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九十六章 留下名来!

    永阳粮仓南面一处街道,吴三田领着手下死守临时堆起来的障碍墙,他们已经阻挡进攻的安州军将近一个时辰可同袍到现在还没有把身后的粮仓点起来。

    “刘老五到底在磨蹭什么,点个火都点不起来!”吴三田回头看看四处冒着火光的城内街道骂骂咧咧,虽然四处都冒出火光但最重要的粮仓方向依然没有多少亮光。

    吴三田和刘成五两名队主领着手下于数日前乔装打扮混在平阳百姓里南下来到这永阳城,根据豫州总管司马的安排他们很快在永阳找到了内应。

    “队主,那些巴蛮莫非真是窝囊废不顶用?还不如我等去烧粮仓!”旁边一人抱怨着,突袭已经过了一个时辰,就这样还和粮仓守军纠缠了这么久,他认为那些巴蛮都是废物。

    烧掉永阳城的大粮仓是他们此行的目的然而光凭着南下的上百名士兵依然人手不足,永阳除了州兵外还驻扎着数千安州军,就他们这些人去烧仓无异于飞蛾扑火,按照计划有内应策动城里的巴蛮俘虏一同起事,吴三田对这些巴蛮的战斗力有疑虑如今看来果然是不堪一用。

    五月桐柏山南麓巴蛮袭击永阳兵败许多蛮兵被俘,六月时桐柏山北麓巴蛮袭击豫州总管府西南各州后来被平定,投降的蛮帅协助豫州军和永阳这边的巴蛮俘虏联系上,对方愿意协助‘王师’平叛。

    这也是豫州军敢于派出精锐来永阳放火烧粮仓的依据,直到方才起事为止一切都很顺利,吴三田出于能力方面的考虑领着手下来死守街道而让人多的巴蛮跟着另一个队主刘成五去攻打粮仓。

    事实证明这个决定很正确也很失败,正确的是吴三田领着手下在这里数次击退救援粮仓的安州军,错误的是让那帮巴蛮废物去攻打粮仓结果浪费了一个时辰都没能把火点起来。

    这处街道是通往粮仓的必经之路,一路过来的两侧房屋已经被他们点燃并且找来用多辆装着土袋的推车组成障碍,冲来的安州军人数再多却无法在这不宽的街道施展开,因为房屋着火所以弓箭手无法上房顶放箭故而对方只得硬着头皮爬上障碍肉搏。

    又有数人扛着几根刚拆下来的房梁赶来,他们用所有可以找到的东西加强着障碍墙,一次又一次打退了蜂拥而上的安州军。吴三田这将近百人的豫州军是百战精英虽然人数少但各个都是好手,无论是短兵相接还是徒手搏斗都是百里挑一,所以他愈发觉得本队守在这里是浪费。

    总管司马皇甫绩定下计策选了他们南下时便做好了全军覆没的打算以及安排:所有南下的士兵抚恤翻倍,家中田地免赋三年。皇甫司马是丞相跟前的大红人所以说的话就是朝廷的决定故而吴三田对于战死永阳已有准备。

    “废物就是废物。在豫州是废物,在永阳也是废物,早知如此我还不如直接带着人去冲击粮仓。”吴三田恨得牙痒痒,守了一个时辰己方伤亡过半击退了至少五倍的敌军

    按计划这些在永阳做苦力的巴蛮俘虏是一大助力可如今明显不靠谱,他觉得如果是自己带人去攻打粮仓而对方来堵路的话如今就算被安州军冲了进来也能在战死之前把火点了弄成燎原之势。

    “队主!又有人过来了!”一名士兵喊道。其余人等提起精神准备厮杀,吴三田探头看去原本已经退得很远的安州军又冲了上来,他们以盾牌结阵慢慢推进就如同前几次一般但又有不同因为后边远远跟着的是骑兵。

    “骑兵?骑兵也休想过!!”吴三田冷笑一声,他的身后还支着临时用长枪扎起来的拒马,对方要是敢策马跃过障碍那么接下来就会一头撞向长枪拒马所以下场一样是个死。

    吴三田等人见着盾牌阵慢慢靠近也做好了厮杀的准备而弓箭手也开始弯弓搭箭,按着先前的战法他们是等到对方与己方接战时来个近射,几步步的距离只要面部一中箭就会被直接射穿头颅当场毙命。

    对方逼近到距离这边还有十来步距离时忽然扔过来几个东西落在吴三田等人之间,他们低头一看却是几个裹着稻草的陶罐,正纳闷间陶罐忽然爆开随后大量白色粉末迎面扑来。

    一股辛辣的气味透鼻而过随之而来的是灼热感连眼睛也有些睁不开,就在这时面前的安州军忽然向他们投出许多短枪猝不及防之下当场便有十余人被扎中。

    “杀!”

