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七十九章 所见所闻

    下午,书房内,宇文温正召集府里‘中层以上’头目开会依次听‘工作汇报’,首先从管家李三九开始。

    李三九年纪轻轻的一个宫里小宦官成为西阳郡公府的管家自然责任重大,首先府里大部分的仆人年纪都比他大甚至都比宇文温大,如何避免阴奉阳违威望不足无法服众便是他面临的首要问题。

    宇文温给他定下的法宝是‘大权在握、依法治府’,夫人尉迟炽繁只管大事其余琐碎事宜皆由李三九按照定下的条条框框执行,说一不二谁说情也没用。

    管人管严了自然会得罪人,为了防止被人打闷棍砸石头之类事情发生宇文温特地给李三九配了两名跟班贴身跟随顺便也做些杂务,能在府内享受有跟班待遇的也只有他、刘彩云两个人。

    “这一年多过来三九已经有了管家的威严了。”宇文温赞许的看着李三九点点头,去年年初还弱不禁风的小宦官如今已经长高也结实起来,他带着尉迟炽繁来到安陆定居府里仆人俱是新招的只能让李三九挑大梁做管家。

    “郎主,府里事务一切正常,仆人们没有聚众赌博之类的恶习。”李三九平静的说着,他在长安皇宫里不过是个任人驱使的小宦官朝不保夕,若不是宇文温让他帮忙顺便出宫怕是已被欺负得死去活来。

    “这是六月起至前日的记录,请郎主明察。”他将一个铁匣双手捧着放到书案上,那铁闸上着锁,钥匙只有两把。一把在他那里另一把则是宇文温所有。

    “阿奴还在发牢骚么?”宇文温没有开锁而是问了一句。李三九点点头不过接着补充道:“侧夫人已经呵斥了她。自那日之后便再未见如此。”

    侧夫人、如夫人之类是下人对侧室的美化称呼,这个时代没有诰命册封的正妻都没资格用‘夫人’二字更何况侧室,府中有客到访只有正妻可以光明正大出来协助夫君待客而侧室、小妾之类根本就没资格。

    “真是头痛啊,这姑娘只认丽华。”宇文温笑了笑便不在多说,他额外交付给李三九一个职责:。监视,监视府里所有人的言行,当然后院例外除非宇文温指定人物例如刚才所谈论的杨丽华贴身女仆阿奴。

    自从出了黄阿七的事情后宇文温对府里仆人的忠诚度看得非常重,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一个恭敬的仆人心里在想些什么。宇文温交给李三九的任务很简单但也很复杂:监视言行。

    有谁发了牢骚或者是怂恿他人闹事,或是对工钱、赏罚、待遇不满亦或是怠工只要是听到见到的都一一记下来,日积月累下来可以凭着此人言行的表现大致判断出对方的心态如何,当然那种心机深且沉默寡言的不在此列。

    宇文温在仆人里发展了几个暗线,不需要特地偷听、偷看而是将平日里听到见到的记下来汇总,起到的是耳目的作用,他要知道仆人们私下里大致在想些什么。

    监视目标甚至连宇文十五、张鱼、刘彩云、张\定发、林有地算盘四兄弟都不例外,因为是‘被动’监视的缘故也不用担心让人察觉心生芥蒂。

    “这两个月来府里有谁出现异常么?”宇文温先让李三九汇报听重点,具体的记录内容他有空再看,李三九禀报说大的异常没有多是些闲言碎语。

    “淫\乱梁国后宫拔刀乱砍血流成河?”他听得最近府里仆人正流行的话题是这个有些哭笑不得。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那日\他拉着萧九娘闯宫认亲之事的‘恶搞版’竟然被传得如此广泛而事实真相却无人关心。

    宇文温问刘掌柜如何。李三九说刘掌柜刘掌柜似乎纠结自己不孕之事,听得郎主问张\定发如何他回答说张头领在纠结刘掌柜不孕之事。

    “林有地呢?”

    “林有地最近似乎在为水车不够用纠结,想申请再做一架又不敢说。”

    “那傻小子。。”宇文温想了想笑着说道,“昨日我回来时见着十五鼻青脸肿时怎么回事?”

    李三九干咳一声说宇文十五自从送信回府后便留在府里,宇文娥英同主母妹妹尉迟明月每日游戏时都要拉宇文十五去做苦力,前日在外边玩风筝闹着要宇文十五去放结果他在野地里跑的时候一不小心摔了个狗啃泥。

    “这小子,我还以为是被夫人砸东西弄的。”宇文温几乎无语,昨日他进后院时见宇文十五鼻青脸肿还以为是夫人尉迟炽繁得知自己要带小\三回来发飙乱砸东西弄的。

    听得府中一切正常宇文温点点头,开始问另外的事情来:“巴州那边进展如何?”

