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八十一章 不期而至

    上午,西阳郡公府邸后院,侧室杨丽华房外一名侍女正打着盹,杨丽华的贴身女仆阿奴从一边走来。

    昨晚小女郎宇文娥英闹着要和新来的‘萧阿姨’玩剪纸折腾到半夜后来便在对方屋里睡了,阿奴怕小丫头半夜哭闹便在萧九娘寝室的侧房歇息了一夜,待得方才小丫头梳洗完毕用过早膳又缠着‘萧阿姨’玩耍她便凑空回到杨丽华这边。

    “翠竹,郎主还没起来么?”她见着那名侍女正在打盹便发话问道,自从杨丽华为西阳郡公生下儿子后府里给杨丽华安排了一个名叫翠竹的侍女分担阿奴的职责。

    “阿奴姐姐,还没有呢。”翠竹猛然惊醒后低声回道,她一夜没合眼所以此时精神不济,阿奴见着对方眼圈黝黑的模样心里叹了口气。

    连着三个晚上这般折腾,郎主也不知道吃不吃得消。。

    对于阿奴来说郎主只有一个:杨丽华,她自幼便在隋国公府里跟着杨丽华长大,双方即是主仆又是姐妹,虽然杨丽华现在是西阳郡公的侧室所以她得叫对方郎主可心里总是觉得别扭。

    “阿奴姐姐,房里有动静了,要不要进去伺候。。”翠竹低声提醒道,阿奴收回心神点点头,两位郎主折腾了一夜怕是连更衣的精神都没了,还得准备些温水洗漱。

    还有被单,这几日早上都得换被单,那两位夜里也不知道是如何折腾的弄得被单上湿痕一片片,阿奴饶是‘见怪不怪’每次都有些羞涩。

    她正想着种种来到门前便要问安然后等有了吩咐便推门而入却听得房里传来一阵声音,停下脚步正要仔细确认有何吩咐最后却听得郎主杨丽华的声音:“别。别这样。。哎。。哎。。唔唔”

    听得这般动静她哪里还敢出声:里面又开始了!身边翠竹听着动静也是目瞪口呆,两人正想后退之际只听得里面似乎是在打蚊子传出一阵轻微的啪啪声。

    阿奴示意翠竹后退,她们默默的退到十步开外开始发呆低头数着地上的蚂蚁,郎主的精力之旺盛已经不是她们敢多想的唯独担心的是侧夫人还能不能起来。

    前两个晚上都是折腾一夜直到日上三杆才起身,侧夫人已连喊了三晚怕是喉咙都要喊哑了走路姿势都别扭不少,男人真是太可怕了!

    过了一会房内似乎没了动静,‘道行尚浅’的翠竹生怕郎主要唤人入内服侍便来到近前等着吩咐未曾料里面风雨声又响起来她脸一红便退回原地,阿奴则是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继续低头数蚂蚁。

    房内终于风平浪静。宇文温搂着同样是微喘的杨丽华耳鬓厮磨,直到现在他憋了将近八个月的熊熊烈火总算是被灭掉了。

    “还要么?”他不怀好意的问道,杨丽华闻言没有吭声是将脸往对方怀里埋,宇文温亲了一下她的额头低声说先起来了。杨丽华细若游丝的嗯了一下便没吭声,自从前几日晚上被夫君‘撕’了之后她接连喊了几晚喉咙已经沙哑能不说话便不说话。

    “好好歇息补个觉,为夫先去做事了。”宇文温说完松开她然后把被子盖好,又躺了片刻之后‘一鼓作气’起身更衣,清咳数声之后房门被轻轻推开接着阿奴和翠竹走了进来行礼:“奴婢伺候郎主”。

    “如夫人还要睡觉尔等小心伺候即可。送早膳进来吧。”宇文温已经穿好衣物,让阿奴帮杨丽华盖好被子之后来到外间等着用餐,如夫人、侧夫人不过是私底下的口语称呼,这年头就算是官员的正妻若是没有诰命册封都没资格被称为夫人。

    他这几晚都是在侧室杨丽华处过夜‘灭火’,上午起来后梳理完毕吃完早餐便去给夫人尉迟炽繁‘问安’,然后是萧九娘,府里的事情大概处理一下便到了中午,和萧九娘一起吃午饭说说话之后到书房打盹,下午陪着尉迟炽繁在花园纳凉顺便看着萧九娘‘凑数’同宇文娥英和尉迟明月玩耍,晚上到杨丽华那里吃晚饭然后开‘撕’。

    没有金戈铁马。没有鼓角争鸣,纯粹的堕\落人生,似乎一切雄心壮志都消散得无影无终,宇文温给新军放了三天假的同时也是给自己放假,夫人快要生了所以除非出了什么大事否则他就在府里做‘宅男’。

    趁着早餐还没送到他坐在榻上想着事情:落难商人王越和‘伪麻衣神相’郑通昨日已到府里分别会谈,因为最近已经进入了‘垃圾时间’所以没有安排什么具体事情给这两位新手下去做。

