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九十九章 新项目

    安陆城外,张须陀正挥动锄头翻地,他父子俩和周围一群人都是荆州总管府各州郡的官吏及家属,因为受到某些人降而复叛的牵连被迁至安陆等待发落。

    他们还没定罪所以不用住牢房但人数众多每日里白养着也不行,如今已是九月秋收刚刚结束而秋翻随即展开,因为许多民壮跟着安州军在外地征战的缘故人手有些不足所以让他们这些‘闲人’到官田里忙农活。

    锄头、铲子等农具都是现成的所以只需要卖力气即可,作为不上不下的基层官吏他们这些人家中都有些田地有的为了省下雇人的费用平时也干过农活所以做起来也熟悉得很。

    “都认真些,大伙都是明事理的莫要让我动鞭!”一名士兵在田埂上大声喊着,还有许多士兵零零星星分散在各处监工,因为有了前不久永阳城做苦力的巴蛮俘虏反叛之事现在对这些人的监督也加强了许多。

    “我知道尔等有人心里不服,不服归不服要想死尽管闹事!”

    “前几日那些豫州军袭击安陆、孝昌还有永阳的下场大家都看到了,枭首示众!”又有大嗓门的喊着,“在荆州时尔等有没有参与叛乱是一回事,如今在安陆要是不老实就是一个死!”

    张须陀听着这些喝骂无奈的叹了口气,他父亲好端端的一个本分县官没做什么却被连累迁来安陆,要是被胡乱定了罪名怕是要没为奴仆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回南阳郡了。

    官道远端一队士兵正在跑步前进边跑边喊着口号,一名在田边看守的士兵见状问旁边的同伴:“这莫非又是哪里出事了?”

    另一人看了看行进间的队伍后笑着说那是在操练,他认得里面的几个人所以这是宇文统军的新军正在练长跑:“呐,腿上绑沙袋身上穿铠甲,也只有他们是这样练了。”

    有见多识广的提出疑问说穿着铠甲跑到时候满身大汗的岂不是把两裆铠都弄湿了,甲片这么被汗沤着容易生锈,跑步时甲叶磨来磨去那些串着甲片的皮条更容易损耗。

    “跑完了还得擦,再说这宇文统军还会缺铠甲?”那名消息灵通的士兵给出答案,“我跟你们说他们练三日休一日。操练时都要跑一次来回十里地!”

    “这得多累啊,听说要是不跑这十里地的话在军营里早晚各一次还要跑圈。”又有人问道,宇文统军的军营就在安陆城外所以很多人都知道士兵们每日早晚都要绕校场跑步,虽然不用穿铠甲但长期下来当真是让人吃不消。

    “累?你当宇文统军的军饷是这般容易拿的?”

    有的士兵说反正管饱所以不算什么。要是他也能顿顿吃饱就算天天跑都行,旁人见这般说便冷笑一声把内幕抖了出来:宇文统军的士兵不光白日练晚上有时也要练。

    “你以为这般就算了?晚上还有花样!我跟你们说。。”有人嗤之以鼻,他将自己的所见绘声绘色道来。

    宇文统军的士兵还要夜行军,他在城头值夜时就见过这帮人大晚上不睡绕着安陆走圈,不许点火把也不许说话每个什排队行进。这也就罢了途中还有‘意外惊喜’。

    “有人故意在路上扮鬼,穿着白袍带着鬼怪面具,等他们来了就转头定定看着,阿弥陀佛,想想我都害怕!”

    “这般练出来的,难怪这么能打。。”

    “那当然,你以为宇文统军在江陵是怎么拔刀乱砍血流成河的?”

    “不是说。。嘿嘿。。不是说什么后宫的么。。”有人开始带歪话题,坊间传闻宇文统军在江陵城‘淫\乱梁国后宫’甚至有很多绘声绘色的描述,这对于粗胚们的吸引力颇大。

    要是说宇文统军单枪匹马于大军之中来回踏阵未逢敌手或者连挑战将若干名没人感兴趣反倒认为是胡诌,要是改变话题说宇文统军‘枪’挑后宫佳丽的话大伙立刻来了精神。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宇文温在江陵城闯宫帮萧姑娘认亲的事情一开始传得耸人听闻但随后便得到澄清,然而人们只会关注那些所谓的香\艳场景至于事实真相是什么已经无人理会了。

    正当士兵们嘿嘿嘿的议论江陵城里宇文统军是如何单‘枪’匹马闯入梁国皇宫‘大开杀戒’时,张须陀却看着面前官道上接连跑过的士兵走了神。

    “连夜行军都练啊。。”他看着这些全身披挂脚绑沙袋的士兵喃喃自语道。

    。。。

    军营,校场一隅,宇文温和几名将领正在围观,他们面前几个士兵正拿着一些东西慢慢做动作,前不久史万岁在西阳郡公府上座谈时提出建议加强士兵的空手搏击、武器格斗还有射箭训练,这些都需要靠器械帮助锻炼臂力而现在就是宇文温在展现锻炼器材。

    “此物叫做哑铃,与石锁一般可锻炼手臂力量但是略有不同。”宇文温拿着手上的一个东西向旁人说道,这个一个木杆两头连着石饼的东西就是他让人做的哑铃。

    古代传统的器械一为石锁二为石担。石担的形制和后世的杠铃一模一样而宇文温做的这个哑铃就是个微缩版的石担,哑铃和石锁都是练习上肢力量的但是侧重点不同。

    它们最大的差别是重心,同样是拿在手上哑铃的重心就是在手心处但石锁的重心在外,这样练起来的效果就有不同:石锁舞起来有一股甩力也就是带有离心力。手握哑铃连力量不容易受伤但石锁就要注意动作。

