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八十九章 混乱

    陈青领着部下提刀冲刺,西阳郡公府邸就在面前,突破了大门就能冲入府内而杀了西阳郡公宇文温那么他们的任务就完成了。

    数日前申州州治平阳被安州军袭击拿下,早就做好准备的陈青和部下分头混在平民中跟着人潮走过武阳关南下翻过桐柏山进入安州总管府地界,在内应的帮助下躲开士兵的看守继续南下直接来到这安陆城里。

    根据豫州总管司马的安排,他们袭击的目标是镇守安陆的安州总管长史等几名主要人物,他这一队人的目标临时变更为安州总管宇文亮次子、西阳郡公宇文温。

    陈青见着府邸大门处乱成一片己方后续人员无法上前便做了个手势,几名手下见状从腰间掏出飞爪向墙头抛去,那飞爪勾住墙头之后他们扯着其上系着的绳子攀墙。

    攀墙这种事情他们练过许多次,西阳郡公府邸围墙虽然高但在他们眼里不算什么,先前攻打桐柏山巴蛮的堡寨时比这高许多的寨墙他们一样用飞爪爬上去过。

    “不要纠缠,绕到大门接应!”陈青大喊道,虽然现在外边没有人敢上来阻拦但兵贵神速所以己方先冲入府里才是重中之重。

    此次南下要杀的必须有一个:安州总管长史段晖,不过现在还要加上一个就是里面的宇文温,只要这两个人一死那么安陆便会大乱从而影响全局。

    方才混入城中时接应的人提供的了最新消息:宇文温前不久刚率军回到安陆,这样一来光是杀掉段晖还不够,必须将此人一并除掉才能达到预期效果。

    “有弓。。啊!”刚攀上围墙的一个人只来得及说几个字便被数只羽箭射中倒下。其他几个人也未能幸免俱是中箭身亡。陈青见状心道不妙:府里的护卫反应很快。对方的弓手已经来到围墙边了。

    这怎么可能,他们是临时起意要往这边袭击,从分头进城到集合然后来这里也就两柱香时间而进入这条街道时他们先是装作行人慢慢接近才猛然发难里面怎么会反应如此迅速?

    一声惨叫从面前传来。陈青抬头看去大门处自己一个正在厮杀的手下被一杆长枪捅了个对穿,对方家仆死死挡在门口虽然大门没法关上可他们竟然用盾牌挡在前边组成盾阵,后边的人则是用长枪瞅准空隙捅人。

    这名手下是他的队正,六月随军讨伐桐柏山巴蛮时在巴蛮堡寨那狭窄曲折的小路和十一名蛮兵相遇后独自将对方悉数斩杀,要胆有胆要力气有力气未曾料竟然在此处战死。

    不光如此。片刻功夫己方已经有十几个身后了得的好手命丧当场,对方凭着这个盾墙和长枪就这般挡住了大门,己方数十人就这般被堵着进不去要翻墙里面也有弓箭手候着没法硬拼,这府里张灯结彩的不是要办喜事么怎么会如此戒备。

    ‘竟然用盾牌,这些家仆怎么会想到用这些玩意!’陈青开始觉得不妙,自己是奇袭按说对方不可能有防备唯一的可能就是这帮人平日里便是这般戒备。

    这要有多疑神疑鬼才会如此啊!

    “队主,情况不妙,巡城兵马!”一名手下在耳边大喊,陈青闻言猛然一惊抬头看去只见街道前方出现一大队士兵,看来是巡逻的官兵正好撞见自己一行。

    “撤。撤!”陈青再不甘也只能收手,也不得不收手。若是此次已经冲入府邸的话还可以奋力一搏只要解决了西阳郡公宇文温那么就算所有人都死在这里都值得了,可如今却连府邸都冲不进去。

    就在他们心生退意身后街口已经转过一队人马向这边走来,队伍前列敲锣打鼓个个衣着光鲜看起来似乎是什么迎亲队伍,兴许是附近哪家大户办喜事。

    如今街道两头都有人可后边的队伍明显人少些,任谁都不会往那一大队披坚执锐的士兵方向逃,陈青唿哨一声领着五十多名手下向后撤,见着那列迎亲队伍似乎开始慌乱有人便大喊道:“让道,莫要挡路!”

    陈青见着那队伍忽然灵光一动:迎亲,府邸张灯结彩,莫非。。

    。。。

    西阳郡公府邸内,宇文温面无表情的站在屋檐下看着大门方向,一群护卫正堵在门口而另一群护卫则在离墙七八步距离弯弓搭箭对着墙顶。

    “把大门关起来,有敢爬墙的全都干掉!”宇文温从嘴里迸出话来,右手握着的长刀微微颤抖,今日是他纳萧九娘入府的大喜之日,眼见着府里一片喜气未曾想竟然出事了。

    竟然真有人敢袭击我家!