    随着一声暴喝。安州军顶着盾牌径直向他们撞来,原准备近距离放箭的弓箭手还没来得及瞄准空挡便被第二轮投出的短枪扎中,双方瞬间撞在一起。

    冲上来的安州军个个戴着骷髅面具当先一人威猛异常,他先是用盾牌砸得一人脑袋开花随后拔起杆短枪当做棍子一抡将另一人打翻,在第三人冲上来时他拔出佩刀只两个回合便将其砍倒。

    “来战个痛快!”吴三田忍着双目刺痛奋力迎战,他久经战阵什么场面没见过对方如此凶猛但自己也不是好相与的:人挤人的混战中无非就是一命换一命!他将长刀向着当面一人砍去而另一只手已经多了一把匕首。

    那人带着骷髅面具狰狞异常但吓不了吴三田,眼见着对方挡下自己长刀双方已经接近于是将手中匕首对着其腹部一捅。

    这一招救了他许多次所以很有信心能将对方捅翻然而此次却被看破,那人一把抓住吴三田的手腕随后一扭,力气之大让吴三田疼得抓不住匕首结果手一松掉了下来。

    “我叫来护儿,记住了!”那人话音刚落将吴三田向前一扯。随后右腿膝盖猛地一提正好顶到他下巴,吴三田只听下颌咔嚓一声响似乎什么东西裂开随后一阵剧痛传来。

    “清除障碍让骑兵冲进去!”

    “安陆援军已到,贼人一个也别想跑!”

    耳边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吴三田渐渐失去了知觉。

    。。。

    安阳城西。刘成五领着残部以及败退过来的巴蛮向西门逃去,他回头看看粮仓方向满是遗憾。

    奋战了一个多时辰好容易攻入粮仓开始点火可增援的安州军却也随后赶到,对方个个头戴骷髅面具凶猛异常,原本己方加上巴蛮的人数也不少多少可那些蛮人见了这帮人如同见了鬼一般掉头就跑导致功亏一篑。

    方才逃过来的路上刘成五问过巴蛮何故如此慌张。对方有会讲官话的叽叽喳喳说了半天他才弄明白这些人今年五月袭击永阳时便是败在那些头戴骷髅面具的士兵手下,据说那日这些士兵手持长刀将他们砍得呜呼哀哉如同地狱恶鬼一般。

    ‘废物就是废物’这是刘成五的唯一想法。这些巴蛮被吓破了胆他也没办法独立支撑,按照安州军冲来的方向推断负责在半路堵截的队主吴三田和那些同袍恐怕已经战死。他们足足挡了敌军一个多时辰若是这些巴蛮能有吴队主一半的实力那么这粮仓早就烧起冲天大火了。

    虽然心中愤愤不平但刘成五没有骂出声来因为后面的活路还在这些人身上,按照皇甫司马的计划此次袭击永阳无论成与不成撤退时都要借助巴蛮的门路。

    对方生活在附近的桐柏山中,只要跟着这些人逃到山里那安州的追兵就鞭长莫及,安州地界翻过桐柏山去往豫州地界有三条要道,虽然有安州军扼守但在巴蛮的带领下同样可以走小路翻山所以这是他们逃生的唯一活路。

    “功亏一篑。就不知道安陆那边如何了。。”刘成五喃喃自语跟着队伍来到西门,此处在起事的时候便由城中‘反正’的巴蛮负责攻打,如今看着洞开的城门刘成五算是稍微欣慰了些:这帮蛮兵总算还有点用。

    逃出城后回望永阳,冲天火光映亮夜空,此次起事他们在城中各处放火点燃民居倒是成功,只可惜最想点的粮仓还是没能烧起来。

    不过也亏得全城到处着火,驻扎城外的安州军如今都忙着入城救火让他们得以逃生。

    跑在前边的巴蛮叽里呱啦的和他说着什么但刘成五耸耸肩表示听不懂,对方见状便指了指西北方向那一片绵延山脉,刘成五倒是知道对方的意思:往那边跑。

    那片群山就是桐柏山脉,如今已是深夜只要借着夜色逃离永阳在天亮前躲起来逃过搜捕。等到明晚再趁着夜色行军就能逃入绵延无尽的群山之中。

    “大家动作快。。”刘成五话还未说完悚然而立因为他听到了马蹄声,借着身后永阳城的冲天火光四下望去他和其他人很快便发现西南方向出现了许多骑兵。

    也不能说多,两三百左右,但在这旷野里这些骑兵要想对付己方这些溃兵是易如反掌,逃是逃不掉的因为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战也是战不过的因为对方一个冲锋就能将己方击溃。

    “今日我等便战死于此!”刘成五挥刀指向敌军,他和部下是百战精兵不是身边这帮吓得跪地求饶的鱼腩巴蛮,既然逃无可逃那便奋战至死也好过屈辱的死去。

    马蹄声急促响起对方骑兵已经开始疾驰,双方距离一百多步足够对方把速度跑起来,但是刘成五及手下依然奋力迎敌。他们手中几乎没有长枪只能凭着佩刀接战。

    哪怕一个人也好,哪怕只是一匹马也好,死之前都要拉个垫背的!

    九十步,七十步。弓弦声响起骑兵向他们射出箭后冲在前方的骑兵荡起马槊冲来,刘成五被一只箭射中左眼随即脑袋一痛全身发软当场栽倒地面,骑兵如同秋风扫落叶般掠过这些飞蛾扑火的豫州军将其砍杀一空。

    刘成五挣扎着要从地上爬起,左眼传来的剧痛甚至已经让他都痛到麻木了,拄着佩刀他勉强起身摇晃着面对再度冲来的骑兵。

    “是条汉子,留下名来!”当先一骑大声喝道。左手持槊右手长刀对着他高高扬起。

    “刘。。成五!”

    寒光一闪刘成五只觉得自己飞上了半空随后看见了下方一个无头身躯,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吾乃京兆史万岁!”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