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八十二章 难产

    正在房外焦急等候的宇文温听得稳婆说夫人难产如同五雷轰顶,他一把扯住对方的手不放不可置信的问道:“你说什么!夫人难产?!”

    “夫人难产。。生不出来。。”稳婆被他发青的面容吓得话都说不利索。

    “怎么回事?小的是头先出还是脚先出?”宇文温急得满头大汗问题也破口而出,他来自现代看过许多狗血电视剧情大约知道难产时以婴儿脚先出比较麻烦因为这时婴儿的手出来时会卡住孕妇的产道,更可怕的是头在后出来时被卡住太久会导致窒息就算命保住了也是脑瘫。

    “是脚先出。。”稳婆未曾料对方会问出这么‘专业’的问题先是一愣才回答。

    “那怎么办!”宇文温几乎是吼出来的,稳婆说碰到婴儿脚先出来然后手被卡住的情况助一般是会将其塞回去揉揉肚子争取将婴儿调转方向让头先出来。

    “那现在是怎么了?调不过来?”

    “老奴是如此做的,可是夫人体力不支了!”稳婆也是急得满头大汗,她接生几十年这种情况不是没有遇见过但是基本上都是凶险异常。

    听得对方这么一说宇文温想起夫人这几日胃口不佳所以早餐都是不吃的而今日看来也是粒米未进便要分娩,若是顺产也罢结果胎儿胎位颠倒折腾了许久生不出来如今体力怕是够呛。

    见宇文温面色变幻那稳婆小心翼翼的问道:“老奴斗胆,想问公爷。。”

    “保大人,保大人,保大人!”宇文温几乎是对着稳婆的耳朵喊着,他未曾料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家属,你是要保大人还是保孩子?

    “公爷!如今情况若是保小的尚可救下一命,若是硬要保大的怕是要一尸两命啊!”稳婆面色苍白的说着,这年头遇见难产要是保小的容易许多,要是保大的基本上是大小皆亡。

    难产时保小的一般是用剪刀把产道剪开一些那婴儿就容易出来,当然随后产妇大出血是免不了的。这个时候止不止得住血就是看命了,就看产妇熬不得熬住若是体质弱些基本上就是个死。

    若是要保大的话应对办法就很残忍:用刀将生不出来的婴儿‘搅碎’之后将残骸取出,不光血腥不说即便如此对产妇的健康也是极大摧残,就算能保得性命也会元气大伤。

    “你。进去继续揉肚子把小的调整好头先出来,不行就保大人!”宇文温面色铁青,“大小平安本公有重赏,大人在小的没了本公不计较一样赏,若是两个都没了你全家都没了!”

    稳婆愣愣的点点头正要进去时院外急匆匆跑来数人。宇文温定睛一看当头的是住在隔壁的岳母、安固郡公夫人王氏,他也顾不得许多便让稳婆把情况和王氏说了一遍,王氏得知女儿难产也是急得不行拉着稳婆往房里跑。

    宇文温喊住岳母随即扯下随身玉佩交给她:“给三娘拿着,就当我在她身边。。”

    王氏接过玉佩往里面走又被女婿扯住说至少要保住大的,她闻言愣了愣随后点点头往房里跑去。

    ‘三娘,你夫君有这份心你受的委屈也算是值了。。’

    宇文温在外边急得团团转若不是有忌讳孕妇生产时男子不得入产房他早就冲了进去,如今听着里面夫人的声音越来越痛苦和无力他心如刀割。

    怎么办?怎么办?要是三娘有了三长两短我该怎么办?

    他来到这个世界见到的第一个人便是即将和自己洞房的尉迟炽繁随后两人便成了有名有实的夫妻,接着为了守住妻子孤身犯险入宫行刺昏君并有了后来一系列事情,现在夫人的性命危在旦夕他却束手无策只能在外无助的等着最终结果。

    他开始后悔为何不知道分娩方面的知识做出‘金手指’,古代妇女分娩时可以说是在鬼门关上走一遭。要是顺利还好要是中途出现一些意外的话基本上就是看运气了。

    这个时代没有剖腹产、没有麻\醉剂也没有办法输血,难产的结果就是一尸两命大小皆亡,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王公贵族都没什么区别无非是帮忙接生的稳婆经验是否充足,可即便最好的稳婆也无法做手术只能是把成功的概率提高那么一点点。

    想想夫人当初为了怀孕纠结了许久,想想她有了身孕后摸着肚子一脸幸福的样子,想想她亲手织小毛衣的情景宇文温觉得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若是没能怀上哪里会有今日这场面。

