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九十二章 毒饵

    寿昌北门,大门城内一侧约十步的地方堆积着一片由砖瓦木板堆起来的障碍墙,身着铠甲的许绍靠在墙边大口大口喘着气,障碍墙前横七竖八的躺着许多尸体,有的是士兵打扮而更多的是便装,门洞里血迹斑驳也是躺满尸体。

    便装男子是袭击城门的贼人,方才城中多处大乱守兵正要关城门时被这伙人突然发难,双方短兵相接展开肉搏战之后场面一片混乱,城外也冲来一股骑兵意图夺门。

    情况正紧急间岳州刺史之子许绍领着人马赶来,他一面让步卒到城门增援一面让人在距离城门十来步的地方堆起障碍物防止骑兵冲入城中。

    “郎君,那贼人不敢入城了。”一名部将望了望城门外说道,城外旷野里数十骑兵正在掉头离去,方才他们之中的十几骑冲过城门却在这临时搭建的矮墙前遇阻全军覆没,眼见着增援已到他们便放弃入城。

    许绍方才提刀率先迎战砍杀几个试图翻过障碍的贼人如今有些脱力,他示意部将领着人去门洞处清理尸体然后关上城门,只有城门落闩才能真正放心。

    郝吴伯拿着弓站在一边兴奋地望着城门方向,他领着自家护卫跟着许绍这一路冲来正好赶上恶战,他虽然称不上神箭手可是却也射杀数人尤其是刚才策马冲过城门并且要跃过障碍的一名骑兵被他瞧个正着一箭射中马眼随即马前失蹄甩下来最后被乱刀砍死。

    “嗣宗,你这主意不错啊!”他看了看这临时堆起来的障碍墙称赞不已,这个由破缸烂砖还有杂七杂八木板堆起来的东西在城门没能关上的时候硬是挡住门外心怀不轨的骑兵。

    许绍笑了笑没回话,方才他在府邸同父亲一起领着护卫杀退来袭的贼人随后在郝吴伯的协助下马不停蹄的赶来北门,连番恶战下来总算得松口气原本亢奋的心情也随之跌落一股倦意涌上心头。

    这主意不是他灵机一动想出来的而是一早就有人提出来,那是还在江陵时宇文温于‘城池偷袭与反偷袭之我见’讨论会上提出的一个想法,这个想法当时还觉得有些可笑不过如今却证明效果还行。

    伴随着嘎吱嘎吱的声音大门缓缓关上,原本横在地上挡着的尸体已被拖开故而再没有东西能阻碍关门,待得门闩放好一众人等算是松了口气。

    许绍领着人走上城头,举目望去只见远处数十骑兵正向西南方向疾驰而去。身后传来鼓声那是各个城门示意已关的信号,许绍命人去擂鼓让父亲知道北门已关。

    “他们这是要做什么?”郝吴伯看着这些骑兵的动向道,话刚说完他便回过神来:西面是去往安陆的方向,对方似乎是要在那边拦截城中派出的人去通报消息。

    许绍望向西面安陆方向眉头紧锁。如今孝昌城算是安全可接下来怎么办就有说道了,澴岳郡守田开既然带着人来刺杀父亲那澴岳郡落入敌手已是毋庸置疑,这样一来澴岳郡北面的百雁关是否还在安州控制中就有疑问。

    百雁关防主是岳州刺史的心腹所以他本人反叛的可能性不大,但此次对方似乎是策划已久那么百雁关是否会被偷袭或发生兵变也未曾可知。

    “若是百雁关失守那岳州可就不得安分了。。”许绍看着城外喃喃自语道。

    。。。

    武阳关,关前山路上大队士兵正在前进。安州总管司马尉迟顺走在队伍里若有所思,数日前他率军殿后待得平阳百姓都南迁进入山路才撤退,没过多久豫州军的骑兵就冲到了平阳城下。

    平阳城已经被付之一炬留给豫州军的不过是残垣断壁,从策划袭击平阳到夜袭拿下城池迁移百姓直到现在全军安全撤入山里一切都那么顺利,顺利到让人有些不安。

    回顾起全过程,尉迟顺似乎抓到了什么想要细想却摸不着头绪,当初出兵奇袭时所有能想到的问题都已考虑并分析过所以应该不会有什么隐患。

    “司马,这战事顺利却眉头紧锁可是有什么疑虑?”一名将领问道,尉迟顺想了想便问南迁的平阳百姓如今到了那里,对方说听信使通传已经平安抵达应州。

    应州州治永阳城是安州东路军的驻扎地也是粮草转运的集结地。尉迟顺此次袭击平阳迁移百姓南下第一个安置地就是永阳,为了以防万一他在永阳布下重兵一来看守平阳百姓二来也是护着粮草,数万军队分散在武阳关、平靖关每日消耗的粮草十分可观所以永阳不容有失。

    “永阳。。山路。。百姓。。”尉迟顺念叨着,忽然他想起二十多年前的一件事情来:那年南朝梁内乱,占据蜀地的梁国宗室萧纪在益州称帝随即沿江而下进攻梁国新都江陵,父亲尉迟迥奉命领兵从关中进攻益州而他也随同出征。

