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八十三章 迟早要完

    西阳郡公夫人尉迟氏遭遇难产最后得老天保佑顺利为西阳郡公产下麟子,宇文温大喜之下重赏两名帮忙接生的稳婆,两个装着钱财的沉重木箱分别用马车运到对方家中。

    次日,宇文温带着一大箱的香油钱到安陆城附近寺庙上香惊动了全寺上下在庙门前迎接这位虔诚的施主,据现场香客所述当日寺庙里烟气缭绕也不知西阳郡公在庙里点了多少柱香,又有香客说当日寺庙里一名法号悟明的小沙弥还俗,住持亲自主持仪式。

    又过一日,中午,西阳郡公府大门外人声鼎沸,西阳郡公麾下新军的主要将领带着礼物到府庆贺其喜得贵子,这已是他们第二次登门庆祝,第一次则是六月初西阳郡公侧室为其诞下长子后。

    “今日不醉不归!”宇文温亲自在大门迎客,今日道贺的都是新军幢主以上将领,而昨日下午宇文温已派人往军营拉去酒肉摆酒‘请客’让士兵们开怀畅饮。

    因为有着协防安陆城的职责所以宇文温在中午宴请将领免得半夜突然出什么事来个措手不及,若是有突发事件士兵们有幢副以及队将领着也不会群龙无首。

    宇文十五领着将领们入主厅,而张鱼则领着随行护卫士兵到偏厅用餐,此次赴宴的除了回岳州的许绍外都在此处,许绍得知宇文温摆酒便托安陆家中管家送来礼物以示祝贺,因为妻子平安心情极度兴奋且烧包的宇文统军今日要与部下们‘众乐乐’。

    作为饭前热身宇文温在箭堂安排了一场游戏,这年头热门的游戏大约是樗蒲、握槊、投壶、戏射,樗蒲涉\赌,握槊、投壶太文绉绉了所以进行的是戏射也就是比赛射箭。

    戏射分朋射、单射,既然要‘众乐乐’所以是团体赛——朋射,参加者分作两朋每人轮流去射按所中箭数记筹最后加在一起,筹数多的那朋为胜。

    宇文温设下两百贯作为彩头,输的那一朋则是一会开席时先罚酒三碗,今日到场的将领为军主陈五弟。幢主宇文十五、杨济、梁定兴等九人共计十人分为两朋正好每朋五人。

    十人中史万岁射术极高所以用的是抓阄分朋,箭靶距离则是拉到一百二十步,宇文温不参赛所以亲自记筹,所用弓箭俱为府里所备。

    戏射分三轮。每轮都重新抓阄分朋,要是谁倒霉所在朋都输的话待会开席前就得罚酒九碗,然后杨济和陈五弟便成为‘唯二’的倒霉鬼。

    但其他人却宁愿自己是那倒霉鬼因为罚的是名酒绿酃,湘州临水有酃湖取水为酒名曰酃酒又称‘绿酃’?,此酒历史悠远在三国时便名扬四方甚至用于献祭太庙如今在南朝依然是贡酒。

    陈五弟酒量不错可在长安时一向酒量不错的杨济刚好喝完九碗就醉得不省人事。宇文温吩咐张鱼领着仆人将这个弱鸡扛下去而其余几个喝了六碗的却是精神抖擞,绿酃在安陆城里也有卖可太贵他们平日里都舍不得买如今统军烧包摆酒自然是‘大开杀戒’。

    侍女们端上来的是一道道香气扑鼻的菜肴,陈五弟等人都是穷苦人家出身平日里缩衣节食如今见着这从未见过的菜肴都看花了眼,他们都知道宇文温是富贵郎君所以不由得为这‘大排场’惊叹不已。

    “都是酒肆里常见菜色,大家不要客气!”宇文温在长安多年自然不觉得眼前的菜肴如何金贵,见着大家似乎不知如何下筷便特地点出高档货:“来来来,这是蝉鸣稻煮的米饭,多盛些。”

    蝉鸣稻即为蝉鸣时成熟的稻子,南朝梁的中书令庾肩吾曾称赞襄樊出产的蝉鸣稻为‘滍水鸣蝉,香闻七里’用这样的米煮出来的饭粒粒晶莹香气扑鼻。不过宇文温烧包的还有不少其中一个是五味脯腊。

    脯是将猪、牛、羊等大牲畜切成条、片后加工,腊则是鸡、鸭、雁、兔等去除内脏后整个加工,五味脯腊是用牛羊碎骨煮豆豉,沥去渣滓后加入盐、葱白、花椒、姜、桔皮五味调料用以浸泡肉条、肉片或腊,浸透后取出于库房阴干,名家所制的五味脯腊过程复杂用料讲究可不是一般人能吃得起的。

    另一个是胡炮肉,为此时流行的灸法(烤)食物,炮是裹着烧灸的方法,胡炮肉即是将肥白羊肉及脂油切细片,与浑豉、盐、葱白、姜、椒、荜拔、胡椒等调料拌匀之后放入洗净翻过来的羊肚内装满后缝好。