    院外又有几人赶来他转头一看却是杨济和小沙弥悟明,原来是悟明听得宇文施主夫人难产想要出一份力,他跟着师父时虽然平日里经常应付了事但念经的基本功还是有的,宇文温对他有恩所以要念经祈求佛祖保佑其夫人大小平安。

    宇文温心急如焚正是病急乱投医之时见得小师父有心便点点头,悟明告声罪后边快步走到房外打坐然后念起经来。宇文温听不懂对方念的是什么经只觉得呢喃声在院子里荡漾开来闻者为之心情一振。

    悟明此时未着僧衣头顶也已长出点点头发可在宇文温眼里就如同一位得道高僧般庄严,听着对方口中吐出连绵不断的经文他原本狂躁不安的心开始平稳,对于夫人能否渡过难关也有了莫名的信心。

    院门处杨济听着那经文片刻后喃喃自语道:“是大悲咒。。这个时代已经传入中原了么。。”

    他在大明那一世因为亲朋好友以及未婚妻死于建奴入寇心中悲苦便时常念经排解所以大悲咒也烂记于心,不过杨济依稀记得这大悲咒似乎是隋唐时传入中原。不过转念一想这北朝末期亦是隋初故而不再疑惑。

    眼见着宇文温急得团团装的的样子他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如同信徒一般呢喃起来:“千手千眼无碍大悲心陀罗尼。。。”

    “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

    “南无、悉吉栗埵、伊蒙阿唎耶。。”

    “娑婆摩诃、阿悉陀夜。。”

    “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

    念经声中宇文温觉得似乎时间停止了不知过了多久一声响亮的啼哭将他惊醒,院内众人闻声都望向房门方向,片刻之后满头大汗的翠云跑了出来喜极而泣:“郎主,夫人生了,母子平安!”

    “生了。。母子平安。。”宇文温闻言喃喃自语,过了片刻才回过神来。他眼见着悟明起身向自己走来便跨步向前随后就要鞠躬致谢,无论科学不科学他都认定悟明为保住自己妻儿性命出了大力。

    “施主莫要如此!”悟明费劲全力才堪堪将他扶住,“是施主行善积下功德应在妻子身上。”

    宇文温几乎是无语凝噎他不敢想象若是夫人尉迟炽繁出了事该怎么办,在这个难产基本上就意味着一尸两命的古代能够母子平安真是老天保佑。

    在翠云的引领下几乎全身湿透的宇文温走进房里,稳婆抱着襁褓里正啼哭的婴儿向他道贺,他欣慰的看着儿子那皱巴巴的小脸点点头:“赏,本公要重赏!”

    尉迟炽繁如今正面色苍白的躺在榻上,母亲王氏则心痛的坐在一边帮着擦汗,宇文温轻手轻脚的来到榻前只见夫人手中紧紧握着他的那块玉佩。

    见着他来到榻前,尉迟炽繁正要开口说话却被其制止:“好好休息,别说那么多话,费劲。”

    宇文温坐在榻边握着夫人那抓着玉佩的手心痛不已,王氏眼见小两口深情的对视便悄悄起身离去,来到外间看着那襁褓里啼哭的外孙心中一块石头算是落了地。

    “当真是佛祖保佑啊。。”她见哭起来气势十足的小外孙喃喃自语,方才当真是凶险非常,稳婆满头大汗的揉着女儿肚子将婴儿转了个方向变成顺位可女儿却没什么力气了,她将玉佩放到女儿手中并不住的鼓劲。

    听得自己说宇文温要保大人后女儿说什么也不干,咬着嘴里的布条在稳婆的指挥下拼尽全力总算是把小的生下来,看看女儿产后几乎虚脱的样子王氏也是捏了一把汗。

    “多谢小师父了。”她来到门外对小沙弥悟明行了一礼,方才她在房里听见了诵经声心里定了不少如今这位未着僧袍头上已经开始长出头发的小师父虽然不知底细但也须得致谢。

    此时的人们信奉佛、道两教,虽然数年前周武帝宇文温灭佛强令僧尼还俗、毁像破塔烧经但大周的达官贵人依然虔诚礼佛,王氏见得女儿母子平安渡过难关更是对佛祖多了一份感激。

    悟明只是苦笑着摆摆手说自己即将还俗告了声罪便退出院外,刘彩云在一边陪着宇文温经历了全过程如今也是惊心动魄了一回。

    “没能怀孕也不知是福是祸。。”她摸了摸额头上的汗自言自语道,连着紧张了许久这一放松下来便决定有些头晕恶心,刘彩云定了定心神看见边上管家李三九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她上前提醒该干做什么就赶紧去。

    “夫人母子平安郡公肯定要大赏,赶紧让账房多准备些钱财。”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