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八十七章 突变

    岳州刺史许法光跌跌撞撞的跑在回廊里,他的右肩处衣袍被划出一道口子溢出的鲜血染红了肩膀,在其身后几名家仆正和数名男子搏斗,有两人突破了阻拦正向他追杀过来。

    为首之人为澴岳郡守田开是许法光的属下今日来孝昌到府拜见说是有要事相商,未曾料对方趁着单独与刺史会谈的时候突然拔匕首扎来幸亏许法光躲得快没被扎中胸膛不过肩膀受伤情急之下只得大喊有刺客并向后院逃来。

    许法光擅长射箭也并非手无缚鸡之力只是遇袭右肩受伤使不上力,因为是在府里见客没带佩刀无法抵挡只能仓皇而逃,面前有两名侍女一前一后端着铜盆正走着见其冲来不由得向两边躲开让过,紧接而至的两人躲闪不及和她们撞个满怀。

    咣当一声响铜盆跌落地面水洒出一地而两名侍女的尖叫声响彻后院,她们看见郎主肩膀染血而撞倒自己的两人也是杀气腾腾大约明白出了什么事。

    “让开!”田开一把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侍女随即起身向已经跑开一段距离的许法光追去,方才的刺杀差点得手如今对方近在咫尺要是让其跑了便功亏一篑。

    回廊前方为一个拐角,不知何故许法光依旧是循着回廊跑而跟在后边的田开直接来个截弯取直,他抄近路冲到对方身边随后一个飞踹将其踢翻在地。

    田开扑上前正要将手中匕首对着许法光猛扎未曾料被其一脚扫中小腿站立不稳倒在地上,许法光正要去捡滚落旁边边的匕首却见另一人就要冲到面前一咬牙便起身要跑却被田开一把抓住脚踝再度跌倒在地。

    “许使君,要怪便怪你鬼迷心窍一心要为虎作伥!”田开说完示意手下动手,那人将手中长刀一举正要向许法光脖子处劈下却听弓弦声响起一只箭正好命中他的面门。

    哐当一声手中刀掉落而他也后仰倒地,田开见状抬头看去却是不远处房檐下转出两个年轻郎君,一人提刀冲在前边另一人则是拿着张弓。

    许法光死里逃生奋力用脚将田开踢开随即连滚带爬的向那两名郎君方向跑去,他跑出几步后已经看清楚提刀跑来的是自己儿子许绍心中不由得紧张万分:田开力气大又会拳脚功夫自己儿子哪里是对手。

    自己死了也就罢了可儿子不能出事,儿子表字嗣宗就是要延续香火的意思他这房如今就这根独苗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就要绝嗣了!

    许法光心一横也不再跑决定要转身和田开肉搏就算被捅上几刀也不能让儿子冒险,未曾料田开已经捡起死去手下的长刀向其冲来,他挥刀砍了几下让许法光方寸大乱步伐不稳眼见着再躲不过去便挥刀再砍可眼角却瞥见对面那郎君已是弯弓搭箭随即心中一凛侧身躲开。

    嗖的一声一只箭从他身边掠过钉在旁边墙上。田开躲过这一箭却失了先机没等他向许法光动手那提刀而来的郎君已经冲到面前,田开已经看清楚来人是许法光儿子许绍冷笑一声便举刀迎战两人斗在一起。

    许绍的底细他知道,富家郎君会些三脚猫套路没什么大不了的,平日里田开作为许法光属下说些场面话赞其身手不错也是没往心里去。

    要不是因为你是刺史的儿子谁奉承你!

    过了几招之后田开见对方刀法散乱不由得心中大喜。他今日刺杀许法光为了避免引起对方警惕没带多少人现在和家仆厮杀的手下怕是已经完蛋如今剩下他一个,杀了许法光之后还得想办法逃命而这小子就是送上门来的肥肉。

    他要先砍废许绍然后杀掉许法光接着挟持许绍出府,刺史一死城中大乱那计划就能成功了!

    田开心中计较已定虚晃一刀骗得许绍挥空便要补刀将其手臂砍断未曾想对方竟然不惊慌,田开还没来得及动手却觉得右脚掌一阵剧痛却是对方一脚踩中自己右脚接着那小子猛地向前一窜右脚直接撩向他裆部。

    咔嚓一声似乎什么东西碎了,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裆部传来让田开觉得痛不欲生再也站不住倒在地上。他痛苦的捂着裆部满地打滚所有的注意力都已经被那撕心裂肺的疼痛吸引再顾不得其他。

    许绍见着对方被自己废了赶紧转身扶起父亲,许法光看着地上捂裆哀嚎着打滚的田开不由得怒从心生:“田开,汝为何要如此!”