    “这哑铃似乎可以负重出拳。”史万岁拿着哑铃挥舞了一下后说道,他从小习武对石锁、石担很熟悉但这个‘哑铃’倒是第一次用,不过他还是很认可。

    “石锁练起来不注意的话容易扭伤手腕,哑铃要好一些。”宇文温说完示意一名士兵双手拿着哑铃照着先前教的一套动作舞了一番。

    哑铃是现代常见锻炼器材所以宇文温对于它的锻炼效果没有任何疑问,原本是想用铁来制作但这个年代铁还是有些短缺要想给士兵们大规模锻炼目前还是得走传统路子:一根木棍加两片石饼。

    陈五弟等人看着那名士兵演示了一遍后不由自主的点点头,他们在军中也练过石锁知道有一点比较麻烦的就是动作不到位就容易扭伤手腕。有这哑铃在至少刚入门的人练起来没那么困难。

    史万岁听得宇文温说按某些动作来练亦能达到练习手臂拉力的效果算是将信将疑,他还是觉得石锁练起来比较可靠,至于对方那个‘宽握距正手引体向上’也能练手臂拉力的说法他还是有些不信:这个什么引体向上类似于‘上吊’当真有效?

    “统军,石锁练时会甩起来。这对练习手的指力和握力很重要。”他怕宇文温不知道石锁的好处便开始说明,正是因为石锁的这个特性所以对于军人上阵厮杀很有用。

    对于骑兵来说要舞动又长又重的马槊至少要握得稳,还有破甲的铁锏、铁鞭、铁锤也是如此,步战时挥动长刀也需要通过平日里练石锁来强化手腕力量。

    队主来护儿也说出了他的看法:练石锁时会甩起来所以必须练得手能抓紧。加上翻滚石锁的动作更贴近于肉搏时纠缠互抓较力,也就是说石锁是可以用来练打架的。

    宇文温知道对方所说的可以总结为练习‘控制重心’所以练起石锁来为了对抗离心力那么腰肢也顺便一起练了,他不是什么武术家所以对于练石锁到底科不科学不知道,不过既然现代也有了石锁的改进版——壶铃——所以他并不排斥练石锁。

    “用哑铃可以经常练以便增强手臂力量,用石锁则是适当练。”他做了决定。哑铃的效果绝对没问题所以要用事实说话,至于石锁则要史万岁等‘专家’指导下进行,宇文温可不想把自己养出来的兵弄成残废。

    今年二月士兵开始训练时,宇文温针对士兵们营养不良缺乏锻炼的实际情况因材施教,力量当然要练可一上来就用器械练怕是会拔苗助长所以安排的大多是俯卧撑、引体向上等练习科目,因为局势问题要在半年内成军所以当务之急是强化队列和专业技能:长枪突刺、射箭还有极少部分身体素质过得去的练双手长刀。

    实际效果经过实战还行,专业技能都练得不错算是合格,现在既然史万岁提出了不足——士兵个人技艺不精且无论是空手搏击还是拿刀格斗都不行。针对这个建议宇文温现在决定给士兵们加练力量。

    练习拉弓就要加强背阔肌、胸大肌、肩带、三角肌的锻炼,这种人体结构知识他没办法和这个时代的人解释所以只能让人闷头照做,最关键的就是制作出适合的锻炼器械。

    用拉弓来做练习当然最好但是代价太高——一张弓做起来耗时又费钱拉多了就坏。宇文温还没有阔到人手若干张战弓练拉力的地步,弹簧拉力器也做不出来所以他要‘土法上马’。

    如今练拉力比较合适的就是用哑铃和宽握距正手引体向上,具体原理他不解释只要让士兵们练上一段时间自然就见分晓,至于力量的训练他有更暴力的两个项目。

    这两个项目是硬汉们标配练习力量的方法当然动作错误对身体的损伤也是不可逆的,宇文温决定先提出来让大家有个概念然后在练习中逐步总结经验教训。

    “这石担有两种练习方式,一个叫做硬拉,另一个叫做深蹲!”

    听得这两个名词在场众人俱是面面相觑:莫非是用石担深蹲硬拉屎?宇文温一个响指示意护卫士兵李石磨上前演示,先示范的是硬拉。

    李石磨在石担前站好,双脚呈八字形站立屈膝附身,双手正握石担握距约与肩宽。头稍抬起挺胸腰背绷紧****上身前倾,待得宇文温一声令下他双腿用力伸膝提起石担,到最高点时稍停双肩外展抬头挺胸,停滞约三四息后屈膝缓慢下降还原。

    “这是屈膝硬拉。接下来是直腿硬拉。”

    直腿硬拉,顾名思义和屈膝硬拉相反拉起石担全过程膝盖不能弯,众人见着李石磨这般演示倒没觉得如何,可见他咬着牙完成负重深蹲之后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六七十斤的石担如此个‘深蹲’法练出来的还是人么?

    “负重深蹲动作要领颇多一有不慎容易伤身,锻炼之法要慢慢摸索。”宇文温环视手下一圈后说道,“哑铃和石担本将已准备好足够数量。三日内定好操练内容第四日开始加练项目。”

    宇文温刚谈妥一笔大生意有大笔资金到账所以又开始烧包:“只管练,肉管够!”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