    因为迟早要到巴州当刺史的缘故宇文温于年初便到巴州州治西阳现场勘查,一番勘察过后决定对西阳城及未来府邸进行‘旧城改造’,与此同时还要在河边设工坊,相关事宜由黄州总管府派人负责而李三九负责监督府邸改造。

    这是他一家子要住的地方可马虎不得,从一开始宇文温就从府里派人常驻西阳城盯着进度在现场监工,眼见着六七个月过去想来也差不多完工了。

    “郎主,府邸俱是按照杨先生定下的形制改造,小的多次派人去现场勘验并无偷工减料如今已接近完工。”

    杨先生指的是杨济,杨济在西阳郡公府里以郎主宇文温客人的身份住下故而仆人们都称呼他为杨先生,杨济来到这个时代后经常为王公贵族营造府邸所以是个‘古代建筑’专家。

    宇文温进行旧城改造时便听取他许多意见,府邸的改造计划也是宇文温给出想法由杨济根据和实际情况设计,所以当疑神疑鬼的宇文温想把府邸设计成堡垒样式也就是所谓的‘要塞化’最后被其无情否决。

    又问了一些事情之后宇文温起身拍拍李三九的肩膀说道:“每日莫要熬那么晚,成日里黑着眼圈别人还说我虐待管家。”

    李三九尴尬的笑笑说肩上责任重他怕做不好所以早起晚睡想着多做些免得有遗漏。宇文温倒是不以为然:“用心即可。要会用人否则事必躬亲你迟早会累垮。”

    “日后家大业大还会有别院、农庄之类到时你有几个脑袋能分身?过几日本公从府里看好了人便提拔做你的副手。”

    太过忠于职守以致感叹分身无术的李三九告退后。张\定发、刘彩云夫妇进来‘汇报工作’,宇文温之所以让他夫妇一起进来却是有一件事要同时安排。

    “王越夫妇已到安陆住下,过几日本公便要为他夫妇二人安排差事。”宇文温点开话题,他在江津戍陈军大营救下王越夫妇后已去信告知府里此事所以张\定发夫妇没有吃惊。

    “郡公,王越经商的本事不错若是有他分担那奴家可就轻松许多。”刘彩云先接过话茬,她和丈夫张\定发在长安时已投入宇文温府里实为主仆,但宇文温并未让夫妇俩签下主仆契约所以平日里称呼还是‘郡公’。

    “张头领的看法是什么?”

    张\定发听得发问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对方既然是在军营里受辱被救下那么施苦肉计做内应的可能基本没有。不过王越的品性他不太清楚所以无法判断是否会探得玻璃镜秘密之后逃之夭夭。

    “虽然可能性不大但也排除不了。”宇文温对这个观点颇为赞同,不过他还是决定大胆用人:“无妨,王掌柜只负责销售,制作过程不会让他见到。”

    “郡公,既然要用王越那招募人手的事情也可交给他去做,奴家手中事情也多一时间忙不过来。”

    因为考虑到给玻璃上锡汞齐时汞的毒性较大故而宇文温已经让刘彩云避开这道工序,毕竟她和张\定发还在为着那十分渺茫的怀孕事宜努力着所以宇文温决定要照顾‘女职工’。

    这样一来玻璃镜的制作只有张乙满、胡三子二人负责所以产量跟快不起来,安州北面在打仗做不了生意加上原本已经被‘买断’的陈国销路断了数月所以挣钱的重任落在刘彩云负责的琉璃首饰,她手下人也不多只能加班加点。

    “本公过几日会考虑从府里选人给你们打下手,若是有好的人选也可以报上来。”

    因为府里的钱粮账目上午时管账的杨丽华已经向宇文温汇报过所以接下来他开始问‘安保’方面的事情。待得符有才进来之后他便问二人:“护卫们都有按时练习么?”

    “郡公放心,那帮兔崽子没一个敢偷懒。”张\定发说到这里颇为自豪。他作为西阳郡公府的护卫头领管着上百护卫,平日里将那些没有轮班的小子训练得嗷嗷叫。

    宇文温见张\定发如此自信满满随即眉毛一挑:“很好,过几日本公要考校,看看这西阳郡公府的护卫们技艺水准有多高。”

    “届时本公从军中选些人来比试,你让他们做好准备莫要输了之后找借口。”

    “郎主,比刀法的话杨先生还参加么?”符有才最关心这个,那个使用双手长刀的杨济要是上场那连同张头领一起所有的护卫都要完。

    “杀鸡焉用牛刀,本公让杨先生手下客串即可。”宇文温丝毫不在意,他的新军历经两个多月的厮杀已经开了荤不是新兵蛋子,胆气已经用血练出来了。

    “张头领,本公那些兵如今可是杀过人见过血的和之前不同,府里练习时的护具可得备好免得到时场面难看。”

    “郡公放心,那帮兔崽子也不是好相与的!”张\定发听得对方这么说斗志也燃烧起来,刘彩云见着这模样掩嘴而笑:“都是郡公的手下,何苦如此剑拔弩张?”

    宇文温见张\定发如此有斗志倒也欣慰,他的新军算是外攻而府邸里的护卫们算是内守,新军这把刀和护卫这面盾都堪用那就再好不过,想到这里他引经据典:“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不比一比哪里知道谁厉害。”

    张\定发夫妇俩汇报完毕告退轮到等候多时的张乙满、胡三子进来接受问话,宇文温喝了一杯水润润喉咙之后便问道:“那东西带来了?”

    “带来了,请郎主过目。”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