    “父亲,这厮吃了孩儿这一招就恨不得一头撞死哪里还有心思说话。”许绍看着田开冷笑着,这一招可是他在军营里跟宇文温随从张鱼学的,再能打的人中了这招也得完蛋。

    大部分的士兵就算身上穿着铠甲可脚掌却无防护,只要突然踩中那许多人会有瞬间注意力被脚掌疼痛感吸引所以接下来一个撩\阴腿扫到没有铠甲保护的裆部就大功告成。

    “郎主!”远处几名家仆提刀大喊着,他们清除了田开带来的几名手下正要来支援郎主,许法光正要开口说话却听得许绍大喊:“把大门关上顶住莫要让人冲进来!”

    “叫几个人带弓箭上房顶要是有人敢翻墙就射!”

    “打水到靠墙的房间候着,莫要让人扔火把进来点了!”

    “派人通知主母收拢侍女不要乱走。有谁敢多嘴乱传话的掌嘴!”

    “再派人在府里巡逻,有面生的砍了再说!”

    “快拿药来治伤!把尸体都清了!”

    许法光想要说的都被儿子说完了他捂着红了一片的右肩靠在回廊柱子上,看着地上那嚎叫不止的田开他还在后怕不已:方才田开带着几名随从到府说有要事求见,自己让对方进来后虽然当时没有发觉异常还是本着防人之心不可无心中提防结果竟然真就出事了。

    他和父亲许弘是两代岳州刺史,岳州旧名楚州在二十多年前是南朝梁的属地,期间先是被北齐攻占后来又变成北周领地,许弘、许法光父子两代都能稳坐岳州当刺史靠的是察言观色还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刚才要不是为父多了个心眼见这厮往腰间掏东西就躲不过去。”许法光以自己为例教育儿子,“若不是在房外布置有家仆怕是逃都逃不出来。”

    “父亲,这厮怎么处置?”许绍看着在地上哀嚎的田开咬牙切齿的问道,郝吴伯此时也来到旁边。方才他一箭射杀一名刺客也是惊险异常。

    “现在关键不是他。。”许法光刚要继续说却停了下来,他要考考儿子,父亲当年也是这般经常问问题让自己回答应该怎么办,“嗣宗你说怎么办?”

    “父亲。为今之计一来是要固守府邸免得贼人杀入,二来是要立刻召集州兵免得被人矫令调动,三来便是马上关城门免得为外敌所袭!”许绍没有迟疑便把想法说出来。

    情况很明显,田开敢刺杀岳州刺史肯定有后手,远的不说那迫在眉睫的就是肯定有同伙在城中接应,如今之计首先要保得府邸安全然后调集军队关上城门守城。至于之后的事情看情况再定。

    “方才遇刺逃出来时为父已经喊着关大门了。”许法光对许绍的应变之策很满意,儿子自从去了西阳郡公宇文温军中做事后似乎成熟了一些少了冲动。

    一名仆人帮许法光处理伤口,另外几人拿着铠甲和佩刀匆匆跑过来,许法光召集护卫过来决定立刻赶赴军营,一州刺史上马管军下马管民如今是他领军御敌之时因为事态发展很明显:要出事了,要出大事了!

    安州军主力进攻西北方向的荆州地界所以对于东北方向的豫州总管府是以防为主,豫州要南下进攻安州那就必须至少拿下桐柏山义阳三关中的一关,武阳关、平靖关由应州负责把守而百雁关是由岳州负责。

    澴岳郡正是在孝昌和百雁关之间,现在这澴岳郡守田开亲自来刺杀自己想必澴岳郡已是投到豫州那边,这么一来百雁关是否还在己方控制之下就很难说了,如果百雁关失守那么豫州总管府的大军就会南下先到澴岳郡再攻孝昌。

    孝昌距离安陆只有四十里不到路程,要是让豫州军攻下孝昌兵临安陆会连带着让全盘战局受到影响,所以孝昌城不能有失!

    许绍见着父亲准备动身也主动请战:“父亲,让孩儿去城门处!”

    “你留在府里看着,哪里也不许去!”许法光不想让儿子冒险,他身为岳州刺史自然知道如何调度无须儿子来帮忙。

    “父亲,城若失守家哪里还守得住!”许绍急了眼,父亲怕他有意外所以强留家中这能理解但事态紧急若是碰到什么一根筋的守门官要刺史的书面命令那就万事皆休。

    “父亲,事急从权,城门官我都认得他们不敢啰嗦!要是有贼人居心叵测花言巧语迟疑片刻就晚了!”

    “世叔,我陪着嗣宗去!”郝吴伯在一边帮腔道,他父亲和许法光交情不错且年纪也大些所以到府做客时是称呼对方为世叔,“小侄此次来也带着护卫,可助嗣宗一臂之力。”

    就在这时大门处传来连续的声响似乎是有人在撞击大门,许绍依稀听见外边人声鼎沸,许法光闻声将佩刀拔出大笑道:“来得好,今日我父子杀个痛快!”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