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八十四章 史万岁之所见

    “史幢主说说何谓打呆仗?”宇文温闻言不以为忤让对方接着说下去,史万岁喝了一勺汤后开始摆事实讲道理:

    新军的作战模式说得好听叫防守反击说得难听就是守株待兔,不过是结成长枪阵等着别人撞上来送死待得将对方锐气消磨得差不多再反推,这种套路用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可要是让有心的将领注意到就很容易防范。

    灵活些的就是调来大批弓弩手攒射压制这样不近战肉搏光是放箭就够受了,呆板一点的办法就是用盾阵对峙来个‘敌不动我不动’,没有谁规定一上来就要和长枪阵血拼。

    “我军的长枪阵防守不错可是要进攻却总显得乏力,只能等着傻瓜上来送死输得一塌糊涂再乘胜追击。”

    守有余攻不足,史万岁的观点即是如此。

    “史幢主,若是如此我方亦可牵制对方兵力,待得友军从侧翼突破后亦可取胜。”杨济开口说道,今日宇文温提前通知让他参加讨论所以便装醉为的就是能和这位‘未来名将’谈兵。

    “郡公每人每月平均一贯军饷养出来的只是等着友军取胜后锦上添花的军旅?”史万岁反问道,“郡公最初要练的怕是能够扭转局面的强军吧?”

    长枪阵再能守也只是战阵一隅,敌军集中力量把其他一侧击溃之后长枪阵要么逃要么死,史万岁的意思就是要强化进攻能力不能坐看战局变化而无力干预,宇文温既然舍得花大钱养兵那就要养出一只能扛又能冲的强军。

    光变成个刺猬别人是不敢来咬可绕过去后你也没办法,没有那个白痴骑兵将领会傻乎乎的放着别处软肋不冲反倒来冲你这人形拒马阵。

    “史幢主说的不错,对此有何解决之道?”宇文温面色平静的说道,这问题他确实感觉到了也有着改善的想法不过现在倒要听听对方的意见。

    “战场之中形势瞬息万变,要想破敌须得抓住对方破绽,若是对方没有破绽那便制造破绽!”史万岁的想法便是如此,“只有让对方感受到我军的明显威胁才会调集士兵过来进攻,这样一来长枪阵便可发挥威力。”

    史万岁说兵法有云攻其必救,长枪阵威胁到敌军有让其阵型不稳的表现那对方想置之不理都不行。他希望宇文温能挑选锐士单独编队以后作为破阵先锋主动出击以便让长枪阵随后突入,新军应该成为一只能够制造破绽并快速突破的步战强军而不是现在这种守株待兔的刺猬阵。

    ‘经典的瑞士方阵作战方式啊。。’宇文温如是想,他新军的山寨目标——瑞士方阵的主要作战方式就是主动进攻,让技巧娴熟的老兵组成小队做先锋冲击敌军的破绽。撕开一条口子后徒步冲击的方阵挤进去扩大战果。

    最好的防守是进攻,徒步冲击速度甚至比重甲骑兵还快的瑞士方阵就是如此破敌的,宇文温知道自己新军缺乏百战老兵所以这一步的战术还玩不转而史万岁却已判断出来真不愧为名将种子。

    “史幢主所言甚是,只是新军初立没得技艺高超的悍卒只能结阵反击杀敌。”杨济颇有同感,这个问题也是困扰着他和宇文温。“依你看来若是让长刀兵来担当突阵职责是否合适?”

    史万岁说双手长刀施展开来所需空间较大那么士兵和士兵之间距离便会拉长,这样阵型松散的突击很难从侧翼插入防卫森严的军阵,不如和其他刀牌兵混编突破对方长枪或刀牌之后贴近杀敌

    “这些悍卒还可以作为阵前散兵,专门对付那些重甲持盾突阵的死士。”宇文温想了想说道,杨济对这观点也是颇为赞同,新军经历过几次恶战士兵们的表现有目共睹如今也应该能选得出一些能打的。

    史万岁接着说第二个问题:士兵技艺不精,弓弩手不够多。虽然在两河口战场上他亲眼目睹了新军方阵是如何的密不透风但还是持有如此看法。

    他自信有血腥的办法可以破这长枪阵:数百骑兵不躲不避直接冲阵用血肉之躯撕开一个口子,后继的骑兵甚至步兵趁势冲进来那就是一场大混战,长枪兵要是近战技艺不精就是个死。

    骑兵金贵是不假但这般用是否浪费还要看值不值得,新军主帅宇文温是安州总管宇文亮次子。若是破了阵能用长枪戳着宇文温人头示众打击安州军士气就算死上三四百骑兵又如何。

    另外一个破阵的办法依旧是调来大批弓弩手攒射,届时新军弓箭手两幢六百人未必应付得过来,他的意见是人人练箭上阵时都带弓弩这样一来对射不落下风,即便是长枪兵结阵那些四排以后的也要配弓,若是钱够的话弩更好。

    史万岁说完想了想又补充道:“这些士兵临阵时携带箭矢不用多,五支。。不,三支即可。”

    ‘顺应时代潮流啊,这家伙眼光不错。。’宇文温对史万岁的眼光越来越佩服,后世唐军的武器配置里人手一弓算是标配,试想一下两千人规模的军队在接阵前是两千弓箭手。三轮箭放下来对方挂了一堆,好容易冲到面前结果把弓一丢拔刀冲来又是差不多两千的近战兵。

    唯一的缺点是耗钱,一张好弓或强弩不便宜,接战肉搏前说扔就扔那损坏率可不低所以这种玩法需要财力雄厚。不过对于列装陌刀的唐军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造价昂贵的陌刀都不在话下哪里还在乎弓弩!