    蜀道难行大军分出一部走平林旧道出其不意的绕过梁军关隘,当时他记得父亲命这股精兵换上平民服饰翻山,途中遇见山民也没人想到这是敌军,待得平安绕过关隘后这只精兵直接袭击潼州,当时镇守潼州的守将以为是敌军主力抵达吓得未做抵抗直接投降。

    ‘不可能。永阳守军众多对方不可能做到。’尉迟顺想到了某种可能不过还是自己否定了,这种错误他不可能会犯所以就算有人混入平阳百姓之中来到永阳城也掀不起大浪。

    不知何故他忽然想到了另一个地方:安陆。以武阳关这一路出了山要是往南走过了岳州再往西去安陆路途大概一百四十里,若是出了山往西去应州再拐向南去安陆那就是一百二十里。

    安陆。。有总管长史镇守应该是没问题,再说那成日里疑神疑鬼的女婿不是也领军回到安陆了么。这小子之前把一个好端端的府邸弄得戒备森严像是防贼一般想来对于城防也会上心。

    尉迟顺思来想去没想到什么问题索性转回心神,一想到女婿他就随后想到女儿,算算日子女儿应该是生了也不是到是男是女,女婿新纳的小妾抢先生了个儿子弄得这几个月来女儿也是心急火燎。

    一路走一路想转眼就来到距离武阳关不远处,关前这段山路有士兵正在督促青壮修补,此处山路东侧是陡壁而西侧是陡坡。几日大队人马经过导致西侧路沿有些垮塌故而为了避免进一步塌方需要及时修补。

    因为之前有平阳百姓经过关隘的缘故守军征发了一些青壮补路,这些都是有家小且搜过身绝无问题的男子。待得补完路后再让他们南下和家人团聚。

    为了防止走山路马匹忽然受惊坠坡将领们并未骑马而是步行,经过施工地点时众人俱是靠向陡壁一侧,正行走间忽然有几名青壮将锄头一扔嚷嚷起来:“你虐待我等,我要找司马告状!”

    监工的士兵见状破口大骂何时虐待过你们。尉迟顺闻言眉头一皱停下脚步,他之前三令五申不许士兵虐待百姓以及被征发从军做事的青壮未曾料竟当场撞见‘恶行’,身后跟着的将领见状上前制止冲突并转向尉迟顺方向说道:“闹什么闹,司马在这里你胆大包天了不是!”

    他的本意是让士兵知道总管司马就在身边可话音刚落那几个闹事的青壮忽然向着尉迟顺冲了过来,事发突然许多人反应不及而跟在尉迟顺身边的护卫倒是反应迅速挡在面前。几名青壮竟不管不顾抱着挡路之人向一边陡坡跳去。

    顷刻间保护尉迟顺的护卫便被清掉,剩下两名青壮不顾他拔刀乱砍直接扑了上来,一人脑袋被砍做两半而另一人也不避刀锋一把抱住他的腰随后向路沿滚去,众人阻拦不及眼睁睁看着尉迟顺就这般被那人抱着滚下陡坡。

    。。。

    平阳城,一片残垣断瓦,豫州总管司马皇甫绩面对满目疮痍颇为心痛,一名部将来到他身边禀告说全城房屋损毁九成,各处城门俱已被烧毁。

    “安州逆贼的手脚倒是利索,不要说人就是一只猫都没留下。”另一名将领则是不住冷笑。

    “平阳城两千余户将近上万人,逆贼此时心里怕是乐翻天了。”皇甫绩说完回望桐柏山方向。片刻之后微微一笑:“正所谓乐极生悲,我倒要看看尔等是如何后悔的!”

    皇甫绩去年七月出使安陆代表朝廷和宇文亮媾和,双方握手言欢之后为朝廷争取了宝贵的数月时间皇甫绩也因此得到提拔,因为尉迟迥的伪周一直威胁着亳州总管府所以后来他被丞相杨坚调到那里任职。

    未曾料赴任途中亳州总管府局势恶化丢掉大部州郡故而职务取消后来转任豫州总管司马,今年六月战火重燃安州成了豫州总管府的心腹之患。

    豫州东部的亳州已落入伪周之手,北部盘踞着尉迟惇的大军,西部的荆州总管府被安州军席卷,南部的安州军偏师又如同一把匕首抵在豫州的腹部。

    豫州是四面受敌,东面和南面要防,北面的洛阳西面的荆州要支援。就因为尉迟顺率领的偏师在南部虎视眈眈让豫州的兵力调遣受到极大掣肘。

    要是南下攻打的话山路难行且义阳三关地势险要仓促之下很难攻下,攻不得又要安排兵力防守就这样耗了月余,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皇甫绩想出了一个计策:欲擒故纵。

    把平阳当做一个饵让对方吞下,这是一个毒饵而所谓的毒就是混在百姓里的士兵。安州军若是拿下平阳城必然守不住所以放火烧城裹挟满城百姓南迁几乎是免不了的,那些混在百姓里的士兵便能趁机进入安州地界。

    事情进展得很顺利,精选的士兵提前混入百姓中,面对己方故意露出的破绽安州军没能忍住一口咬了过来并且吞进肚里。

    “既然胃口这么好吞了毒饵,那就安心等着肠穿肚烂吧!”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