清楚。

    “我家小鹊哥有名字喽。。”宇文温轻轻捏了儿子的小脸蛋兴奋地说道,眼见着风起赶紧让人放下帷幔遮风,见着儿子咿咿呀呀的挥舞小手他伸出手指让其抓住拍打。

    ‘维翰。另一个意思也很好啊。。。’

    。。。

    西阳郡公府演武厅,护卫们正在隔壁箭堂练箭于是在这空出的场地里符有才正在监督一人进行力量练习,那人就是曾经的小沙弥悟明也就是如今还俗了的吴明。

    这位还俗了的小师父是枇杷寺住持在路边捡回来的弃婴所以不知道姓名,师父后来给他取个法号叫做悟明便成了别人叫他时的姓名,因为还俗的缘故法号不能再用所以凭谐音取的姓名为‘吴明’。

    符有才瞥了一眼大汗淋漓的吴明说道:“要是撑不住了就把哑铃放下,太勉强会伤到手的。”

    吴明双手握着哑铃展开与肩齐,手臂颤抖着却依然咬牙坚持没吭声,又撑了一会后终于顶不住败下阵来,符有才扔过一条毛巾让他擦汗后语重心长的说:“欲速不达,要学刀法得把基础打牢。”

    “这什么哑铃有用么?”吴明问道。他跟着师父四处游方只见过练武之人用石锁、石担练力气何曾见过这如同小石担的哑铃。

    符有才把胸膛拍得啪啪响向他保证练上一段时间有奇效,这玩意是年初时郎主宇文温让人做好给护卫们练习的,原想给军营里士兵操练用不过考虑到其他原因就没推行。

    “我跟你说,把那引体向上、俯卧撑还有这哑铃每日练习都坚持下来只要熬过前面一个月后边就轻松了。”

    “那要多久才能练刀?”吴明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师父先是被陈军士兵害了性命又被莫名其妙的什么邺枭决堤放水冲了坟茔这让他这个做弟子的睚眦俱裂。

    那日枇杷寺外杨先生的刀法犀利无比在他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所以吴明一心一意要学得本事报仇,杨先生说他体弱须得打好基础才能开始所以直接在西阳郡公府里住下每日里和护卫们一起锻炼。

    “多久得杨先生说了算,不过依我看来你的饭量至少涨到三碗才行。”符有才想了想说道,眼前这位似乎是还俗不久的缘故饭量还是少只有一碗,他自己一餐都要吃三碗饭。

    “不是我说你,就连李管家吃饭都有两碗你差得太多了!”

    “张大兄吃得多么?”

    “张大兄?他吃四碗饭。若是随着郎主住在军营时还要多。”

    吴明闻言愣了一下,他见皮包骨的张鱼身形看起来不比他好多少未曾料饭量如此之大,符有才也是有些纳闷这张鱼饭量大可吃下肚里不认账也不知那些饭都到哪里去了。

    符有才和林有地、张乙满、胡三子是去年三月时投到郎主宇文温门下,当时他们都是家境贫寒一人吃饱全家无忧的穷小子,自从入了府后好吃好喝一年多来个头都大了不少,那张鱼虽然来得晚了些但也只是晚了两三个月结果到现在还是当初的身板。

    “不要小看张大兄,他要是来了演武厅比试可是能单挑三个护卫。”符有才想起来还有些后怕的样子,“所以说莫要急,多吃饭把底子打起来再练就快了。”

    “你两个嘀嘀咕咕的做什么?”

    一声大喊打断了符有才,他闻声望去却是宇文十五皮笑肉不笑的走了进来,“那帮兔崽子呢?见着小爷来了就躲了?”

    “十五头领,这不在练箭呢。”

    “赶紧的,让他们过来受死!”宇文十五挽起袖子,今日军营休息他不用操练所以跑回来操练府里的护卫,郎主宇文温要守着安陆所以新军也得在城外猫着那里也去不得,前些日子贼人袭击安陆他崴了腿结果夜里去永阳救火便没了份好不懊恼成日里要找茬。

    “十五头领你又要单挑啊?”符有才闻言面露苦色,宇文十五最喜欢找人打架,也不知怎么回事这家伙拳脚功夫厉害的紧,他每次比试虽然都有护具和拳套但都是被对方揍得鼻青脸肿。

    最狠的还是专门一个个揍,揍趴下再换另一个,这种不要命的打法让人觉得就像疯狗而他每次都是首当其冲成为第一个被放倒的。

    “不是啊,我让张鱼过来搭个伴,我俩挑你们六个!”宇文十五满不在乎的说着,刚回安陆时郎主说过要考校考校这些护卫的水准只是因为主母之事延后,后来有了前次抵御贼人袭击府邸的实战表现郎主说算是合格就没了下文,没了机会揍人他就要找个由头和张鱼一起考校考校。

    吴明知道这两个家伙是府里有名的打架王心想着莫要惹祸上身被拉去凑人头,他正要溜出去却被宇文十五叫住:“要不这样吧,你也来,我们三个挑他们九个!”

    见着吴明面露苦色宇文十五一把揽过他:“呐,我在长安街头被群殴的时候想明白了,要揍人得先学会被揍,你小子在枇杷寺那么拉风把人家那话儿都咬下来当真是够狠,有这股狠劲就莫要怕他们人多!”

    “有护具在呢你还怕什么,怕小白脸花了娶不到婆娘?”

    “不就是三挑九么你怕什么,怂了?!”

    “哎呀呀,老住持在天之灵也不知道如何了。。”

    正当宇文十五给吴明煽风点火弄得他斗志满满时隔壁忽然窜出个人来,那人沿着演武厅外走廊一溜烟跑去瞬间便没了影,宇文十五还以为是来了贼正抖起精神要追出去时却见隔壁跑来个护卫。

    “那人莫非是张头领?”符有才问道,他正好目睹全过程所以看到那人似乎是护卫头领张\定发,护卫见着问便回答:“听。。听说是刘掌柜有喜了。”

    “刘姐有喜了?”宇文十五闻言愣了愣,张\定发、刘彩云夫妇去年四月投入郎主门下后一起来到安陆,因为某些缘故刘彩云似乎不大可能怀上不过听闻安陆某高人有祖传秘方之后夫妻俩特地上门拜访,看样子调理了一年多总算是成功了。

    “哪家的医生,不会是唬人的吧?”

    “是上次给主母把脉的医生,错不了。”

    “走着,此次张头领不摆上几桌请酒我等可不能放过他!”宇文十五奸笑起来,他眼珠子一转又想出个计策:“有才,你赶紧去问张头领要去哪家酒肆订桌,要我说不如就在醉香楼吧!”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