    父亲领着大军在荆州总管府与不知何时南下的朝廷大军对峙而兄长亦坐镇梁国防范朝廷,他现在带着军队在安陆看家哪里也去不了,巴州上任的事情因为战事未见分晓的缘故也不知何时成行,这个时候就是‘垃圾时间’。

    没得副本刷也没得搬家开始种田,荆州战事事关紧要如果崩盘还得去救火也不知道救不救得了所以这就像是高考前夕。什么计划都要等高考结束后才能开展。

    房门推开却是张鱼端着托盘进来,他将一碗白粥和一碟咸菜放到食案上便垂手站在一侧,宇文温吃着简单的早餐问今日府里有何事,张鱼说一切照常那位小师父已经到府里演武厅锻炼了。

    “还是决定还俗了么?”宇文温自言自语。前日杨济向他禀报说小沙弥悟明因为师父遇害又被弄得尸骨无存想着要报仇,杨济从江陵一路劝到安陆都没能劝得动这小师父。

    悟明的师父是枇杷寺住持在陈军攻打江陵时被陈兵所害,好容易下葬后又被柳庄雇的邺枭给决堤放水冲没了,虽然柳庄被抓没几日便被正法可邺枭那帮人却是逍遥法外,悟明成日里念着要报仇想来这和尚是再也做不成。

    悟明要拜杨济为师学刀法,对方不收徒却不吝传授刀法便和宇文温申请带悟明到府里演武厅锻炼毕竟一个小沙弥到新军军营校场练武毕竟‘有碍观瞻’。杨济得了宇文温允许后这几日都带着悟明到府里锻炼,小师父如今身子骨弱须得打好底子才能练刀。

    正吃着早餐忽然翠云惊慌失措的跑了进来:“郎主,夫人要生了!”

    “夫人要做什么?”宇文温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听得翠云气喘吁吁的说夫人方才肚子疼得厉害看样子快顶不住了他回过神来:尉迟炽繁要生了。

    翠云气还没喘过来便见宇文温身形一晃窜出门去只留下被打翻的食案以及碗碟汤勺,没来得及赞叹郎主反应之快她也拔腿跑出门去紧紧跟上。

    “叫稳婆了么?东西都准备好了么?”宇文温一边跑着一边问道,翠云气喘吁吁的跟在后面说稳婆已经入房了所需的东西也已经搬了进去。

    六月初杨丽华生产时宇文温已提前将安陆城里最好的稳婆团队‘包了’住在府里,此次为了尉迟炽繁能顺利生产也是依样画葫芦花钱‘包了’两个稳婆在府里住下防的就是小家伙‘不期而至’。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后宇文温也老早就按照稳婆的要求把一应所需之物准备好,眼见着盼了将近十个月关键时刻就在眼前他身为丈夫自然是心急火燎。

    宇文温正快跑间忽然眼前闪过一个人影两人差点撞到一起,他站稳脚步后定睛一看却是心腹仆人宇文十五,看他跑的方向似乎是要去演武厅和人‘切磋’。

    “郎主!”宇文十五气喘吁吁的鞠躬赔礼,宇文温正心烦间看着他满头大汗似乎刚剧烈运动过便开始毒舌:“你偷人被苦主发现跳水逃回来了?”

    宇文十五知道郎主找茬也只得自认倒霉,他解释说刚才在府里演武厅和护卫们切磋‘单挑’顺带着帮杨济调教那个小师父未曾料给尉迟明月叫来花园捞鱼。

    “捞鱼?先擦擦汗!”宇文温抛下话继续赶路,如今夫人生产比预产期早了几日也不知情况如何他没心思继续毒舌,宇文十五见着郎主急匆匆的样子便拦下紧随其后的翠云问出了何事。

    “夫人要生了!”翠云抛下一句话便跟着跑过去,她和宇文温如同一阵风般刮到夫人尉迟炽繁房前。

    “郡公请留步!”刘彩云在房前拦住了宇文温,尉迟炽繁所住房子如今已变成产房正在分娩此时不能让男子入内,随后跑到的翠云喘了几口气后便入房去打下手了。

    房里传出尉迟炽繁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宇文温听得心乱如麻如同上次一般像只无头苍蝇在院子里转来转去,刘彩云见着他这般模样也只能站在一旁轻声安慰,管家李三九则匆匆赶来在一边等着。

    “安固郡公夫人通知了么?”宇文温忽然问道,他岳母生了四个算是经验丰富所以想着要请‘老前辈’把把关,刘彩云点点头说已经让人去通知了。

    她见着宇文温如此慌张模样又听着房里尉迟炽繁的喊声一阵接一阵便有些坐立不安,虽然希望很渺茫可她和丈夫张\定发一直在努力可现在看来就算是怀上了也才是第一步,还有十月怀胎还有分娩时的痛苦。

    她想到这里也是面色苍白额头冒汗,宇文温则是打着转嘴里不停的喃着:“老天保佑,老天保佑,大小平安。。”

    他这般喃着喃着不知过了多久觉得越来越不对劲,夫人的喊声一直未停似乎越来越有气无力而预想中婴儿出世之时那响亮的啼哭也未听见,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片刻之后房门拉开一名稳婆面色焦虑的向他小跑而来:“公爷,夫人。。夫人她难产。。”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