    在地上挖一个坑点火将其烧热取出灰火之后将羊肚放入。再把灰火放在羊肚上面接着将灰火点燃约煮一石米的时间就熟了,其味道香美异常。

    接下来是最烧包的是莼菜鲈鱼脍,鲈鱼用的是从江东运来的鲜活四腮鲈鱼而酱料也是价格不菲的逐夷,逐夷为一种鱼肠酱据说是汉武帝时追逐夷人到海边而发现的故而得名。此酱使用石首鱼、鲨鱼、鲻鱼三种鱼的肠、肚、鳔用盐腌制而成。

    “这些都是本公在醉香楼订的食材还差点订不到,今日特地请了他们的大厨来府里掌勺,大家趁热。”宇文温也不觉得心痛,这些玩意平日里他不怎么吃当然不是买不起只是不好这一口:吃惯这种高档货养刁了胃口怎么去军营里和士兵一起打饭?

    此次夫人历经艰险顺利产子他也想让手下分享一下喜悦之情便烧钱‘摆阔’,陈五弟等人见着如此昂贵的菜肴都有些不敢下筷,而史万岁看着这丰盛的酒菜有些意外:竟然是去酒肆订的而不是府里厨房做的?

    史万岁在长安时身为大将军自然是不缺酒肉朋友。平日里推杯把盏多了说实话眼前这些酒菜可比不上长安酒肆里的佳肴,讲究一些的大户是在自家府里设宴用自家厨子做出一道道名贵菜色。

    他一直认为宇文温这般富贵郎君的‘格调’会很高结果府邸的排场真的很一般,家仆衣着普通而侍女的样貌更是普通,餐具什么的稀松平常不是什么名贵的瓷器,府邸装潢看上去也是一般水准。

    甚至食案上这些‘高档’菜都是在外边酒肆买的而不是自己厨房所作也就是说平日府里的饮食水准也是一般般,史万岁原以为宇文温作为安州总管次子基本上可以在安陆横着走那么花天酒地、寻欢作乐也是寻常,可入府后的所闻所见倒是说明对方不太在意这些。

    宇文温养兵可以说是花钱如流水了可自身的用度却寻常无奇,这和外边风传的‘西阳郡公成日里花天酒地放浪形骸’有些不符。

    史万岁瞥了一眼上座的宇文温心中想着:舍得花钱,看上去有花不完的钱,可钱都是花到练兵上面,这位郡公所图不小。

    “什么也不说了,都在酒里面!”宇文温拿起一壶酒直接来了个见底,在座众人见状自然也是拎着酒壶来个见底,酒喝多了话也多了自然开始灌酒。

    宇文温虽然平易近人但陈五弟等人可不敢去灌,他们敬了几轮酒将佳肴吃了一遍之后便找‘抢人头’出了名的宇文十五开涮。

    “我说宇文幢主,那晚江陵城里叛逆造反可惜你不在,史幢主领着骑兵在城南把偷袭的信州军碾得一塌糊涂哇!”

    “还有还有,后来我们从地道出来时在竹林里撞见个场景差点吓死人了!”

    “大伙那晚都在提心吊胆就是宇文幢主在安陆逍遥快活,这可得罚几杯!”

    宇文十五即是军中马军幢主又是宇文温的身边人兼之会来事所以成了大家‘搞活现场气氛’的对象,陈五弟等人盘算着眼前这个喜欢‘抢人头’的宇文幢主看起来酒量也好不到哪里所以‘就是你了!’

    未曾料宇文十五瘦归瘦但酒量不小,他跟着郎主宇文温在长安潇洒了许多年平日里花天酒地是第一个顶缸的所以酒量了得,陈五弟等人寻了许多由头来碰酒见其一杯杯下肚却面不改色便来个车轮战结果被对方单挑全部撂倒,须臾之间在场的除了宇文温、宇文十五就剩下‘笑而不语’的史万岁。

    “史幢主,要不与本公走上几轮?”宇文温端起酒杯开始挑战,他的‘马仔’宇文十五把杂鱼都清了但是未必对付得了面前这位‘酒精考验’的前大将军所以作为BOSS他决定要亲自出手。

    史万岁知道这位在长安见过大场面的宗室郡公不是好相与的便拱手告饶:“郡公,某不胜酒力。”

    “十五,让人来扶着各位幢主下去醒酒。”

    待得家仆们把醉得一塌糊涂的陈五弟等人搀下去之后宇文温拍拍手,方才‘不胜酒力’的杨济从门外走了进来,他向史万岁点点头后边做到自己原来的位置。

    “史幢主昨日让十五传的口信本公也颇有同感,不如边吃边谈?”宇文温说完举杯示意继续,他今日在府里请酒抛开军务故而自称也改为了‘本公’。

    “既如此那某便恭敬不如从命。”史万岁说完后和杨济一起举杯一饮而尽。

    今日摆酒,宇文温一来是和手下同乐二来便是听听史万岁这段时间对于新军的总结,自从史万岁入伙后宇文温让他仔细观察新军然后说出自己的看法和见解,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借着对方这个久经沙场的将领视角找出新军的破绽。

    “郡公,依某看来新军只会打呆仗,士兵个人技艺不精且弓箭手太少,这样下去迟早要完!”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