    “史幢主所言不错,本公正有此意。”宇文温点点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

    史万岁综合了以上的看法提出建议:士兵训练要加强,首先是步兵人人练箭作战时尽量人手一张弓,其次长枪兵至少要练实用的拳脚套路,弓箭手要练刀以便混战时投入作战。

    最重要的一点。选出精悍的士兵作为突阵的悍卒兼职阵前散兵所以近战肉搏能力一定要最好的。

    “郡公,长枪如林利于防守,若要摧毁敌军须得林中有虎。”

    “林中有虎。。不错,不错。”宇文温笑着点点头,他对这个贴切的说法颇为满意,“只是我军只有杨幢主教授的双手刀法。若是涉及刀牌技法却没几个老到的。”

    “某不才,带兵多年对近战技法颇有心得。”史万岁也不谦虚,虽然他和杨济单挑没赢过一次但说到军中近战刀法还是颇为自得。

    杨济的双手长刀更适合散兵对阵,大军交战时双方军阵拥挤不堪大部分时候都不适合那么长的刀自由挥舞。纯粹的长刀兵更适合护住本阵侧翼对付小股突阵死士。

    史万岁见自己的想法得到认同也是兴致勃勃又提出了一个看法:可以适当操练小阵型以适应复杂地形,如今的基本长枪阵由一幢三百人组成在平地时无所谓可到了山间小路或者复杂地形就容易混乱。

    “小阵型杨幢主已有腹稿,有空切磋切磋。”宇文温卖了个关子,这个问题在建军时就有谋划只是时间紧张为了让士兵练成长枪阵都是强化三百人的阵型,现在有空闲就可以考虑加练了。

    结阵御敌是最佳状态。若是遇到不利展开长枪阵的地形或者行军途中遇袭那么小阵型也是很有必要的,新军成立到现在也就七个月时间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果然还是骑兵简单粗暴啊。。”宇文温无奈的笑笑,骑兵不多只能想方设法在步兵阵型上玩花样,难怪南朝历次北伐总是功亏一篑,步兵对付骑兵只能抱团可骑兵握有战场主动权有的是时间耗,耗得越久对步兵越不利:后勤压力太大了。

    “又要烧钱了。。”

    。。。

    后院,宇文温打着哈欠向夫人房里走去,方才他和杨济以及史万岁‘纸上谈兵’谈了一个时辰说得口水都干了总算是敲定了接下来新军的成长方向,因为平日里有午睡习惯所以此时倦意涌上来不由得哈欠连天。

    因为一身酒气他特意沐浴更衣后才去探望正在坐月子的夫人,经过两日的休息尉迟炽繁面色已经好了许多。她为宇文温生下的儿子如今正由母亲王氏哄着。

    王氏见着女儿辛苦也是下天天陪着顺便对女儿坐月子进行‘专业指导’,安固郡公尉迟顺如今领兵在外而小女儿尉迟明月每日里也是往这边跑所以王氏干脆白天就在这里渡过。

    “吃过了么?”宇文温坐在榻边问道,虽然生产时没有出现大出血可尉迟炽繁的体力也消耗得够呛,这几日来厨房都是准备大量补品给夫人补身子。

    见着妻子点点头宇文温握着她的手轻轻摩挲着,这几日\他在外边烧钱庆贺母子平安可烧得最多的可是在妻子身上,补品所需的药材、食材全都是安陆城里能买到最好的,每日在吃的方面花费和他刚才烧包摆酒费用一样。

    坐月子见不得风,房间不光是关门关窗还用帷幔围着卧榻,宇文温陪着妻子说了一会话之后便有些冒汗,尉迟炽繁见他那样子有些心疼:“到杨姐姐那边去吧。妾这里太闷热了。”

    “是杨妹妹,这是规矩不能乱。”宇文温纠正道,杨丽华是小妇而尉迟炽繁是大妇,即便杨丽华年龄大过尉迟炽繁也得是妹妹。

    尉迟炽繁总是不习惯说“杨妹妹”见着夫君如此也只得改正过来让他去‘杨妹妹’那里免得在此处憋汗。宇文温倒是胸有成竹:“明月和娥英正在那里和萧姑娘看鹊哥,为夫就不去添乱了。”

    前几日尉迟炽繁难产,萧姑娘听得消息又东想西想以为自己‘克人’后来被宇文温‘当头棒喝’之后才恢复平静,宇文娥英十分喜欢这位新来的‘萧阿姨’成日里缠着她一起玩,连同‘闺蜜’尉迟明月也跟着玩在一起。

    听着宇文温这么一说尉迟炽繁便没再坚持,夫妻俩又说了一会后宇文温见妻子精神不济便没再打扰。看着他离开的身影尉迟炽繁若有所思。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