    去年五月初来到安陆之后宇文温任命前马匪大当家张\定发为‘保安总管’全权负责府邸安保工作,张\定发本是做黑活的老手而他自己又是‘被害妄想症’的患者所以两人一拍即合制定出了一套严密的府邸守卫制度。

    后来宇文温跟着父亲昼夜兼程袭击黄州州治黄城斩\首黄州总管元景山并截杀黄州刺史宇文弼,这一行动更是加重了宇文温的‘被害妄想症’并愈发严重已经到了‘晚期’导致守卫制度也变得苛刻到令人发指。现在正是这严苛的制度让他全家躲过一场大劫。

    张鱼从后边急匆匆跑过来向他禀报说主母和侧夫人安好,小女郎和两位小郎君也没有受到惊吓,隔壁的安固郡公夫人以及尉迟明月也安然无恙。

    “郎主,外边似乎退了。”一名护卫喊道,他如今跨坐在一个人字梯顶端手里拿着一个竹筒,竹筒竖起而尾端有个开口,那护卫正是将眼睛凑到开口似乎是在看着什么。

    潜望镜,这是宇文温山寨工坊的又一力作,堪称巷战之‘眼’兼监视、偷\窥实在用途称得上是居家旅行杀人放火之必备神器。因为有了玻璃镜的出现这潜望镜也变成了现实。

    “等等。宇文头领过来。。他们往迎亲车队冲去了!”护卫越说越激动说到后面已经是喊起来了。宇文温听到这里面色一变提刀往外冲,张\定发和张鱼见他要往外冲赶紧拦住说先让护卫开路。

    “张鱼你留守,张头领带着人和本公冲出去!”

    前日夫人尉迟炽繁忽然主动同意他近期纳萧九娘过门,经过几次试探之后宇文温确认这不是夫人下套便抓紧时间安排好于今日迎亲办喜事未曾想会出这种事来。

    车队!是接萧九娘的车队回来了!这帮王八蛋!竟然敢选在这种关键时候!

    。。。

    大街上,宇文十五策动坐骑猛地一个后踢将一名围上来的男子踢飞,手中长刀一挥又砍掉另一人半边脑袋,方才他领着迎亲队伍拐过街角却发现前方府邸正在被人围攻。

    因为一路敲锣打鼓的缘故没能听见动静到现在才发现想退已经晚了,对方有数十人似乎攻不进府邸兼之远处有巡城兵马出现便向这边撤退。宇文十五知道这帮人攻打自家府邸来者不善原想着要上前‘杀个痛快’可念及身后便当机立断让后边马车离开由他领着人殿后。

    郎主要纳过门的萧姑娘就在马车里他不能冒险,原以为让开一条道给这帮慌不择路的人逃命算是宽宏大量可没想到对方竟然不逃而是向着马车扑来,宇文十五把心一横领着数骑直接迎面冲去。

    因为距离近所以马匹没能跑起来冲撞威力不够被对方仗着人多势众一拥而上围了过来,宇文十五和几名护卫仗着骑在马上居高临下挥刀乱砍和对方混战起来。

    跟在后边敲锣打鼓的早已吓得屁滚尿流,这些人是雇来的所以指望不上,紧随其后的护卫们一部分在符有才的指挥下护着马车掉头另一部则提刀前冲支援宇文十五等人。

    府里制度严苛,有重要人物外出随行护卫时均提前制定‘预案’以应对各种突发事件,按照郎主的‘指导思想’要是半路遇袭死守待援是下策‘走为上’,因为对方既然敢袭击那么人数必然占优势所以能逃就逃马车里的人安危为第一要务。

    一名护卫高声呼喊向近在咫尺的府邸求救,因为府里有两位小郎君的缘故按照预案在府邸附近遇袭时不能用那声音尖锐无比的‘惊蝉’作战或示警。其他前突支援的护卫三人一组各自呈品字形进攻。

    眼见着前方几名骑马的同伴被对方扯下马他们也冲到近前,当先之人向怀里一掏随后向前一甩只见一片白灰迎面扑向已经杀到面前的男子。

    白灰糊了那几名男子一脸他们随后便面色痛苦的捂面倒地打滚。护卫们直接前冲最前面的几人拔出匕首而不是佩刀撞入对方人群,只见寒光闪过血光飞溅双方战作一团。

    有数名男子奋不顾身的冲出护卫堵截向马车跑去,马车因为无法退回原路只能向府邸相反方向掉头离开,速度还未起来之时便已被对方赶上。

    “府里出来支援了,大家拼了!”符有才大喝一声领着护卫提刀迎战,他们亦是三人一组成品字形接敌,双方刚一交手对方便有三名男子被当场格杀。

    领头男子悍不畏死他和符有才交锋数回合发觉急切间无法取胜便不避刀锋任由其一刀划中肋部然后当头一刀砍下,符有才左手一抬迎向刀锋却听当的一声响刀刃无法砍入半分。

    那男子见状直接猛地伸头一磕撞在符有才额头上将其磕得眼冒金星,眼见两边护卫还没来得及围上来他大步前冲窜到马车边猛地扯开门探手向里面抓去。

    他从车上拽下一名身着红衣裙的女子,还未站稳忽然心中一惊将头侧开只听嗖的一声一只羽箭插着他的耳朵飞过,见着对面一大群护卫冲了过来而自己的同伴已经非死即俘他便将女子挡在胸前,忍着伤痛拔出匕首抵着女子的喉咙大喊:

    “不要过来,不然我杀。。”

    “你敢!!!!”

    话未说完便被一人打断,他定睛一看只见一名身着红袍的郎君提刀向他走来,其身后跟着一群护卫。

    “你敢乱来本公便让你后悔来到这世上!”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